2003年02月28日08:52


北京:挑起一个话题

  文/花一朵

  陈丹燕似乎并不是某一类什么什么作家的代表,比如“七十年代作家”、“美女作家”、“神童作家”等等,但她却用自己的作品挑起了一个话题叫优雅。《上海的风花雪月》、《上海的金枝玉叶》、《咖啡苦不苦》、《今晚去哪里》,均为纪实故事、出国旅游故事的女性生活优雅版。在这些书中陈丹燕最常用的一个词或者说潜伏在她内心深处流动于她的文字中的意境就是“优雅”。

  她最着心着力写的是《上海的金枝玉叶》,书中主角为上海前永安公司老板的四小姐,英文名戴西。写她历尽磨折而不失优雅的一生。做女人哪个不喜欢优雅?一派的从容不迫,云淡风清,布衣陋居,难掩其秀……这是所有文学女人心中的一个情结,特别是经历过“铁姑娘”时代的人。陈丹燕正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生的人,或许她更加懂得那个时代的女人,对着情人说句情话也是硬生生的。可是我们现在才知道,女人真正的优雅不是举手投足的表面文雅;不是那种办公室白领的做作模式;也不是一件华衣美服,说披上就能披得上的。

  陈丹燕在自己的作品中似乎比常人更多一些喜欢欧洲。有人说是因为她出生的年代——上世纪五十年代,在求知欲最旺盛的年龄逢上乱世,铺天盖地的政治宣传,对人类优秀文化的大批判、“大革命”,使他们的精神生活一片荒芜。而像漏网的鱼一样零星散落民间的欧洲文学艺术,一经接触,立刻就成为他们的荒漠甘泉。到了八十年代,饥饿的青年看见了他们需要的食物,那些老早就翻译过来、却不许印刷了给他们看的欧洲古典小说、诗歌,一部部重印出来摆上了书架,还有让他们爱不释手的欧洲古典和现代的绘画以及贝多芬、莫扎特、柴可夫斯基的音乐。这一切滋养了他们的心灵。

  又因为去了欧洲,才激发她探询上海的历史、文化。虽然半殖民地时代的上海有很多的血腥,上海也被掠夺和践踏,但欧洲人深刻影响了上海人的生活方式,泥沙俱下之中也留下了金子。10年中陈丹燕几乎每年都要去欧洲:德国,意大利,法国,西班牙,奥地利以及俄罗斯。走在那些古老的窄街上,她是那么自在、喜悦,而又若有所思。抛开历史的过错,喜欢欧洲人带来的某种文明,喜欢他们留下的老房子,喜欢那种优雅的生活趣味,有什么过错呢?

  不管怎样陈丹燕总是给了我们一个优雅的想像,在粗线条越来越多的现代社会多一些宁静的优雅的气息不是更好吗?《中国书报刊博览》

(责任编辑:绿茶)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内容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