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08月14日08:24


我所认识的哈尔滨

    孙少山

    哈尔滨是我第一个接触的、也是至今仍然居住的城市,在此之前,我家乡的县城对我都是陌生的。二十四年前的一天,我手里拿着东宁县文化馆武老师给我画的一张路线图,出火车站沿红军街向南走,我要找的地方就是当年的《北方文学》编辑部。现在我就住在离这座小楼不过百多米的地方,当年它可是对我比天安门都遥远。街旁的楼房高得让我感到恐怖,它们无一例外都是倾斜的,我从下面走过提心吊胆,感觉随时有向我倒下来的可能。多年之后,我看了一幅外国现代派绘画不由得大吃一惊,这画上的楼也都是倾斜的,一如我当年第一次见到的那些楼。其实那些楼现在依然在红军街上,不过是几幢只有五六层的极其普通的楼房,夹在现在一栋栋高入云天的几十层的大厦中间已经成了侏儒。只因为当年我在一条山沟的小村子里,从来没有见到过比两层楼更高的建筑。
    斯大林公园,我在这里见到了松花江。江水浩浩荡荡,正是盛夏,江边游人如织,我说了句让同伙们多少年都取笑的傻话:啊呀,这里有这么多闲人哪。的确,当年在农村,哪里能看到有一个人大白天不下地无所事事地玩儿?江边的少年宫是朱德亲笔题字,我一进到里面就被那富丽堂皇的大厅惊呆了。那是我第一次走进一个不是农舍的建筑物里面。我从来不知道房子里面除了炕和土墙之外还可以装修成这样子。
    第二次进哈尔滨大约是开文代会吧?我把小儿子给带来了。当时不知他日后还能成为哈尔滨市民,觉得不让他来见识一下这个美丽的大城市实在说不过去。
    住在哈尔滨转眼已经十六年,儿子们一个个都长大离开了这座城市。我已经熟悉了哈尔滨的大街小巷,但是我总觉得我还不能说是一个哈尔滨人。儿子们大概能觉得他们就是哈尔滨人吧?他们是从十岁左右来的,长到二十多岁离开,我相信这十几年在他们的人生中将会占有一个很重要的地位。
    别人都说哈尔滨洋气,是东方巴黎,巴黎我没去过,但我却知道哈尔滨的确比中国别的城市要洋气一些。比方你从河南的省会郑州向北走,走到山东的省会济南,然后再向北走,走到咱们的首都北京,你都能感觉到这三个城市的基调是灰色,而人们也都有着那种中原文化的一本正经;你还总能闻到一股陈旧的或者说是一种古色古香的气味儿。当你一到哈尔滨时,一下车便能感觉到一种扑面而来的新鲜和热烈,涌动在车站广场,涌动在那尖顶的博物馆广场上。这里有的是树的气味,生命的气味。
    如果你在夏天到哈尔滨,你会以为来到了中国最炎热的城市,你看看大街上那些女孩子,恨不得把身上所有的布条都扯下来,她们的敢穿会让你目瞪口呆。一到春末,还没真正热起来,她们就迫不及待地把那些袒露得最多最时髦的时装给穿出来了。
    

(责任编辑:绿茶)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