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03月19日15:06


凌辱的另一面——天津外国租界地漫步
1858年,清政府被迫同英、法、俄、美在天津海光寺签订了《天津条约》,这是中英《天津条约》签约时的情景。

<TABLE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3 align=center>
<TBODY>
<TR>
<TD align=middle><IMG src="/mediafile/200303/19/F2003031915043101280.jpg"></TD></TR>
<TR>
<TD align=middle><U><FONT color=#004000>1858年,清政府被迫同英、法、俄、美在天津海光寺签订了《天津条约》,这是中英《天津条约》签约时的情景。</FONT></U></TD></TR></TBODY></TABLE><BR><BR>  秋叶<BR><BR>  去年深秋,北大比较文学所“中国文学中的西方人形象”讨论课上的十来位同学,应授课老师的要求,去天津作了田野调查。我们最终选择天津,是因为天津是中国北方第一个开埠、曾经是长江以北最大的“华洋杂居”城市。<BR><BR>  临行前,老师对这次调查提出了具体的要求,即通过考察,“学习如何观察建筑、文物等一切非文本的资料,如何感受和体悟其中的文化历史蕴涵,并最大限度地逼近建筑、文物产生、生活过的那个时代”。<BR><BR>  “非文本的资料”,这在历史学、社会学、人类学等学科的研究中向来受到重视。但在文学研究中,近年来才逐渐进入我们的视野。对此我个人的看法是:在文学研究中,文本是首要的,它是我们研究的出发点和归宿,而“非文本”可以作为背景和补充。因此,我在行前先选定待研究的课题及基本参考书目,并作了一定的文本研读。我先读了关于天津开埠后近一个世纪的兴衰史。这方面由于时间匆促,手头能找到的资料不多,主要是《中国租界史》(费成康著)和若干英特网上的文章。在我看来,天津行是一种文学研究新方法论的实习,其具体的考察内容并不一定与我们待做的课题有直接关系。<BR><BR>  我们考察的时间是一天,行程包括天津的旧城和以“五大道”为中心的原西方租界区。对照近年出版的《天津市区交通图》和《天津租界全图》,我们漫步走过的解放北路(即原来英国租界里有天津“华尔街”之称的维多利亚道)、解放南路以及“五大道”均位于法、英、德租界内,以英租界为中心。位于海河东岸的意、奥租界在1870年后曾是高级住宅区,但现在那些洋楼早已不见踪影,目前尚未发现史料上的有关记载。但从天津租界是中国惟一的两次遭受战争洗礼的租界这个事实,我们不得不想到1900年的义和团、清军炮轰租界地和1948-1949年的天津战役可能造成的破坏。<BR><BR>  我们在当地人的带领下先去“维多利亚道”,这儿当年曾集中了众多的外国银行。我们今天还能看到英国的汇丰和麦加利、美国的花旗、俄国的道胜、日本的横滨正金、比利时的华比等银行的旧址。它们的外观保持完好,内部现已被中国的官方银行或政府机构占用。我们只能从这些建筑墙角某处的小牌子的寥寥数语以及不可言说的美中去想象它们曾经有过的辉煌。牌子上往往写明建筑的风格或流派,如曼塞尔式、尼德兰式、罗曼式、文艺复兴式、古典主义或现代式等等。其实,我对这些建筑的流派并不太感兴趣,我最感兴趣的是它们与周围建筑的反差,由此带给我的视觉、心灵的冲击。这些反差和冲击引领我去调动内心对那个时代西方人在中国生活状况的书本知识,以寻找与此地的契合点。接着我们参观了“维多利亚道”靠近海河的利顺德大酒店(Astor Hotel)。酒店于1863年(即天津开埠后第三年)由一位基督教伦敦会牧师开办。据说这是中国大陆最早由外国人开办的饭店。大堂有饭店近一个半世纪发展史的图片展览。简单地说,这是一个“利顺德与名人”展。外国人办的酒店,但一个半世纪入住的名人大多是中国人!外国名人仅有后成为美国第三十一任总统的胡佛(1874-1964,19、20世纪之交曾是开滦煤矿的采矿工程师和管理者)等有数几人。而中国名人是上自晚清重臣、民国初年的数任总统下至共和国半个多世纪的中央领导人等等,络绎不绝。据史料记载,酒店原建筑是三层,1984年与港商合资后改为七层大楼,现在屹立在我们前面的其实是一座现代化的五星级宾馆,也是天津市政府的高级招待所。这恐怕也是“与时俱进”的活例子吧。与利顺德大酒店隔路相望的是市政府大楼,它就建在原英国租界工部局大楼“戈公堂”的原址上。把一座具有历史文化意义的巨大欧式建筑拆毁,再花巨资建一座不中不西的庞大建筑,所谓“中国化”的东西在我们的大地上真是太多了。“中国化”“本土化”恐怕不总是好东西!<BR><BR>  这些经历百年的欧式建筑宏伟高大,真是须仰视才见;相形之下,广东会馆的戏楼、天后宫、吕祖堂从外表看就像维多利亚时代英国农村的谷仓,低矮、外形简单又千篇一律(当然,我们进到里头会发现中国公共建筑的内涵往往非常丰富,而且结构巧妙)。从建筑一项就可看出,欧洲文明的巨大魅力。难怪较早受到西风吹刮的中国沿海(特别是所谓的Treaty Ports)地区大多崇洋媚外。<BR><BR>  参观完“维多利亚道”,我们来到更具生活气息的小洋楼聚集区,重点参观了马场道上的小白楼。据说当时小白楼是指一群高级欧式住宅,现在大多成了酒吧、酒楼,楼外赫然摆满冒着氧气泡的玻璃大鱼缸和仿制的文物。进到其中一个酒吧,酒吧尚未营业,里面一片昏暗。老板听说带我们来的是天津电视台的,便极为热情,让我们看酒吧内展示的许多民国时期老天津的照片以及一些从民间收集到的古董。那些黑白的老照片和沾满铜锈铁锈的古董,开始引领我们“逼近建筑、文物产生、生活过的那个时代”;但老板对小白楼的历史以及我们询问的关于天津的掌故均不甚了解,马上使我们对那些照片和古董的真实性产生怀疑,我们置身其中的原来是充满着市民阶级商业味的环境。但是,我们并不是来调查近一两年“美女作家”大肆渲染、一脚踏进“小康”门槛的城市白领极力推波助澜的“小资情调”的。于是,我们又前往位于和平区建设路与浙江路结合部的一栋白色欧式建筑,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起士林餐厅。据说这是天津最早的西餐厅,开办于1900年,因这里的“中国化西餐”而闻名(邓小平90岁诞辰就是这里给制作的蛋糕)。我们不好意思往里面走,只怕服务小姐的热情招呼令我们这些“无钱阶级”进退维谷。“我们是来感受环境,而不是来感受生活的”,望着热闹的大厅我们摆出理由,重又退入“文本”。从门外的说明可知,现在这里“面积680平方米,有一个200多个座位的主大厅和四个雅间,可承办欧式宴会”。但是,当我们查找起士林餐厅的历史,便知道原来的起士林(在法租界中街,即今解放北路与哈尔滨道交口附近)已荡然无存。其实从开办至今,它已有过四次搬迁。“文革”十年,起士林整个被改成工农兵大食堂。现今的起士林是80年代后期市政府拨款另择地兴建的。我们在观察建筑、文物等非文本的资料,设法逼近那过去的时代时,常常会深陷此类陷阱。因此,为了避免遭遇类似的尴尬,我们这些学生必须先从文本中去了解历史,经小心求证后再走向非文本。<BR><BR>  我们还在海河东路、花园路、赤峰道等处以走马观花的方式看了许多小洋楼。有一点颇出人意料的是:它们原来的主人绝大多数是当时中国的军阀或官僚,有一些是专为他们的姨太太建造或购置的,按现在通行的话讲,就是他们在租界里明目张胆地包“二奶”。据说在天津租界里还专门有一条“督军街”!在租界里我们本来是希望探访西方人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状况,结果在这一点上我们收获甚微,相反,我们感受和体悟最深的是,外国租界原来还是中国历史上政治黑暗文化堕落的展览厅!其实转念一想,北京天津往返不过两百来公里,北京官场宦海的潮涨潮落、风云变幻,那些“督军”老爷们在“日理万机”之余做点“私事”放松放松,利用这里“华洋杂处”的便利来营造自己的天堂圣殿也就在情理之中了。<BR><BR>  经历了近百年(1860-1943)的天津租界,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来问:从大处来讲,它在天津的整个发展史上占何地位?从小处来说,它在引入西方文明、更新传统、改变市民的心态和生活方式上起过多大的作用?虽然我们在未具体研究前不能妄下判断,但有一点是很明显的,即以当时的英、法、德租界为核心的区域(即现在的和平区)今天是天津市最繁华的城区,而原来的天津旧城早已“边缘化”了。在这里,西风无疑是压倒了东风;其实这也是中国所有曾设有西方租界城市的普遍现象。由此,我们是否可以进一步问:西方租界为中国城市的现代化(应该包括现代化的设施、城市管理模式以及生活习惯)是否作出了较重要贡献?在这座城市居民的心目中,西方有什么样的形象?为什么有天津教案、义和团运动呢?据说明年将是天津建城600周年纪念,天津的历史学家以及普通百姓可能会对天津近、现代历史上那83年(1860-1943)的特殊经历,如搬用文学术语就是“西方的影响和中国的接受”,进行一些思考吧。以上问题的最终答案显然掌握在这座城市主人的手里。<BR><BR>  稿件来源:中华读书报 
<TABLE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3 align=center>
<TBODY>
<TR>
<TD align=middle><IMG src="/mediafile/200303/19/F2003031915044901289.jpg"></TD></TR>
<TR>
<TD align=middle>解放北路97号</TD></TR></TBODY></TABLE>

解放北路97号
(责任编辑:绿茶)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内容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