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专栏>>生活副刊

也谈1.9亿条短信中的语言玄机
■夏德元
  2004年02月17日09:05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看了发表在《文汇报》笔会上的《指尖上的汉语——1.9亿条短信中的语言灾难》(以下简称《汉语》)一文,引起一些联想,不吐不快。

    作者郜元宝先生虽然也承认“语言中深藏着游戏的种子,游戏也为语言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孩子们练习说话,不就整天玩弄文字游戏吗?”但是,作者又断言“此游戏不等于鲁迅所批评的‘游戏’,不等于‘玩弄’,不等于‘滥用’,更不等于手机用户心不在焉地‘转发’和‘接收’——这些只可说是游戏的堕落形态。”

    且不说作者的这些话对广大手机用户的感情是否构成伤害,也撇开新年互致良好祝愿的民族传统意味不说,春节期间的短信潮,即使到了泛滥的程度,也只不过是一种“语言的狂欢”而已——犹如语言的泼水节——众所周知,水是生命之源,水不仅是人类的生活必需品,水也是动植物生长的必备,但是,在我国傣族新年的泼水节上,水却是人们表达欢乐和祝福的媒介,在这期间,人们对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朋友,一律以泼水来表示美好的问候和祝愿。是的,也许就像《汉语》一文评论手机短信中人与语言的关系时所描述的那样,在这里,“人和水在形式上无限靠近(手到擒来),实质上却无限疏离(‘水是生命之源’的定律已然失效),水最后变成与我无干的皮球,被大家踢来踢去。这其中除了无节制的水的消费与挥霍,谈何水的创造、优化与再生?”但是,你能因此就说这是一场“水的灾难”,是“游戏的堕落”吗?显然不能。

    生活中到处深藏着游戏的种子。城里孩子玩变形金刚和电脑游戏时,乡下孩子可以玩泥巴和捉迷藏;舞台上的滑稽演员也可以靠说些毫无实际意义的绕口令而博得满堂彩;在教授作家们舞文弄墨的文坛之下,也保不准冒出几个设计填字游戏的高手来,因为给一些“网民”或“手机用户”带来了乐趣而长期占据着报纸的一角……

    回到语用学本身,语言历来都不仅仅是如郜元宝先生所理解的那样只能用来“进行自由、深入和创造性的交流,并在这样的交流中不断优化语言文字本身”。“繁忙的短信发送和接收”,也不是“人类感情虚化的一个表征”。大约自语言诞生那天起,见面“寒暄”就成了人们之间打招呼的定式,朱自清先生还在《撩天儿》一文中引用《世说新语·品藻》里的一段话说明古人对“寒温(即寒暄)而已”的评价竟比“多说俗事(具体事务)”还要高。朱先生在文中说:“人们不论怎么忙,总得有休息;‘闲谈’就是一种愉快的休息。”“西方人很能认识闲谈的用处。十八世纪的人说,说话是‘互相传达情愫,彼此受用,彼此启发’的。十九世纪的人说,‘谈话的本来目的不是增进知识,是消遣’。二十世纪的人说,‘人的百分之九十九的谈话并不比苍蝇的哼哼更有意义些;可是他愿意哼哼,愿意证明他是个活人,不是个蜡人。谈话的目的,多半不是传达观念,而是要哼哼。’”朱先生在文章最后总结道:“就一般人看,闲谈这一件乐事其实是不可少的。”按照《汉语》一文作者的观点,那是不是说人类自语言诞生那天起就开始了感情虚化的历史,而在朱自清先生生活的时代,“一般人”的感情也都虚化了呢?

    语言文字不管曾经在表达心灵、承载文化等方面发挥着多么重要的作用——估计将来这种作用也不会消失——但是,它毕竟是由人所创造,离开了人类的活动规律,再也没有什么独立的语言文字的发展规律,那种固守某些臆想的所谓语言戒律,强迫日新月异的社会变化和人类生产生活实践削足适履的观念和行为,才会使汉语、汉字和汉文化的根基越来越脆弱,命运越来越不测,到不待烦言的程度。 
  
 

(责任编辑:孤松)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