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专栏>>生活副刊

普京:大杂院里长大的平民总统
文/张豫
  2004年04月08日09:4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一个人的振兴———直面普京》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
大杂院里长大的平民总统普京(图片制作/人民网编辑孤松)
大杂院里长大的平民总统普京(图片制作/人民网编辑孤松)
     再次当选俄罗斯总统的普京,绝非那种让人一见钟情的美男子,但他却成了俄罗斯女性眼里最性感最有魅力的男人;普京从圣彼得堡来到莫斯科只有三年,就在俄罗斯政坛上迅速崛起,成为俄国的新领袖,民众对他好评如潮。

  普京的秘密在于他的亲民态度与铁腕手段,使俄罗斯人对国家的振兴充满期望。其实,普京的作风在小时候已露端倪。

    有趣的家史

  一个人成名以后,好事者往往会追究他的祖宗八代,从血缘出身上考证其成功的必然性。普京也遇过这样的趣事。

  2000年初,当普京正在准备总统大选时,摩尔多瓦共和国的报纸《独立摩尔多瓦》刊登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普京是我们摩尔多瓦人》。

  摩尔多瓦是乌克兰和罗马尼亚之间的一个小国,历史上曾经是罗马尼亚的一部分, 1940年成为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 1991年 8月独立,面积三万多平方公里,人口四百多万,其中超过六成是摩尔多瓦人。

  该报称,摩尔多瓦历史学家维克托·安东研究了普京家族的族谱。他说,普京的祖先是摩尔多瓦大公的卫兵弗拉德·普京内,“普京内”在俄文的意思是“圆桶”。一次普京内的主人在帐篷里和彼得大帝谈话,土耳其刺客前来行刺,普京内闻讯与刺客展开激烈搏斗,最终力擒杀手,救了彼得大帝和摩尔多瓦大公。彼得大帝得知普京内的名字之后笑了,建议他更名为普京,并且留这名卫兵在自己身边,还封他为上尉,赏了一块封地,这个地方就叫普京诺。后来弗拉德·普京和一位俄国姑娘结婚生子,他的后代一直住在圣彼得堡,这就是普京的家世。

  《今日报》说“相信不相信这段历史,是普京自己的事,不过这确实是一个有趣的家世,特别是普京的名字因此和彼得大帝有了联系。”

  对于这段有趣的家史,普京本人是否相信人们不得而知。但是,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普京总也不忘强调自己是大杂院里长大的孩子。

    普京的家庭

  普京的家乡———圣彼得堡是一座位于涅瓦河畔的历史古城。 17世纪末,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和长期征战,俄罗斯人终于在波罗的海沿岸夺得了梦寐以求的出海口。 1703年,在这片刚刚占领不久的土地上,彼得大帝亲自领导修建了一座新的城市,这就是圣彼得堡的前身———彼得保罗要塞。 1712年彼得大帝不顾众人反对将俄罗斯首都迁到了此处,并将其命名为圣彼得堡。从那年至 1918年,在长达 206年的时间里,圣彼得堡一直都是俄罗斯大帝国的首都和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圣彼得堡在 1917年二月革命后改名彼得格勒, 1924年列宁去世后,改为列宁格勒,到 1991年再改回圣彼得堡。普京从小到大都生活在这里,因此在叙述普京早年生活的时候,我们仍用列宁格勒的名字。

  普京的爷爷是位技艺精湛的名厨,且有不同寻常的经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他应邀到莫斯科郊区哥尔克镇工作,为当时住在那里的列宁及其家人做饭。列宁逝世后,他又被调往斯大林的一个别墅,在那里工作了很长时间。退休后,他在莫斯科市委伊林斯科耶休养所又当了好多年厨师。普京 12岁之前,即他的爷爷逝世之前,曾多次到这个休养所小住,和爷爷、奶奶一起度过了许多幸福的时光。 1952年 10月 7日,普京出生在列宁格勒市中心巴斯科夫胡同的一个大杂院里,他的童年时光就是在这大杂院里度过的。普京出生时,他的父母已经 41岁,结婚已经 24年了,所以普京被称为“迟来的孩子”。作为家里的“独苗”,普京自幼就被全家人疼爱有加。

  据普京自己讲,他父母的结合主要是出于爱情。另外,父亲很快就要应征入伍,为了彼此有个保证,所以很快就结婚了。婚后第四年,普京的父母移居列宁格勒,住在城郊。母亲进工厂上班,父亲则继续在潜艇部队服役。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后,老普京在列宁格勒被德军围困期间,响应号召,再次到前线参战,被炮火击中受了重伤。后来他腿上还一直带着榴弹的碎片,天气不好的时候,连走路都很困难。

  普京的两个哥哥都在围困中死去。普京虽然没有见过他们,但是从小就将大人所讲的列宁格勒保卫战的悲壮情景印在脑海里了,尽管战争只是他出生十几年前的事。双亲怀念两个在战时夭折的儿子的情景也使普京终身难忘。这种由家庭成员的牺牲和城市创伤的感受而形成的观念,其效果是抽象、枯燥的政治教育所无法达到的。这样的家庭背景,使普京很自然地接受了苏联的爱国主义教育,而爱国主义正是他作为总统提倡的俄国精神之一。

    温暖的童年

  童年时期,普京家住在大院一幢五层楼里,房子是他父亲所在的车辆厂分给他们的。这楼很简陋,没热水,没洗澡间,厨房很小,还是公用的。楼梯一侧有锈迹斑斑的铁栏杆。楼道里经常有好多老鼠出没。普京和他的小朋友们常常用棍子驱赶老鼠。在这楼梯上发生的一次惊心动魄的“人鼠大战”,迄今还刀刻斧镂般地烙在普京的记忆深处。

  有一次,普京看见一只硕大的老鼠,便对它穷追不舍,直把它逼到了墙角。这老鼠走投无路,气急败坏,猛地掉转身,全力向普京迎面扑来。这一切来得是那样突然,普京害怕极了。接下来,反倒是老鼠紧紧地追赶他了。只见它飞快地越过一个个台阶,转瞬就跳进了普京家那一层的楼道。毕竟普京要比这老鼠跑得快,他以最快的速度推开自家门,又砰的一声关上。就这样,他将这老鼠挡在了家门外。

  上小学之前,普京只能在大院里玩。如果去外边玩,他的妈妈不放心,她常常从窗户探出身,问:“沃洛佳牗普京的小名和昵称牘,你在院子里吗?”当时,父母对普京看得很紧,未经他们许可,是不能随便走出这大院的。然而,外面的世界对孩子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有时普京也会偷偷地溜出大院,不理会这些禁令。

  五六岁时,普京第一次悄悄地走到他家附近的一条大街上。这天正好是“五一”节,他好奇地向四面张望。街上人山人海,一片欢腾,热闹非凡。他呆呆地看着眼前欢天喜地的景象,不知为什么开始有点害怕起来。

  再稍大一点,普京的胆子就越来越大了。有一年冬天,他背着爸爸妈妈,同几个小伙伴乘电动火车到郊外玩。到了郊外,他们走着走着就迷了路,不知到了什么地方。天寒地冻,幸好带着火柴,于是就点起篝火。没吃没喝,他们都冻僵了,饿坏了。返回时,他们坐的还是电动火车。回到家后,挨皮带肯定是少不了的,从此普京再也不敢独自随便出远门了。

  应当说,普京比许多同龄人都幸运,因为他能亲身感受到父母对他的关怀和呵护。那时幼小的普京经常看见一个个家庭走向破裂、解体,其中许多是因为男主人毫无节制地酗酒造成的。他亲眼目睹的这些悲剧,最初是在那栋有众多住户的大杂院里,而后则是在学校里。

  许多年以后,在政坛崭露头角的普京回忆起自己的童年和家庭仍然充满了自豪和幸福感:“我的家就是我的一座堡垒。可以说,这是我最大的优势。当时虽然我还没有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很显然,在父母心目中,最为珍贵的就是我。所以,即使我口头上什么也不说,但只消看看周围,我就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自己所处的家庭环境是最好的。对我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非常重要!早在上小学时我就想,将来上了大学,我可能不会尽力去炫耀我父母都是工人,母亲甚至还做过杂工。我曾经想,如果在大学一年级我能说父亲是教授就更好了,母亲哪怕是副教授呢。我不刻意强调父母的工种,但我从不因为他们的职业而感到羞愧。我一向敬重他们,一向和他们很亲近。我清楚地知道,我的一切都是父母给我的。我也清楚地知道,作为普通人,父母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使我生活得更好。正是有了他们,我才能有一个良好的人生开端。”

挨打悟了道

  对于大杂院里长大的孩子来说,小时候打架是常事。至于打架的原因,也无外乎小孩子们那些芝麻大点的事,普京当然也不例外。但是,他们并不是寻衅滋事的小流氓,而是大杂院里一帮调皮的孩子。说是打架,也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推推搡搡、动动拳头,从未用过卑鄙和凶残的手段。

  普京第一次挨打,就悟出了一个受用终生的道理,不能不说是一个重要的收获。普京回忆时提到:“当时我感到很委屈。打我的那小子看上去是个瘦猴。不过,我很快便明白了,他年龄比我大,力气也比我大得多。对我来说,这件事不啻是街头‘大学校’给我上的很重要的一课,由此使我得到一次获益匪浅的教训。”

  “我从这一教训中得出以下四点结论:首先,是我做的不对。当时,那孩子只是对我说了句什么,而我却很粗鲁地把他给顶了回去,那话简直能把人噎死。实际上,我这样欺负人家是毫无道理的。因此,我当场就受到了应得的惩罚。

  第二,如果当时站在我面前的是个人高马大的壮汉,也许我就不会对他这样粗暴了。因为这孩子一眼看上去瘦骨伶仃,我才觉得可以对他撒野。但等我吃了苦头以后,我才明白,不论对谁都不能这样做,对任何人都应当尊重。这是一次很好的、有‘示范意义’的教训!

  第三,我明白了在任何情况下,不管我对错与否,只要能进行还击,就都应当是强者。可那孩子根本就没给我任何还击的希望。根本就没有希望!

  第四,我应该时刻做好准备,一旦遭人欺负,瞬间就应当进行回击。瞬间!

  总的来说,我打架,并没有什么鲁莽和过火的举动。不过,我从中悟出一个道理:如果你想要成为胜者,那么在任何一次对打中,都要咬牙坚持到底。”

  此外,普京还明确意识到,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卷入冲突。但一旦有什么情况发生,就应假定无路可退,因而必须斗争到底。原则上说,这一公认的准则是此后克格勃教给他的,但早在孩提时代他在多次打架中对此就已经烂熟于胸了。

  此后,在克格勃的工作中,普京还掌握了另外一条准则:如果你不准备动武,你就不要拿起武器,不应该随意恫吓别人。只有在你决定开枪的时候,才需掏出手枪。小时候在街头需用拳头明确他与小伙伴们之间的关系时,他就是这样做的。一旦你下决心打这一架,那你就要坚持到最后。换句话说,不打则已,打则必赢!

  在童年时代就能够悟出这样的道理,并把它作为自己生活和工作的准则,无疑和普京聪颖的天资、坚强的个性有关。也许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性格,普京才能够在俄罗斯政坛上脱颖而出,成为一位受人爱戴的总统。

不安分的学生

  普京是 10月出生的,而苏联的新学期从每年 9月开始,因此他 1959年八岁时才开始读书,比一般的孩子要迟一年。

  普京的学生时代并不安分,根据俄罗斯权威报纸《共青团真理报》报道,在普京少年时代度暑假的乡下的一所小木屋的布满灰尘的阁楼里,发现了一本普京当年上学时候的学生手册,上面清楚地记录了 1963~1964年 11岁的普京在学校时的一副顽皮样,与他后来成为大人物的做派简直有天壤之别。例如一位老师在他的手册上面写道:“今天普京在上课前把黑板擦往同学身上砸去。”其他老师写的评语还包括“回家没有做数学作业”、“上音乐课时不听话”、“上课时大声说话”等等。

  这本手册的记载还显示,普京有一次在上课时不专心听老师讲课,而是在下面做小动作,给一位名叫波甘达夫的同学传纸条,结果被老师当场抓获,挨了一顿批。另外,该手册还记录了普京在那一年中经常和学校的体育老师打架,尽管他后来成为了柔道冠军,但是那个时候肯定不是老师的对手。还有一次,普京因为忘了穿校服,结果被老师赶出了课堂。在另外一次,普京和一位年纪比他大的同学打架,学校不得不把他父亲叫来,当着父亲的面狠狠地批评了他一顿。

  该手册记录的普京当时的成绩也一点都算不上优秀。在苏联时代的五分制学习成绩中,他的算术和自然课只得了三分,而绘画更是只拿了二分。他惟一拿到五分的课程是历史,另外,他的操行课也拿了五分,尽管他常常与体育老师打架。

  《共青团真理报》在报道中还披露说,普京当时真正喜欢的课程是德语,与手册一起被发现的还有普京当年的笔记本,上面写满了少年普京用德语记录的其他课程的笔记,表明他喜欢德语到了何等痴迷程度。他的化学书里甚至还插着德语单词背诵卡片。

  不过总的来说,普京在学生时代应该是平淡无奇的,他不是天才型的学生,也不是调皮捣蛋的刺儿头,学习成绩中等。他有过少年的初恋,据说颇受女孩子的青睐,曾经因为在学校和女同学接吻,被同学打了小报告。

  普京小学时就喜欢上体育课,他曾经学习拳击,不过因为鼻子被打坏,治好之后就放弃了这一爱好。在男孩子中,普京个子不高,无法进入篮球队,甚至一般男孩子最喜欢的足球,他也没有机会练习。普京的体育活动是在胡同的后院里开始的,在那里他学会了格斗,这为他后来学习摔跤和柔道创造了条件。

  从 10岁起,普京就开始学柔道,教练是拉夫林。中学时代,在和女友逛街、幽会时如遇到酒鬼的挑衅,普京总是挺身而出,保护自己的女伴,从没有让她有过不安全的感觉。 1974年秋天,普京获得了列宁格勒的柔道冠军,显示了在普遍高大的俄国男性当中,他以技巧和力量的结合而成为佼佼者的能力。

    人生的转折

  普京的父母文化程度都不高,普京又是父母“老来得子”的“独苗”,因此全家都对他寄予厚望。普京上小学时,家人就有明确的暗示:日后必须上大学。当时也许是为时尚早,这事还没提到“议事日程”,因此谁也没有天天把这挂在嘴上,他们也没有在一起商量普京应该报考什么大学,学什么专业。但有一点他们是确定无疑的,那就是普京必须要接受高等教育。

  至于普京,也有自己的想法。他小时候的理想是当水手,后来又想做飞行员,对一个少年来说,这都是非常正常的。然而少年普京在 16岁时最终打定主意,决定要加入克格勃,原因是他看了许多有关情报官员和特工的书刊和电影,如《剑与盾》。读九年级时,普京跑到列宁格勒的克格勃办事处要求加入,但是克格勃的一位官员告诉普京,他们只收大学毕业生和复员军人,而且,“我们不接受直接找上门来的人”。普京于是追问,收什么样的大学毕业生,那位官员告诉他,最好是法律系毕业生,于是普京决定报考列宁格勒大学的法律系,以便今后加入克格勃。

  普京读十年级中期时告诉父母说准备考列宁格勒大学法律系,老普京夫妇自然没有什么异议,只是对普京的学习也随之抓得更紧了。

  但是就在普京准备参加大学的入学考试时,发生了一个变故。他的柔道教练拉夫林对他考大学的志向不以为然,反倒力主他去报考列宁格勒金属工厂附属高等技术学校。当时普京是在该厂体育俱乐部练柔道,因此教练们很容易地能将其转入这一学校,而且可以使他免服兵役。

  有鉴于此,拉夫林就特意约见普京父母,并当面对他们说,根据普京的成绩,实际上可以被保送到上述高等技术学校,根本不用考试。而且这所学校不错,放弃这个大好机会,就是做天大的傻事。考大学本科是一种冒险,万一考不上,普京就得马上参军入伍。

  听拉夫林这么一讲之后,普京的父亲自然也就有些动心,原先一定要他考大学的想法也有些动摇。于是,他们也开始做普京的工作,要他按拉夫林教练说的做。

  这样,普京便陷入“两面夹击”的境地:训练场上,拉夫林劝普京;回到家,父母压普京。说来说去,都是让他放弃报考大学,等待被保送上大专。

  但是普京太想加入克格勃了,他说,“我就是要考大学,就这么定了……”

  “那万一考不上,你就得去当兵,”大家众口一词地说。

  “没什么可怕的,”普京坚定地回答,“当兵就当兵。”

  不言而喻,服兵役将会推迟加入克格勃。但总的说来,这并不妨碍普京实现自己的既定计划。耽搁几年时间,当然不是什么好事。但普京几经权衡,觉得这对实现自己的理想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这是普京人生中的一个重要关头:要么现在一切都自己做主,从而走向下一个自己所期望的人生新阶段;要么认输,听别人摆布,既定计划全部落空。

  后来,普京认为这是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转折点。

  众所周知,普京终于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列宁格勒大学法律系,人生由此跨入一个决定性的新阶段……

  摘自《一个人的振兴———直面普京》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
    稿件来源:中国书报刊博览  
 

(责任编辑:孤松)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