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专栏>>生活副刊

特别人生:昔日五进宫今著书防窃
阎礼
  2004年05月21日09:23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3月10日,古都南京。
    金陵的这个时节,已欣喜地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春天,大街上不仅有成荫的绿树、萋萋的芳草,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树开着银白、淡紫色的花儿,香气袭人。
    但记者却无心欣赏这些美景,急于要找到采访对象陈相杰,他复杂、曲折的人生经历深深地吸引着记者。
    陈相杰究竟是何人?
    央视等一些媒体在介绍他时基本上都是这样叙述:1964年生,曾因斗殴、盗窃“五进宫”,直至成为“职业扒手”,绰号“神偷”。最终在管教干部的感化、教育下,决心弃暗投明。他自学中文,结合自己灰色的人生经历,花费数年心血,写就10余万字的《市民防扒手册》,先是自费印刷在南京街头赠送,后由上海科技出版社出版发行,陈相杰所得一万元稿费全部捐给他的再生之地……因写书防扒,被小偷打破了头当天晚上,记者在数小时之内拨了数十个电话都无法与陈相杰联系上,几近绝望之时,扔在床上的手机突然响起,屏幕上显示出025-52612352,记者高兴得简直要跳起来。他第一句话就是道歉“实在对不起,我今天下午接了个长途,手机没电了,刚回到家,你住哪里?噢,航空宾馆我知道,在大光路上,我马上就到!”
    晚上20点左右,他来到了我入住的607房间,没说两句话,我俩就“打的”去了夫子庙的珍宝舫酒家的彭湖湾包厢边吃边聊。陈相杰身高1.65米,体重57公斤,戴着眼镜给人的感觉是文质彬彬的,走路又轻又快,与他一起过马路、爬楼梯、进饭店,一不小心,就找不到他了,可一转身,他又出现了。直言快语的记者笑着问他“你行动咋这么快呢?”“别忘了,当年我可是‘职业扒手’埃”他自嘲地打趣道。
    三杯酒下肚,转入了正题。
    他第一次进“少管”时,才15岁,刚够刑事责任年龄,因斗殴被判刑2年。
    谈起“第一次”犯罪原因时,他说“是由于家庭原因被歧视”。
    陈相杰的父亲是1947年参军的,参加过解放战争,复员后成了一名邮递员,他的母亲是公交车售票员。他的祖父原是汉阳兵工厂的机械师,解放前夕去了台湾。也正因为这个原因,陈相杰的父亲被戴上特务的帽子,被关了两年。幼年的陈相杰在小朋友的歧视下和家境的贫苦中煎熬。1979年,他母亲患病去世。也是这一年,他与他人打架斗殴,走进了高墙电网。
    “你第一次是因伤害坐牢,第二次怎么又变成盗窃了呢?”记者问。
    陈相杰喝了一大口酒,低首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那里是个大染缸,交叉感染,自己缺乏抵制力,也不听管教,就学了扒窃。”
    第二次他又判了2年,罪名是盗窃。以后的几次坐牢皆是盗窃罪,第三次还是2年,第四次3年,第五次8年。
    也就是说,陈相杰自15岁至39岁期间,累计有17年在囚禁中度过。
    陈相杰在最后一次服刑中表现不错,但拒绝减刑。
    “怎么是这样啊?你不说自由最可贵了吗?”
    记者不解地问。“我是为了使自己永远记住失去自由的痛苦,用宝贵的自由买个刻骨铭心的教训,不痛下决心,肯定还会有‘六进宫’、‘七进宫’。”陈相杰选择了向旧我告别的特殊方式——这便是《市民防扒手册》。他决定将自己多年积累的扒手经验写成一部正面教材,告诉人们如何防偷防窃。
    “送你本防扒手册!”2003年3月,出狱的陈相杰站到了南京街头,用自己凑起来的600元钱印了1000本“防扒手册”。
    因为这本手册,使广大市民增加了防范意识,一些扒手的“活”不好干了。
    所以,陈相杰这个昔日南京“扒窃老大”多次遭“同行”辱骂,还有两次,被他们打得头破血流。可贵的是他不仅不还手,而且重新做人的信念没有丝毫动遥这件事,使他年近8旬的父亲激动地说:“你能这样了,我死能瞑目了。”
    探监路上,姐姐被偷
    学好千日不足,学坏一日有余。学坏如崩,从善如蹬。尤其是对于一个出入监狱里就像“吃家常便饭一样”的陈相杰来说,弃恶扬善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啊!
    1996年,陈相杰第五次判刑。
    他想,熬过8年徒刑之后,自己已是近40岁的人,“人过三十天过午”,活着还有什么盼头呢。他消极沉沦,破罐子破摔。吸烟、打架、违犯监规队纪。曾一度,他所在的中队改造秩序被他搅得一踏糊涂。
    但是后来发生两件事,使他心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颤,良知渐渐复苏。
    据陈相杰讲述,那是1996年底的一个大雪天,他同监的一个犯人的母亲,带着这名犯人6岁的孩子从山东济宁来探监。接见后,这名犯人没像以往回来那么高兴,眼睛哭得红肿。陈相杰吃惊地过去探问。那名犯人非常愤怒地向他怒吼“都是你们这些小偷,偷了我妈的钱,我妈和我的儿子饿了整整一天,如果不是管教捐的路费,连家都回不去了!”
    原来,这名犯人平素与陈相处得不错,这次却向陈发了那么大的火。当夜,陈相杰失眠了,他想,这些年偷那么多人,是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真是太不应该了。
    还有一次是他姐姐在探监途中,连钱包、证件都被可恶的扒手窃走了,由于没有路费转车,她不得不走了十几公里。见面后,姐姐哭着说“弟弟,你再也不能偷了,我今天丢钱是报应啊!姐姐20岁时就走在羞于见人的探监路上,已走了10多年了,你再不改好,姐姐也走不动了,无法看你了。”接见室的干警、犯人听了陈相杰姐姐的哭诉,无不为之动容。
    最痛苦、愧疚还是陈相杰,他少年时失去母爱,姐姐给予他的爱绝不亚于母爱,每月姐姐风雨无阻的探监,让许多坐牢人羡慕陈相杰有一个好姐姐。
    那一夜,他翻来覆去,一遍遍地告诫自己“我陈相杰再不学好,就不是人!
    ”
    也就是在那一夜,他在心中埋下了自新的种子,也萌发了写“防扒”手册的愿望。
    写书,不是件容易的书,何况对于一个连初中都未上完的陈相杰来说,其难度可想而知。但他并未被困难所吓倒,每天认五个字,背五条词语,专心致志。
    他的举动被一同囚禁的犯人所惊讶、不解,有的讽刺他是“神经脖、“作秀”、“在大墙外这么用功早考上大学了,何必当钳工(扒手)”。
    但管教干部却非常欣喜,给了他许多帮助和关怀,这使陈相杰更加坚定告别昨天的信心。
    “新生再难,我也绝不走老路!”
    那天,记者与陈相杰聊到深夜。
    许是酒精刺激了神经,他谈话时情绪很激动,嗓门很大,有几次,酒家的保安警惕地开门窥视,还以为里边出了什么事呢。
    陈相杰现在每天早出晚归地开出租车,每个月都挣1000多元,他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这千八百块钱来的太难了,但心里坦然,睡觉也安稳,这工作来之不易,我得好好珍惜。”
    接着,陈相杰说,这个工作不是我最理想的,我的理想是把刑满释放人员组织起来,搞个夜市,不要政府投入钱,只在夫子庙这里给块地方就行。“夫子庙现在不是已经有了夜市吗?”记者问。
    “现在的干夜市的人大部分是农民,经营的内容、方式都不上档次,与南京的这座古都不相称。”
    停了一下,他接着说,“去年,在中央电视台做节目之余,我到王府井夜市考察了几个晚上,想模仿王府井搞一个像样的夜市,我回南京后,花了许多时间写了策划书,寄给了有关部门,结果是石沉大海。”
    “你现在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我想通过我的努力,得到社会的认可,不再歧视我,也不再歧视有前科的人。”
    “你想让社会怎样承认你呢?”
    “最起码的是在就业、婚恋方面不计前嫌,一视同仁。”
    他停了一下,沉默了良久,说“但这太难了。理论上说重新做人、前途光明,现实中完全不是这样。”
    “喂,小姐,再来两瓶啤酒,来,记者,干一杯,今晚与你喝个痛快!”
    “你没事吧,要么,明天再喝?”
    “没事,我明天开车是不能喝的,唉!今天,说了这么多心里话,心里舒服多了。”
    他还倾诉了自己的一段隐私:他在第二次刑释以后,与一个上海姑娘相恋了,情深意笃,他发誓再也不犯罪了。他凭着聪明与勤劳,倒卖牛仔裤和板鸭,在半年之内就净赚了6万多元。但好景不长,女孩父母得知了陈相杰的“过去”,连哭带闹,死活不让自己的女儿……陈相杰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就这样被熄灭了,他又去酗酒、扒窃,结果……他说,2003年刚出来的时候,每天买几份报纸,重点看招聘广告,有几次他如实地填上简历,都被拒之门外,使他痛苦、灰心,父亲、姐姐关心、安慰、鼓励他度过暂时的困难。
    “新生之路很难,比想象的难得多,的确,下岗的那么多,刑释人员不好安排,但政府总应该千方百计帮助解决一下啊,否则,有的回来后,既无工作,想做生意又贷不来款,弄不好,又走了老路,做案手段会更残忍,危害性更大,所以,你们记者写文章应该呼吁政府在预防犯罪方面多下些功夫。”
    说上述这番话时,他语气激动,眼圈有些发红。
    临别,他让记者看了握笔的右手中指上磨出厚厚的茧子。他说有时一夜可以写一万字。近日,江苏文艺出版社对他的自传长篇小说《危险的路》提出修改意见,承诺修改后出版。陈相杰不愿改。他说修改后也许比现在有“卖点”,但书里的主人公就不是“自己”了。
    采访结束后,他消失在人海里,又轻又快,记者没多说什么,只是耳边响他的话“新生再难,也不会走老路。”但愿如此! 


    《时代潮》 (2004年 第七期)

(责任编辑:孤松)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