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书画>>论坛精华 2003年10月15日10:46

绍兴马臻墓重游记

2003.10.06-12



  趁着国庆长假,再次回绍兴看看年老的岳父母,也看看内弟一家拆迁后的新家——偏门外“大叶池小区”。



  从岳父母家——萧山街大梅园弄到内弟的新家,我骑着自行车绕过府山时,突然唤醒了我四十年前的一次游乐记忆。



  好象是65年夏,初中毕业后的暑假期间,我到住在绍兴下大路的叔叔家玩,遇到了住在东浦的姑姑,姑姑见到我这个从杭州来的外甥很高兴,说有时间带我到处走走。记得那天走了很多的路,印象最深的是过了府山后又走过“山阴道上”、看了“马臻墓”。

下大路小江桥河沿(图中可以指出叔叔家)

东浦(姑姑家离此不远)




  查资料得知:东汉永和五年(140年),会稽太守马臻发动民工,筑堤潴水,总纳山阴、会稽两县36源之水,溉田九千余顷,民享其利甚巨,为江南古代最大的水利工程之一。它东起蒿口斗门(今上虞蒿坝镇樟塘乡新桥头村东南),西至广陵斗门(今绍兴县南钱清虎象村广陵桥),全长56.5公里。湖在集雨时面积610平方公里,湖总面积189.9平方公里。但因创湖之始,多淹冢宅,马臻为豪强所诬而被刑。越人思其功,将遗骸由洛阳迁回山阴,安葬于鉴湖边,并立庙纪念。



  初次的游玩和事后的学习,一下子更加深了印象。之后,我去四川工作,知道战国时期的秦国蜀郡太守李冰父子治水而修建都江堰水利工程奠定了二千多年的四川“天府之国”地位。我在为绍兴有马臻、鉴湖而自豪的同时,也为马臻因大禹的光彩夺目而黯然失色深感可惜。



  我结婚后,回绍兴的机会更多了,好几次想重游马臻墓,但在府山四周一直找不到方向。这次,几趟骑着自行车进出内弟的新家,突然想到以往寻找的范围可能太小了,记忆中那次跟着姑姑玩了府山后又往前走了不少的路,按现在的方位判断应该在偏门外才对。



  我决定过湖去找。出大叶池小区,21路公交汽车“伟联村”站附近,就有一座跨湖小桥。于是,我骑车去了。路很窄,过桥一直向南没一会儿,就见前面一个跨路廊亭,典型的明清建筑!抬头一看,上面挂着一块匾,大书着:“山阴道上”四个字!我惊呆了!!!赶紧下车,见路的一边廊亭墙上嵌着四块石碑,一头三块,另一头一块,刻的都是清朝康熙、嘉庆年间重修马太守庙的碑记,看来已数十年没有被人保护过,破损严重,不易辨认了。



  原来这里就是我寻找多次的“马臻墓”、“马太守庙”!路的另一边是高大、暗淡、破旧的庙门(实际是侧门),廊亭只是庙门屋檐变换后的延伸,格局和“鲁迅故里”景点之一的“土谷祠”、“长庆寺”相似,也是路南北走向、西侧是庙门,庙门紧闭而香火冷落。廊亭中只有我一个人,偶尔有人骑车匆匆而过。




  我想看看碑的后面,原来已属“毛纺织厂”,有房子紧挨着,无法看了。路的另一边倒是庙的外墙,正门向南,气魄不大。约2米高的木栅栏紧锁着,里面的一扇大门上画着门神,另一扇敞开着。门后似乎有一个老式的戏台紧挡着,远处有一个蜡烛火在黑暗中晃动着。



  西侧有三、四间简易房,开着饮食店、理发店,向他们打听马臻的事迹,回答说“搬来没几年,不知道”。看来,近几年中,这里连纪念性或宗教性的活动也很少。
此照片与我记忆相近




  再西,就是马臻墓了,也是被木栅栏锁着。里面,高大的石牌坊仍然完好无损,一张大石供桌。供桌前有一块矮石碑被推倒在地,估计是常见的由哪一级政府颁立的“文物”碑。供桌后是马臻坟,如照片所示。由木栅栏向内观察发现,马臻墓的西侧有一个入口敞开着,直通隔壁的单位。于是我转向西侧。



  原来,隔壁是“广播电视大学”,可以随意出入。进去一看才知道,坟包的三面起着围墙,好象一个盒装窝窝头,空间利用率很高。此时才知道,除了坟头的草和树从正面还看是绿色的,围墙外已经都是灰色的水泥制品了。记得近四十年前,我和姑姑初次到这里时,是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树林,还有不少石碑,现在都不见了。



  出偏门,过东跨湖桥,就可见到一座石砌的大墓,这就是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__马臻墓。马臻修鉴湖、蓄泄两用,农渔获利。然而豪绅恨他、马臻被刑于市。马臻虽死,鉴湖幸存。人民念其功绩,为他修墓立祠,每年春秋进行祭祀。墓始建于唐元和九年(814年),现存的为清代嘉庆十三年(1807年)所修整。墓前有石坊一座,上刻”利济王墓”四个大字(宋仁宗嘉右年即1059年,马臻被敕为“利济王”)。墓坐北朝南,四周石砌,其上堆土,中间的墓碑上刻“敕封利济王东汉会稽太守马公之墓”,两侧为狮头方石柱,前设青石长方形祭桌,南有石质望柱,上镌:“作牧会稽,八百里堰曲阶深,永固鉴湖保障;奠灵窀穸,十万家春祈秋报,长留汉代衣冠。”墓左侧的马太守庙始建于唐开元年间(713~741),元和十年(816年)扩建,历代增修不绝。现存前殿,大殿和左右厢,为清代建筑。前殿阔11.5米,进深5.2米并排三回,卷棚式前廊,单檐硬山,颇有气势。


  也许我是多愁善感,我想,马臻的历史功绩应该不亚于李冰父子,比如绍兴的“黄酒文化”、“桥文化”以及“东方威尼斯”、“鱼米之乡”称号受惠于马臻很多;还有从东起蒿口斗门(今上虞蒿坝镇),西至广陵斗门(今绍兴县南钱清),全长56.5公里的鉴湖区域内,数千年物产丰富、并由此而孕育出的中华杰出人物,等等。所有这一切并不亚于李冰父子因都江堰而造福的四川“天府之国”!然而,马臻远没有李冰父子幸运!且不说马臻当年的“被刑”,这眼前的“春秋祭祀”冷落,就令人心寒!吁!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