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论坛精华

在旋转的世界中感悟生命 
——对《浩世微尘》的心理文化学解读 
谭刚强
  2003年10月22日09:16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一)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理想原本寄托“在希望的田野上”的一代人,似乎在突然遭遇的“世界的旋转”与“世俗的加速”后变得迷惘起来。社会上集体喧嚣的“跟着感觉走”热潮就是一明证。 


我与戈阳青相识在十多年前的那个热血澎湃的春夏时节。在当时的重庆电视台的评论性谈话节目《面对面》中,他可是一个颇受公众喜爱的让人视觉鲜靓,听觉逸畅,感知潮荡的“青春帅酷”主持人。然而,不久却得知该节目“因故”停播,他已“调换”至办公室做了“文员”工作。再次与他想见时,共同的感觉似乎已转换为苏芮的《一样的月光》中的话语:“谁能告诉我,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的确,不断加速着的“世俗化浪潮”似乎已让不少人开始找不着“生命的归依”,用时尚话说,就是“找不着北”了。 


那时,我眼中的戈阳青更多的似乎是生命已开始消消退的“落魄者”。我绝没想到十二年后的戈阳青会成为一个诗人。一个不为作家协会知晓却由作家最为看重的圣殿出版社——作家出版社推出重点精装诗歌专集的“厚重重庆诗人”。 


在世俗化、时尚化的新大众时代,自我宣泄似乎已成了一种“新人类诗人”的下笔首选。而那些有着些许“签约资格”的“老人类诗人”的精力,似乎更愿意放在对官权意识有染的“作家级别”即A类:一级、二级、三级……,B类:局级、处级、科级……的认同上。而这些年来,事实上显得格外沉默的戈阳青却并没有沉沦,更没有俗化。一次特殊的际遇在带给他痛苦的同时,也带给了他难得的闲暇。当他静下心来开始用心对爬涉在旋转的世界中的生命价值取向作出细致的审视时,一个睿智的诗人就这样在不自觉中生成了。 


他说,那时节,他不是刻意要去试做一个诗人。他只是无法回避“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那个“最伟大变革时代之一的重要时期”。他用笔记录的只是自己用心体味的“对人生和社会的一次脱胎换骨”的重新认识。当自己用真诚的生命之魂去“与整个时代炽烈撞击”时,一种“赤诚的写照、艰辛的寻梦和灵魂的心语”,终幻化为“属于生活,属于社会”既凝聚了的他的思想、他的纯真、他的愚钝和他的浑浊,又展示了他“美丽沉寂的过去、清醒反思的现在和灿烂未知的将来”的《浩世微尘》中的一首清新之歌。 


戈阳青眼中的“浩世微尘”显然不是一般意义上所观察到的“凡世微尘”、“俗世微尘”、“ 风中微尘”,也不是佛说的“非微尘是名微尘”,更不是伊斯兰教所宣示的“在永恒中如空气中飘浮的微尘”。尽管他也认定,与浩瀚天际的宇宙相比较,生命是短暂的,占据微不足道的部分。但他更认定个人可在其能力范围内,认识到永恒不变的力量,洞悉宇宙的变化,并能积极主动地穿透“浩如烟海”、“世态炎凉”、“微言大义”、“尘埃落地“的浩瀚世界与微茫尘寰。事实上,《浩世微尘》作为宏观与微观两极磁场的和谐同构,已充分把一种大气磅礴、豪气冲天的人生意象与意境悠远、思想深邃的个人玲珑以鲜活的生活现实形态加以展示。 

正是因有这种展示,重庆在残存上世纪80年代影响全国的“果园生活诗人”傅天琳与“大海生活诗人”李钢之久远印记之后的今天,终又再次有了影响全国的“生命感悟诗人”戈阳青。 

作家出版社在选定出版这本与发行160万册的《哈佛女孩刘亦婷》不可同比的显得有些过于冷峻的《浩世微尘》时,首先看中的并不在它的发行量。而是诗集中所透露出来的这些年已极为少见的“蓝色的生命意识”。因为“蓝色的生命意识”不仅仅是感悟书写者戈阳青个体的心灵释放,它更是浩世人类共同追逐的心理诉求,是那种对人的生与死的终极关怀,是那种对人生存必须依托的天地时空的情潮交响。 

由于戈阳青不是为了表达一种思想或感情而写作,不是为了成为一个诗人或作家而写作,不是为了满足自我顾恋或虚荣而无病呻吟,而是真心、真情、真性地看待生命感悟,看待艰难世事,看待悲欢离合,看待尘封履历,所以他才能在《浩世微尘》中很自在地表现出“极富哲理的深邃思想、呼之欲出的鲜活意象、炉火纯青的文学底蕴”。而作家出版社也正是认定这部“在基本遵循传统表现方法的基础上,致力寻求和融入新的表现方法、艺术手段,着力凸显时代感”的诗词典章可成为“一部21世纪震撼人心的诗词经典,一曲灵魂洗礼振奋精神的绝响浩歌,一首青丝白发跨越时空的恢弘乐章”,故特别采用了个性鲜明的硬皮“洋装”来精心巧饰它,以进一步从审美的物化形式感悟上来尽显《浩世微尘》中的生命的蓝色交响乐章和无限激越之力。 


戈阳青对《浩世微尘》的生命感悟是明显不同于当下相当一部分“用身体写作”,或“用情绪写作”,或“用技巧写作”,或“用网络写作”的“时尚新人类”诗人的,也不同于相当一部分“作协”光环庇护下的“用嘴巴写作”,或“用脸面写作”,或“用语词写作”,或“用电脑写作”的“稳健老人类”诗人的。面对浩荡的世道与微观的尘事,他不做纯粹的白描或写生,不做悲戚的冥想或绝唱,不做寡味的自恋或自虐,只求一种能有穿透历史的行进动力来作上路的支撑。 


也许是俗化与旋转世界中的读者看腻了诗歌+注释的传统诗集,也许是戈青阳诗集巧妙运用了哲学与神学意蕴感受强烈的词语来诱惑,追逐着生命蓝色乐涛的读者很快便发现了穿上“洋装”的《浩世微尘》的阅读价值。 


由于戈阳青的诗词典章有深深的浩然灵气作主心骨,故即便在时尚创新层出不尽的“短信诗语”昌盛的今世代,《浩世微尘》对生命的相关性探讨,在众多的诗词玩家中仍是有广泛受众接收价值的。仅从成渝两地的图书市场看,《浩世微尘》已成为一本颇受人追捧的好书。据成渝两地的媒体报道:该书刚到成都购书中心一周,就引起众多读者的热情追捧;从重庆反馈的消息则是,该书到重庆一周内即全部脱销,并名列当周畅销书排行榜前5名。二次追加,二次脱销。使其成为近十多年来诗集畅销中极为罕见的现象。报道说,在被人看来有些“老化”的今天,《浩世微尘》之所以能成功地开启图书市场的大门,应该是与这本诗集在内容的整合与形式的突破上,与读者追新求异、情潮澎湃的原初心理不谋而合的。 





(二) 


《浩世微尘》虽说是存封的上世纪90年代作者作为一个大变动时代亲历者的心路历程,但其折射的却实实在在是可延续今天,及至影响明天的萌动春情与睿智渴望。 


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诗话时代,用诗评兄长杨远宏的话语来说,就是一个“从终极关怀到世俗生存,从价值取向到价值虚无,从人文精神到灵魂崩溃,从新保守主义到结构创新,从新民粹、国粹派到人类、世界意识,从精英文化到快餐文化,从东方主义、后殖民语境到西方主义、本土意识……”的时代。 


这样一个时代,对心性不稳的现代人来说,有时更多的倒是一种“高尚与庸俗、天才与庸才”交织混杂的迷乱。在与时代同步前行的混乱、焦虑、迷茫、问路中,在漫步在日益膨胀的城市游戏生活中,诗人虽不必再有惊世骇俗、震荡亢奋的喧嚣激情,可也不必用用游戏人生的认识来玩味诗的游戏。至少,人的责任还引导自己得在旋转的世界中感悟生命,美悦的人生向性还让自己得在浪头喧哗的尘世中书写灵魂。沉潜坚韧,精细练达,潇洒豪迈,回肠荡气就这样成了《浩世微尘》的自觉选择。 


细读《浩世微尘》文本,用专业眼光作指认,透过“语淡情至,句滴意淼”包容着74首原创诗、16首原创词和46首翻译诗的三个诗词乐章,从“母亲的憔悴、分娩的悲壮、外祖母的清凉、童年的剪影”中,我们看见的是“宛若一幅世间真情的婉约图画”;从“陈旧的扉页、草莓的红晕、初吻的羞涩、永恒的红裙子、玫瑰的季节”中,我们听见的是“实为一曲爱情园地的绝唱”;从“灵魂的鱼香味、心半径圆、一万次与瞬间、微露生机的绝壁、弱与强的辨证、纸之变奏”的繁花流动的时空中,我们感悟的是“一幅昏红世界的绚丽景象”。 


观“浩世”,察“微尘”,人生的三大永恒主题:悲欢、生死、轮回,在戈阳青曼妙丰盈、流荡辽阔的浓彩重墨中徐徐凸显。真道是:“裂肺!/ 柔水轻歌曼舞 咽泣 / 野土欣喜若狂”;“黑色猝死 / 亡海吞没白沙白色再生 / 光宇侵吞黑潮”;“寂寞撕碎欢乐 / 随一叶轻舟飘了烟云坠落 / 雨,开始徐徐上升……”。 


现代诗学认定:诗语传世的内在价值就在它内含的语义的公共性、空间的生产性、文化的传习性、民间的叙述性。城市虚像决不属于戈阳青这样的城市民间化、季风化行走中的诗喻歌者。 


当边缘化、游戏化的漂泊诗喻歌者正忙着吟颂着花花世界里的春季的惶惑、夏季的裸露、秋季的孤寂、冬季的怪诞时分,当旋律化、业绩化的官养诗喻歌者正忙着创作着梦幻世界里的少年的辅导、青年的教喻、中年的节制、老年的德行的拯救时分,没有被“红秀发、假面具、熏香草、迷你裙、金饰品、怪诞屋、松糕鞋、酷朋克、大腕星……”迷惑的戈阳青,决意打破个人独处时分的社会紧张度感悟,打破现代化城市的游戏单向度思想与行为,打破高密度建筑群以它们的坚挺、高耸和对视给人的压抑性掠夺,从叙事的生活点滴开始,借助对无穷无尽、延绵不绝的“昏红世界”的具象采编与打磨,在“血与火的缠绵”之后,让一幅“光灿灿的画卷”送走自然生存所不需的迷惑与迷失,净化被滥用的社会心理意识。为现实,生命不仅仅需要哭泣,也需要孕育希望,催生激越。他在《如果世界一片昏红》中写到:“……如果世界一片昏红,/ 便成为血与火的缠绵。/ 而幽暗世界里的残亮,/ 就点燃了那光灿灿的画卷。” 


的确,“微尘”较之“浩世”,还构不成“光灿灿的画卷”,但只要自始至终贯穿着生命在自然中的行走冲动,即便是“落地尘埃”,也能借助开放的行为选择,书写出拆解习俗文化围墙的浪漫色彩与征服欲望。 


在一般人眼中,“母亲”绝对是个人化的私物,对母亲的回爱也绝对是个人最大的心向之一。但仅仅抒情似地给予话语表达是不够的,高明者定会看到母亲的憔悴与自己,尤其是与自己生命生存意义的相关。戈阳青写于失忆不明年代,列为《浩世微尘》开篇作的《母亲》就算是这样一篇“高明”之作。“母亲的春天哪里去了 / 是谁盗走了 / 那张青春的脸 //……我总不敢正视母亲的笑 / 揪心地怕你无止境的深情 / 我渴望失明,让我心中 / 永远只有那幅纯荷的素描。”当不得不面对“成长与消逝”的“亲爱的母亲”形象时,他只能用“一支揉断衷肠的笔 / 在母亲玉洁的肖像上 / 绘出怯生生的憔悴”。 


《浩世微尘》从寻找“母亲的春天”开始,正视“母亲”的《分娩》,认定它“似在经受痛苦的极刑 / 似整个世界张开血盆 / 渴盼早已被难熬吞噬 / 仿佛一切都是残忍”,但“这就是伟大而博爱的 / 血淋淋!一个孕育的希望 / 即将在昏红中诞生……”。因此,他述说《分娩》的感悟“不就是 / 瞬间么 / 撕心 / 裂肺…… //却蹦出个 / 活生生的 / 淘不完神的 / 快乐!” 


在旋转的世界中,体验“瞬间的撕心、裂肺”,可得到的却有“一个孕育的希望”。有“快乐”在,我们为什么还惧怕“变革”所必须经历的“分娩”呢? 


《吃草莓》是作者写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首典型的叙事诗。“吃草莓 / 吃你的红晕 / 点缀的绿叶告诉我 / 春天来了 // 吃草莓 / 吃你的红唇 / 那嫣然一笑的吻 / 开朵花羞 // 吃草莓 / 吃你的红心 / 溶你对我全部的爱 / 醉我芳情 // 吃草莓 / 吃你的红烛 / 用你残剩的热情 / 照我孤独 // 吃草莓 / 吃红红的你 / 把你整个化我心中 / 永随我。” 


很显然,在戈阳青的“吃草莓”这一动感物象中,既有诗的原发过程——诗情的启动,也有诗的继发过程——诗意的蕴涵、意象的诞生和心灵的音响,更有诗的表达过程——语言的妙用和形式的选定。 


吃“草莓的红晕”,吃出了“绿叶汇衬的春天”;吃“草莓的红唇”,吃出了“笑吻嫣然的花羞”;吃“草莓的红心”,吃出了“溶爱尽醉的芳情”;吃“草莓的红烛”,吃出了“残情撩动的孤独”;吃“红红的草莓”,最终吃出了“整个化心的永随”。在这里,五种吃法,显露出五种灵感;五种意象,显露出五种心境;五种移情,显露出五种情调;五种通感,显露出五种形式。 


《吃草莓》的净化,给吃者带来一种灵感之谜;《吃草莓》的立意,给吃者带来一种纯诗之辩;《吃草莓》的心境,给吃者带来一种移情对应;《吃草莓》的情调,给吃者带来一种通感解析;《吃草莓》的风格,给吃者带来一种隐秀通变;《吃草莓》的自主,给吃者带来一种创新完美。 


事实上,戈阳青的《吃草莓》已经超越了“叙事成诗”的主流道统,它已经完全具备“信息论诗学”的审美评定价值。可以说,《吃草莓》的语言符号所传送的形象信息的象征功能,能充分启示和诱发读者依据“异质同构”原理调动自己的经验与情感,“代入”诗中(代换作者的经验与情感),去进行审美再创造,使得读者把诗当成了自己的经验与情感的表现形式。但更全面的诗学审视,使我们看到:《吃草莓》的艺术感动性与永恒性的真实的原因更在“人学”,而不是“信息论诗学”。它的审美价值,更在于它的内容,它所展露的“人学”精神,它作为一种实在心灵艺术的观念性、形象性、音乐性的综合作用。 


演进的诗学视界比较认定:诗歌艺术价值的高峰之一,就是自然、自在地书写出“铅华洗净见天真”的“纯诗”。因为它是一种真的心灵艺术,是“人学”精神内容的纯度表现。“它是难于用艺术去表现的,也是可以不用艺术形象作表现的。正如一个赤裸裸的婴儿,他可以就这样一丝不挂,用不着装饰,无论你怎样看,他都是美的。因为那美,直接就是他的生命。”(石天河《广场诗学》)《浩世微尘》之所以可爱,就在其诗作几乎都像《吃草莓》般不用“装饰”,借生活物象本身直接展示生命的蓝色情调。 


在《问世哭啼》中,他看到:“这问世哭啼藏着奥秘 / 藏着永远解不开的谜 / 为何这世界总是 / 让人首先用哭去拥抱它 / 莫不是人间的尘缘 / 需要用泪水洗净。” 


透过《红裙子》,他说他在琢磨:“当令人窒息的凝固 / 被萌动的春情打破 / 你,红裙子的你 / 便呈现出一幅 / 摸不透的容颜 / 或许为了 / 那摸不透的瞬间 / 我会去永久地 / 琢磨//……// 如果,你为了我的吻 / 而感到委屈 / 请莫要哭泣 / 我的吻,几乎调动了 / 整个生命 / 急促的心跳 / 沸腾的热血 / 便是炽烈的 / 佐证。” 


面对《惶惑》,他说:“世间的迷雾使我过早地陷入了惶惑 / 我的情感已经濒临可怕的脆弱 / 可我愿意把残存的热情全都赋予你 / 为了圣洁的爱和那世上少得可怜的美妙生活 // 啊 我要用我的一切甚至生命 / 去执着地唤起你对我爱的坦诚 / 别让我总是在爱情的揣摩中虚度吧 / 难道你就真忍心让我的血无谓地流出!” 


想品《鱼香味》,他说:“把我的心 / 切碎 / 浇上甜蜜 / 拌上辛酸 / 在通红的锅里 / 炒一盘鱼香味 / 因为你爱吃 / 这是最后一次为你烹调 / 我的肉 / 已被你食光 / 我的骨头 / 已给你熬汤 / 而我的一颗心 / 也为你奉上 / 都是鱼香味的甜酸 / 如今这世上便没有了我 / 不再有你偏爱的味道 / 在日后所有的餐馆里 / 愿你能嗅到我 / 灵 / 魂 / 的 / 鱼香味。” 


讨论爱,他说《有一种爱》会给你留下深刻印象:“既然拔不拔 / 都痛 // 那就 / 拔了吧 / 但拔了后 / 会更痛吗 // 于是 / 不能 / 自拔。” 


议论《女人》,他只说一句大白话:“女人 / 是一朵 / 不愿凋谢的花 / 为了开不败 / 涂上厚厚的春 /为了不枯萎 / 甚至不想当妈妈 / 好一个 / 惹人心醉的 /造作!” 


在《浩世微尘》中,戈阳青吃《苹果》,串《走廊》,唱《小屋咏叹调》,《住院》,《输液》,《饮酒》,《独步一条街》,他设想《如果世界一片昏红》,他思考《弱与强的辨证》,他冥想《一万次与瞬间》,他钟情《玫瑰的季节》……在这一组“以情为乐,以意为舞,以境为画”的蓝色生命图卷中,戈阳青虽然看重叙事,但确认诗语价值的心灵艺术原发启动因子——情感、灵魂、思想、精神等,却丝毫没有在社会的世俗化浪潮中缺席、退场。 


正是既保持专业的操守,也保持文化的语境与态度,《浩世微尘》的整体原创诗作才可能用“具象的文字、形象的画面、抽象的意境、万象的空间”,来展露清新高歌、生动鲜活、寓含思想的春秋浓情写意画卷。 





(三) 


“词歌”是《浩世微尘》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古典“词歌”更多是“思想受制于形式”,后学者多半取其形而不能尽然取其神。戈阳青作“词歌”,实际只是一种借形展魂运作。他认定:“豪婉尽意,乃词之飘逸;挥洒自如,乃词之恢宏。”故为了“心灵艺术化”表述的需要,他愿“借传统古词牌神韵,以现代的语言特征和审美视觉,抒远大志向,昭示国家未来的辉煌画卷。” 


其探索应该说是成功的。 


《浩世微尘》一共收录了16首“词歌”。“词歌”虽然少了点,但确属精选。我以为这些“词歌”的绝妙之处不在对旧式“词章”的依样填充,而在对旧式“词章”的革新运用。用乃愚先生的话语说:“戈阳青的词,借传统古词牌的框架,变易了古词牌的称谓,点化词的意境,挖掘词的神韵,用现代的语言特征和审美视觉,融入新诗用语的精髓,冲破平仄概念,将词以崭新的面貌展现在国人面前。” 


读《夜行》,读到的是一种大气:“坐地九万六,方觉惊春眠。 / 红点枝头,垂涎一滴蓝。// 浩渺苍苍,一口小碗;/ 上下几千年,扣为盘中餐。/ 文韬武略,区区蚂蚁辗转。/ 拂袖轻盈乾坤舞,静中一道寒。/ 烧饼低吟。垂拱画卷。试问谁能阻金戟,日洒青天。” 


读《静观》,读到的是一种狂放:“眼前无船帆,万顷彼岸。 // 茫茫沧桑一星点。//欲跨青宇棘丛中,抖摆光年。// 梦魂非回旋,燃眉之间。/ 且闻云滔斩洪澜。/ 九州怎奈罡风曲,功名秋千。” 


读《答友人》,读到的是一种旋转:“前景似画。/ 瞬息人生。/ 浩世变迁,岂凭简单方程。// 一代圣猴,翻手为云。/ 惜欠武略愧天平。/ 贤良周公,逢源倾城。/ 无奈引线穿针。/ 挽历朝君王,狂滥宏愿,焉得自衡。 / 回首冷。/ 壮汉何在?坐点昆仑。” 


读《答辛弃疾》,读到的是一种腑语:“杯中有香甜,岂可抛完。/ 自古雄魂千千万。/ 暴雨狂风总会是,强秦壮汉。// 少年太肤浅,何须缠绵?/ 莫学老僧误钟点。/ 不如来个好睡眠,无愧江山。” 


…… 


总体上看,戈阳青的“词歌”,妙句横生,写得“气势恢弘,意境深远,魂醉天宇”。 


“秦川蹉跎,春秋逆旋,洒去冬眠犹未酣。”(《天寰曲》) 


“何叹好景早已过。世间太美,寸草惊玉娥。借酒一杯留人住,君在琼阁伴姑苏。”(《惊玉娥》) 


“倾城一笑卅六年,漭漭沧桑静观。骤地人生马蹄疾,塞外江南惊眠。……//一纸写尽江山。帝王将相,千古兴亡瞬间。醉魂不醉天涯舞,绝妙浩瀚尘寰。”(《读<资治通鉴>》) 


“愁云漫过原野,飞雨勿须黄昏。/ 随口呷出一月歌,惹得狂飙垂青。”(《独春》) 


“魂醉天雨,含笑谱新曲。/ 自信人生无悔意,轻描狼烟嚎啼。”(《魂醉天雨》) 


如前让人甘心把玩赏析的通灵妙句书中还有许多。 


在戈阳青的“词歌”中,“抖摆光年”、“撼天宇”、“谁去挥毫共语?”、“坐点昆仑”、“无愧江山”,叙述的是莘莘国人的伟大理想及抱负;“日洒青天”、“指日可待”、“惊醒盛唐”、“刀刻天寰”,描述的是对国家日益强大的坚定信念;而“君在琼阁伴姑苏”、“春情染透秋景”、“清凉世界同欢”,展望的是对太平盛世的美好憧憬。 


戈阳青大气磅礴,豪气冲天的“词歌”应算是“旧瓶装新酒”的今世妙作。 


至于它对旧式“词歌”典章形式规范与内容择选上的“鼎故革新”与“发扬光大”,只要你带着些许“昏红的血性”,就会看到其“推陈出新”的灵性之所在。而其最有价值的,尚在“词歌”中无法掩饰的“人与自然”、“人与历史”、“人与未来”相融相撼、壮烈高玄的心志乐音。 


(四) 


翻译诗是《浩世微尘》中别有韵味的另一个乐章。有着四年法语学业的戈阳青对欧洲诗学的研习,使得他能用心去领会法语和法国文化的精髓,并将其自如地运用于他自己的生活和创作中。法兰西文明给他重要的两点影响:浪漫色彩和征服欲望,我们在读取他原创的诗词作品时,已可以深深感悟得到。 


在戈阳青看来,法国血统的诗歌因其注入有高贵的人学精神和浪漫的英雄色彩,故其显露的心境意象格外鲜丽。正是这些诗的深邃思想和悠远意境与他心灵一再相应,使得他在与原作者,甚至与法国伟大的诗人产生强烈共鸣后不得不倾情相译,而不仅仅只有简单工具形式上的对应与单纯取样微美主义的范型。 


书中所选录的46首翻译诗除一首译自比利时法语作家外,其余均是他从自己所翻译的200多首法国著名诗人的佳作中精心择选的。 


最有价值的诗歌应是能给作者与读者同步带来审美愉悦与生命自信诗歌。读戈阳青精心为自己、为读者择选的46首翻译诗,你就能看到并体验到这两种快乐因子。 


游戏都市中的现代游戏人最喜欢言“跟着感觉走”,可“感觉”究竟是什么呢?看看阿尔蒂尔.兰波的《感觉》:“穿过蓝色的夏夜,我将步入那小径,/ 麦穗轻轻地扎刺,踩着柔嫩的草地:/ 我梦幻,感觉脚下丝丝清凉,/ 我敞头,尽情沐浴风的爽意。/ 我毫无遐想,沉默不言:/ 心中却涌起无限的爱恋,/ 我将远去,很远,像波西米亚男子汉,/ 走遍大自然,——惬意如同姑娘陪伴。”一幅多甜美的画卷,一种多爽意的期盼。 


现代人的幻想多半与物欲有染。但纯美的幻想却多半与生命的体验有关。戈阳青把热拉尔.德内瓦尔的《幻想》好曲放在了我们面前:“这是一支曲子,为了它,我也许会献出 / 罗西尼、莫扎特和韦贝尔的全部作品,/ 一支缠绵的哀乐,一支悠久的古曲。/ 为了孤寂的我在偷偷地饮泣!// 然而,每当我听到这支曲子,/ 我的生命就会年轻两千年…… / 那是路易十三时代,我仿佛看见 / 夕阳变黄,绿色的山岳延展。// 随后,我看见一座石垒的城堡,/ 墙上有红色的彩画玻璃窗,/ 城脚下一条河在花丛中流过,/ 周围是绿草如茵的牧牛场。 // 而后,高高的窗口出现一位金发夫人,/ 她眼睛乌亮身着古老的衣装,/ 也许我在另一个时代看到的…… / 只是我现时的回忆和幻想!” 听到一支曲子,“生命就会年轻两千年”,这是一种何等浪漫的性状! 


请讲礼貌!迷乱的世界要回归道统,讲礼貌是必然的选择。但作家在这里不是像东方宣教主义张扬的情状那样直接以教主名分指点别人的行为,而是以诗歌自身的形象意境和朴实心语来触动读者:“……请讲礼貌 / 请对大象和自然界讲礼貌 / 请对女人们讲礼貌 / 请对孩子们讲礼貌 / 请讲礼貌 / 请对强壮的男人们讲礼貌 / 请讲礼貌 / 请对活生生的世界讲礼貌。”这一切,皆是“为了热量 / 为了树木 / 为了果实 / 为了美味可口的一切 / 为了所有映入眼帘和伸手可触 / 的美丽景物 / 应该感谢它们 / 别让它们烦恼……”这就像“大地和太阳 / 熟知自己的职责”一般。“太阳热爱大地 / 就是这样 / 别的与我们无关 / 大地热爱太阳 / 为了得到赞美 / 地球不停地旋转 / 太阳觉得它漂亮 / 便给它洒上光辉 / 当太阳感到困倦 / 它就去睡 / 而月亮便会升起 / 月亮是太阳从前的情人 / 它曾经由于嫉妒 / 受到处罚 / 它就整个变得寒冷 / 只有夜晚才现身 / 更应该对月亮讲究礼貌 / 否则它会让你多少患上癫痫病 / 它能这样做 / 只要它愿意 / 会把你变成雪人 / 变成反射镜 / 或者变成蜡烛”。很显然,在这里,一个简单的诉求,变成了一个绝妙的心理行为体验,变成了一场哲学与人生的思辨,变成了一幅必须展开的社会行为画卷。它体现了作家的灵魂,体现了艺术家的精深。当然也体现了作为翻译家的戈阳青的“信、达、雅”。实际是戈阳青艺术人生的灵魂显现。 


在《浩世微尘》中,《仁慈的女神》、《月亮的小男孩与他的双亲》、《童话》、《一家人》、《鸟儿鸟儿我不请求你为谁歌唱》、《我的姊妹,雨》、《村庄》、《摇篮曲》、《风的颂歌》等均是上乘的好翻译诗。在法兰西文明传承影响下,法兰西涌荡出了上乘的人生艺术诗人群体。而应当感谢的是,戈阳青把他们的人学思想、美学思想、哲学思想、神学思想、宗教学思想,用典型的东方大众语义结构原滋原味忠实地呈示给中国读者。看看那些接触到《浩世微尘》翻译诗便开始对其有所喜欢的玩卡通、玩QQ、玩短信的新人类的清新浩荡之情,就可知戈阳青所做工作的价值了。 








社会说,诗歌精神应是一种高贵的精神,只有有一群执着追求心灵自由和精神高贵的人的存在,诗歌才会繁荣。对于一个诗人,首先是人,然后才是诗。诗人的责任就在要歌唱大地;要诅咒黑暗;要追寻心灵真正的解放和自由。 


戈阳青在《浩世微尘》中歌唱大地,诅咒黑暗。同时也在自觉地追寻着心灵真正的解放和自由。 


《浩世微尘》书写的是“人与社会”中人的感知,人的观察,人的体验,人的情感,人的责任,……。这种书写,让我们更多地思考:当我们面对着胜利的物质帝国的狂欢时,当我们面对着强大的物质机器的恐惧时,怎样的一种诗化生活方式才能给我们今日的城市生活带来无与伦比的新鲜活力? 


《浩世微尘》是可贵的。但如果在修订时,戈阳青能在生活的艺术话语中,关注一下虚拟社会和它的电子信徒,关注一下玫瑰婚典与新人类的狂欢,关注一下鬼魅化与城市克隆,关注一下夜的灵魂与边缘漂泊者,是不是会让我们对自己沉重的肉身,对灵与肉的现代化矛盾、对美喻的诗词形式与灵魂有着更为深刻的认识呢? 


愿戈阳青在诗化的诗话叙述与诗画绘景生活道路上走好! 


《浩世微尘》 作家出版社 2003年1月第一版 定价:37元 






(责任编辑:孤松)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