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论坛精华

短文三篇:好读书、麻将人生、我写故我在
杨树民
  2003年11月25日09:59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杨树民] 于 2003-11-22 13:49:07上贴 
二○○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短文三篇 发《苍梧晚报》 

好读书 

我十分崇拜陶渊明。我非常喜欢他的《五柳先生传》。“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可谓陶潜的“二十四字诀”,如果我有钱,一定把它泐石,藏之名山,传诸后人。我浮躁多言,爱慕名利,好读书,一知半解,差强人意,喜欢吃零食。保持原貌的只有:好读书。这三字不能丢啦。我的好读书,也是天生的。没有家传。我的父亲初中文化。我的母亲高小毕业。我没有听过祖父外祖父祖母外祖母的童话,也没有因为读书挨过父母的打骂。我对于书本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父亲的《毛泽东选集》,《新华字典》是我的启蒙读物。母亲的《红灯记》,《沙家浜》,是我的文学训练。倒是我的一个表哥,他的一炮弹箱的藏书给我打开一扇认识世界的大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呐喊》,《彷徨》,《野草》,《花边文学》等等。学生时代的读书以课本为主,真正的读书生活应该是在工作之后的1980年。一晃,23年。我是非买书不读。买了的书则非读不可。因此,我可以负责地说,我这些年读书的量化指标是:2000本。以每本100000字计算(其中有杂志,小册子也),我已经完成了胡耀邦提出的人生读书200000000字的目标。单位不准上班看书,我是例外,正如李逵之饮酒,宋江网开一面,我的读书,厂长也是手下留情。因为,我是秘书,是宣传干事,不读书,怎么能够下笔千言,倚马可待?二十多年来,我的办公桌上始终放着书,随时可以读上几页。读书成为我的日常生活。一日不读书,便觉语言无味,面目可憎。三日不读书,便觉活着没劲,人将不人。 

麻将人生 

周末,尤其是大周末(星期五),许多人便开始联系“业务”了。一周的奔波,劳累,总算有时间轻松一下了,摸摸麻将了。周末搓麻,象情人的约会,成为众多麻将族翘首以待的黄金时间。那种专注,那份痴情,风雨无阻,雷打不动,令人肃然起敬。 
是的,世事纷繁,人生如梦,打打麻将,也算是一种消遣,一种解脱,一次回避,一次忘却。麻将,成为人生的点缀,如梦如幻。明白了这一点,便明白了麻将自发明至今把余年,屡禁不止,愈演愈烈的原因了。 
然而,麻将毕竟不是人生,点缀只能偶尔为之。把麻将当作情人每周约会,甚至每天必会,纠缠如毒蛇,执著如冤鬼,二六时中,没有已时,便麻烦了。今天恐怕已经没有打火柴杆或者贴纸顶鞋的麻烦了,没有点彩头,不来点刺激,便显得没有劲也。砝码也逐渐增大,一毛两毛,没意思,连老太太也不屑。一块两块还凑和,但也不够档次。两块四块,差不多。当然,最好能够打五块十块的,这叫“大五一”。四人笔于一室,硝烟弥漫,通宵达旦,惊心动魄,生离死别,哪来半点轻松。缺水缺食缺氧缺活动,“休息”得心力交瘁,一败涂地。输赢写在脸上,怎么能够有精力去干工作?休息倒比上班累,躲进小屋打磕睡。 
科学家,文学家珍惜时光,发奋图强的故事听得我们的耳朵都起了老茧。我也不愿意老生常谈。我只是想就自身作一点劝阻,提两句忠告,而已。 
我研究许多搓麻者,本来是并不在乎输赢的,有人甚至赢了钱便如数退还输家,此醉翁之意不在酒也,他们搓麻,大抵是以麻会友,打起来漫不经心,倒谈论一些题外话,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臧否人物,针砭时弊。言来语去,蔚然可听。因此,麻将桌成为讲台,成为路透社。成为拳击场,成为发布会。 
我们承认,我们的领导和下级打麻将,大多数是娱乐娱乐,联络感情。但是,下级却有难言之隐。赢了怕招埋怨,输了恐受小觑。左右为难,手里的牌像砖头般沉重。恨不的趴下。当然,有的人专爱找上司打麻将,每打必输。事后,每每嗔怪上司神计妙算,感叹自己是个笨蛋。好象失意,其实卖乖。输点小钱,赢得大利,和上司的关系,感情更加融洽了。 
打麻将应该避免三男对一女或者三女对一男。因为,经验证明,总是那一吃三,屡试不爽,千真万确。此中原委,大约不是技术问题,而是磁场问题;同时,又与我们中国人同情弱小民族有关。那一,无论是男是女,便显得可怜可爱。舍不得控他(她)的牌,不忍抢他(她)的吃。于是,他(她)一路绿灯,左右逢源,不赢才怪。但是,输的三个人,不但不懊丧,反而还高兴。因为他们没有输给同性,而是败在异性脚下,那滋味是不一样的。这里,好象不是在打牌,而是在恋爱了。 

我写故我在 

还没有学会写字,我就在墙上涂鸦。那时候最流行的是"打倒叉叉叉",我家不算白的墙面留下我的手迹,有的是铅笔,有的是"硬笔"。十岁,才上学,被文革耽误两年。于是,从铅笔到圆珠笔到钢笔到毛笔乃至签字笔记号笔乃至"无笔"(键盘)。书写,可以说是充满了我的一生。随写随扔的不算,现在留下来的可以装两麻袋(用钱钟书的统计法)。生命中用于书写的时间大约要占三分之一吧。苍颉造字,蔡伦造纸,加上无名氏造笔,这是书写的三大发明。人生其实短暂,所以,要想活得久远,就必须书写。刻石,应该也是可以不朽的了,可是,比起书本,石头也显得寂寞。我们现在能够读到《周易》,《诗经》,石头有功,纸片更有功。聂绀弩贺《鲁迅全集》出版诗曰:人书定寿五千年。韩愈作《毛颖传》,为笔歌功颂德,钱钟书取笔名为"中书君",我想取笔名为"管城子"。黄庭坚诗曰:管城子无食肉相,孔方兄有绝交书。肉食者鄙,未能远谋。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还是书写的快乐,快乐的书写,是我等的本业。一日不写,自己知道,一月不写,读者知道。三月不写,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滋味。我从1980年1月15日开始写短文,至今不断。我从1981年7月7日开始写日记,至今不断。日记是写给自己看的,短文是写给别人看的。所以,有一段时间没有发表短文,我就少了一半的快乐。我只有在日记里给自己说:会好的,短文一定会发出去的。有的朋友就问我:怎么没有看到你的短文?你干什么了?我没有写,故我不在。 

(责任编辑:孤松)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