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论坛精华

[书山一叶]书评:谈美国的法律 
[览真] 于 2003-12-15 上贴 
  2004年02月03日11:21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谈美国的法律 ——读《最好的辩护》 

西方____美国与欧洲,在一个中国人的眼里,在一个未曾走出国门的中国人眼里,在打开国门刚刚进入国际大家庭的国人眼中,总是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进入八十年代以来,随着改革开放的开始,随着资讯的发达和信息的传播,网络、电视、书籍等媒体给我们提供了许多了解世界的窗口。有关西方世界或褒或贬的观点也不时传入耳中,但是人们心中的认识却总是不很真切。高度的自由是否会有放纵,发达的科学与经济,富裕的生活,物质的极大富足是否会带来精神的贫乏,宗教与法律的精神是否有冲突,这些疑问总是存在人们的心间,不能开释。 
近期,通过对一本书《最好的辩护》的阅读,使我从法律的层面窥见了那遥远国度人们生活的一斑,看到了那传承已久的西方法治精神,看到了法治精神中所蕴含的理性与正义,心中的许多疑问也由此消解了不少。 
《最好的辩护》一书由南海出版公司出版。作者亚伦·德萧维奇是美国当代最伟大的律师,哈佛法学院最著名的刑法教授。他曾是克林顿绯闻案与弹劾案、辛普森杀妻案、泰森案等轰动全球大案的首席辩护律师。本书中收录有德萧维奇所亲身参与经历的许多最具争议性和戏剧性的案例。但是作者写此书并不仅仅是为了给个人树碑立传,而在于期望由此对自身、对法律、对案件当事人的行为做出有益的探讨与反思。因引在书中收录既其代理胜诉的案子,也有代理败诉的案例。 
德萧维奇教授所代理的这些案例大多是刑事案例,通过这些案例,我们可以看到了美国法律的公平、公正,同时也可看到了其司法实践中的一些阴暗面。看到了许多尽职尽责的法官和律师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捍卫着社会的正义和法律的尊严。用德萧维奇自已的活来说:“在我们刑事所采用的双方当事人论争的诉讼制度里,所有的参与者,包括刑事被告,辩护律师、检察官、警察和法官,都在寻求他们自已和职业利益的极大化。虽然在这个体系中似乎没有人对正义感兴趣,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最终的结果却正好是一种粗糙的司法正义。” 
德萧维奇先生认为:虽然不诚实是普遍存在的现象,但我知道美国的司法体系会产生公平而准确的结果:很少有无辜的被告会被判刑,当然一些有罪的会被释放,也有一些有罪的人根本不会进入审判,这是这个体系的一部分:“宁可错过十个有罪的人,也不能误判一个无辜者。” 
从德萧维奇先生的著作和我们从案例中看到的,尽管他认为美国现行的司法体系最终只是达到了一种粗糙的司法正义,尽管司法活动中不诚实是曾遍的现象,但却通常能产生公平而准确的结果。很少有无辜的人会被判刑,但然也会有一些有罪的人也会由此被释放或者根本不会被起诉。尽管存在以上的不足,但是德萧维奇认为,在当今的美国,他们所享有的言论自由、著作和集会结社及其他表现的自由,却是世界历史上任何国学所没有的。他们能有现在的自由,是缘于他们有一个即使腐化不公,仍能疏而不漏的司法正义。而这一切部分原因归功于他们双方当事人进行论争的刑事诉讼制度,通过这一程序,每一个被告都可以挑战政府。作为一个律师,德萧维奇认为:“我协助有罪的被告或为被人看不起的人辩护,甚至还使其中一些人无罪开释,我有理由相信这是我们会如此自由的一个小小代价。试想,如果在一个制度中,让那些被视为有罪的和被人看不起的(至少是被有权有势的人看不起的)这些人们,都被剥夺受辩护的权利,会生生什么事!”这些想法与语言,又再一次说明了他对美国法律体系的总体肯定。 
西方包括美国在内,法律的向征是一个用布蒙上眼睛,手里拿着天平的女神,用以表示法律是看不见人的,用以表示“公平”。美国在政治组织方面,基本原则是避免政府的权力过大以致成为极权专制的统治者。所以才有宪法,三权分立互相制衡的结构。同样,在刑事方面,美国的传统也是恐惧政府的司法权力过大而会压迫甚至扼杀个人的权利和自由。为了保障个人的人身安全和权利,美国刑事制度和政治架构一样,建立在各自独立的检察官、法官、陪审团和辩护律师,并由各方构成一个互相制衡的制度,也称为对抗性制度,也就是我们在刚才所说的双方当事人进行论争的刑事诉讼制度。为了保证这一制度的实施,美国法律还加上了“未证罪前被告假定无罪”的概念,检控方要提出足够的“毫无合理的疑点”的证据,才能达成刑事的判罪。 
那么,下面就让我们通过一个案例同亚伦·德萧维奇先生一道去经历、体验、剖析探究美国的这种法律制度,去欣赏美国法律的风采。这是德萧维奇先生所亲自办理的一件以胜诉告终的案子______席格案。本案包含在书中第一章波罗公园的故事中。 
在开始对本案进行介绍前,我们有必要为大家提出一个名词:米兰达词。看过美国影视作品的朋友大都知道这么一句话:你有权保持沉默,你可以请律师,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被将做为呈堂证供。”这是美国警察在面对嫌犯时所说的话。话的意思大家都明白的,但是在此后所蕴含的深刻的意义,所代表的美国司法正义的精神或许却并不为大多数人所知。 
我们可能不知道,在美国一个警察在面对一个嫌犯而拘捕时,如查未曾做过上述的表述,未按法律规定的程序取得口供,没有经过适当的程序取得证据,这些都不会被法庭采信。纵然证据证明此人的确有罪,但是由于警方的失误,证据取得的非法,很可能使罪犯逃脱法律的惩处。如果警方或控方不依程序,一个死有余辜的刑事犯的判罪就会被法庭或上诉法庭推翻,这种例子很多。那么现在探究美国法律的历程正式开始了: 
席格案始末:20世纪七十年代,由于前苏联拒绝境内犹太人移民以色列,于是引发了美国境内犹太人的反对。存在于纽约波罗公园的犹太人激进组织“犹太人联盟”为此开始了针对境内前苏联活动的破坏与暴力活动。这些活动的实施严重的影响了美苏两大阵营的关系,并成为影响世界和平安定的因素,在此间还导致了一名犹太妇女在破坏活动中的不幸死亡。基于以上原因,美国政府设法对该组织进行了调查与防控。由于该组织的严密,政府不能有效控制其活动,于是警方利用偶然获得的线索,使用未经许可的手段对该组织的一名成员席格进行了窃听、搜查,从而取得了其涉案的证据。最终警方使用以上原因迫使席格成为政府的一名线人,以利用其对该组织进行渗透并获取情报化解危机。政府为此承诺对席格所犯的罪行免以追究。但是虽在该组织活动的加剧,最终导致了一名犹太人妇女爱丽丝·康尼斯死亡,更有人对着靠近曼哈顿公园大街的联合国苏联代表的房间开枪,这一系列行为造成了一场外交灾难,美国在国内和国际上都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在重重的危机下,政府把席格及其的两个同伙推上了法庭,要求席格在法庭上指证他的同伙,否责政府将收回对他的免罪协定,使他和其同伙一道接受审判,免责协议视他是否愿意作证而定。在此种情况下,耶鲁大学的法学教授,著名的律师亚伦·德萧维奇成为了席格的辩护律师,这是他第一次接手实际的案子。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由于亚伦·德萧维奇对法律精神的深刻理解和巧妙的运用,由于警方在办案过程中的瑕疵与程序不当,经过漫长、艰难的诉讼,最终席格及其三名同伙被法庭宣判无罪释放。 
当看着明明知道犯下可恶罪行的罪犯最终却由于法律而免于诉讼得以无罪释放。主审法官在宣判后而对着凶手发出了愤怒的谴责:“你们知道今天谁不在法庭吗?爱丽丝·康妮斯!”作为法律化身的法官在这里表现出了自已原本所具有的人性的一面。“有人犯下了懦弱的、恶毒的,不可原谅的、不容遗忘的罪行,有人在我认为是件谋杀案的犯罪里破坏了司法正义的实现。存心这样做的将知道法律的力量,即使有些人在现实里逃避了责任。”面对着法官的愤怒,作为本案辩护律师的德萧维奇也感到了深深的痛苦。他不能忘掉那个叫做爱丽丝·康妮斯的女性。 
席格案终结了,但是此案给世人带来的反思却未结束。明明知道是证据确凿的凶手,面对着受害者,面对着法律与正义,最终由于警方办案中措施的失当(简言之------违宪)而使凶手逃脱惩罚,并被无罪释放,这合理吗,这正义吗? 
德萧维奇先生的话给出了我们部分的答案:在有的时候,为了更高的利益,为了预防可能发生的严得后果,政府高层经过审虑和权衡后,决定要触犯法律而实现更高利益。有人认为当遵守法律会引起灾难时,就不应该不负责任的墨守成规。但是行政单位为了重要价值在庞大压力采取权宜措施,这是一回事,而法院在刑事诉讼中谨慎审理,并确定其是否合宪,这是另一回事。当政府官员触犯了美国宪法,这可以说是意外事件,但是如果法院支持政府的行为就不再是一种意外事件,而是对美国宪法一种解释,它具有普遍性的繁衍力量,其产生出来的东西会伤害到宪法原则本身。 
席格案正是如此,政府有防微杜渐的必要,但是当灾难已经远离,而罪犯已经被揭露出来,就不必再强迫用违宪的手段来定他们的罪。实行权宜之计是特例,是为了一时的与短暂的利益,而宪法和法律却保障的是所有人的共同和长远的利益。不能为了局部与个别的利益而牺牲全体的利益。倘若席格案被判有罪,那么将会带来一个危险的先例,将可能导致更多的违宪的行为出现,并加诸到更多无辜人的身上,包括本案中的法官与律师身上。因此从此种意义上讲,席格案的判决就应被视为美国宪法的胜利,视为美国法律精神、体制、程序的胜利,尽管在这里实体的正义并未得到全部的实现,但是这一切是值得的。 
谨记吧,无罪并不等于无辜,这就是无罪推定的根本精神,不冤枉一个无辜者。对于那些犯了罪的人却逃脱法律制裁的人,在行为上在道义上他绝不无辜。有了公平的法律,有了公平的审判,却不一定有公平的结果,但是如果没在公平的法律与审讯,不论结果如何也是不公平的。 
阅读至此,我们或许对西方世界的法律精神会有初步的了解,或许仍然对席格的被释放感到疑惑。那么让我们再次重温席格案中法院对席格的判决所做的陈述吧,这或许有助我们解开胸中的一些疑团:当然我们都很难过,用卡多索法官的经典名言来说,如果罪犯因为警察的举措失当而获得释放,有些人会辩称必要时也应该使用非法的方法,以维护治安,最高法院法官布蓝迪斯对此有精辟的响应:我们的政府是无所不在老师,是好是坏,政府的行为都是人民的榜样,犯罪是会传染的。如果政府变成了法律的破坏者,法律将会受到蔑视,因为这会鼓励每个人都只遵守他自已的法律。 
严黎(览真)原创 
2003-12-15日 
 

(责任编辑:孤松)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