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论坛精华

[书山一叶]八十一棒:《地下室磨牙集》自序
[杨支柱] 于 2004-01-11 上贴
  2004年02月03日14:27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杨支柱:《地下室磨牙集》自序   


我这个小集子,原来想取名叫《走出地下室》的。“走出地下室”是个双关语:一是想凭这本书发一笔小财,以便告别地下室集体宿舍;二是想凭这本书传播一下我的思想,让我的思想走出地下室——既是物质的地下室又是精神的地下室。而要达到这两个目的,当然成点名也是很必要的。你看,我真够愚蠢的吧,一上来就不打自招地将自己很不雅观的五脏六腑全都掏出来给人看。当然,我自己是不会承认自己愚蠢的,我把这叫做胸怀坦荡,尽管我同时是个鼠肚鸡肠(说好听点叫过敏)的人。 
后来在修改文稿的过程中我又写了一篇《天堂与地狱》,于是把书名改为《天堂?地狱?人间》,以便把自己不雅的目的给遮盖一下。关于天堂与地狱尽管只有一篇文章,但是这一篇的分量却足以镇压全书,也足以决定我的一生。我之所以本科毕业十三年、取得律师资格十年、取得硕士学位八年以后还“堕落”在这地下室集体宿舍里,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我的心中有这么一个天堂,或者说有这么一个地狱。怎么回事?天堂怎么又是地狱?是的,天堂就是地狱,因为上帝目前人人平等。每一个人都有精神世界,但有些人的精神世界是天堂,另一些人的精神世界是地狱。我自己的内心,基本上可以算是一座地狱;但又总是受到一些来自天堂的光线的照耀,使我无法沉沦。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只能归因于上帝。 
然而以一篇文章而定书名,心里到底还是有些不安,总觉得有些欺骗的嫌疑。想来想去,最后把书名定为《地下室磨牙集》。“地下室”是为了标明我这些文章的原产地,以示我诚实无欺。除了过去写的几篇文章不忍割爱外,本文集的绝大部分都是我1997年“堕落”到地下室以后写的。“磨牙”的意思,至少现在还不是为了咬人,而仅仅是为了让人无法沉睡。鲁迅先生写过《呐喊》,前几年余杰又写过《铁屋中的呐喊》,都是想不让人睡觉。我的居心同样不良,但是我没有他们那样好的嗓门,怎么办呢?我就磨牙,大白天磨牙!吵醒人瞌睡的办法多得很,我为什么想到要磨牙呢?因为我在地下室曾经先后有幸与两位磨牙的先生“同居”过,深知磨牙的声音,第一不用伪装,第二无须多大,只要很自然地发声,就足以把听到它的人吵醒。 
有位朋友说,“你的牙磨得已经很锋利了,可以用它咬咬人了。不咬名人,是很难成名的。”我不但同意他说的道理,而且的确很想成名。尤其重要的是,我并不认为咬名人有什么不对:越是名人,其错误言论危害越大,因此越有必要咬住不放。不过我既然已经从“磨牙”中享受了许多乐趣,暂时算是知足了,咬名人的乐趣还是留待以后再享受吧!那时我的牙齿大概比现在更锋利些,咬起来也更利索。 
《地下室磨牙集》的另一个好处是它可以是无所不包,杂得很,只要原产地是地下室就行。确实,我收入这个集子的文章,无论题材、文体、文风都很杂。但又很难算是杂文,因其杂而不文也。这不但因为本书基本上是一个带有法学专业痕迹的随笔集,而且因为我的一位搞文学理论的朋友说我是文盲——非不识字的文盲,而是文学之盲。当然,我对这么不给面子的批评是吃不消的,而且我大愚若智,立即反唇相讥:“文者,伪也。你们文人写的东西,就像化肥催出来的农产品,又大又好看,就是不如我用农家肥培养出来的农产品好吃,连营养也未必及得上我这些又丑又小的土特产。”其实,这同样一句反驳也可以用来对付大部分大陆学者们的嘲笑:跟他们那些汗牛充栋而又引经据典的大作比起来,我大概也只配称为学盲;但是我仍然坚信,拒绝抄袭和讲求逻辑是比引经据典更重要的学术规范。 
杨支柱 
2000年11月31日 

该书2003年12月底已由上海三联书店出版  

(责任编辑:孤松)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