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论坛精华

几位师友的读书习惯
渭水散人
  2004年05月24日15:27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在多年的读书、买书,拜师、交友活动中,有幸结识了不少学有造诣、才高八斗的师友。他们的读书习惯各不相同,但都对人有所启发。 

    (一) 卫俊秀先生 

    卫俊秀先生是一位书法大家,2000年曾被评为“二十世纪草书四家之一”,另外三位草书家是:于右任、林散之、王蘧常。卫先生一生磨难,直到70岁以后才过上了好日子。有人誉他为当代的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先生1954年被打为胡风分子,被剥夺了上课的权利,1959年(51岁)又被打为右派分子,判处劳教两年,实际执行四年,四年后被注销了城市户口,没办法,只好回到了山西农村老家,后被“废物利用”,安排到临汾地区的曲沃县当了几年代理教师,60岁之后彻底回乡务农。他由于17岁上就离开家乡,于农事可以说根本就是外行。但他仍然必须参加生产劳动,一年到头还能分到七、八元钱。他当小学教师的老婆带着5个儿女在西安生活,其生活的艰难和重负可想而知。1979年先生彻底平反后,回到阔别20年的陕师大。早年的藏书没剩下几本,他就从头开始,见到好书就买下来。先生首先是个书法家,在农村那艰苦的岁月中,能支持他咬紧牙关坚持下来的,除了《庄子》,就是书法。我读过先生蘸着血泪在农村写下的一页页日记,那种政治上的备受歧视、经济上的穷困潦倒、生活上的艰难,都没有把他打倒。他在农村仍能坚持写日记、读书、练习书法。先生恢复工作后不久,就在汉中地区举办个人书法展,之后不断在秦晋之间来往奔走,在此后的20余年中,他先后在中国美术馆、西安、太原多次举办个展,出版了数本书法集,他虽是一介布衣,却以自己雄强狂放、真力弥满的草书在中国书坛争得了一席之地。
 
    先生很勤奋,每日必动笔(写字、临帖、记日记),每日必读书(读书的范围很庞大,除书法理论外,还有哲学、文史、政治等等),尤其在先生90岁以后,随着书名的大增,登门求字的、仰慕先生的、求学问道的络绎不绝。使得我们这些原本就很熟悉的晚辈不好意思再打扰他了。 

    先生读书一个习惯是,每有感想,就随手写在书页的书眉或书脚上,也同时做旁批。凡是先生看过的书(他自己购置的),基本上都在每页写满了他当时的感受。先生高足方磊教授于2000年上半年出版了《卫俊秀碑帖札记辑注》一书,就我所知,只是辑录了先生读书札记的极少一部分,且仅限于与书法有关的(还有好几本我见过的有先生批阅的字帖还没收入)。至于先生在其他书上的札记却一条也没辑录。先生自从恢复工作后,一直注意收集报刊上有关日本的各方面报道。尤其后来《参考消息》允许私人订阅后,先生更是自费订阅,从不间断。他关于日本的专题剪报就集了有一尺多高。有一年德国人的《拉贝日记》出版了,上面主要记述了当年南京大屠杀的情况。先生委托我给他买一本书来,他要仔细读读。 

    熟悉的人都知道,先生虽然是个大书法家,但他书写是很困难的,写钢笔字尤其困难。他的右手因为劳改时留下疾患,一直发抖。写毛笔字时通常用左手扶起右腕,写钢笔字也是如此。但先生一生养成的读书时随手批阅的习惯却始终没改。 


    (二) 李正峰先生 

    李正峰先生生前是陕西著名的散文家、诗人、书法家和书法理论家、书法教育家,西安联大(现为西安文理学院)教授。也是我的恩师。 

    先生是一位自学成才的教授。早年在家乡只上过初二,后来参军,抗美援朝后,考入西安外国语学院。当过20多年的中学语文教师。他是五十年代陕西文坛有名的青年诗人。文革中开始自学书法,到八十年代中期一跃成为著名的书法家。九十年代初创办《书法教育报》。后陆续出版了《西安碑林名碑品评》、《书法漫游》、《书法杂谈》等书法理论专著。2001年2月逝世后,他的子女为他举办了第二次书法展,同时汇编出版了先生的诗文、书法作品。 
我师事先生十多年,追随先生学习书法、书法理论和传统文化,获益匪浅。我深刻体会到,先生是当今少有的饱学之士。他对古典文学、书法理论、佛学、道学都很有研究。他还长于古体律诗的写作。每日除接待大量的来访者以外,还要应酬各界求字者,还要自己从事书法的实践和研究,撰写文章,思考问题。 

    先生的读书特点是,一是细。他绝不一目十行地读书。相反,他看书很认真。加上他几十年积累的读书经验,他最能把“厚书看薄”,他能在读完一个章节后归纳出全文的要点。对一些精彩的段落他会反复阅读直至背诵下来。 
二是勤。先生床头、书案常堆放着喜欢的书籍,稍有所思所悟所疑,伸手就抽出自己所要找的书籍。先生“不动笔墨不读书”,凡是他阅读过的书籍,不但有圈点、还有批注。甚至把错别字都一一改正过来。 

    先生给人的深刻印象是,没有什么他不懂得的东西。他在12岁左右就下过背字典的功夫,由于打下这么扎实的基本功,在一生的读书生涯中,首先没有文字障碍。他识字之多之杂,令我们这些作学生的十分敬佩。他讲究查阅速度,在课堂上要求同学们比赛谁对生僻字查得快。他自己则很少查字典,偶尔查一个字,绝对用不了半分钟。 

    研究书法中,他对中国公认的名碑名帖100多种都十分熟悉。他在一次书法讲座中,随意列举了60多种碑帖,每个碑帖的书写者、年代、书法特点、在历史上的影响等等都交待得一清二楚。他的博学和谈吐,使听讲座的人们十分震惊。 

    先生一生处处留心,行行过人。简单说,先生抽烟,不看牌子,只抽三口就知道这烟的大概价位和品牌。先生喝酒,酒一沾唇,就能说上来这种酒的香型和档次。先生喝茶,一口下咽,就能分清该茶的产地和采茶的大体时间。也正因此,先生在世时,被西北大学费秉勋教授撰文誉为“今之古人”。 


    (三) 钟锦先生 

    钟锦先生是我多年的朋友,今年刚届而立之年。尽管每次见面他都按照以前的习惯呼我为“叔叔”(我在他上小学时就认识他),但在内心里,我近十年来一直是把他当作自己的一位知心朋友的。 

    钟锦从小聪颖好学。他小学没毕业,就把唐诗宋词能够默写2000多首,且一字不差。上高中后偏科严重,英语、数学常不及格。高考也就名落孙山了。 

    高考过后,他一边到一家私人书店打工(挣钱其次,首先能买到打折的好书),一边参加社会上的自考,一年半时间,他就考完了汉语言文学专业大专的全部课程,顺利地拿到了大专文凭。尽管他写作水平很高,但西安一家新创办的报纸招聘编校人员,他只报了个校对。在数百名报考者中他一举夺魁。此后就当了多年的校对。 

    他一边工作,一边利用在书店时认识的其他大书店的老板的关系,不断买书、藏书。他上班地方离家较远,来回都是骑自行车,他上街从不去饭馆吃饭,也从不打的,衣服从来都是最便宜的,不穿皮鞋,省下的钱一律用来买书。他不给父母亲交生活费,所有工资几乎全用来买书了。他休息时间都钻在古旧书店及其他书店淘旧书或买可以打折的书籍,几年下来,他的个人藏书量直线飚升。 

    他业余时间除了读书,还写古诗和随笔,这些随笔和律诗时常见诸报端。他并不以此为满足。后来,陕西省诗词学会自筹资金,先出版了《陕西中青年诗词选》(上)、(下),下册收录了钟锦的古体诗词200余首。如他的七律《自警》诗如下: 
壮士悲歌发尽冲,驾车狂走忽途穷。 
二三子者何人外,千百年来此日中。 
窗畔松枝傲冬雪,阶前兰草折秋风。 
烦他相警君须记,莫为穷愁屈尔躬。 
还有《菩萨蛮。秋分》词: 
少年几度疏狂事,一时尽逐无情水!不忍问登临,秋来多少阴? 雨鸣高屋瓦, 

二尺寒灯下。独自写秋词,情怀非旧时。
 
    钟锦后来连续两年参加硕士研究生考试,终于被录取为哲学专业研究生,成为哲学家赵馥洁教授的得意门生。 就在上研究生期间,他还没有辞掉报社的校对工作。他不计较挣钱多少,就为了自己手头活便,买书容易。直到他硕士研究生毕业,并被留校工作,他才不得已打了“辞去校对工作的报告”。
 
    在他刚工作不到半年时间后,又萌生了考博的念头。于是就复习,就报考,第一年仍旧落榜。第二年又考,做梦也没想到,他一次报考两个专业的博士生(南开大学的古典文学专业和复旦大学的哲学专业),结果两个专业同时录取。他就同时在南北两地奔波,同时攻读两个博士学位。 

    钟锦爱买书爱读书,更珍爱书籍。他父母搬入新居后,我应邀去他家作客。顺便参观了钟锦的书房兼卧室。除了环墙四周的书架插满书籍外,还在小房子中间将两张书架背靠背,桌上、桌下、床上还堆着书籍,俨然一个小书库。他的书籍分门别类,放置有序。我随手抽出一册翻阅,每本书上的扉页用铅笔工整地写着书籍的购买时间和打折多少,何时读完。翻看内容,又见到一张卡片,是这本书的批阅记录。书籍虽然被他读完一遍,仍像刚从书店买回来一样干净。他的这个习惯已经很长时间了。就因为他太爱书,和我关系尽管很好,经常给我推荐书籍,可是我总以“没时间读书”为由,谢绝他“可以给我借书”的好意。实在没办法了,就叫他带上新买的书来我办公室,我当面翻阅一遍,(翻阅前一定要先洗手)翻完后当即归还。我书架上的不少书籍都是他给我“托关系”、跑路、打折、代买的。 

    我曾问过钟锦这些爱好书籍的好习惯是和谁学的?他好像告诉我,没和谁学,是他自己慢慢在读书中养成的。
 
    记得钟锦上博士走的那天,我特意到火车站去送行,他大包小包足足带了7个之多。他说他因为要两地奔波,不敢多带书。这些被褥毕业时是不准备往回带的,到时送给其他人就行了。但我想,买书的习惯走哪儿也改不了,不是吗?去年暑假,“非典”刚过,他就兴奋地从上海带回来一套《四库丛刊》光盘,先给他的恩师赵馥洁先生电脑上装完,再给我电脑上装了一遍。 
和钟锦这样的朋友相交,我学到了很多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 

2004年1月27日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孤松)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