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03月21日15:25


看得见风景的公路---自驾车唐藩古道行

<P align=center><STRONG>文/绿茶</STRONG></P>
<P align=left>&nbsp;&nbsp;&nbsp; 旅行不只是空间上的漫游,也是心灵漫游的一种。<BR><BR>&nbsp;&nbsp;&nbsp; 美国有一种类型片叫“公路电影”,它往往将场景设定在西部无边的旷野上,主人公为了寻找自我踏上旅程,旅程本身即是目的,而通常发生的结果是这条路把他们带到空无一物之处,他们的自我也在寻找的过程中逐渐消失了。车辆是他们冒险探索的工具。<BR><BR>&nbsp;&nbsp;&nbsp; 老练的旅人总会找人结伴而行,以减少一个人食宿花费的开支和旅途中的寂寞。经过精心的策划,我们一行12人导演了一场电影式的“公路旅行”。和“公路电影”不同的是,他们的主人公最后在旅程中涅磐,而我们选择了生活。从北京出发,途径石家庄-郑州-洛阳-西安-咸阳-六盘山-平凉-兰州-西宁-青海湖-玛多-玉树-玛多-鄂陵湖-扎陵湖(黄河源)-塔尔寺-西宁,迎原路返回北京,历时7天,行程6000多公里。<BR><BR><B>&nbsp;&nbsp;&nbsp; 挤出北京</B><BR><BR>&nbsp;&nbsp;&nbsp; 挤出北京时已经日落西山,晚霞像慈祥的老人目送我们远去。高速公路犹如一条通天大道迎着我们飞驰的速度,我们像一群犯错的小孩逃离挨骂一样逃出拥挤的城市,平日里木然呆滞的眼神突然明亮起来,僵硬的脸庞也突然松弛下来,笑容廉价的抛洒在清新的空气里,笑声拥挤着狭小的车厢,我们上路了。村庄农舍在树丛中若掩若现,落叶铺满了郊外的田野,金黄黄的一片,秋风在窗外呼啸而过,交响着车厢内的音乐。苹果熟了,橘子红了,柿子软了,丰收的季节,喜庆的景象。北京的深秋,这时候,我们才看清她的真面目。<BR><BR><B>&nbsp;&nbsp;&nbsp; 西部偏西</B><BR><BR>&nbsp;&nbsp;&nbsp; 到达兰州,夜幕已经降临。兰州是个被群山包围的细长条城市,所以我们必须穿城而过,这对于赶路的我们很是要命。五一来过一次,这个城市给我留下很好的印象。40公里的“黄河风景线”美丽壮观,两岸的霓虹灯多姿多彩,山顶塔楼上的灯光像飞碟一样盘旋在黄河上空,和弧型的黄河大桥形成鲜明的对比,映照的黄河磷光闪闪。不愧为西北重镇,她的夜晚不亚于中国任何一个城市。<BR><BR>&nbsp;&nbsp;&nbsp; 预计7点到达西宁的计划结果到晚上12点才到,奔波的32小时的我们再也不像出发时那么欢声雀跃了,恨不得马上抱头痛睡。西宁,我们恨不得这里就是终点,但对于我们的旅行,这里刚刚是起点。<BR>   <BR>  <B>路过青海湖</B><BR>  <BR>  大学时,社会学老师是一位喜欢旅游的人,他在课堂上向我们讲述了他见到青海湖时的感动。“当我站在青海湖边,望着眼前望不到边的湖面,看水鸟嬉戏,蓝天,白云,微波荡漾的湖面,我当时有种放下大学教鞭的冲动……”。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在一堂严肃的课堂上流露的这份真情,着实感动了我们每一个人,那一堂社会学课也变为一堂自然地理课。那一天,我心中对青海湖种下了牵挂。<BR>  <BR>  当得知214国道修路,需要绕315国道时,俺心里一阵狂喜,因为这样可以更早一点时间看到青海湖。走在离开西宁后的公路上心情愉快,轻松的音乐,开阔的视野,草原上牛养悠闲地散步,笔直的公路无限延伸,路的尽头海天一线,蓝天,白云,还有那梦寐以见的青海湖。这梦一样的景象,此时就在眼前,我,们傻眼了,傻的不知道是否应该靠近。远远的我们停下车,用距离去丈量这美丽景观。一位藏民领着一群养向着我们的方向而来,俺站在马路上不断地按下快门,就在我们陶醉当间,发现羊群已经把我们包围,它们好奇的拱我的脚,询问式的发出美妙的“咩咩……”的声音。<BR>  <BR>  <B>夜宿玛多</B><BR>  <BR>  深夜11点,我们一行抵达玛多,据说玛多是中国海拔最高的县城。可能是饿一天的缘故,从车里出来感觉走路有点飘,走几步路就喘的厉害。玛多海拔4000多接近5000,对大部分人来说,4000是一个坎,过了这个数反应就很明显。<BR>  <BR>  饭是现赶的,四川口味,饿了一天的我们已经没有品尝的想法,只要能填肚子,来什么吃什么。高原的土豆异常美味,和新鲜的牛肉吨在一起,好吃死了。我们一行赶路时各就各车,只有吃饭时才能坐在一起,但每次坐下来都来不及聊,就闷头苦吃。<BR>  <BR>  特别累的时候烫个脚特别解乏,这个旅馆不能洗澡,连电都是发电机供应的,万幸的是有部分热水。当疲劳僵硬的脚泡在摄氏70度的水里时(据说这里水最高只能达到80度),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感觉比在城里做一次足底按摩还舒服。一根烟抽完,迷迷糊糊有点睡了一觉的感觉,浑身的疲惫劲去了大半,就是头依然还疼。<BR>  <BR>  大清早有人叫床,醒来感觉头疼欲裂,整理行装出门。<BR>&nbsp;&nbsp;&nbsp; 昨晚下雪了。大地,白茫茫一片!  <BR>  <BR><B>&nbsp;&nbsp;&nbsp; 走近巴颜喀拉</B><BR><BR>&nbsp;&nbsp;&nbsp; 离开玛多这个头疼的地方,就又恢复了好心情,一路有说有笑有唱没跳,翻越海拔5082米的巴颜喀拉山口都没感到头疼。雪后,草原和群山都披着厚厚的白衣,远望巴颜喀拉山,像一个巨大的银盘扣在地上。山口建有一座亭子,亭子边立有两个碑子,一个刻着“巴颜喀拉山口,海拔5082米”,一个刻着“巴颜喀拉山,海拔5249米”,那应该是眼前覆盖厚厚积雪的主峰吧。亭子四周围挂着经藩,迎风飘扬。<BR><BR>&nbsp;&nbsp;&nbsp; 有一年,俺在中国美术馆看画家李伯安的长幅画作《走出巴颜喀拉》,当时为他的画作深深的震撼了,李伯安花了十年时间画了计划十部中的7部,终于身体不支倒在自己的画里。他的画刚劲大气,一幅121米长的空间里,深刻地表现了藏族人民肃穆、庄严、虔诚、狂热,超然、艰辛、欢乐等景象。俺当时对这个民族和他们的人民表现了极大的好奇,对巴颜喀拉产生了无尽的向往。终于,我们站在了巴颜喀拉山。<BR><BR><B>&nbsp;&nbsp;&nbsp; 路上,一个村庄</B><BR><BR>&nbsp;&nbsp;&nbsp; 车行至一个小村庄,看到一群小孩在向我们招手,他们看起来那么可爱,这一路,藏族的小孩给我们留下最深的印象,他们看起来很脏,但是很天真,很纯洁,他们不会说汉语,只会对着你灿烂地微笑。一个母亲抱着一个大概只有满月的小孩就在我们车窗外,我们没下车就可以握着他的小手,好细腻光滑。他的妈妈向他说着藏族,好象是让他和我们打招呼,虽然他还不会说一句话。<BR><BR>&nbsp;&nbsp;&nbsp; 村庄很小,但是他是那么深深地吸引了我们,全体都惊了。眼前的一小丛树林,金黄色的树叶,在群山环绕中,她是那么突出,那么冲击你的视觉,她像一幅油画一样突然出现在眼前,他们只是一片树林。被树这么感动了一下,还真是第一次。小于扔下相机,冲向,那一片金黄色像童话一样的树林。我们都站的远远的,挥动着手里的相机,按下一次又一次快门。当然,我们知道,即便再完美的摄影技术,再先进的摄影设备,都无法完整地记录此时此刻的美景和它带给我们的感动。<BR><BR><B>&nbsp;&nbsp;&nbsp; 新寨玛尼堆</B><BR><BR>&nbsp;&nbsp;&nbsp; 在藏区,随时随地都能看到玛尼堆,但新寨这个玛尼堆真是奇迹。他真实的让我看到藏族人民伟大的虔诚。据说这个玛尼堆由27亿块玛尼石组成,她的大小应该有足球场那么大。每块石头上都刻着经文,各种佛像,最为有趣的是,这个玛尼堆中间是有很多胡同可以进去的,四通八达。胡同上挂满了经藩,看起来像布下一个迷魂阵,很多武侠片里都有类似的镜头。<BR><BR><B>&nbsp;&nbsp;&nbsp; 玉树,终点也是起点</B><BR><BR>&nbsp;&nbsp;&nbsp; 赶到玉树时,天空勉强还放着亮,这是此行唯一一次在天还亮着赶到目的地。旅途的劳累让我们放弃了户外的很多特性,在玉树找了一家当地最好的宾馆住下,最好吃的饭店吃上。在玉树宾馆,我洗了一个几天来最舒服的澡,原来洗澡也可以这么美好。<BR><BR>&nbsp;&nbsp;&nbsp; 玉树县城叫结古镇,镇里有座结古寺,据说很古老,她位于颇高的山腰上。这是寺庙的确很小,比我以前见过的大部分寺庙都小,有不多的喇嘛,有很多朝拜的藏民。但是这个寺庙看起来真的很古老,估计来过的游客也不多,所以这里不像其他繁荣的寺庙那么俗气。<BR><BR>&nbsp;&nbsp;&nbsp; 文成公主庙在结古镇郊外,开车不到10分钟。她在一个偏僻的山沟里,进山的时候看见满山的经藩悬挂在两山之间,壮观至极。然而这庙确是很小很旧很破的一个。只有少数几个喇嘛守着,还有几个女喇嘛在庙里“五体投地”。她们见我们在拍照,很好奇,很高兴,边磕边笑,我们是不是打扰了她们的清净?<BR><BR><B>&nbsp;&nbsp;&nbsp; 扎陵湖露营</B><BR><BR>&nbsp;&nbsp;&nbsp; 鄂陵湖和扎陵湖素有黄河源头姐妹湖之称,离玛多县城40公里。<BR><BR>&nbsp;&nbsp;&nbsp; 这次旅行的高潮就发生在扎陵湖。由于在高原又加上旅途劳累,露营对我们来说几乎是很困难的事情,但是对了对得起我们带的装备,我们准备在扎陵湖露一次营。我最稀罕露营了,尤其是在冬天,寒风飕飕的,大雪压压的,每次露营都莫名的兴奋,何况是在扎陵湖边,在黄河源头,在海拔4000多米的地方,在零下14度的夜里。<BR><BR>&nbsp;&nbsp;&nbsp; 在野外,一包方便面,一根火腿肠都可称得上美味佳肴,如果再煮上一锅咖啡或是麦茶,那就太小资了。我们围成一圈,抱成一团,烤着炉火,抽着小烟,欢乐的气氛像升腾的眼圈,越升越大。今夜,我们吃的最丰盛,今夜,我们过的最愉快。<BR><BR>&nbsp;&nbsp;&nbsp; 今夜,我们不关心人类,我们只关心内心的愉悦。<BR><BR>&nbsp;&nbsp;&nbsp; 饭后,有人收拾残余,有人钻进睡袋,有人喝着小资的咖啡,我和三夏,我们一起到扎陵湖边看星星。然后,我看到另俺感动要哭的景象,一条乳白色的银河,她飘在天上,垂到天边,第一次这么清楚的看见。她似乎就在我们头顶,离我们那么接近。星星,满天的星星,牛郎星,织女星,她们给我们留下那么美丽浪漫的传说,而此时,他们离我那么近,近的几乎就在眼前,但是她们之间却隔的那么远。<BR><BR>&nbsp;&nbsp;&nbsp; 美丽的扎陵湖畔,你的夜晚是属于我们的,一群莫名前来旅行者,你给我们带来欢乐,带来感动,带来那长年积压在心头的强烈的情感。<BR><BR>&nbsp;&nbsp;&nbsp; 今夜,银河灿烂!<BR><BR><B>&nbsp;&nbsp;&nbsp; 旅途太漫长,幸好有音乐</B><BR><BR>&nbsp;&nbsp;&nbsp; 为了这次旅行,浅吟把她几百年前的磁带都翻了出来,一路上,我们挨着听,正着听,反着听,好听的听,不好听的也听,听到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音乐,就觉得这就是车厢里恒有的声音。每当许美静的《颜色》响起,我们会一致跟着“恩……呵……”,听起来很色情。<BR><BR>&nbsp;&nbsp;&nbsp; “世界太拥挤,恩……呵……”<BR><BR>&nbsp;&nbsp;&nbsp; 听多了怀旧的歌曲,我们开始怀念那些曾经的日子。我们想起罗大佑、齐秦、陈百强、张国荣、谭校长、童安格、张雨生、王杰……,虽然他们的歌词能记全的没几首,但这些往日的歌曲给我们旅途带来无尽的快乐。<BR><BR>&nbsp;&nbsp;&nbsp; 我们唱那些歌,古老的那些歌,我们轻轻地唱,你慢慢地和……<BR><BR>&nbsp;&nbsp;&nbsp; (完)<BR></P>

文集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内容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