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主站>>书画>>文集>>符号文集>>杂文杂谈 2003年06月03日10:17


从一个小姑娘的遭遇想到的
——小康社会能不能防止孩子年少失学?
人民网读书论坛 符号

2001年2月21日的《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传真》版以“梦圆剑桥”为题,报道了一个名叫甘泉的小姑娘的经历。

甘泉生长在山东青岛市。七岁上,爸爸得了癌症。甘泉为了省钱给爸爸治病,夏天不肯吃一支冰棍儿。她在日记里写道:“爸爸需要很多钱治病,我少化一元钱,也许爸爸就能多活一天……”甘泉十四岁时,爸爸病死了。下岗的母亲每月只有200元人民币的的收入,靠着每天到街上去卖盒饭维持母女俩个人的生机。十四岁的甘泉则被迫勤工俭学,到一间私立学校教英语。甘泉的遭遇和勤奋感动了英国来的教师保罗,把她推荐到英国的布里顿女子中学。甘泉在那里获得了50%的奖学金。但是,她还要半工半读,除去每天下学做四个小时保姆以外,还要到餐馆去端盘子、招呼客人、洗碗。她要挣些钱寄给母亲,好让母亲有钱买邮票写信给她。对于十五岁的甘泉姑娘,十二点以前睡觉简直是“奢侈”。最后,甘泉考上了剑桥大学。她的事迹引起了媒体的注意,在英国被广泛报道。

文章结尾,作者不无自豪地说:“通过她(甘泉),英国在认识中国年轻的一代。”这个报道旨在在歌颂中国年轻一代的勤奋和优异,歌颂中国知识分子的精英,讲了一个令中国人引为骄傲的故事,是我们的媒体喜欢宣传的题目。但是,通过这个故事,西方会不会更深刻认识社会主义中国的教育体系和社会保险体系呢?会不会发现我们的制度和政治中的缺陷和“阴暗面”呢?这个担心应该送给海外版的主编几个不眠之夜。

通过人民日报我们知道,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教育,在国家财政不富裕的情况下,年年大幅度增加教育开支,并获得了显著了成效。同时,大力展开“希望工程”,动员全世界的华人为中国的教育事业出钱、出力。但是,甘泉的遭遇给我们讲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对比一下德国在儿童教育上的开支和政策,我们就会感到中国的教育事业还是大有可为的!德国的每一个孩子一生下来就有儿童金;她的父母有六个月带工资的“教育假”;直到孩子能够自己挣钱,每个月还有“儿童教育金”;其父母有相应的“儿童免税指标”;小学、中学和大学一律免费(是真正免费!);如果尽管如此,还是有家庭不能保证孩子的学业,就会有社会局来救助;假如父母因智力或其他原因不能担负起对孩子的抚养和教育,则有青年局负责为孩子寻找适宜的寄养家庭;大学生因离开家,生活费增加。如果家庭经济不富裕,还可获得每月一千三百马克左右的助学金贷款。这笔无息贷款,可以在工作挣钱以后陆续偿还。德国的教育体系在西方不是最好、最理想的,德国的政治家也因此很头疼,每每遭到媒体的谴责,每每处在改革的压力之下。

我们每每说:孩子是国家的前途,教育是社会的未来。中国应该因为有甘泉这样的好青年而自豪,同时,因为甘泉们险些不能完成学业而焦虑!中国希望在二十一世纪高速发展,大有作为,就必须在教育事业多费心思,多花钱!

但是,这个故事令我感动之处不仅仅在于对国家前途的担忧,更深切的是对象甘泉一样的青少年个人前途的担忧。受教育的权力是每个孩子最基本的权力之一,这是共产党从瑞金红区到延安,到解放以后一再强调的,是新中国不同于“旧社会”的根本特征之一。甘泉的故事却使我们看到,时至今日,在青岛市这样的沿海发达大城市还有一些孩子完全因为家庭经济的原因,要勤工俭学,甚至以工代学(我们还记得明敏网友讲的那个年少失学的小朋友的故事)。这就要问一问,我们这个社会主义中国(世界上的社会主义国家已经不是很多了)能不能保证每个适龄儿童不受物质条件的影响,都能上得起学,上好学,上完学?我们的政治能不能保证这些青少年得到他们应得的权力?还是在保护穷困的人民的基本权利这个关键事情上,落在了众多资本主义国家的后边?

我想起多年前在改革开放伊始时,《人民日报海外版》上的一则报道。一个乡村党干部对群众说:共产党还爱穷人么?我说:不爱了!让你致富你还不富,还爱你做什么!无论在怎样公平合理的社会,都总有一部分人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不能发财致富,成为穷人。甘泉一家,就是最生动的例子。社会要帮助这些人也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而不去追究他们的罪责。这样的一种社会团结原则是欧洲大陆一切资本主义国家、一切政党和全体社会的基本共识,连最右、最保守、最强调经济发展、最要代表“资本家的利益”的人也不例外。我希望,这也成为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基本共识,基本国策!更何况,即便这些穷人的穷困是自己造成的,他们的孩子们却完全没有错误,而不能被迫承担父母的错误所造成的后果!所以,一个强调社会团结、放眼展望未来的社会,必须创造一切条件、采取一切措施,保证孩子们不受家庭经济的限制,获得应有的教育!这才是真正的公道,这才是真正的机会均等,这才能真正体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

不久以前,国家统计局发布了对国民生活水平的调查结果。根据这个报告,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已经普遍达到了“小康”。我所理解的“小康”就是社会的物质积累和人民的生活水平已经可以保障每个人有尊严的生活,保障一切人的基本权利不致因物质的短缺而打折扣。看来,甘泉必须是绝无仅有的个例。尽管如此,以小康社会的物质丰富程度,社会完全有责任,也有能力救济这样的困难户,而不致使孩子勤工俭学(工自然要勤,但因此而俭学则万万不可!),甚至濒于缀学!为什么当地的政府部门没有向甘泉的家庭提供相应的帮助呢?是我们的法律没有相应的条款么?是我们的政治家对穷困的人民不关心?还是这样的情况太多了,以致司空见惯,视而不见,帮也帮不过来么?而要一个英国人来关心我们的政治家应该关心的事,帮助我们的社会应该帮助的人?作为中国人的甘泉和她的家庭在中国没有得到任何资助,反而在老牌资本主义的英国圆了自己的梦,这样的事情是否真的值得中国人自豪呢?
 
(责任编辑:信息)
文集

关键词: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