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主站>>书画>>文集>>符号文集>>散文随笔 2003年06月03日10:20


回想我自己考大学的经历

人民网读书论坛 符号

看到孤云兄进大学的艰难,看到他有这样的用起回顾往昔,心里很感动,也很沉重,因此想起了自己自己考大学的经历。

我是一个很幸运的人,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的家庭,父母是北大物理系的教授。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腥风血雨,恢复高考制度对我们家简直就是一个福音。父母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我上个好大学,有个好前途。所以,在高考预习时对我关怀备至。家务事儿早就不让我做了,妈妈以为每为我节省出一分钟,我就可以多学点儿东西,日后多考几分儿。

父母有一帮同事朋友,他们的孩子也有跟我同班的。在江西干校时的难友后来作了北大附中的校长,父母当年的同学诗我的办主任。我的语文老师是北大文研所所长袁行霈教授的夫人,是父母当年得肺病时的病友。班上和我顶要好的女生的父亲是化学系的教授,我幼时的好朋友的母亲是数学系的讲师。于是,我们就结成了一个小小的校外补习班,各个同学的家长分别辅导我们的物理、化学和数学。

高考结束,分数下来了,我的物理当然是考的最好;语文居然进了全国前一百名;化学就那么好了;数学根本就没及格。相比较起来,最差要算政治了。别人都考九十几分儿,我才七十分儿。主要原因么,当然是因为父母的朋友有圈子里没有政治教员。

看了这些,你们一定觉得我在摆谱,自我炫耀。但是,我一点自豪的感觉也没有!假如我不是生在这样一个家庭,没有物理学家的父母,没有女朋友作化学教授的父亲,没有数学系那个讲师阿姨,不要说上重点大学,能不能上录取线都很难说!我不是一聪明的孩子,更不是一个用功孩子,身上还有数不清的坏毛病。没有这样好的家庭条件,根本就没有我今天的学历与学识。

我有很多小朋友,他们都没上大学。不是因为他们不如我聪明,更不是因为他们不如我用功,而是因为他们的“先天条件”不如我。

文化大革命时,工农出身的同学常常欺负我,因为我爸有问题。他们在学校受表扬,入团早。毕业后不必担心要下乡。后来改革了,我扬眉吐气了,他们都只好去当“臭工人”,而我却上了大学,成了个受人尊敬的人。难道在我们的社会中,一部分人的幸福必须要以另一部分人的痛苦换取么?
 
(责任编辑:信息)
文集

关键词: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