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主站>>书画>>文集>>符号文集>>思想随笔 2003年06月03日10:20


战争中的诚实与智慧——《春秋-公羊传》笔记 

人民网读书论坛 符号

说实在的,《春秋》没有三传(《公羊传》、《谷梁传》、《左传》)真是没法读。《诗经》、《尚书》离开了小序、大传、《毛诗》、郑笺也没法读。《易》的卦、爻文没有象、传简直就不知所云。因此,阅读先秦的典籍,离开了汉儒的解释,几乎完全不可能。抛弃汉儒的解释,完全用自己对语言、历史的理解解读经书,是宋儒的事业,其结果必然是臆度妄忖,望文生义,无当于经文。所以,我们今天读先秦经典,原则上必须把经文与汉朝的注疏合为一个整体来对待。 

但是呢,公羊派对《春秋》的演绎与解释有时候的确令人感到很出格。公羊派的学者们总是努力在简短的记录中看出背后隐含的道义,这就是出名的“大义微言”。我个人感到,《春秋》是鲁国对当时政治事件的记载。但我并不知道在东周的时代,各诸侯国中掌管这类纪录的官员是谁,也完全不知道《春秋》是否为孔子所作。恐怕实际的情况是这样的:孔子把《春秋》当作教授学生的教材。因为《春秋》中纪录了很多政治事件,是批判时政,发明道义很好的事实依据。公羊派所纪录的那些“大义”其实是孔子的话,而那些所谓的“微言”就是《春秋》的原文,是孔子对学生说:这个字、这个词应该这样理解。 

我说这话也不是全没根据、纯粹臆断。先秦与汉朝的学者极端重视“师传”。那么“师传”的内容是什么呢?老师传授的似乎不仅仅是经文本身,更重要的是对经文的解释。当时的学者注重师传到什么程度呢?这里有一个有趣的例子。清朝学者江潘的《国朝汉学师承记》叙述了《尚书》在汉朝的传授经过。原来,在西汉初年,所谓《尚书》只有齐国的伏生所传授的二十八(九)篇。后来又发现了十六篇所谓的“古文尚书”。孔子的后代孔安国把这十六篇古文按照今文(秦汉文字)抄写、整理了,却没有作注释讲解。后来两汉学者传授《尚书》,伏生的二十八篇是有注解的,而另外的十六篇却没有注解,学者们也不敢妄自解释,因此这十六篇在当时被称为“逸书”。东汉大儒马融说这十六篇“绝无师说”。因此江潘认为:“‘逸书’者,非逸其文,其说逸而无考也。”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公羊高的《春秋•公羊传》很可能就是记录了孔子在传授《春秋》时所说的话,是这位孔门学生的听课笔记。那么,对《春秋》原文的那些奇怪的演绎的源泉就不是孔门的儒生们,而是孔子自己。总之,历来都认为《公羊传》是《春秋》一书的“正传”,是最具有权威性,也就不错了。 

另外我还想,作为“传(读音‘篆’)注”的“传”字,本来是“解释”的意思,它为什么会获得“传导”的“传”字的含义呢?这恐怕与先秦、两汉儒家学者的注重老师对经文的解释这个风气有关系吧。 

既然我猜想《公羊传》抑或就直接源自孔子的授课内容,那么,他一定是很好看的。其实也的确如此。下边这一段就非常有意思,我把它抄出来,在翻译成白话文。不需要白话文的朋友,当然就用不着看那些蹩脚的大白话了。 



《春秋•宣公十五年》纪录:“夏五月,宋人及楚人平。”《公羊传》说: 

外平不书,此何以书?大其平已乎已也。何大乎其平乎已?庄王围宋,军有七日之粮。尽此不胜,将去而归尔。于是使司马子反乘堙而窥宋城。宋元华亦乘堙而出见之。司马子反曰:“子之国何如?”元华曰:“惫矣。”曰:“何如?”曰:“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司马子反曰:“嘻!甚矣惫!虽然,吾闻之也:围者柑马而秣之,使肥者应客。是何子之情也?”元华曰:“吾闻之:君子见人之厄则矜之,小人见人之厄则幸之。吾见子之君子也,是以告情于子也。”司马子反曰:“诺,勉之矣!吾军亦有七日之粮尔,尽此不胜,将去而归尔。” 揖而去之,反于庄王。庄王曰:“何如?”司马子反曰:“惫矣!”曰:“何如?”曰:“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庄王曰:“嘻!甚矣惫!虽然,吾今取此,然后而归尔。”司马子反曰:“不可,臣已告之矣,军有七日之粮尔。”庄王怒曰:“吾使子往视之,子曷为告之?”司马子反曰:“以区区之宋,犹有不欺之人臣,可以楚而无乎?是以告之也。”庄王曰:“诺。舍而止。虽然,吾犹取此然后归尔。”司马子反曰:“然则君请处此,臣请归尔。”庄王曰:“子去我而归,吾孰与处于此?吾亦从子而归尔。”引师而去之。故君子大其平乎已也。此皆大夫也,其称人何?贬。曷为贬?平者在下也。 

《春秋•宣公十五年》:夏天,五月,宋国人同意与楚国人休战。 

《公羊传》:外国休战(《春秋》)是不纪录的,这里为什么纪录呢?是为了表扬他们休战么?为什么表扬他们休战呢?(楚)庄王包围了宋国,军中(还)有七天的粮草。这些粮草用尽了而还不能战胜,就得回兵了。于是派(大将)司马子反蹬上土岗窥视宋国的营寨。宋国的(大将)元华也上了土岗出来,遇到了他。司马子反问:“您的国家怎样了?”元华说:“够呛了。”问:“怎样够呛呢?”回答说:“没吃的,各家把孩子交换着吃;没烧的,把骨骼拆开当柴火。”司马子反说:“啊!真是够呛了。但是,我听说:对阵中要给马吃好的穿好的,用特别肥壮的待客,你为什么说实话呢?”元华说:“我听说:君子见到人有危难就会收敛的,小人见到人有危难就庆幸。我看您是个君子,所以以实情相告。”司马子反说:“对呀,说得对呀!我们军中也只有七天的粮草了,用完了还打不赢仗,就要回兵了。” 

(司马子反)施礼告别,回来见(楚)庄王。庄王问:“怎么样?”回答说:“够呛啦!”问:“怎么个够呛法儿?”回答:“没吃的,各家把孩子交换着吃;没烧的,把骨骼拆开当柴火。”庄王说:“啊,真是够呛!这样的话,我先轻而易举地取了宋国,然后再回兵。”司马子反说:“不成啊,我已经告诉他了:(咱们)军中只有七天的粮草。”庄王生气地说:“我派您去了望,您怎么(把咱们的底细)告诉他了呢?”司马子反说:“区区宋国,都有诚实的人臣,咱们楚国能没有么?所以就告诉他了呀。”庄王说:“对呀。算了吧。但是,我还是要先取了宋国再回兵。”司马子反说:“那样的话,请君主在这儿呆着吧,我请回兵啦。”庄王说:“您离开我回去了,我跟谁在这儿呆着呀?我也跟您回兵吧。”于是带着兵离去了。所以,君子表扬他们休战。他们都是大夫,为什么叫他们“人”呢?这是在贬低他们。为什么贬低他们呢?所谓“平”就是“低下”的意思呀。  
(责任编辑:绿茶)
文集

关键词: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