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主站>>书画>>文集>>符号文集>>个人观点 2003年06月03日10:19


向大宝·韦仁兄学习——兼谈秦汉文字的变迁

人民网读书论坛 符号

仁兄的帖子引征严谨、广泛,使我意识到我对叔重《说文解字·叙》引用的片面。一切这样的讨论,最大的机会就是片面。真理有很多面孔,以偏盖全、以一贼道,是最要不得的。大家应该拿我做一个教训,向大宝·韦仁兄学习!

叔重《说文解字·叙》给我们后代留下了很多疑问,不仅仅是他对所谓“六书”的讲解令后人绞尽脑汁,他对先秦文字的演变的叙述也与一些其他史料的记载相左。不管怎样,我把这一篇短短的文字拿来做最重要的史料证据,是很不严谨的!先秦文字中的确有提到“车同轨、书同文”的地方,比如大宝·韦仁兄这里引征的《中庸》。太史公《史记》称:子思作《中庸》。从我们今天掌握的史料来看,也没有任何理由怀疑这一点。《管子》大家都觉得像战国后期的著作,不管怎么样,也是先秦的东西。可见,提倡天下文字、制度(度量衡的制度,不是政治制度)统一的行为,至少是理念在先秦就已经存在了。现在我想,统一书写文字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至于大宝·韦仁兄所言轻重取舍一节,我小有不同看法。我们比较没有理由说:当时秦地的文字比较齐、鲁的文字优秀。而齐、鲁的文字是当时普遍为学者使用的文字。从这几十年对楚墓的发掘我们知道,楚国在兼并了鲁国之后,也大量吸收了鲁国的文化。文字上,也与鲁国比较相近。而楚国在秦并六国之前,聚集了大批学者。而且,楚是那时唯一真正能与秦对峙的国家。强调楚国的战略和文化的重要性的目的是要说明:在当时,当作统一中国的文字的样本,秦地的文字不一定是最佳选择。就好像北方方言不是统一中国口语发音的最好样板一样。说:秦灭六国,因此就有权力把自己的文字强加在中国文化之上,这是没有道德立场的史学批评,是我不能赞成的。

孔子删《诗》、《书》,用鲁国的《史记》写成《春秋》,笔削诸侯,不是一个政治行为,而是一个教育措施。简单地说,孔子这些行为的目的是:为学生整理出一套教材。孔子做这些事情时,已经不当政了。至于后人把孔子为自己学生整理的教材当作万世的经典,是孔子始料未及的。所以,孔子的“删”不同于始皇帝的“改”。

大宝·韦仁兄敏锐指出,秦罪有二:一是烧书的火,二是变篆为隶。对于秦火,除去康南海几个少数的极端疑古学者,大家并没有什么争议。隶书的确是造成后人不能读先秦文字最根本的原因。叔重是古文学家,做《说文解字》是为了尽量保存篆书字,而不是为了给当时编字典。但是,隶属的流行并非直接出于政治。我有一个不成熟的看法:我恐怕从篆向隶的转变的真正原因是,篆书是硬笔书写的文字,而隶书是软笔书写的文字。秦汉之时,简、帛兼用,所以,篆、隶并行。后来,以帛、纸为文字载体,篆书遂废。但这只是我私下里的猜测,全然没有考证过。
 
(责任编辑:信息)
文集

关键词: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