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02月26日15:13


那一些忧伤的碎片

  孤云

  [雨]我不在乎这雨,虽然这也是我平生仅见的暴雨。它淹没了道路,淹没了城市。你战战兢兢地开车,不敢吐气。刮雨器刷刷作响,车窗还是模糊一片。可是,我不想看雨,我想看你。能共风雨,应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可以预想,有了这场雨,不论岁月如何漂白记忆,你会记起,在夏季,在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中,我坐在你的身边。是的,雨是我们的见证,它袭掠过这座城市的时候,它让我们感受到风雨同舟的意味。

  [茶]《霍乱时期的爱情》里,乌尔比诺医生喝茶的时候说“这玩意儿有股窗户味儿”。他还说过“这顿饭做得没有感情”这样的话。我对此诧异不已,却更佩服马尔克斯对生活的洞察力。我开始习惯每天起来,烧开水,洗茶,冲茶,为你泡上一壶铁观音。你慵懒地依着沙发,浅浅一抿。照道理,自来水泡不出好茶叶的味道。当你微笑着把杯子递过来的时候,眼光却让我感觉到,那杯茶确实是有“感情”的。回家后,我用矿泉水泡着同样的茶叶,却再没能喝出那种感觉。

  [海]海边,人潮如涌。海浪把游泳的人掀起来翻下去。阵阵尖叫抑或是小孩们的雀跃,都不能让我心动。我不喜欢热闹。我站在沙滩上,你站在我身边。天气变幻莫测,一会风挟着雨,一会又是风住雨歇艳阳高照。人潮中,我顶着风为你撑伞。在我眼里,海边并没有人潮如涌,只有我和你。我们望着大海,不忍归去。

  [咖啡语茶]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在这里,我第一次敞开心扉,说出我想说的。当我以调侃的口气叙说的时候,不经意回头望你。这时候,我看到了你的眼里噙着泪水。在这样的年代,人们习惯于掩饰,为的是怕被伤害。能说出自己想说的,不容易,而想说的听者能懂,更不容易。昏暗的灯光下,我能感觉到,我们的心跳是一样的,虽然同样充满了忧伤。  [齐秦]齐秦的风格,可以用他的一首歌概括——《残酷的温柔》。曾几何时,在一家小酒吧里,彻夜放着齐秦的专辑。曾几何时,《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在房间里低徊,整整一夜。是的,所有的过程都会成为曾几何时。年年柳色,灞陵伤别,忧伤不止为离别。(2002年8月13日)

(责任编辑:管理员)
文集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内容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