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健康卫生频道>>业界聚焦>>医院在线

最佳肾病医院称号怎么来的
成 功
  2004年12月10日09:32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对于3个月前的那次山东潍坊之行,岑阿毛至今心有余悸。

  浙江一家公司的总经理岑阿毛一向重视自身健康状况,每年都要体检两次。今年9月10日,他到潍坊出差时,想起某大电视台的健康栏目曾介绍 过当地的“东方肾脏病医院”(下称“东方医院”),称该院拥有国内特有的肾脏专用CT设备“SPECT”,能最准确地探测肾脏损伤情况,于是就顺便到东方医院对其肾脏做了一次例行检查,当时接待他的主治医生叫李明明。

  检查结果令岑阿毛大吃一惊:李明明得出了他已“接近肾衰”的结论。在李明明的竭力劝说下,岑阿毛办理了住院手续。

  但很快回过神来的岑阿毛又感到此事有些可疑,因为他的身体状况一直良好,“今年夏季每天都在海中游泳1000米以上”,9月初登泰山时也“一点不费力”。

  第二天,岑阿毛又到潍坊市人民医院(该市最大的医院,下称“人民医院”)的肾内科做了“彩超肾检查”及尿检和血检,结果又令其大吃一惊:他的肾没有任何问题,“各项检测指标正常”。

  为何岑阿毛的两次检查结果有着天壤之别?人民医院肾内科主任李新东教授的解释是:SPECT检查误差较大,其结果并不能作为诊断依据,“东方医院的做法有问题”。

  大呼“上当”的岑阿毛随即到东方医院办理了出院手续,但他要向该院支付检查费370元,住院费515元。

  “全国各地像我这样慕名前来东方医院求诊的人每天都络绎不绝,他们当中又有多少人会碰到跟我一样的遭遇呢?这家医院是真的像其广告宣传的那样能妙手回春,还是在弄虚作假牟取暴利?”岑阿毛将他在潍坊观察到的情况反映给了本报,同时还表达了自己的担心和怀疑。他认为,这是一个关乎成千上万肾病患者生命健康的重大问题,“负责任的媒体应该作出回答”。

  11月中旬,本报记者赶赴潍坊。经过半个多月的明查暗访,记者发现,号称“全国最佳肾病专科医院”的东方医院确实充满疑点。

  院长何来“教授”头衔?

  东方医院位于潍坊市的西北郊,距市区十几公里,是一座8层高建筑,门口竖着一块巨幅广告牌,上面喷绘了该院院长郭宝叶在某大电视台健康节目做“关注肾功能”专题讲座的“形象广告”。

  根据东方医院自己的宣传材料和网站的介绍,作为该院创始人和“中医全息疗法”发明者的郭宝叶,毕业于山东中医药大学,现为“中国中医讲学院”教授。然而,记者向有关部门核实后却发现,这位郭院长的学历和职称都大有问题。

  关于郭宝叶的学历,记者向山东中医药大学查询后得到的答复是,该校没有郭宝叶的任何学籍档案记录。“郭宝叶可能在本校短期进修过。”该校教务科的陈科长告诉记者,“但那肯定不属于学历文凭教育。”

  而据当地一位知情人透露,郭宝叶最早就读于山东青州市的一所中专卫校,毕业后被分配到潍坊市潍城区杏埠镇的一所乡镇医院工作,后来创办了东方医院。

  至于郭宝叶拥有教授头衔的“中国中医讲学院”,更有点“子虚乌有”。

  “一般来说,‘国字号’的中医学院,都属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管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教育司教育处的陈副处长告诉记者,该局下面只有“中国中医研究院”,根本没有什么“中国中医讲学院”,他“连听都没听说过”。

  记者后来又向教育部咨询“中国中医讲学院”是否隶属该部。11月29日,该部高等教育司农林医药教育处正式答复记者:“查无此校”。

  记者上网搜索,也始终找不到“中国中医讲学院”的网站,倒是发现一些专治“疑难杂症”的医生在自我宣传中同样声称拥有“中国中医讲学院”的教授头衔,有人还在该学院前面加上了“澳门”两个字。

  记者于是又向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发函求证。11月30日,澳门特区政府社会文化司高等教育辅助办公室答复称,澳门根本没有“中国中医讲学院”,“根据澳门第11/91/M号法令(澳门高等教育制度)规定,在澳门开设高等教育机构,或开办高等教育课程,均须取得官方批准及认可”。

  另据多位知情者透露,虽然东方医院在自我宣传中对郭宝叶院长的“研究成果”给予了高得不能再高的评价,但郭宝叶的“成就”却一直未获国内肾脏病学界的认可。例如,郭宝叶曾几次试探,想要加入山东省和潍坊市的肾脏病学会,但这两级学会至今仍将他拒于门外。

  荣誉称号是怎么来的?

  最近一段时间,东方医院正在大力宣传其刚获得的一项“殊荣”:一个名叫“中华名医协会”的组织将该院评为了“全国最佳肾脏病专科医院”。记者在当地采访时看到,东方医院不仅在门诊大楼前悬挂了巨型红色条幅以示祝贺,还将所获奖牌的照片公布在了其网站首页的醒目位置,而山东当地的一些媒体也刊载了该院获奖的消息。

  为了解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记者与“中华名医协会”取得了联系。该会秘书长蒋成宏介绍说,中华名医协会“是在民政部登记注册的全国医疗医师行业协会,总部设在香港,上级主管部门是卫生部”。

  但记者后来却从卫生部、民政部等机构得到了完全相反的信息。

  卫生部人事司一位主管官员告诉记者,在卫生部管理的5家卫生行业全国性社团中,没有所谓的“中华名医协会”,他本人“也从未听说过”这家协会。

  而国家中医管理局人事司的贾先生则对记者称,该局主管的社团中,根本没有所谓的“中华名医协会”。

  11月29日,记者又致电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查询。该局社团管理处马小姐明确答复,“在民政部社团注册数据库内没有‘中华名医协会’的记录”。

  记者当初是以一家医院的主管的身份与蒋成宏沟通的。蒋成宏告诉记者,“中华名医协会”主办的“全国十佳专科医院”评比活动目前正进行得如火如荼,他可以给参评医院“度身订做”十佳荣誉奖牌。

  “你需要什么荣誉称号?”蒋成宏问记者。

  记者回答说“想要一个‘全国最佳肾脏移植医院’的称号”。

  蒋成宏记下这个名称后,表示要先请示一下会长。10分钟后,他答复记者“没有问题”,但条件是1.28万元的费用,“我们协会除了给你发证书、奖牌,还有几种‘宣传套餐’供选择,如与领导、专家合影留念;在‘中华名医网’等媒体发布推荐公告等”。

  为了增强说服力,蒋成宏还透露了东方医院获得“全国最佳肾病专科医院”称号的经过:该院通过熟人介绍找到“中华名医协会”的会长陆某后,花了1万多元搞到了那块奖牌,“后来我们考虑到东方医院的规模等因素,没有同意给它在一些媒体上刊登获奖的推荐公告,只是通过网络发布了一下”。

  治病“法宝”受质疑

  在东方医院暗访期间,记者以岑阿毛亲属的身份见到了李明明医生。

  记者出示了岑阿毛在人民医院和东方医院得到的两份明显矛盾的检查结论,但李明明连看都不看就解释说:“我们不管彩超、尿检、血检的结果,那指标不能全面说明肾的状态,关键要看SPECT检查肾小球的滤过率。”

  据李明明透露,他们一般会先让病人去照一下SPECT,然后根据其检查结果,采用该院的“全息中医疗法”决定用药,“我们是用西医手段检查,中医来治疗”。

  不过,对于全息中医疗法,李明明坦言自己也搞不清其中的原理,“反正药的配方已经弄好,只需用药就行”。

  李明明所说“SPECT”和“全息中医疗法”,正是东方医院多年来广为宣传,借以招徕患者的两大“法宝”。

  东方医院号称,该院拥有“中国第一台肾脏ECT”,它是价值450万元的“最先进”的进口肾脏专用SPECT,由美国森科公司专门根据亚洲人肾脏特点设计,“能够对肾脏损伤情况精确定位”。

  但据北京协和医院中医科肾病专家尹德海博士介绍,检查肾脏的ECT在国内已被普遍应用,“一般地市级的医院都有”,根本算不上什么“先进的”高端仪器。

  其实,东方医院自诩的肾脏专用SPECT也远谈不上“最先进”。高端的ECT设备,光是探头就价值一两百万元,而据李明明透露,该院SPECT的探头才值十几万元。

  东方医院又宣称,郭宝叶院长“潜心20多年研究成功的中医全息疗法”(其核心内容是“肾区中药离子导入”,即通过背部用药,将中药离子导入渗透肾区),治肾病“不手术、不吃药、不打针”,就能“彻底修复肾单位,全面调整机体内环境,标本兼治”,已“独家通过国家科技成果鉴定”,“站在了国际肾病治疗领域的最前沿”。

  但记者登陆“国家科技成果网”查询,却根本没有发现有关“中医全息疗法”的内容。而记者在东方医院的一份资料上看到,“肾区中药离子导入”这项“科技成果”,是于2000年由潍坊市科委“会议鉴定”通过的。

  记者随即将上述情况反映到了国家科技部。该部科技成果管理办公室的沙先生对记者表示,东方医院将市级科技成果夸大为国家科技成果,并声称其站在国际前沿,这种做法“很不严肃、有失客观”。

  东方医院还宣称,郭宝叶发明的“中医全息疗法”以及“耗资上千万元精心研制的中医全息离子仪”与中美合作、世界最尖端高科技产品SPECT(肾脏CT)完美结合,使得中国肾脏病、尿毒症的治疗最终获得突破,“这是肾病治疗史上的一次伟大变革”,该院也成为第一个敢向尿毒症说“我能征服”的地方。

  但尹德海博士却对这个“中医全息疗法”感到很疑惑。他指出,一种治疗方法必须有大批量的临床观察实验,通过长期的研究来确认该治疗方法是否有治疗效果和副作用,“而不是仅凭个人经验,得出粗浅的结论”;同时,一种治疗方法进入临床前,必须通过国家有关认证,确认没有严重的副作用。

  而东方医院的“专家”于凤艳则对记者解释说,中医全息疗法包括的范围比较宽泛,主要有全息治疗仪、全息中药煎剂、全息药褥子、全息饮食、全息管理等,虽然中医全息疗法没有经过国家认证,但全息治疗仪和药剂取得过“科技成果进步奖”和相关专利。不过,在整个采访期间,该院始终未能向记者提供这些奖项和专利的有关证书。

  自称“一直在追踪肾脏病领域最新研究成果”的尹德海却表示“从没有听说过所谓的中医全息疗法”。他告诉记者,对于肾病治疗,中医在改善症状、延缓肾功能不全等方面有一些效果,但不可夸大。他还特别强调指出,慢性肾功能衰竭及尿毒症,目前都是不可能通过临床治疗而痊愈的,“只能阻止或延缓它的恶化”,因为慢性肾衰和尿毒症患者大量的肾小球已经硬化、纤维化了,如果谁对这种情况还说能彻底根除、彻底修复,“根本不可信”。

  未被“征服”的患者

  尽管东方医院将其治疗肾病的两大“法宝”说得神乎其神,但在现实中,它并没有“征服”所有前来求诊的患者。

  像许多患者一样,河北石家庄的史建国也是看了广告后“慕名”来到东方医院求治的。史建国告诉记者,去年他到东方医院时已接近肾衰,尽管如此,该院“专家”李清波大夫仍然对他承诺“用中医全息疗法,你的病肯定能治好”。

  史建国在东方医院住了20多天后,又按医生的要求买了3个疗程的中药带回家“慢慢治”,但“前后折腾了近一年,花了3万多元”,病情却并未好转。

  今年,史建国到天津一家医院做了肾移植手术。“那套中医全息疗法是蒙人的。”史建国认为,“反正中药吃不死人。你要是说没有效果,他们就说再继续几个疗程,就会有了。可一个疗程的中药就近1万元。”

  相同的遭遇也发生在江苏患者常国平身上。

  2002年6月,肾功能不全的常国平来到潍坊,从东方医院开了一个疗程的中药带回家吃。当时,医生告诫他“这药要长期用,不能停”。此后,该医生每隔一段时间就打电话给常国平,问他的药是否吃完。而每当常国平提起疗效的问题,该医生总会说“你要吃完3个疗程才有效果”,并不断催促他汇钱过来买药。

  可3个疗程结束后,常国平到当地医院一检查,却发现“病情依然如故”,惟一的变化是3万多元的医药费已令他家的债台筑得更高了。

  相对上述两位患者,浙江余姚的患者黄兴国的遭遇显得更可怕。

  去年,黄兴国在家人陪同下来到东方医院。在住院检查时,其家人惊讶地发现三病区的主管大夫刘晓玲涂改了化验单上的“尿肌酐”等指标,目的是要把病人“留下来治病”。对于这种公然造假的行为,黄兴国及其家人非常气愤,要找东方医院“讨个说法”。

  黄兴国说,东方医院“连哄带吓”,最后给了他2000元钱及一些中药了结了此事。

  记者日前试图联系刘晓玲医生,但其同事刘炳涛称,因为当时事情闹得比较大,她早就离开东方医院了。

  刘晓玲欲用造假的方式“套住”病人,或许是个极端的例子。但据了解,东方医院的大夫想法设法把患者“留下来治病”,并动员其接受多个疗程的中医全息疗法的事却并不少见。

  在与李明明交谈期间,记者就目睹了这样一个场景:两位医生拿着病人的SPECT报告单,一边费尽口舌地作解释,一边力劝病人“先住院两周,确定用药治疗方案,然后给你开3个月或半年的药回家用”。

  东方医院的大夫何以如此极尽“热情”,李明明道出了背后的缘由:“这儿医生的收入是按病人的就诊情况来提成的。”

  受广告宣传的影响,在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患者眼中,东方医院的“专家”们都是攻克肾病世界难题的医界翘楚,是广大肾病患者的“救星”。然而,记者了解到的事实,却与他们的想象存在相当大的差距。

  现任东方医院副院长的吴卓玺,原是人民医院急症科的副科长,后被郭宝叶挖去做了主管业务的副院长。记者在人民医院采访时,许多吴的老同事都谈到了这样一件“趣事”:

  一次,吴的一位亲戚得了肾病,但吴却将他送到人民医院肾内科治疗。这些老同事当时就觉得很好笑:“东方医院自诩治疗肾病多么高明,他怎么还把亲戚送到我们这儿来治?”

  在老同事面前,吴卓玺只能“坦诚相对”:“我还不知道东方医院是咋回事?”

  这些老同事告诉记者,吴卓玺虽然身为东方医院的业务副院长,但平时也就是帮忙处理些疑难杂症,对于治疗肾病,吴本人都说自己是“门外汉”。

  据了解,东方医院的“专家组”目前有十几人,其成员之一的于凤艳对记者称:“我们医院评定专家不论年龄、学历和职称,而是根据其治疗病人的数量及其反馈效果等多方面指标。”

  据于凤艳的助手刘术介绍,于曾在齐鲁医学院学习西医,毕业后到东方医院工作,迄今只有四五年,但在该院担任“专家”却已3年了。

  李明明也曾是东方医院“专家组”的成员。据其自我介绍,他毕业于潍坊医学院,学的是西医,刚进东方医院工作时,对中医不甚了解,更搞不懂什么“全息中医疗法”。但经郭宝叶短期培训后不久,他就进入了专家组,开始参与会诊肾病患者、确定治疗方案。后来,因与同事谈恋爱,他被调离了专家组,到肾炎肾病综合科任主治医师至今,而他现在也就30岁。

  广告“炸”出的惊人效益

  诸多疑点的存在,并未影响到东方医院的膨胀发展。业内人士分析指出,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轰炸式的广告宣传攻势。

  多年来,东方医院的广告宣传可谓无孔不入,形式也不一而足:既有平面媒体上图文并茂的广告和软文性质的“科技报道”,也有电台电视台中的“专家讲座”,其院长郭宝叶就频频现身于各地电视台的“肾病知识讲座”中。

  媒体的“狂轰滥炸”,确实能达到“攻心”的效果,许多备受肾病折磨的患者因此“在绝望中重新看到了希望”,他们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地奔赴潍坊寻找一线生机。

  据李明明提供的数据,东方医院每年的门诊量平均在3万人次左右,高峰时每月能达到5000—6000人。

  庞大的“客源”,带来的是惊人的收入。

  李明明介绍说,“中医全息疗法”每个疗程价格一般为1.5万元,最便宜也要6000元左右,最贵可达2万余元。记者也曾随机了解过十多位肾脏患者在东方医院的治疗费用,结果发现,几个疗程下来,加上住院费、各种检查费、路费等,花费最少的也有1万多元,多数集中在2万-3万元,最多的则达10万元之巨。因此,即使按每人花费1万元这个最保守的数字推算,东方医院一年的营业额也可达3亿元。

  正因为如此,东方医院才能在短短8年时间里,就从一家个体私营小诊所发展成为拥有500张病床、560名员工、床位使用率100%的“亚洲治肾第一医院”,其肾病床位的规模已相当于6—10个大型医院的总和。

  记者还获悉,由于前来求诊的患者人数呈现节节攀升的势头,东方医院两年前才启用的8层门诊大楼如今已不能满足需求了。目前,该院投资3亿元的一座21层新大楼正在潍坊市西郊兴建,预计两年后投入使用。

  为进一步了解东方医院的情况,记者在潍坊期间曾多次联系该院的院长办公室及宣传部门,要求采访郭宝叶院长和主管业务的副院长等负责人,但均遭到拒绝。 

来源:南方周末 (责任编辑:康健)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