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洪宇等谈全面儿童保护--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洪宇等谈全面儿童保护

2011年03月06日22:44         手机看新闻

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中),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张文娟(右),北京银行风险管理总部员工赵珊珊
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中),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张文娟(右),北京银行风险管理总部员工赵珊珊
  【周洪宇】: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周洪宇,又和大家见面了!很高兴到人民网来做这个节目,与大家进行交流。 

  【赵珊珊】: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摇篮网热心网友赵珊珊。

  【张文娟】: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一名未成年保护律师,很高兴能进入人民网跟大家交流。 

  
儿童群体应该是最优先受到保护的群体


  [格林小镇]:对前段时间网上发起的“微博打拐,随手拍解救乞讨儿童”的现象怎么看,把儿童解救出来了,之后呢? 

  【周洪宇】:微博是一种非常便捷、经济的交流方式,前一段时间网上发起微博打拐的活动,它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微博影响社会的功能,对于解救乞讨儿童起到了积极作用,值得充分肯定。下一步要全面地保护儿童,不仅仅限于解救乞讨儿童,要建立专门的机构、形成一系列的工作机制、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使儿童脱离危险状况,过上正常、健康的生活。 

  [农科大123]:请问嘉宾,到底是应该首先保护父母?还是应该首先保护儿童? 

  【赵珊珊】:儿童是所有弱势群体中最弱势。他们没有足够的体能和智能可以自保,他们甚至还不会表达,他们甚至可以在成人的操纵、威胁、诱骗下做出完全不利于自己生存的表达。他们遭受了伤害,不知控诉和求助,而且会迎合参残暴统他的成年人。这样的伤痕会伴随一生。对儿童伤害最惨重的,并非只是我们想象中的人贩子。人贩子为利而来,拐卖儿童类似于他们的商品,非万不得已他们还是想保持货品的存活,以免损害利润。而在监护人的外衣下,一旦家长处于非常态,因自己的情绪利益指向,性别歧视乃至家庭纠纷等,不确定因素影响,儿童遭受的就是虐待、伤害,而且还会非常隐蔽。 

  儿童问题与很多重大问题息息相关,儿童问题事关国家人力资源的可持续发展,在儿童虐待与伤害案例中,有“二代农民工”问题,重男轻女问题,男女性别失衡问题,社会保障问题,这些问题可能影响很多人群,但儿童群体是其中最弱势的群体。一旦监护人处于非常态,他们的生活极其悲惨,处于社会底层。儿童时代的创伤会伴随他们的一生,遭受虐待的孩子会自闭、残忍,甚至有暴力倾向,这将使各种社会问题趋于激化,造成恶性循环。 

  所以儿童群体应该是最优先受到保护的群体。

  [人民网记者]:周代表,这次“两会”针对儿童保护,您有什么议案和建议? 

  【周洪宇】:有。这次还提交了不少,总共有九件。其中,有关于建立儿童保护机构、制止虐待儿童的的建议、关于落实《未成年人保护法》第55条尽快实现未成年人司法保护机构专门化的建议、关于尽快建立符合中国国情的监护干预机制的建议、关于改善部分福利院残疾儿童生存状况的建议、关于改善新生儿出生缺陷高发现状的建议、关于修改《刑法》、制止虐待儿童的议案、关于修改《未成年人保护法》,制止虐待儿童的议案、关于制定儿童意外事故伤害条例的议案、关于通过司法解释解决《未成年人保护法》第53条可操作性问题的议案。如果再加上一条与儿童保护相关的建议,“关于尽快实施全国安全校车工程的建议”,那就是十件了。 

  [乔木参天]:全面保护儿童,国家现在有没有这样的机构,哪个机构应该对此负主要责任? 

  【张文娟】:刚才有网友提到关于我们国家有没有专门的儿童保护机构,这个问题非常好,因为再好的法律,再好的理念,如果没有专门的机构和专业的人员,对儿童的保护也不会做到很好。我们国家现在在儿童保护这个机构方面应该从两个方面来看,一个我们现在国家有儿童保护的协调机构,所谓的协调机构就不是政府的职能部门,但是政府职能部门是他的成员单位,我们国家现在在国务院层面有一个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负责儿童保护的专门的协调机构。30多个部位和事业单位是他们的成员单位,妇儿工委从国务院层面到县都有。另外还有一套协调机构,是由省级未保立法确定的,叫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现在协调机构在儿童保护方面最大的挑战是,一是很多机构没有专门的人员。二是经费也非常缺乏,没有专门经费。三是这些机构,像妇儿工委依托在妇联,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绝大多数依托在共青团,由于妇联和共青团是群团组织,在协调的权威性上也不够,这三个方面的挑战导致我国的儿童保护协调机构很难发挥作用。另外,在政府这块有很多机构在他的职能里有一部分涉及到儿童保护,但是很少有专门儿童保护的部门,比如说像卫生、公安部门、包括民政,有的部门儿童保护职能还分散在不同的司局里面,如民政、流浪儿童救助在社会事业司里面。孤残的保护又在社会福利与慈善事业促进司里面,导致同一个部门对儿童保护的政策、包括机制都不能形成一种综合性的决策机制。所以说我们国家儿童保护出现了很多问题,也是由我们在儿童保护机构方面设置所导致。 

  [一碌蔗]:嘉宾,中国拐卖妇女儿童是不是一种传统?背后有什么历史根源吗? 

  【周洪宇】:我倒不认为这是中国的传统,其实对妇女儿童的拐卖其他国家也不少,有的也相当严重,其原因是多重的,有历史的原因,更主要的是现实的原因,与人们的经济生活条件有关,也源于某些人想借此牟取非法利益。 

  [一天一地一广仔]:请问嘉宾,“全面儿童保护”是个什么概念,是顾及山区的留守儿童和农民工子女吗?法律有什么作用? 

  【周洪宇】:儿童保护是一种国家保护,它是国家对零到十八岁(重点是十四岁以下)的儿童,通过一定的机构和机制,以及法律法规实行保护,使儿童脱离危险状况。这里面当然也包括山区的留守儿童和农民工子女。如果他们受到伤害,国家应该对他们实行保护。 

  [孙亚非]:各位嘉宾,儿童保护涉及面广泛,当前比较严峻的问题有哪些方面? 

  【赵珊珊】:从表现来说,容易遭受侵害的儿童群体主要有四类:分别是婴儿群体、流浪乞讨儿童群体、遭受家庭虐待的儿童群体、留守及流动儿童群体。儿童尤其是婴儿,没有任何自我保护能力,一旦脱离监护环境或监护环境对其不利,他只能接受一些伤害,少数亲生父母视出生的献天疾患儿为累赘,拒给治疗任其死亡,因性别歧视,悍然将出生女婴遗弃在荒郊野外;因品将亲生儿贩卖他人;为了低廉的租金将自家的婴儿租给进城乞讨者,更有亲属或租或卖强行将失去父母的婴幼儿推向乞丐。 

  民政部2008年11月24日新闻发布会公布,估计全国有流浪乞讨儿童100万-150万左右,大多数流浪乞讨儿童正遭受每天被灌喂安眠药,人为致残肢体,强迫卖艺,受胁迫偷盗抢劫等各种迫害。受害人年龄又小,有些还不足一岁,根本没有自救能力。 

  家庭虐待现象越来越严重,儿童受到的虐待后无法申诉,加之我国有不干预他人家事的传统,现行法律也没有规定任何人对虐待儿童事件有举报义务,使儿童暴力事件有很强的隐蔽性。此外,即使发现儿童受虐,也没有有效的干预机制帮助儿童脱离危险环境,即使儿童很有可能继续受到伤害,即使家长因虐待被判刑,也不影响行使监护权,十几年来将受虐儿童接出家庭,难于登天。部分低龄儿童滞留家中,长期受虐,乃至死亡。 

  农村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已经成为遭受各类犯罪侵害的高危人群。祖父母无力提供有效的监控,农村留守女童性侵害事件爆发增长。 

  以上问题亟待解决。 

  [乔木参天]:全面保护儿童,国家现在有没有这样的机构,哪个机构应该对此负主要责任? 

  【赵珊珊】:目前我国的儿童保护工作实际上是主要依靠公安部门,但公安部门不是专门的儿童保护机构,在儿童保护方面存在不告不理的现象,共青团和妇联虽有保护儿童的职责,但不具行政权力。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设立了儿童福利处,但该处只限于孤残儿童救助。多头管理导致无人管理,客观上使儿童保护和儿童福利处于“虚化”状态。由于监管机构的缺失,儿童保护整体的报告及综合反映机制是空白的。 

  [人民网记者]:刚才您说的好象只是对象的全面性,那么内容的全面性呢? 

  【周洪宇】:内容的全面性主要是指预防与制止弃婴、家庭虐待、拐卖致残以及其他对儿童的各种伤害。 

  [山水云间]:保护儿童应该从城市交通开始,不少司机,对于马路上行走的儿童甚至成年人,几乎是不减速冲向儿童,怎么办? 

  【周洪宇】:首先是司机要有法律意识,特别是对儿童生命权的意识。儿童是最弱势的群体,最容易受到伤害,又无法自保,所以对待儿童必须特别关注和爱护。尤其是在学校的门前,一方面司机要有减速的意识,另一方面交警部门要设置减速的设施和标志提醒司机,防止伤害到学生。 

  [ET和UFO]:请问嘉宾,考试内容上课不讲,必须去补习班听算不算迫害儿童? 

  【周洪宇】:这是一种另外形式的伤害,也许很多老师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以后该讲的课程还是要在课上讲完,特别是在考试的内容,要及时辅导,不要逼着学生去校外的补习班上课,给中国孩子更多玩乐的时间。教育家陶行知早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就说过“要解放儿童,解放儿童的大脑,解放儿童的双眼,解放儿童的双手,解放儿童的脚,解放儿童的空间,解放儿童的时间。”今天看来,陶行知的儿童解放六大思想还很有现实性和针对性。 

  [124.89.48]:有些大人没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就有可能拐卖儿童,打击了,还会有人拐卖。 

  【赵珊珊】:若因贫困居民允许家长协同乞讨,那么什么样算贫穷,是揭不开锅算贫困,还是砌不起瓦房算贫困。儿童乞讨的控制者们遇到警察询问,几乎无一例外可以拿出亲属证明、同乡证明、大队证明,在中国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在中国找到这样的证明有多容易。加入因贫困可以允许童乞,那么允许通妓否?生于红灯区的贫困妓女是否可以让她的女儿继承母业?是否允许筋疲力尽的工人要求他的长子辍学帮助他工作,分担负担? 

  中国现在虽然社会保障制度仍在改革之中,但也绝对没有到战乱饥荒、不乞讨活不下去的地步。即使家长带儿童乞讨,儿童也是被当做工具来利用,乞讨不是儿童的一项权利,假如允许儿童乞讨,儿童无法接受相应的教育,他们长大之后,只能无法脱离贫困的恶性循环。 

  [格调小镇]:对前段时间网上发起的“微博打拐,随手拍解救乞讨儿童”的现象怎么看,把儿童解救出来了,之后呢? 

  【张文娟】:“微博打拐,随手拍解救乞讨儿童”是在新时代结合手机和微博这样一些新的通讯工具和技术交流平台,由公民参与的未成年人保护行动,他给未成年保护带来了新的机遇,但是就像以往的未成年人保护风暴一样,我们不应该只关注这个现象本身或者说我们不应该只是在感性的凭着一种情绪来关注这个问题,否则的话,风暴过后什么都留不下,孩子还要继续遭受不幸,但制度没有什么变化。实际上还有一个更让人担心的结果,那就是如果悲剧只是量的累积,还会让人们变的麻木和熟视无睹。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是一个专门的从事未成年人保护的机构,已经见证了太多的风暴,也在努力推动着后面的制度改善,发现这次比较给人信心的是,一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正在很认真的关注这个问题,并且跟以往不同的是,他们很专业的关注这个问题,主动联系像我们这样的专业机构为他们的提案、议案、建议提供专业支持,如全国政协委员韩红和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等,也请网友们关注他们今年的提案、议案或建议。对于大家提到的儿童解救出来怎么办?实际上还是一个制度问题,  孩子出来流浪,在街头乞讨、被操纵乞讨或被父母出租乞讨,一方面是因为家庭出了问题。另一方面我们未成年人儿童保护机制不够健全。比如说有人发现了乞讨儿童,如何向政府部门举报,哪个部门应该快速作出反应,孩子应该安置在何处,如果父母不称职如何干预,这些有的是法律不健全,有的是法律规定没有很好的执行。从制度构建来说,儿童解救出来之后应该安置一个临时的庇护所,在这个期间政府有关部门应该同时启动查找父母的程序。如果是父母本身不称职的,也应该启动追究父母责任的程序。找到父母的应该有程序将孩子送回家庭,找不到父母的,应该有程序让孩子进入国家监护,对父母不称职的,如果构成了撤销监护资格的条件,应该撤销监护资格,孩子进入国家监护。 

  [山水云间]:嘉宾,城市里边的乞丐儿童,有部分是他们的亲人(家长)逼迫的,怎么保护? 

  【赵珊珊】:作为儿童保护的热心网友,我们期望能够出台法律禁止组织儿童乞讨,即使是家长带着乞讨,同时期望社会改变意识,加强儿童保护观念,遇到遭受虐待的儿童、被伤害的儿童,也能向被拐卖乞讨的儿童一样,主动举报。希望国家能够建立儿童保护的专门机构,统辖管理儿童保护的各个环节,为儿童提供稳定、持续、有利的保护。对于监护状态不稳定或没有监护人的儿童,无论他是被抛弃、被拐卖、被虐待,国家均应为儿童提供庇护和保护,接管儿童的监护权,将儿童带离危险环境。儿童保护需要全社会的关注,需要大家共同的努力。 

  [裂蹄牛]:请问嘉宾,就您所知,中国拐卖儿童在全世界是个什么水平?国外是否有严厉立法可以借鉴? 

  【周洪宇】:中国拐卖儿童的状况目前比较严重,情况不容乐观,要杜绝这种情况,还要花很大的气力,做很多的工作,特别是要注意借鉴国外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先进经验和做法。 
  在大部分发达国家,政府通过制定一系列的法案以及防治干预措施来保护儿童,并设有政府专门机构或政府授权的专门组织负责儿童保护制度的运行与监管。美国早在1909年就在联邦政府设立了美国儿童局;日本有儿童和家庭局;印度在1985年成立了妇女与儿童发展司。在最近半个世纪,英国、日本、瑞典、挪威以及我国的香港、台湾地区都先后出台了儿童福利专门法案,并成立了儿童福利局等专司机构。他们的经验值得吸取和借鉴。 

  [山水云间]:城市里边的乞丐儿童,有部分是他们的亲人(家长)逼迫的,怎么保护? 

  【张文娟】:父母出租儿童首先可能会构成违法,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2006修订)第41条第2款明确规定:禁止胁迫、诱骗、利用未成年人乞讨或者组织未成年人进行有害其身心健康的表演等活动。违反了法律规定的禁止行为,至少是违法行为,还可能构成犯罪;本规定禁止的是任何人,父母也不例外。 
  父母将儿童出租给他人带领乞讨可能会构成犯罪,刑法只强调了暴力、胁迫手段和组织方式,并没有限定主体。所以,父母将孩子出租出去被人带领乞讨,有可能构成共同犯罪。我们认为,只要父母明知对方采用暴力、胁迫方式强迫乞讨还要将孩子出租给对方的,或者父母本身对自己的孩子有暴力或胁迫行为,以让其配合乞讨的,应该认定构成共同犯罪。父母身份特殊,对孩子的影响更加隐蔽,在暴力和胁迫的认定上应更加有利于未成年人的最大利益保护。 
【1】 【2】 【3】 

 
(责任编辑:欧兴荣)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社区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