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大学党委书记程天权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形成及教育改革--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

人民大学党委书记程天权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形成及教育改革

2011年03月12日09:15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手机看新闻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党委书记程天权做客强国论坛照片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党委书记程天权做客强国论坛照片
  编者按:3月11日18:20,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党委书记程天权做客强国论坛,以中国特色法律体系形成和教育改革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访谈预告】 【图文直播】 【访谈全文】


  ■ 中国到真正依法治国的确立所需的时间既长又短

  [主持人]:您觉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形成到我们社会主义依法治国的确立,我们应该还要走多久?至于这期间我们会遇到很多困难,最大的困难将是什么呢?

  【程天权】:现在有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但是离我们说这个法律体系建设非常的完善,或者说我们成为一个法制国家,我个人觉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经过相当长的一个历史阶段才能实现。但是我又要说,这个过程也将是比较短的。为什么这么说呢?说它长,因为我们现在说的法律体系主要是指文本的,主要是指机构的,还不是法律实施中间的都能够依法办事,有了法律并不能说就等于依法办事。这里面有政府如何规范自己的公共权力,有民众、有企业大家如何来规范我自己个人和法人的行为规范。要做到这个东西,就要有一个很强的法律意识,要敬畏法律,要严格按照法律办。同时,谁也不能越过法律。但是我们知道客观上现在在人们的法律意识中,在法律的了解中,在对法律的敬畏上,仍然有很多问题。最常见的是,我们有很多法律,我们在下很多重要文件、重要调整和改革的时候,我们那些文件常常上来并不是引用了依据什么法、什么规定,而是依据了某次会议、依据了某个文件,甚至于依据某个领导的讲话,某某同志说了什么,决定我们应该去怎么样。[详细]

  ■ 人民大学加入自主招生联盟华约是一种教学探索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人大去年年末刚刚加入自主招生联盟华约,有人说对这些自主招生的考试一一做了调查、了解打算几年后跟踪这些考生跨入社会之后的情况,您是怎么看的?人大有没有相关的做法?

  【程天权】:我们办学校已经办了几十年,几十年一直在做这样的事情,不仅在校内进行教育上的改进、改良、改革,同时我们对毕业出去的学生抽样的进行跟踪调查,来发现我们教学中的问题和需要改进的东西,也看我们的教学是不是适应社会发展需要,是不是适应市场,我们的人才规格怎么样。这件事情做了几十年,我们也经常请校友回到学校来,校友回来以后畅谈在学校情况,见见他的老师,但是有一个题目必须要谈,就是我们教学,哪些对于他们工作当中很有用,哪些不太有用,哪些需要改进。现在加入了《联盟招生华约》,这些工作更要做,而且要做得更好,为什么呢?我们参加《华约》,最主要是一种试点,是高考招生的一种试点、一种探索,既然是试点、是探索。也就是说它有它不成熟的一面,这样招生是不是好,招来的学生是不是能够满足我们期望的特长生、优秀的学生、有拔尖创新能力和发展潜力的,我们得跟着看一看。这件事情的意义最主要是我们对现有的高考的基本面还是赞同的,但是还是感到有些不足,要改革,怎么改革,这是一个改革的试探,我们想给学生更多的机会,也给我们招生更严格一些的制度,让学生在公开的、公平的竞争中阳光的招生。[详细]

  ■ 政府多给钉子户钱侵犯了人民的利益

  [主持人]:我们把话题再转回法律。有个网友这样讲的,我想问一个对于中国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形成和老百姓之间的关系,我注意到目前基本上解决了有法可依的问题,但是执法问题的情况可能还是比较突出的,我想请问下一步如何解决法律体系形成之后在执法问题上存在的一些问题?

  【程天权】:老一辈革命家董必武同志说过的,法治建设要进入到比较完善的状态应该是“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执法必严”。有法可依,有法一定要依,执法一定要严,违法就要纠正。有这么四句话法治状态可能就比较好了。我前面也讲过,在第二个环节我们有了很大进步,应该说没有绝对的完美无缺的时候,它总是一个开放的体系,总是在不断完善、不断在补充、不断在修正,而后面三个目前讲起来老百姓最关心,相对来说问题更多一些。我前面讲到,我们有些东西不是依据法律,而是依据文件、会议、领导讲话。我们有的时候对一个人定罪的时候,我们讲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文本上是这样写的,但是做的时候可能就有差别。在不同人身上表现出来就不一样。最近一段时间有的经过了一些媒体或者公众舆论的炒作,有的把这个事情引到很极端,使法律很难真正执行。有的时候执法不是那么准确,不是那么严格,我也曾经亲耳听到过,有人抓进去了,别人就商量怎么把他捞出来,为什么捞出来?说如果捞出来就没事了,不捞出来就判得很重。在法治的情况下应该是没有这种情况的,进去了有罪就是有罪,没罪就是嫌疑,是五年就是五年,就不应该判二十年。所以执法必须要严格。如果有了差错,会不会有差错?我说,只要是人做的事情都会有失误,都会有差错,没有完全严密和没有漏洞的东西。但是有两件事情一定要做到,第一,在主观上不能制造冤假错案,主观上制造冤假错案就是犯罪。第二,因为证据上或者什么事情的失误,工作上的失误造成的一些冤假错案,不公平,事后发现了应该纠正,有些应该给予国家赔偿,有些应该这个结论改过来,应该有附带民事赔偿的进行民事赔偿,弥补他的损失。我想这样的实践应该不断的推行下去,一定会受到老百姓的欢迎,因为它体现了事实真相,体现了法律规定的东西,法律规定的东西必定也是全体老百姓希望的东西。
  现在出现一些情况很奇怪,比如有人拆房子,后来谈的应该是不错的,就完成了这个事情。但是有的人不依不饶,成为所谓“钉子户”,结果有些地方政府就多给钱,用钱来摆平问题,很多老百姓就帮着“钉子户”说话,说政府对他不行,手段粗暴等等。其实大家想想,政府拿出不合理的钱多给了那个人,其实是侵犯了人民的利益,因为这个钱不是官员的钱、不是政府的钱,而是老百姓的钱,人民把权利让给政府官员来管理,有的时候老百姓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觉得我和政府是作为一个对立面来看问题,他觉得你欺负了他,其实要把这个事情讲清楚了,人民可能会说,政府怎么欺负我呢,把我的钱随随便便给别人,这是不许可的。公共权力怎么用,这是很严肃的,这是要有法可依的,少了,欺负人家了,不行;多了也不对,这才叫依法办事。[详细]

(责任编辑:李哲)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社区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