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学部委员张蕴岭谈“金砖国家”兴起与当前世界格局--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

社科院学部委员张蕴岭谈“金砖国家”兴起与当前世界格局

2011年04月15日19:03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手机看新闻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际研究学部主任张蕴岭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际研究学部主任张蕴岭

  编者按:4月15日15时,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学部委员,国际研究学部主任张蕴岭做客强国论坛,以博鳌亚洲论坛2011年年会为题与网友交流。

 
【访谈预告】 【图文直播】 【访谈全文】
 


  ■博鳌论坛让国际社会听到了亚洲的声音

  [网友小小教书匠]:请问,10年前博鳌亚洲论坛是在一种什么样的背景下设立的?为什么设在中国?设在海南的博鳌?它的初衷是什么? 

  【张蕴岭】:我记得1999年一些有影响的人,像菲律宾前总统和澳大利亚的总统都来到北京请求中国政府支持,当时胡锦涛主席会见了他们,非常明确表示中国政府大力支持,说这个事情就这么办。大背景非常重要,第一亚洲发展很快,受到了危机,还有没有前途? 第二,出了问题亚洲怎么办?需要合作。 第三,看到了中国这样未来的希望,能不能使得亚洲继续发展?在这之前,一个是国际组织,另一个也有亚太,因为有亚太经和组织,还有亚洲经济委员会等等,亚洲人考虑国际需要,而且起的名字也颇受周折,我当时是专家组也参与筹备,我们现在叫亚洲博鳌论坛,实际上英文是(Boao Forum for Asia),是为亚洲开展的论坛。 

  ■包容性发展是亚洲国家发展的努力方向

  [网友小箩卜头]:请问张研究员,本次年会确定以“包容性发展:共同议程与全新挑战”为主题,有什么特别重要的意义?如何理解“包容性发展”的内涵? 

  【张蕴岭】:从世界发展来看,发展中国家基本上在解决的起飞阶段,特别是亚洲都出现这个问题,一方面经济增长很快,另一方面社会的建设跟不上,两极分化严重,这个问题如果不能够解决的话,它的可持续性就打了问号,我们看到从我们国家例子也是这样,过去改革开放30年我们实现了很高的增长速度,全体人民也从高增长速度中得到了实惠,整体水平地方,另一方面社会差距在加大,社会保障网建设滞后,人民收入水平过低,收入在整个国民财富中比例降低,还有一些穷人,让部分人被边缘化,这样一种模式就缺乏包容性了,这个提的问题不仅是中国的问题,也是整个发展中国家,亚洲国家的问题。

  ■在尊重差别的基础上求同存异,是亚洲精神最可贵的地方

  [网友杜康]:嘉宾,胡总书记上午的讲话有哪些重要意义?你是如何理解这个讲话的? 

  【张蕴岭】:我的理解,从中国本身发展提这五点建议:首先体现了中国政策的大的取向,这个取向是什么呢?就是我们来强调发展是共同受益,要保持一种稳定和平开放的环境,通过合作来实现共赢。这是中国参与国际和区域体制的政策取向,也是我们一向倡导的,胡主席提出的建议也是这些内容,特别强调亚洲的一些特点,我们亚洲要通过合作,要通过保持大家更好的开放,能够保证国际体系、地区体系开放,又要能够成功实现我们经济发展的方式的转型,而且又要强调亚洲的合作,这些问题,同时也号召亚洲通过合作在国际上的改革中起到更大作用,这几点体现了中国政策的取向。 

  ■博螯论坛应更多反映民众声音

  [E政广场网友建议11135号]:应该设立博鳌主席包括历届主席网络舆情回复机制,可由临时组成的智囊团负责回复。

  【张蕴岭】:应该关注民众,亚洲论坛的特点我刚才强调有它的好处,政府色彩比较浓,政策性取向比较浓,公众的参与比较弱,现在我们跟网友们有很强的参与意识,我觉得博螯论坛应该加强与民众的沟通,这是很必要的,不光是官方的声音,我见了他们会把网友的意见跟他们去反映一下。我曾经问中国一个规模不大的企业家,我说你交那么多会费,参与达沃斯论坛,值得吗?他说值得。我说你怎么不参加亚洲论坛?他说我够不上规格,第二,我到了亚洲这个机制,等级制度是非常森严的,我们见人机会少。达沃斯就比较平等,我们走世界一圈认识这么多人,多少钱都不够,我这交定会费,利用这个平台很开放,我就可以认识很多的人,这一点我也深有体会,我觉得亚洲博螯论坛应该在公众参与上更开放更加强,反映亚洲的声音不光是政府的声音。 

  ■对非恶意的中国威胁论要理性对待

  [网友想唱就唱]:如何看待中国在当今世界的影响力?随着中国综合实力的增长,产生了“中国威胁论”的声音,您对此如何评价? 

  【张蕴岭】:我们有一些不同的声音,我们提出建和谐社会,我们提倡共赢共处,这些东西比传统西方主导的不同,声音要发出来,应该说是有一定影响力。这又牵扯到不能过高估计,因为毕竟你GDP在世界总份量比较低,因为你主要是外资生产,本国本土生产能力科技能力是比较弱的,你GDP是老二,但是人均一平均就跑到后面了。还有我们国内,你是发展很快,前景不错,但是你国内越来越多的需要平衡、包容、稳定,跟发达国家不同。所以在很多方面我们影响力是有限的。这个东西我觉得不要把它过分的政治化,进行恶意的炒作的人是有的,包括制定政策的人员,但特别是对我们周边国家担心还是有必要的。
(责任编辑:覃博雅)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社区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