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副所长张建新谈“汶川地震灾后心理重建”--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

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副所长张建新谈“汶川地震灾后心理重建”

2011年05月03日19:48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手机看新闻

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副所长张建新资料照片
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副所长张建新资料照片
  编者按:3年前,5.12汶川特大地震,让四川遭受重创,灾区满目疮痍。今天,一个崭新、美丽、自信的新四川已经矗立在世界面前。在汶川大地震过去的3年时间里,来自全国各地的心理学工作者在灾区开展了形式多样的心理援助工作,其中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始终坚守一线。那么,他们是如何开展心理援助的?心理援助的效果怎样?
  5月3日15:00,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副所长张建新做客强国论坛,以汶川地震灾后心理重建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访谈预告】 【图文直播】 【访谈全文】


  ■ 缺乏专业知识的志愿者提供心理援助会给灾民带来困扰

  [主持人]:地震初期有很多志愿者都会涌向灾区,但是他们并不具备心理咨询的能力,有些不能减缓遇难者的心理创伤,同时使自己变成需要心理帮助的人,您认为有什么经验教训呢?如何避免和处理?

  【张建新】:当然这是有的。因为汶川地震的时候,头一次大规模志愿者上去,在历史上是第一次,没有经验,大家出于同情之心,全面涌向前面。首先我们要肯定,大部分打着心理援助的旗号去了,这些人除了去同情和帮助受灾民众以外,也有一些乘机想实践一下自己,当然也有一些只是志愿者,但要找到很好的借口深入到灾区,就打着援助的牌子等等去,大部分人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但并没有实践经验。第二,其中有些人跟心理援助没有任何关系,打着这样的旗号,他们能够深入到灾区去民众帮助他们。在整个过程中,会发生一些问题,他们没有专业知识和经验,可能会给灾区的民众带来一些干扰。另外,也有一种情况,这些志愿者的流动性很强,他们在民众的接触完后又要转到另一个地方,又接触新的一批人,他们打着援助的旗号,一波换一波的,这样的人多了以后,会给当地的民众造成某种误会,使民众不稳定,老是换人,会有不同的说法和印象。实际上后来这样的经验教训总结以后,在青海玉树和甘肃舟曲,在进行心理援助的时候,派志愿者上去之前,在西宁进行了相对严格的审查,通过当地政府部门等等,不是所有的人打着救援旗号都可以上,要做一个抽选。在玉树的时候,汶川发生相对比较混乱的时候就没有出现了。[详细]

  ■ 一定要在对受援者作出准确评估后才能提供相应的援助

  [主持人]:很多人并不觉得自己心理有问题,不愿意接受心理援助。我们心理援助的话,如果不配合的话,很容易对他的心理造成干预,您是如何操作的呢?

  【张建新】:心理援助从某种意义来讲是两方面,第一,有一个援助者,有一个受援者,援助者良好的愿望说我要帮你,但是心理援助、心理咨询、心理辅导一个非常大的原则就是一定要让受援者愿意接受你,而不是强加的,我不管你是什么情况,你是灾民,必须要接受我的援助,因为我出于好心要帮助你,所以必须要接受,这种做事的方式是不符合心理咨询的基本原则,是违背这个原则。这样良好的意愿是不强加于人。第二,当受援者有这种需求的话,援助者就责无旁贷,必须提供相应的帮助。在提供相应帮助的时候,其中一个前提就是说,你首先对受援者的需求做一个相对准确的判断,他的问题在什么地方?只是暂时性出现的问题,还是确确实实因为地震或者其他的自然灾害造成的重大冲击,造成一些心理问题,还是本来没有出现自然灾害等等,他本身就有心理问题。再加上自然灾害造成的冲击,使得他原本的心理问题更加扩散、更加严重。所以一定要作出种种的准确评估和判断之后,你才能够给他提供相应的援助,而不是说所有的人,只要是他提出的需求,我按照某种模式给他帮助,这也是不符合心理帮助、心理援助的原则。[详细]

  ■ 中科院的救援资金主要来自研究所的经费和基金会善款

  [主持人]:有网友问,灾后心理重建需要花很多钱,大概需要多少钱呢?这笔钱谁来出呢?

  【张建新】:这位网友提的问题非常的到位。确确实实任何一个心理援助,特别是灾后的心理援助,都需要经费,都需要资金的注入。对于中国整个灾后援助的体系,现在在逐渐的完善,特别是在物资的援助和生活领域,包括躯体健康方面的援助,相对来讲,我们已经有一套相对比较好的成套制度,在这样制度规定下,也有相应制度的保证。不得不说这也是一个遗憾,在整个制度体系里面,大家都说心理援助是整个援助里不可或缺的,是关键的一环。在整个制度体系里面,对心理援助这块的资源保证这块,应该讲还没有到位。做心理援助方面,实际上有几个渠道来做,比如卫生口、教育口、民政口,但是每个口可能都有自己的资源,我了解真正用于心理援助这块的资源,在它本土的资源分配过程中比例不是很大。而且这块资源通常也不太愿意给条块之外的心理援助队伍,这样政府部门之外的心理援助队伍,比如我们中科院的心理研究所,很多时候拿不到这样的资源,我们的经费主要是两方面,第一是我们自己筹集的经费,科学院有一些服务的项目,这些服务的项目有一些收入,这些收入可以由所里来支配的。因为国家的需要,因为有这样灾后的心理援助的头等大事,所以所里面会从这里面拨出一部分经费用于心理援助,这是第一部分。我们为这个事情,所里拿了几百万来做这个事情。但是我觉得这个事情值得这样去做,所以我们也就这样做了,这是第一块。
  第二块,因为随着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国家,包括民企,包括私企,都上升得非常快,其中步伐有爱心的私企老板和民企老板愿意拿出钱来资助灾后的援建,他是通过各种各样的基金会来捐款,中科院心理研究所根据各种各样的基金会来进行协调,通过各种各样的基金会也拿到一些善款,通过善款的投入,这是第二项心理援助支援的来源。有了这两项资助,使得我们心理援救连续三年在四川,包括在玉树、舟曲地震这样有工作。[详细]

  ■ 希望政府建立完善的机制对心理救援资源进行统一调配

  [主持人]:刚才也说经费的匮乏,还有我国现在在心理援助方面,专业人才也比较少。这种现象给我们造成援助大军来去匆匆的现象,政府在这方面应该如何做?

  【张建新】:一方面希望我们来去匆匆做这样的过客,这也是我们三年来一直在那边坚持,我们目前维持了五个工作站这样的规模,五个工作站主要是靠当地培养起来的、已经有实践经验的咨询师担任主角了。我们在做好长期连续性的心理救援同时,也在思考怎样有一个相对来讲比较稳定的体系,如果将来还会出现这种需求的时候,不会出现四川当时曾经出现过的现象,因为当时没有经验,有国务院应急办的会议、卫生部、教育部,以及民政部召开的相关高层会议上,我们也在不断的呼吁,怎么样从国家的层面来去考虑,大家都认可心理援助是非常重要的,是整个国家救援体系的一环,怎样使得这样重要的一环在体系的建构方面都有一个制度的完善和保证。如果我们只停留在口头上它重要,而没有一个体系的保障,没有一个机制保障的话,它也难以得以持续的进行。但这种建议有很多方面,也不是说一两句话就能够说得很清楚的。关键是我们在国家层面,如果有一个统一的机构来去通盘规划和运作,这样的话,可能会好一点,这是我们一个设想,但是这个设想和高层现在掌握的资源,他们有更全面的考虑,也许不一定就是很契合的,这只是我们的建议。总之,我们希望从政府层面能够有统一的渠道,这样的话,使得我们全国相关的心理援助队伍和心理咨询的资源能够做一盘棋的统一调配,这样的话,就像物资调配一样,从民政部统一来调遣,这样非常的有序,谁需要多一点我们多派一些,那边需要少一点,我们稍微少一点或者滞后一点,做得最好的就是部队,全国统一一盘棋,它的调配是非常有效的。心理援助这块,远远不能达到部队这样的层面。至少如果说全国有一个统一的一盘棋,一个大致粗略的规划,我想将来在整个将来援助过程中,心理援助就会相对来说比较稳定,能够有序,不至于出现更多混乱。[详细]

  ■ 从政府到社会建立一套援助体系会使心理援助取得更好效果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再问最后一个问题。日本、美国、台湾在心理援助方面都有很成功的一些案例和经验,能不能谈一谈我国对灾后危机这方面有什么借鉴的作用呢?

  【张建新】:日本、台湾我都去过,专门考察他们做心理援助方面成功的做法和经验。其中有一条,我觉得提出来可以跟各位网友去分享。在日本,政府往往是起着一个指导性的、规划性的、支撑性的作用,它不是具体的,我去怎么样做,心理咨询怎样做,包括提供法律的框架。在这样大的框架下,实际上他们更多的是发挥社会的力量,各种各样的社会力量在进行心理援助的时候发挥更多的作用,这里面包括专业的心理咨询队伍,包括志愿者,甚至包括宗教的心理咨询,在我们国家不一定能够在这些方面有很多的经验,至少对我们来讲很重要的说,就是怎样发挥社会的力量。其实心理援助从广义来看,就是为受灾的民众提供社会支持的过程。政府支持非常重要,但如果除了政府之外,让灾民感觉到整个中国社会,和他们有同样地位的其他老百姓都来支持,这份力量可能是更为重要的。所以,对中国灾后的援助体系里面,将来恐怕要考虑怎么样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之外,社会力量能够发挥其更应有的作用,我想这样的话,从政府到社会,然后包括专业团体等等,建立一套援助体系,我相信将来的援助,特别是心理援助方面,会取得更好的效果。[详细]

(责任编辑:李哲)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社区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