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翻译家沙博理先生谈“我的半世中国情和对外文化传播”--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

著名翻译家沙博理先生谈“我的半世中国情和对外文化传播”

2011年05月31日17:39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手机看新闻

国际友人、著名翻译家沙博理先生做客强国论坛照片
国际友人、著名翻译家沙博理先生做客强国论坛照片
  编者按: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在全国人民热烈欢庆之余,不应忘记那些对建党、建国事业做出大量帮助和贡献的外国友人。为此,人民网强国论坛特别举办“激情燃烧的岁月——国际友人的红色追忆”系列访谈,邀请那些对建党、建国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国际友人或者他们的后辈,一起追忆往事,畅谈现在与未来,并深刻展示他们与我党、我国结下的不解之缘,敬请关注。本次访谈是该系列访谈的第四场。
  5月31日15:00,著名翻译家沙博理先生做客强国论坛,以我的半世中国情和对外文化传播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访谈预告】 【图文直播】 【访谈全文】


  ■中国共产党90年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民群众

  [主持人]:沙老,谈谈您所了解的中国共产党?您认为中国共产党90年来对中国所做的历史性的贡献有什么呢?

  【沙博理】:这是一个大的问题,中国共产党的特点,首先是创出来一个立场、一个观点、一个世界观、一个理想,而且确实是为了人民。毛主席说:“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不了解这一点,就不能得到起码的支持。”就是创作了那么一个基本的观点,因为别的国家、新的帝国,或者是王国,他们都说群众重要,但是他们那个重要是为了他们。但是我们那个观点确实是为了群众,后来建立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别的国家没有这个想法。
  所以,这是党的新的传统,而且弄的很丰富。弄了一个“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是很伟大、很了不起。这个不是毛主席一个人创造的,它是党中央、共产党、老百姓,把新的创造、新的想法献给党,然后把它提炼,弄的更好、更科学,是集体智慧的结晶。这个在别的国家是没有的,表面上像美国他们是这个民族,那个民族组成的,但是那是为了他们统治阶级的利益。

  [主持人]:您本人也是全国政协委员,然后您比较关注哪些领域的事情呢?最近有一些什么提案吗?

  【沙博理】:政协和人代会本身有一个素质问题,过去这个有它一定的困难。现在咱们是如此伟大的、重要的国家,人代会和政协,只有一年一次十天的时间,这个当然来说是不够的。这个素质要提高,这次政协也提了,但是现在也没有做。 [详细]

  ■国际上一些对中国的偏见缘于对中国的不了解

  [主持人]:那么国际上的一些媒体,他们可能会对中国有一些不客观、不正确的报道。您怎么看待这样的情况呢?

  【沙博理】:那我自己有的时候认为是他们理解的不对。我有一个有用的地方,就是因为我是在美国生长、长大的,我对美国人民、风俗习惯、观点,他们爱说什么话,我在这方面可以在翻译的时候,可以把我们的内容变成他们的话,这个是我能起到的的一个作用。像我这样的人也不太多了,原来真正的外国朋友,他们也有他们不好理解的地方。

  [主持人]:现在有很多国际友人对中国有一些看法,您怎么看呢?

  【【沙博理】:这个“国际友人”的说法其实并不对,中国有那么多的民族,这个也不一样,对所谓“外国朋友”而言,谁是外国朋友,这个也是一个问题。 [详细]

  ■听毛主席的话,读毛主席的书

  [主持人]:您刚才几次都谈到关于毛泽东思想还有刚才我看您也在看《毛主席语录》,您经常看毛主席的一些作品吗?

  【沙博理】:也不一定,因为我们遇见的事,都是按照我们所见到的、所学习的,按照毛主席思想来做的,我们是搞革命的,我也跟着走。

  [主持人]:您对毛主席的这些文章印象比较深刻的有哪些呢?

  【沙博理】:我们美国人爱看玩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叫马海德,他也是美国人,他是一个很伟大、并且而了解中国的人。他在延安先入了党,因为还没有国家,还没有建国,到了解放后他才入籍了,他爱开玩笑。我们有谈了毛泽东同志怎么样看待他?马海德就开玩笑说,毛泽东的问题,他不听毛主席的话。
  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主持人?因为以前妈妈总是对孩子说要乖,娃娃要听毛主席的话。就是说怎么革命,中国传统品质道德的事,再加上革命的品质道德的事,你这样做人才算好的。
  所以说毛泽东不听毛主席的话,确实有些地方,他做的事情不符合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不是毛主席一个人的,这个是慢慢提炼出来的那么一个立场、观点,所以我也同意这个。但是仅仅因为一些的不对地方说毛泽东同志不对,这个我不同意。 [详细]

  ■年轻一代的大有可为,希望总是在年轻人

  [主持人]:沙老,您的《水浒传》是所有译本里面最广泛的,但是中国文化输出履步艰难,您觉得我们应该拿中国什么样的文化传播出去吗?

  【沙博理】:其实自己的东西很宝贵,我觉得你多大年纪,小青年要看《水浒传》的东西,一定会很喜欢,很好玩,很吸引人。而且开放了,都有交流,像现在旅游多的不得了,每年都来很多人,他们来了以后亲自看都会非常的理解。跟我们中国人民面对面谈话,也到家里了,而且一块儿去探讨问题、辩论问题。尤其年轻一代,他们都爱跑到美国读书,学英文,当然了我对这个有一些想法,反正多跑跑、多看一些东西。但是现在有一些地方做的太多了,也不实际了。我看报纸上说,他去学了英文以后,回来到公司去,拿了很多钱,这个是不是为了赚钱?如果是这样的话,人就累死了。你为了钱,不要命了,这样活着好吗?

  [主持人]:如果让您给年轻人提点建议的话,您会说什么呢?

  【沙博理】:年轻一代的大有可为了,希望总是在年轻人,年轻人很可爱。有很多科学方面的发明创造,我不懂这个,但是我看他们很好,我们要给他们创造基本的条件,这个看我们老一代的怎么弄了。 [详细]

  ■《新儿女英雄传》是我翻译的第一本红色中国文学作品

  [主持人]:您以前是专门翻译中国的革命文学,翻译了很多的革命题材的文学作品。一共是翻译多少本呢?

  【沙博理】:我没数过,比较多。《新儿女英雄传》是刚开始参加工作的时候翻译的,没事干,我自己把它拿到美国翻译了以后让他们出版,他们也比较好奇,就变成了第一本红色中国文学作品,后来法西斯就不让搞了。刚好是我破了一个头儿,我喜欢我们的革命文学,因为它敢对落后的、不好的东西,该反抗的就反抗,我佩服这个,所以我自然而然喜欢这些革命文学。而且那个时候根本没有什么别的,也就是革命文学。

  [主持人]:中国这些作家里面,您最欣赏哪个呢?

  【沙博理】:我觉得赵树理非常好,我比较欣赏他,我也认得他。刚解放的时候,他在北京文艺,我的爱人凤子也在那里。那个时候他们在这里一块儿开会,他出了很多汗,他说我是不是有病了?因为他穿那个大皮袄,那个时候围着一个炉子,他就出汗,非常的天真。后来让他把大衣脱了,身体好了,是一个挺可爱的人。
  其实凡是我翻译的东西我都喜欢,还有他们介绍给我的东西我都喜欢。一看到赵树理的作品,有更多了,我也很欢迎。 [详细]

  ■能参加开国大典我感到很自豪

  [主持人]:1949年的时候您还参加了开国大典,解放北平的时候,您当时骑着自行车到西直门去的?

  【沙博理】:对,看我们八路军、解放军进了门来。他们进来很帅、很漂亮,他们衣服都是干干净净的,还有他们的车都是比较新的车,那些车都是美国给了国民党、给了蒋介石,但是后来那些车都变成我们的了,非常的好看。我们自己的同志开玩笑说:“蒋介石是我们的运输大队长。”

  [主持人]:后来1949年的10月1号开国大典的时候,您和凤子女士被邀请到了开国大典的典礼上。

  【沙博理】:对。因为她跟一些老同志的关系,我们在一个观礼台上可以看。确实是很激动,我虽然只是一个外国人,可是在那么一个场合,我非常感动的。我是一个外国人,在那样的场合感觉非常的高兴,因为周围有几千几万的人。大概有一两秒钟没有声音,然后就一下子爆发了,那个时候都哭了。所以,我非常感动。 [详细]

(责任编辑:黄玉琦)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社区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