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雷尔·爱泼斯坦的夫人黄浣碧谈爱泼斯坦的传奇一生--强国社区--人民网
人民网

伊斯雷尔·爱泼斯坦的夫人黄浣碧谈爱泼斯坦的传奇一生

2011年06月09日17:31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手机看新闻

国际著名记者伊斯雷尔·爱泼斯坦的夫人黄浣碧做客强国论坛访谈照片
国际著名记者伊斯雷尔·爱泼斯坦的夫人黄浣碧做客强国论坛访谈照片
  编者按: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在全国人民热烈欢庆之余,不应忘记那些对建党、建国事业做出大量帮助和贡献的外国友人。为此,人民网强国论坛特别举办“激情燃烧的岁月——国际友人的红色追忆”系列访谈,邀请那些对建党、建国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国际友人或者他们的后辈,一起追忆往事,畅谈现在与未来,并深刻展示他们与我党、我国结下的不解之缘,敬请关注。本次访谈是该系列访谈的第八场。
  6月9日10:00,杰出的国际主义战士、国际著名记者、全国政协原常委伊斯雷尔·爱泼斯坦先生的夫人黄浣碧女士做客强国论坛,以爱泼斯坦的传奇一生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访谈预告】 【图文直播】 【访谈全文】


  ■爱泼斯坦为何选择留在中国

  [网友IP58.68.145]:爱泼斯坦小时候,家人为了逃避俄国的排犹浪潮,一直在迁徙。来中国前,曾到过很多地方,比如日本,为什么后来却选择留在了中国?

  【黄浣碧】:到的地方也不多,他原来出生在现在的立陶宛首都,但是他一直都说是出生在波兰。他父母都是反沙皇统治的,犹太人劳动联盟的成员,属于社会主义阶段这种组织。俄国共产党的领导和他们后来有分歧,开始没有什么分歧,但是十月革命胜利以后,这个分歧就扩大了。他父母因为反沙皇,曾经被流放做监狱,革命的活动让他的父母两个人结合在一起,爱泼斯坦出生在1915年,母亲离开监狱以后生了他,他几个月的时候,他父亲受到当时派遣的去日本做生意,因为他们做的生意要通过日本的渠道出去,为了更积极一些,就把他派到日本去了,他母亲带着小艾培(爱泼斯坦的小名),他的中文名字就叫做艾培,我们单位的年轻人、老人都叫他艾培。他几个月的时候,他母亲把他带到日本去,找他父亲,一块居住了一年多,不到两年的时间,在日本的神户。 [详细]

  ■见证中国 爱泼斯坦也坐过共产党的监狱

  [网友IP58.68.145]:爱泼斯坦一生致力于中国抗战的对外传播,写出众多篇章,被称作是“见证中国,写作一生”,如此执着的报道中国,与那些事情有关,背后些故事?

  【黄浣碧】:斯诺到了延安,他在延安采访,当时不叫延安,当时中共毛泽东所在的地方在宝安。斯诺刚去的时候在宝安,他写了很多东西,拿来了很多材料、资料。当时艾培在天津和北京来回跑,他和斯诺也认识了,斯诺就把他在延安采访的东西给爱泼斯坦先看过,这样艾培对延安在脑子里有一定的印象,他觉得中国共产党还是不错嘛,后来一直在中国,以中国的事情为他的报道中心。写中国共产党、写红军、写中国的抗战,但是那时候主要是中国的抗战,所以他后来写了一本书《人民之战》,就是写中国人民的抗战。抗战胜利60周年的时候,我们又把他过去写的东西砌成了一本书,叫做《不应该忘记》,就是不要忘记抗日战争这个事情,要记住抗战的历史,把各地抗战的事情都选集到这本书里面。 因为他是战地记者,抗战的时候他曾经去过台儿庄采访,写了台儿庄的战役;写了承德一个比较大的战役,到了武汉,到了广州,1938年在广州碰到宋庆龄,他听斯诺谈过宋庆龄,宋庆龄经过斯诺的手让他发表一些文章,没有直接见过面,但是互相都知道有那么一个人,他在广州看到宋庆龄在游行队伍里面,这样相识了,认识以后,宋庆龄告诉他,他们在香港成立了一个保卫中国同盟,希望他在广州成立一个分部,他负责广州保卫中国同盟的工作,但是没有多久,广州沦陷了,1938年10月、11月爱泼斯坦就又撤到香港去了,到了香港以后,宋庆龄让他参加香港的保卫中国同盟的工作,他的工作都是义务的,他的生活就是靠做记者,在香港就是在南洋早报做编辑。保盟出了一个刊物,叫做《保卫中国同盟通讯》,他就负责这个通讯的工作。就是宣传中国的抗日战争,号召全国人民、世界人民支持中国共产党、中国新四军、红军的抗日战争。 [详细]

  ■爱泼斯坦与斯诺和宋庆龄的友谊

  [网友牛牛123456]:爱泼斯坦与埃德加·斯诺是好朋友。有人说,与斯诺得相识决定了爱泼斯坦生活的整个道路,是这样的吗?

  【黄浣碧】:斯诺和他是几十年的朋友了,他们的来往信件都还一直收着。斯诺访问延安以后写的《红星照耀中国》出版以前就让爱泼斯坦看过这些东西,当然对爱泼斯坦也有影响,让他认识了中国共产党的真实面貌。以后因为斯诺和宋庆龄有这个关系,通过斯诺知道了孙夫人的文章。宋庆龄对他的影响是比较大的,这几十年来他和孙夫人都是很亲密的朋友,不是一般的联系,孙夫人做中国保盟通讯的对外宣传的刊物,后来周总理和她商量,以她的名字出面创办一个对外宣传杂志,叫做《中国建设》,经过孙夫人的建议,因为她知道爱泼斯坦的观点和他的写作风格和写作能力,就让他回来帮她一起创办这个杂志。以孙夫人的名字,宋庆龄出面创办,但是其实这个杂志的后面是中国共产党支持的。因为刚解放,中国没有对外宣传刊物,这也说明了孙夫人解放以后并不是无所作为,她在对外宣传上下了很大的力气,做了很多的工作,每年起码有一篇文章是她亲自写的,她写东西写的很好,而且大家都很欢迎她,有些事都是让她亲自出面写,他们认为这样更合适,所以她都写,写完了以后,要让爱泼斯坦帮她看,你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就给我改一改,改了以后,爱泼斯坦又回给她看,定下来了,再发表。他们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合作关系。 [详细]

  ■周恩来总理亲自批准爱泼斯坦加入中国国籍

  [网友IP58.68.145]:爱泼斯坦曾不顾美国反动势力的迫害,积极投入反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增进美中两国人民友谊的进步活动中,那是怎么回事?后来是怎么解决的?

  【黄浣碧】:艾培一直支持中国的抗日战争,这个时候他已经投入到中国的革命、建设整个过程了。当然,他支持中国的抗日战争,美国不高兴了,但是美国人民还是希望看到真实的情况,所以他给纽约时报等一些美国报纸发这些,他们有时候也登。中国抗日战争胜利以后,1945年日本投降前夕,中国方面认为他出去会起的作用更大一些,他就到美国去了,因为他父母在美国。有人说他回美国了,不能说回美国,他根本过去就没有去过,就是1945年才去的。去了以后,就在美国的劳动联合新闻做总编辑,当然在那里生活也是挺好的,他有一份固定的工作,但是孙夫人号召他回来,他毫不犹豫地就回来了。在美国期间,他是支持美国的共产党、美国的进步力量,在那里参加一些活动,他也给美国远东之光杂志投稿,一些进步人士的聚会,他也参加,冯玉祥将军在那里的聚会,他也参加了,我们有一张很大的照片。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候,他还跑到美国纽约时代广场去放《义勇军进行曲》。美国对他也是监视的,他说有时候后面也有人跟着他,因为他个子小,有一次跟他的人是一个大个子,他又瘦又小,跑得特快,他一会儿就溜走了,那个人跑得气喘吁吁的跟不上。

  [网友大胡子酒鬼]:爱泼斯坦曾说过”中国就是我的家”,他对中国有很深的感情,那么,他理想中的中国是个什么样子?

  【黄浣碧】:理想中的中国当然是进步、现代化的。1944年他采访延安,他从共产党在延安的情况就说,这就看出来,这是新中国的雏形。他一直为中国的进步感到高兴和骄傲。我和他去过美国、英国、加拿大,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变化很大,他就说,这不是和国外差不多嘛,没有什么不一样。 1992年,去了一次美国,从纽约到他老师的家里去,他老师在门口插上中国国旗欢迎我们,他的老师是一个老太太,老太太80多岁、90岁了,还和小孙女去游艇玩。他们高速公路上的汽车哗哗的,真多,壮观极了,我还专门照了一个照片,结果没过几年,我们这里的汽车也哗哗的了,我现在都觉得太多了。 [详细]

  ■胡锦涛主席为爱泼斯坦庆贺90岁生日

  [网友露琪娅]:您跟爱泼斯坦是怎么相识的,新心目中的爱泼斯坦是个什么样的人,哪些方面给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黄浣碧】:他是《今日中国》的创办人之一,刚开始的时候连办公室都没有,他们几个人谈写什么文章,怎么办这个事情,都是在陶然亭公园里面谈的。四合院里面有一个房子。我是1960年1月去那里工作的,和他一起工作40多年,但是在一起生活只有20来年。我原来丈夫病逝了。有一次我们重返山西,因为抗日战争的时候他在山西采访过,在那里也有个战役,在一个小村子里,还采访了当年的英雄。在那里,爱泼斯坦就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说没有什么打算,有人建议我到香港去给我找个对象,他说别去别去,去那干啥。后来一块和我们去的那个老记者说,我给你找个对象,你猜是谁?爱泼斯坦说不知道。谁啊?他说小黄啊。他一愣,觉得不行,因为我英文也不行,又不是记者,我一直就是打字、文秘,反正就是打杂似的,什么都可以做一点,他觉得不太合适,后来愣了一下说合适。我崇拜他,一个是他的中国心,他比中国人还中国人,他对中国历史了解也比我们这些人都要清楚,所以,他又写了几本关于中国历史的书。另外他对人非常谦虚、非常客气,他不会盛气凌人,也不会跟人家争什么高低。和他结婚以后,他让我做些什么东西,都非常客气的,甚至找本书,帮我拿本什么书吧,我递给他以后,他都要说谢谢,他不会像中国的老头那样,给我拿个什么。他说这是他妈妈从小教他的礼貌。我说干吗呀老说“谢谢”,他就说我妈妈从小教我的呀。 [详细]

  ■黄浣碧心目中的“幸福”中国 污染少食物安全

  [网友他的世界我做主]:今年是建党90周年了,请您谈谈几十年来,中国的变化,谈谈您心目中未来的“幸福”中国是什么样子?

  【黄浣碧】:我们都是跟着共产党走过来的,都是共产党培养出来的,也可以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的今天,这是真的。我家是华侨,我爷爷是“卖猪仔”(劳工)出去的,后来我的父母、兄弟姐妹全都在外面,都在美国,我是老大,我的弟弟、妹妹都来中国看看,不是一次了。我的小弟弟今年4月还来过一次,我的小弟弟比我儿子只大一年,他们都来看看中国的变化。从我们老家到北京到处都变化得很大。   中国的变化确实是很大的,艾培看着也很高兴。去世前,他住在医院,那时候西藏的铁路已经在做了,他到西藏去过四五次,他就说,我希望以后能坐火车去一趟西藏。因为他第一次去是坐汽车去的,走了一个礼拜。现在有这条铁路了,他特别高兴,他的心愿就是希望以后能坐火车到西藏去。他特别关心中国的建设,也特别高兴中国的变化。我们大家都很高兴中国的变化。 从困难时期吃不饱,我们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当年午餐在食堂里面就是大白菜帮子煮高粱米,现在没人吃这些了。我心目中未来的幸福中国就是中国发展得更好一些,高科技发展,经济发展,减少各方面的污染,我觉得现在的污染太多了。我昨天吃了一根香蕉,吃得我特别不舒服,我就觉得一股化学的味,吃的舌头都有点发涩,那就说明这个东西的污染太厉害了。现在大家觉得吃什么好像都没有安全保证,希望我们以后在这方面努力改善,从上面到下面也要抓得好一些,这样才能真正保证我们生活水平的提高。 [详细]

  新闻报道:
  著名记者爱泼斯坦:新中国成立时在纽约放《义勇军进行曲》
(责任编辑:黄玉琦)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社区精选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