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社区>>嘉宾访谈>>强国论坛

现场照片(点击放大)

2004年度感动中国人物徐本禹
做客强国论坛


徐本禹和学生在一起


编者按  2005年5月18日9:00,华中农业大学研究生、贵州支教青年、2004年度感动中国人物徐本禹做客强国论坛,将围绕他的贵州支教经历和感受与网友进行交流。

相关链接

·嘉宾简介
  徐本禹,男,23岁,山东聊城人,1999年考入华中农业大学经济贸易学院,2002年7月开始到贵州大方县猫场镇狗吊岩村义务支教,2003年徐本禹考上本校研究生,当年7月,他申请保留研究生学籍,再次回到贵州支教至今。2004年度感动中国人物。

相关文章

·“2004感动中国人物”徐本禹致互联网人感谢信

·人民日报:徐本禹能坚持多久

·支教研究生徐本禹:想把更多的时间留给学生

·时代需要千千万万个“徐本禹”

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最快乐
贵州支教青年、2004年度感动中国人物徐本禹

不管在什么样的工作岗位上,都是一种奉献
 

  【徐本禹】:强国论坛的网友们,大家上午好,很高兴来到这里和网友见面。  

  [开心开心]:小徐同学,以前给你打电话,知道你被媒体轰炸的够呛,为何这次又接受媒体的采访呢?

  【徐本禹】:这次也是带孩子到北京参加夏令营,夏令营结束以后,孩子们回去了,我自己在这边参加一些捐赠的活动,安排在今天下午,所以这段时间有一些事儿,也可以说是利用这个机会和网友说说知心话,让各位网友多了解自己一些。  

  [北京一小人]:徐老师,有没有打算建立一个基金会那样的组织帮助更多的孩子们?

  【徐本禹】:华东农业大学有一个基金会,也是根据很多人的意愿设立的,名字叫“华农贵州支教基金”,现在已经接受了30多万块钱的捐款,资助了几百名学生,根据很多人的意愿,现在也正在尽力一个希望小学。现在有20多名义工在维持基金会的管理,还有一些老师也参与了基金会的管理。我自己读书的时候也会参与这个基金会的管理,帮助困难的孩子。

  [一只小猪哼哼哼]:本禹,你如何看待当代社会的贫富差距?

  【徐本禹】:我想,应该说很大程度上这是由于历史原因,贵州山区由于交通等各方面不太方便,或许也跟当地老百姓的意识有一定关系,怎样去致富、去挣钱、养活家里人,这些意识观念也是一方面。至于说贫富差距,也应该是可以慢慢缩小的。因为贵州有很多资源,煤矿资源非常丰富,比如现在的西电东送,都是由贵州送到广东那里,这里有很多资源有待于开发,包括旅游资源等等,西部大开发中也给了贵州很多照顾,我想,对西部来说,是应该有信心的。

  [水之源]:你好!安徽电视台《家人》栏目最近采访过你,你对它的印象怎样?

  【徐本禹】:这个节目我没有看,别人说感觉还行,因为看不到,所以我也没有看。我想,不管怎么样,只要如实地反映了自己的情况那就行。

  [开心开心]:你有没有可能为了孩子放弃自己的学业?

  【徐本禹】:应该不会放弃自己的学业吧。因为自己也是想更加充实自己,以后找一个更加适合自己的工作,我感觉到学业是非常重要的,包括我现在支教的时候也是仍然在读书的,我感觉到自己学的东西仍然很少。不应该说放弃自己的学业,应该说是自从我支教以来把自己读书的机会往后推了两年。我想,如果想为社会做贡献,应该有足够的能力和知识才行。当然,以后我还会帮助贫困学生做很多工作,也可能是采取其他的方式。

和孩子们在一起,我最快乐
 

  [水之源]:你从山里孩子的眼神里读到了什么?谢谢。

  【徐本禹】:应该说,从孩子们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孩子们对知识的渴望,特别是看到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去学习,自己一直有想帮助他们的想法。这就是孩子们单纯的眼神,他不会想太多,非常单纯,让人看了以后非常想和他们在一起。所以我说,每次我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

  [杜康]:小徐同学,对未来有何规划?

  【徐本禹】:对未来没有什么特别的规划,因为我感觉未来是变幻莫测的,也可能有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就改变了你的选择,就像我支教一样,看了一份报纸,知道那里缺老师,我就来了。但是有一点是不会变的,那就是要有一颗爱心,去帮助人,并且永远记住帮助过我的那些好心人,学会去关心别人。

  [无悔的真爱]:小徐老师,成为感动人物后你倍受关注,会不会影响到你下一步的行动?下一步你准备怎么走?

  【徐本禹】:应该不会影响吧,只是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感觉有很多人都关注这个事儿,自己要做得更好才行。下一步应该还要读书,读书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做一些关于西部教育的教材,这也是我想做的,因为毕竟我现在只是在一两个点作支教,对整个西部的现状不是特别了解,我想通过自己的观察,能够了解更多的西部教育的现状,然后尽量去帮助孩子。

  [科里廖夫]:嘉宾你好,你怎样看待你的支教行为?你认为大学生的人生价值和社会价值体现在哪里?谢谢。

  【徐本禹】:这件事是我想做的一件事,也没有谁强迫我去做,因为我感觉孩子们需要老师,所以就去做了,我觉得我做的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儿,也是我想做的事情,从来没想过有这么多人关注这个事情,也没有敢想。
  我想,应该说每一个大学生都要作一个有责任感的大学生,首先要学好知识,以后走向社会以后用知识回报社会。只要认真做自己的本职工作,不管在什么样的工作岗位上,都是一种奉献。

  [学生家长]:徐老师,从单纯支教到利用你个人的品牌为当地招商引资,你是如何适应角色变化的?

  【徐本禹】:首先要更正一点,我自己不喜欢“品牌”和“招商引资”几个字。因为我感觉,我没有刻意去炒作这个事儿,只是在我的能力所及范围之内,起了个牵线搭桥的作用,比如让我的母校和这个乡建立了帮扶关系,也有一家种子公司过来帮助老百姓致富,让他们种植荷兰草,如果做好了的话,一亩地能有1000多块钱的收益。这也是一种尝试,自己没有刻意做,别人想做这个事情,我们只是配合他们做,让各个企事业单位参与进来,但不是参与炒作。

  [水之源]:徐同学:怎样评价北大学生登山冒险的价值和你到贫困地区做志愿者的价值?谢谢

  【徐本禹】:应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特别是大学生,充满了激情,每个人都应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可能在别人看来是有点不可理解,但是只要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够了,因为人生毕竟只有几十年,应该有自己选择的一次机会。当然,还要考虑去做好这件事情。我对北大学生登山冒险的事儿也听说过,但不是特别了解,也不便于发表评论,只是说一下我自己。我感觉我的收获挺多的,虽然这两年很苦,但比我在大学读研究生更成长了很多,让我更加了解到西部的现状,在和学生相处的过程中得到了真挚的感情,这是无法在城市中得到的,这也是我非常宝贵的精神财富。

  [boly]:本禹你好,我们暑假要去贵州毕节做一个关于大学生支教对反贫困作用的研究,能给我们一些建议吗?

  【徐本禹】:希望去的时候能够通知我一声,我也想去其他州看看,因为贫穷应该有很多方面的因素,我在那里呆了快两年,我感觉最主要的一个是意识问题,还有一个应该是地理条件的不便利。如果说实际行动那就是应该怎样尽快进行产业结构调整,怎样利用当地的资源,比如旅游资源、矿产资源。归根到底,最主要的还是意识问题。

学会做人,做感恩的人
 

  [迁徙者]:你说过要做一个感恩的人,你希望你帮助过的人也感你的恩吗?

  【徐本禹】:当然希望了,我对学生讲得最多是他们能学会做人,做感恩的人。现在我们虽然在山区里面,但是我们同样为曾经帮助过大水乡两个失学儿童的一个大学生捐过款,因为这位大学生后来被查出得了白血病,我告诉了我们的学生,老师和学生一起为他捐款915.3元。我一直告诉我们的学生,虽然我们很贫穷,我们在接受别人的帮助,但是我们也不能忘记要去帮助别人。两年的时候很短,我不能教我的学生更多的东西,但是要教会他们感恩。

  [不说难受]:请问小徐,在你这几年的支教生涯中,教育部或当地教育部门,为你们学校做过一些什么工作吗?

  【徐本禹】:这个报道是“关于两所乡村小学和一个支教者”的帖子发出以后,当地政府也非常重视。应该说,报道以后,省教育厅专门派人到我们学校查证情况是否属实,查证以后认为情况属实,省教育厅,省、地教育局一共拨了29万,华中农大捐了8万,共37万,建了一所希望小学,已经建好了,马上就可以搬进去,这是在资金上的帮助。在师资方面,县教育局决定,每年派一到两名公办老师,到学校教书。当地的教育部门还决定每年从县里选派一些志愿者到乡镇支教,同时,也有已经55岁的外地志愿者到当地支教,县里更感觉到应该重视当地的教育,决定从县里选派老师到当地锻炼一至二年的时间。总之,当地的教育部门给予了我们很大的支持,应该说,他们也有了自己的行动。

  [船山石]:小徐,你有仁者之风,信仰宗教吗?

  【徐本禹】:首先,我不信宗教,但是不是说我不了解宗教。应该说,在我曾经帮助过的孩子中有好些人是信佛教的。我想,这也应该是一个人的信仰自由吧,只要是他做的事情是有利于人民的事儿。

  [撞开那扇门]:徐老师在接受采访时曾说有一次无法忍受寂寞,利用假期一度曾回到都市并喝了许多酒。徐老师最近习惯了吗,徐老师现在生活怎样?教学之余做些什么?谢谢!

  【徐本禹】:现在已经习惯了,只是有时候太忙,可以说最近一段时间都是一两点钟睡觉,忙很多事情,除了教书以外,还忙助学、资助学生等等很多事情。有很多人到山区看学生,要陪他们去看,还要取包裹,因为这个乡没有邮局,要到另一个乡去取,这些都需要占用很多时间。应该说,现在的生活已经习惯了。

  [让鳄鱼学会吃素]:请问嘉宾,你认为知识和制度,谁更能改变中国农民的命运?

  【徐本禹】:我想,知识和制度都很重要,因为有句话“知识可以改变命运”。制度也是需要逐步完善的,应该说,制度是一种保障,我是这样理解的。两者都是很重要,知识应该是可以决定老百姓意识的东西,因为只要意识改变了,我想,其他的都会得到改变。

荣誉不仅仅属于我一个人
 

  [千重山]:徐本禹: 凭着你今天的资本,将来肯定有大出息,将来你的最高理想是什么?

  【徐本禹】:应该说,我所得到的所有的荣誉,包括奖状、奖杯,都要交到华农贵州支教基金去,因为这个荣誉是不属于我自己一个人的,它是属于那些曾经献出爱心的好心人的,也应该由这些好心人一起分享。自己现在也应该保持一个平常心,应对生活中的一切。至于将来,自己没有太多的要求,只想找一个踏踏实实的工作,在工作中做好应该做的事情。当然还有一个理想,那就是尽量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孩子们。

  [SUN]:脱贫的关键,不在于有没有多少天然资源可开发,而在于人是否善于打造、开发、利用人文资源,比如日本就是一个这样的典型。

  【徐本禹】:应该说,我在一定程度上也同意这种看法。但是有一个前提,比如要开发、打造,最根本的一点是资金问题,特别是贵州山区,资金不是特别多。开发资源也肯定需要一个过程。

  [水之源]:徐同学:你接触过不少媒体,你怎样评价新闻记者的职业道德与良知?

  【徐本禹】:其实我接触的媒体还是很善良的,他们都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和我接触的记者都是尽到他们该尽的职责,其他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半岛愚公]:徐老师,准备和你一起支教,你认为可否?

  【徐本禹】:当然可以,但是你要有一定的思想准备,毕竟有时候生活中有不适应,有时候也会感觉很孤单,除了爱心以外,还应该有一种个人毅力。我想,只要想去支教的人,都应该是充满爱心的。如果要支教,最少应该选择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因为教育有一个长期性,不能教一两个月就走了,这样会影响孩子的。 [09:45]

  [寒江春梦]:小徐,可以谈谈您当年选择去贵州时当时的真实想法吗?我们中间有很多人来自农村,但能选择再去农村的很少。

  【徐本禹】:当时选择的时候,自己也是做了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毕竟自己是要放弃公费研究生的机会。但是我感觉,这件事我想去做,我知道,肯定会有很大压力,包括很多人的评论。但是我想,这件事情也是一件好事,毕竟是帮助那些孩子,终归会有人理解的,所以我还是义无反顾地做了,包括开始我家里人也不太支持,到了后来才开始支持我。

  [人民观察员]:徐本禹:你原来的理想不会是教师吧?

  【徐本禹】:原来读高中的时候理想是当一名医生,因为身体不大好。读高中的时候应该说没有什么理想。读大学的时候就想找一份工作,在公司里做个职员。后来读了研究生。现在还没有什么特别的规划,但是目前还是比较喜欢做老师的,因为可以得到很多快乐。

  [千重山]:现在有没有要你去拍广告、拍电影一类挣钱的公益活动,如果有,你愿意去做吗?

  【徐本禹】:商业广告不想做,自己也不会做,也有人找过我作广告,也没有答应,我是绝对不会做商业广告的。

  [半岛愚公]:徐老师,我应该怎样和你联系?

  【徐本禹】:可以通过论坛短信息的方式与我联系。

  [昆仑之鹏]:徐老师:你觉得贵州(我的故乡)的义务教育落得今日之窘况,主要的责任方是谁呢(这有助于我们改进)?

  【徐本禹】:虽然实行了义务教育,但是还有一些没有到达的个别点,当然这应该说不是普遍现象了。既然发现了差距,那就应该改变,我和当地的教育部门也有接触,他们也是这样说的,发现一个解决一个,因为有些地方毕竟非常偏远,政策还没有达到的地方也有。

  [昆仑之鹏]:徐老师:你认为更多的志愿者加入到你所从事的事业(真正的事业)中来,是可行的吗?

  【徐本禹】:我想,这也是可行的。就像现在在乡里加上我一共有16个志愿者,都是自发过去的,大家对我们还是充满关爱的,希望能建立一种比较好的机制,去激励他们做这种事情,这也是非常重要的。志愿者也是一种非常高尚的职业,从中你会得到很多东西。

  [昆仑之鹏]:徐老师:当地的乡教育辅导站对你的工作所持态度如何?

  【徐本禹】:应该说,当地的教育部门提供了很大支持。因为他们也知道,通过志愿者行动,对他们也是一种有力的带动,不仅是支持志愿者的教育,更多的是志愿者的精神,对他们也是一种感动,他们也能够认识到这点,我想,这是很难能可贵的一点。

  [杜康]:小徐,你觉得是否应成立某些非政府组织来推动边远山村的教育?你是否准备在这方面有所作为?

  【徐本禹】:很想成立这么一个组织,华农贵州支教基金也就是这么一种尝试,也希望这个基金能比较长期地存在下去,帮助更多的孩子。

  [胡期铭]:徐老师,我是烟台新世纪高中办学人,因为种种原因不办了,我的校产统统捐给那里的学校,我的电话是0570-8552716。

  【徐本禹】:谢谢,一会儿我会和你联系。

  [千重山]:徐本禹:像你这样的好人完全应该竞选人大代表,你有这方面的打算吗?有人推选你当人大代表吗?

  【徐本禹】:我想自己还是没有资格当人大代表的,虽然当选不了,自己也会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向那些优秀的人大代表去学习。

  [韧峰]:徐老师,你认为农村教育最缺乏的资源是什么?

  【徐本禹】:应该说,最主要的是师资问题,因为当地的老师很多是小学老师由初中毕业的老师任教,老师的素质有待于提高。很多时候自己是被当地的老师所感动,有很多在当地教了十多年二十多年的老师一个月还只拿100多元的工资。虽然他们的知识文化水平不高,但是他们的精神实在是值得自己去学习的。

  [船山石]:小徐,听说有几个孩子来北京参加军事夏令营,他们玩得怎么样?

  【徐本禹】:学生在北京呆了五天,刚开始的时候不是很适应,有一些害羞,也有一点害怕,而且刚开始来的时候还会晕车、晕飞机,当然后来还是玩得很开心的。因为这次夏令营的目的是寓教于乐的方式,带他们去天安门、纪念堂、博物馆受教育。我们也有一种担心,担心这些孩子出来以后由于这种巨大的反差会给他们心里造成不好的影响,回去以后我们一定会做这方面的思想工作,让他们正确认识这种差距,更加发奋读书,靠知识改变命运。我想,这次孩子们到北京的经历,肯定会影响到他们的一生,这也是他们一生中最宝贵的一段经历,或许以后再也不会有的。我想,他们也会把他们所看到的告诉山里没有出来的孩子,对其他的小朋友也是一种激励,因为我和他们说,只有好的学生才能出来,出来看看。

  [船山石]:什么时候“天下孩子都能共享一片蓝天”呢?

  【徐本禹】:也希望这天能早点到来,特别是今年“两会”提出“两免一补”,到2007年全面减免贫困地区的学费。应该说,这个情况会慢慢得到改善的。自己也希望天下的孩子能共享一片蓝天,也肯定需要时间,也肯定是要有一个过程的。我想,如果每个人都为了这个目标去努力,这天会早点到来的。

  [昆仑之鹏]:徐老师,请问你所在学校的同学们的课余学习时间(比方说放学后)现在相对充裕吗?放学了他们还要做很多活吗?你认为这对他们的学习有多大影响?

  【徐本禹】:他们放学以后没有什么业余文化生活,除了做完作业以外,就是帮家里打猪草,也没有什么娱乐方式,因为很多家庭是没有电视的,他们回到家以后更多的是帮家里干活。

  [沙漠骆驼草]:徐本禹您好!您怎样理解众多网友的支持?

  【徐本禹】:首先感谢互联网和网友,如果没有互联网和网友的话,大石小学恐怕还会是原来那种样子,在破烂不堪的危房中上课。这让我感觉到,互联网也是充满关爱的,有很多网友也是充满爱心的。

  [韧峰]:徐老师,农村孩子出外打工对农村的教育是否有影响?

  【徐本禹】:在当地也有很多小学毕业以后或者初中没有读完就出去打工的孩子,这有几方面的原因,孩子不仅是因为家庭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由于孩子对读书失去了信心,因为当地的教学质量不是很好,他感觉到即使读完初中以后也考不上高中,那又何必去读呢?我感到教育是一方面,提高老师的教学水平也是重要的一方面,要让他们看到希望,现在他们看不到希望,乡里好几百名学生只有一两名考上高中的,大多数孩子看不到希望。因此,提高教学水平也重要的一环。

希望有更多的“徐本禹”做得比我更好
 

  [多木成林]:徐老师,怎样才能让你的行为不再感动中国?

  【徐本禹】: 我希望贫困的地方会少一点,我想,只要贫困的地方没有了,像我这样的个例也会不存在,但是我希望这种精神永远传递下去,同时我也希望有更多无私奉献的人能感动中国。

  [落星田]:徐本禹:是什么原因让你走上了这条路?

  【徐本禹】:怎么说呢,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我02年暑假曾经来到过贵州,呆了23天,这个经历让我很感动,本身我就是被别人关心过的人,我想,我也应该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半岛愚公]:徐老师:我认为你们教育的指导思想是有原则错误的,不能这样告诉孩子,“好好学习你就会改变自己的命运,走出大山。”这明摆着是教他们歧视劳动,歧视劳动人民,将来一旦他们走出大山,他们就会成为人民的叛徒,大山的叛逆。 应该告诉他们,只有学得好才能回报父老乡亲,建设好大山。

  【徐本禹】:我想,走出去也不错啊,他能够走出去,最起码改变了他一个人的命运,如果他回来的话,会改变更多。给他机会出去了,总比一辈子呆在大山里面好。渡己才能渡人。

  [左ye]:徐本禹,学的是经济学专业,可惜,你没有真正理解经济学的思路,经济逻辑是主宰世界的真实规律不符合经济逻辑的东西最终都是不可持续的。山区的教育必须在参与经济分工的过程中发展起来,让山区的人参与经济分工,他很快就会理解教育的重要意义。 封闭的山区不但无法使农民理解教育的意义,就是真的被迫接受了教育,也没有实际用处,最终教育投入的得不到回报,从而无法持续下去。 对于山区来说,修路打破道路封闭是第一重要的事情,教育是次要的事情

  【徐本禹】:好主意,当地的路马上就要修了,投资了将近20万,这点我们也想到了。但是教育也不是次要的事情,应该说,教育和经济是挂钩的,不能说哪个重要哪个不重要,两者应该是相辅相成的东西,经济发展肯定推动了教育,教育发展了也肯定推动经济。在当地这么贫穷的地方,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很难,即使是一件非常小的事情,这点我有非常深刻的体会。

  【徐本禹】:感谢网友的支持,网友提出来的各种建议我都会虚心接受,我也希望自己能够走好每一步,以一颗平常心做好自己的事。我相信自己能够走好,我想,我会用我的行动去证明这点。谢谢网友。
  刚才我看了“春雨潇潇”的文章——《时代需要千千万万个“徐本禹”》,看了以后很受启发,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徐本禹”做得比我更好,我也希望下一次能够有更多的“徐本禹”走进强国论坛和大家进行交流。

字号 】 【关闭窗口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论坛信箱:qg@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