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强国社区 >> 网友之声 2004年09月27日16:41 回顾 检索
 
 
分类阅读
时 政
经 济
农 村
军 事
外 交
法 治
两岸关系
社 会
科 教
文 化
环 保
体 育
IT产业
论 坛
网友文集
声 明
“网友之声”旨在为大家提供一个各抒己见的场所。本栏目所有文章均不代表人民网观点。


法制社会造就了这样的人大代表

[田嘉力] 于 2004-08-26 09:47:03上贴
  一篇题为《人大代表揭穿培训收费真相》让人们知道了重庆市丰都县十直镇人大代表孙开俊的名字。他在媒体第一次亮相是这样的:2003年,丰都县畜牧局向部分经营户收取了培训费(350元),但未进行培训。孙开俊得知后,佯装上街摆摊销售饲料,果然被畜牧局收取了350元“培训费”,收集到证据后,他将县畜牧局收费情况反映到县物价局,三个月没有回音。他转而向市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市法制办责令该县物价部门调查核实,物价部门认定,畜牧局只对其中19人收了费而未服务,责令退钱。但是孙开俊认为县物价部门的认定不准,全县有500余名销售兽药、饲料的经营户,哪里才只19户被收了“培训费”。于是继续多方求证,最后彻底揭穿名为培训、实为收费的真相。 

  继而,媒体再次报道了这位“很有争议”的人大代表,并称他为“行政打假”的人大代表。孙开俊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据介绍,孙开俊,42岁,丰都县十直镇红花村农民,一个异人。他不喜欢“农民”或者“种子经营户”这两个称呼,在外人面前,他更喜欢介绍自己是丰都县十直镇人大代表。他觉得当人大代表是一种荣耀,当一个“行政打假”的代表更荣耀。 
他说:“王海打的是假商品,我打的是假行政。”如今官场盘根错节,官场文化和官场规矩根深蒂固。行政打假注定比商品打假更举步维艰,何况,坚持行政打假的是一个农民,虽然他有镇人大代表的身份,其艰辛和阻力还是可想而知。 

  在孙开俊家里有一块约两米长、一米宽的展板,上面记满了孙开俊打假历程。展板正中,用毛笔写有“依法治国“四个大字。在“行政打假”前,他还打了其他的假:1993年,为减轻9元钱的农民负担申请行政复议成功;1996年,他为假种子坑农又上街向每户农民募集一角钱,将卖种者起诉到法院,法院判赔种子款。2002年,他又为丰都双溪电站区域内农民的补偿问题打起了官司……他把这些视为人大代表的一种道义和责任。 

  至于他的“行政打假”事例就更多了。仅举一例:因为县农业局向经营户收取种子经营培训费,还向外来种子公司收取“新品种展示费”,每个品种500元。于是孙开俊将县农业局告到物价部门,要求查处,退钱于民。6月中旬的一天,县物价局局长亲自登门找孙开俊,告诉他,“新品种展示费”农业局已经退还完毕,退款单据已交物价局备案。杨局长还向记者证实,当时他们还以孙开俊举报有功为由,奖孙100元。 

  孙开俊却当场让杨局长难堪:“假的,一分钱也没退,不相信马上打电话核实。”杨局长不信,当场核实,果真一分钱未退。后来,在孙开俊坚持下,物价局终于督促农业局大面积退还种子经营培训费。从2003年9月至2004年3月,共收取培训费8835元。农业局开着车子,把钱一个一个送到经营户手中。钱退了,孙开俊仍“扭住不放”,追问县物价局局长:“当初,物价局凭什么批准农业局收取种子经营培训费每户150元?”弄得局长好不尴尬。 

  诸如此类的例子太多了。其实,这些都是人大代表应做的事,却引起媒体高度关注,而且两次给予报道,说明这样的人大代表太少了。唯其是少,所以可贵。孙开俊的与众不同,不仅在于他坚持“行政打假”,把矛头真指“官方”,而且,他还具有许多与别的人大代表不同的特点。 

  首先,他当选人大代表不是由“上面”提名的,孙开俊并非正式候选人,是很多村民直接在选票上填了他的名字所以才以多数票当选,因此他觉得责任更大。第二,他在当地是“争议很大”的人,拥护他的人说他是个英雄,对他极为信任,极为尊重。反对他的人说他是个“刁民”,提起他就掩饰不住厌恶的情绪。称赞他的人认为,象这样既懂法又热心公益事务而且不怕威胁的人,当今世界太难得了。我们选他当人大代表是既高兴又担忧。高兴的是选出了我们群众信任的人当人大代表,能够说出我们的心里话。可是我们又为他担忧,担心他挨“整”,甚至担心他的安全。反对他的人却说他“不够人大代表的资格”,甚至认为他很“刁”。 

  十直镇党委组织委员秦义就说:“他刁,是扯皮的人。”为什么呢?秦义说,孙开俊自以为懂点法律,到处告状,说别人乱收费,不作为,事实不是那回事。秦义的说法代表了相当一批官员的态度。当记者告诉他们,孙开俊告赢了,还帮全县其他农民退回了钱。这些人无语,但心头明显不服气。 

  对此,孙开俊说,我既不是英雄,也不是刁民。我就一个是人大代表,还有一个身份就是种子经营户。他在回答记者采访时这样说: 

  记:有人说你打假是为了钱,你是不是收过别人的钱? 
  孙:不在于钱,我要把事情搞清楚。如果为了钱,我耽搁一天生意就是百把元的损失。 
  记:你告的事好像都和自己相关,是不是为了维护自身权益,才走上打假这条路。 
  孙:我生活在一个偏僻小镇,只能看见自己生活当中的一些丑恶。只要我认为是假的,就要打。 
  记:你事事这样较真,不觉得累吗? 
  孙:我把别人打麻将的时间用来搞监督,我把监督当成一种娱乐,所以我活得快活。 
  记:一个镇人大代表,你觉得自己地位有多高? 
  孙:只要你履行一个人大代表的职责,就管用。不做一个认真的代表,再高级的人大代表也一文不值。 
  记:你坚持打“行政的假”,相信自己有那样大的能耐? 
  孙:像我这样满肚皮不合时宜的人,浑身是刺还能行得通,幸好是遇到法治社会,否则寸步难行。一切讲法讲理,有理走遍天下。 

  最后一句说得太好了:“像我这样满肚皮不合时宜的人,浑身是刺还能行得通,幸好是遇到法治社会,否则寸步难行。一切讲法讲理,有理走遍天下。”出现孙开俊这样的人大代表不是偶然的,是法制进步的结果,是法制社会造就了孙开俊。如果像孙开俊这样的人大代表日益多起来,我们的社会就大有希望。 
(责任编辑:强国论坛)

到强国论坛交流   写信谈感想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