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社区>>嘉宾访谈>>强国论坛

中国经济发展及相关问题
  2006年03月07日13:47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萧灼基远程电话访谈现场照片(点击小图看大图)

  编者按 2006年3月7日10:50,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萧灼基远程电话做客强国论坛,就中国经济发展及相关问题与网友交流。

  访谈全文   >> 两会访谈专题

  【萧灼基】:各位网友好。因为开会来迟了一点,抱歉!现在非常高兴与各位交流。欢迎大家提问。

改革这几年取得很大的成绩

  [白云黑土]:中国的国企改革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您是这方面专家,你对国企改革有什么看法?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萧灼基】:我觉得国企改革这几年取得很大的成绩。容易改的部分改革力度比较大,比方说中资体制的改革、用人制度改革这些相对比较好改的改革力度比较大。比较难改的、深度的问题目前还需要进一步改革。首先国企要产权明晰,有的国企产权不够清晰,沿着过去内部的治理结构,怎么样注册,怎么样进行调整,怎么进行有进有退,有所为有所不为,还有国家不需要掌握的企业怎么样进行改革等等这些问题还需要进一步的落实。
  我觉得国企改革应该建立一个没有级别的、没有特权的体制。现在我们有的,过去还是有级别的,厅级的、处级的等等,国企人员其实还是官员,虽然不在官员序列里面但是还是官员,他的任命也是按照行政形式任命的。所以企业管理人员还不完全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管理人员,而是一个官员。过去还有好多在经营方面还有特权,有一定的垄断性。如果国企真正改革,必须没有级别、没有官员、没有特权,这样才能够完全适应市场的需要,像这些问题不是短时间所能解决的,但是我觉得国企改革应该有时间表。
  改革经过了29年,国企改革也不能够无限制的改下去,而是应该有一个时间表,我认为应该建立时间表。比方说“十一五”规划结束的时候,我们国企改革应该基本到位。这是我的一个愿望。  

  [顶花带刺]:请问萧老怎么看改革经济增长方式,为什么改?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萧灼基】:我们现在经济增长方式比较粗放,正是因为比较粗放,所以我们能源消耗,原材料消耗比较多,这样就必须要改变。比如2004年,我们国产总值只占4.4%,但是我们消耗的只有占全世界的7.8%。消耗的水利占全世界40%,这种情况不能够再继续下去。经济增长不能继续下去,一是要转变增长方式。转变增长方式首先是要跟产业结构相结合。比方说第二产业消耗能源比较多,第三产业消耗能源比较小,因此要转变增长方式和调整产业结构结合起来,加快第三产业的提供,这是一个重要的出路。好多企业能耗比较大,原因是我们的设备比较落后,因此我们要通过自主创新改革,提高生命力效率。第三个我们要实行循环经济。把一些废物、废气、废料充分利用起来这样减少能源的消耗。第四提高功能面节耗能源,调整经济增长方式有多种方式,最主要的是我们不能够没有用市场经济的方法调整增长方式。比方说第三产业好多部门的效益能不能提高,如果第三产业效益提高的话,就有助于第三产业的发展。比方说第二产业所消费的能源、原材料价格是否合理,如果这个面低就会助长粗放经营、消耗能源,所以关键是我们能不能够利用市场机制调整产业结构、调整经济增长方式。

关注公平,但是要继续坚持效率优先

  [网友]:怎么使社会变得公平?

  【萧灼基】:我觉得公平和效率的关系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系。因为我们中国改革开放以后人们收入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收入差距拉大了,因此,这个问题很值得关注,所以“十一五”规划中明确的特别要更加关注公平。我觉得非常重要。
  第一更加关注公平。但是要继续坚持效率优先的原则。为什么?因为只有效率优先,才能够提高我们国家的总体经济实力;才能够为广大的公众增加福利;才能够更好的关注公平。所以提高生产效率是具有重大意义。而且更加关注公平,主要方面是应该提高广大公众的收入水平,因为现在低收入者的收入很低,如果收入水平能够提高,收支差距就会有所缩小。
  第一就是要提高农村贫困户的补贴水平。现在农村贫困户每人每年平均683块钱,如果不够683块,政府应该补贴,我觉得应该大大提高。我们把农村的贫困户提高到944,944元以下的做补贴,这样我们就可以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水平。而且低收入者每年不断地增长,收支水平也要增长。
  第二提高离退休金的标准。我们现在有很多老干部特别是50年代参加工作的;企业的老职工退休比较早,所以离退休金都比较低,尤其是一些企业。我最近收到很多来信,都反映这个问题,应该提高离退休人员离退休金的标准。
  第三是提高城镇低保户的低保标准。现在有的城镇低保户低保标准很低有的一个月不足一百块钱,这是很低的,应该大大提高城市低保户的低保标准。
  第四是提高城市最低工资水平。现在有些地方最低工资很低,一个月有300、400块钱,国家应该规定不同程度的最低工资标准。
  第五是应该提高对特殊困难户的补助标准,比方说补助费用,有些人长期生病,有重大的工伤支付;重大的疾病,这些人一般补助是不够的,就应该加大对这些人的补助力度。
  总之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应该病有所治。所以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标准是非常重要的。这方面主要是政府承担责任,政府应该做出更大的努力,我觉得缩小差距是相当长的过程,不能够一下子,几天几年就能够做到,缩小差距是逐步缩小,是逐步的过程。

  [网友]:请谈谈公平与效率的关系?

  【萧灼基】:关注公平,就是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水平。关注公平,也不能歧视农村的农民工;也不能够歧视女同志。教育要公平,我能够教育不公平,教育资源主要普及在城市,农村的教育经费很低。就业公平、教育公平、社会保障体系要逐步的变化,这些就是加大社会公平的方面。 另外一方面,我觉得我们要坚持效率优先。效率优先是针对我们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很低,经济效率不高这种情况提出的。现在我们的经济发展水平还是比较低,尽管我们去年GDP总量已经达到世界上第四位,已经超过英国和法国。但是我们人均的GDP只有1700多美元,排名在100位以后。
  再有我们效率有一定提高,但是总体来讲我们的效率还是很低。我们每个人的平均生产效率只有美国的四十分之一,英国、法国、日本的三十五分之一。我们的能源消耗还是很大的,我们的劳动力数字还有待提高,从这些方面来说,我们还需要效率优先的原则,改变国家的经济面貌,使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起来,使我们的劳动生产力更提高,使我们劳动者劳动的能力不断提高,所以还必须实行效率优先的原则。而且我们还看到只有效率优先,把经济搞好了,把蛋糕做大了,才能够更好的关注公平,才能够为公平提供更好的、更强大的物质基础。所以效率优先本身也是更加关注公平的有利的支持。

生产发展,生活才能富裕

  [远文]:请谈一下社会主义新农村如何建设?

  【萧灼基】:我最近研究农民问题,我觉得我们要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标准是很全面的。这里面最主要的一个问题是要生产发展。只有生产发展,生活才能富裕,这里面我主要讲一下,国家的政策多予、少取、放活,这个多予、少取、放活非常重要,这几年来我们对多予、少取做了很多工作,今年开始我们已经取消了农业税。这几年按照中央多予、少取、放活的方针,国家用于税费改革和转移支付的资金大幅度的增加,2006年全国全部取消农业税以后,税费改革与1999年相比,农村平均每年减少负担1100元人民币以上,每人减负120块钱。所以在“少取”方面已经取得很大的成绩。但是在“多予”方面有很大的进展,比方说用于农业的财政支出,从2000年的1231元增加到2005年的2357元,占财政收支的比重从去年7.75%增加到8.23%,今后我觉得还应该加大对财政“三农”提出几个建议。
  第一个建议就是提高财政用于“三农”的比重。1978年财政用于“三农”比重9.3%,1999年达到9.98%,目前不到10%,建议“十一五”规划达到10%。这个指标应该保证实现。
  第二为了让广大群众能够更多的享受国家经济发展的成果,要大力提高农村贫困户和低收入者的补助标准。2005年农村贫困标准是683块,应该提高到农村低收入户的标准944块。这样虽然是增加了4千万的贫困人口,但是这样对广大群众还是有好处。农民应该不断提高收入,至少每年提高5%,也就是跟农村农民纯收入增长幅度相同。
  第三要增加农村的教育经费,目前农村虽然是实行免收学费、杂费、书本费这样的政策,但是农村办学条件比较差,有些没有很好的校舍,有些农村中小学连交水费、电费的钱都没有,应该增加经费、充实设备,同时提高农村的小学校舍,中小学老师的工资待遇,尤其是代课老师,有些人工资很低,这样不仅使老师生活非常困难,而且很难留住优秀老师,为了提高教师质量,就应该提高老师的待遇。
  第四要逐步的减轻乡村两级的负债问题,目前乡村两级的负债很重,一个县平均负债达到2.25亿。全国2千多个县,负债达到4、5千亿。这个问题对乡村政府来讲,是个很沉重的负担,如果这个问题不能够妥善解决,今后农村的负担(包袱),会越变越沉重。建议政府采取措施,参照国有企业亏损的情况采取措施逐步得以解决。
  第五扩大政府提供最低收入保护价的农产品品种。政府对于优良的粮食品种给以保护价,我觉得现在政府的保护价应该扩大到大众的农产品这样可以保护农民的利益,免受市场波动的损害。
  第六抑制农用生产资料涨价的幅度。这几年来农民生产资料价格涨幅比农产品价格涨幅高得多,有的地方农用生产资料涨价的幅度达到10%以上,农民从减负和农产品涨价中得到的好处都转移到农用生产资料厂家和销售商手里。对于这个问题政府要加强市场管理,要制订必要的行政纲要,逐步的抑制农产品涨价幅度,保护农民的利益.

  【萧灼基】:非常感谢各位的提问,我来不及更多的给予回答,希望以后有机会再交流。再见!

  嘉宾介绍
  萧灼基: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社会与法制委员会副主任,《经济界》杂志编委主任,《经济学家》杂志副主编,兼任中山大学、国防大学、对外经贸大学等10多所大学的名誉教授或客座教授,《中国改革》、《管理世界》等数十家报刊的学术委员或顾问,北京市、武汉市、成都市、吉林省、云南省等政府顾问,还担任香港《南华早报》、新加坡《联合早报》等多家报刊的特约撰稿人和专栏作家等。

(责任编辑:强国论坛)
相关专题
· 强国论坛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