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社区>>嘉宾访谈>>强国论坛

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的科学与伦理之争
  2006年07月27日16:24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嘉宾邱仁宗、裴雪涛(右)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点击小图看大图)

  编者按近日,美国总统布什首次动用否决权,驳回了一项支持胚胎干细胞研究的法案,胚胎干细胞研究再一次成为舆论的焦点。
  2006年7月27日14:30,著名生命伦理学家邱仁宗、国家863计划“组织器官工程”重大专项总体专家组组长、首席科学家裴雪涛做客强国论坛,以“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的科学与伦理之争”为题与网友交流。  

  访谈全文

  【邱仁宗】: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高兴作客人民网,和大家讨论关于干细胞的研究问题。  

  【裴雪涛】: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今天能作客人民网一起来讨论有关干细胞以及相关伦理学的问题,因为我自己是完全纯科学和技术的背景,所以我的论点、我的言论、第一是只代表个人,第二很多地方因为本身这个领域还在进步,我希望和大家一起来商榷,非常高兴可以回答大家提出的问题。 

各国对人类胚胎的界定不同

  [飞镝鸣处]:胚胎是否算人?胚胎干细胞研究是不是在谋杀? 

  【裴雪涛】:关于胚胎是不是人,以及获取胚胎干细胞是不是谋杀?我认为这个问题事实上跟各个国家的文化、宗教、民间习俗等有很大关系。对人的界定本身也是一个在不断进步的问题。因为,很多人对人的界定是从生理学角度来说的,而很多界定又是从社会学来讲。人之所以是人,不同于别的动物,应该说他本身社会的属性和人的意识这点是要充分考虑的,所以在西方天主教这样的国家里,他们认为受精卵开始就是生命的开始,而胚胎干细胞是在早期胚胎发育时获取的,培养胚胎干细胞就必须把原来的早期胚胎毁灭掉。但是对很多国家包括中国在内,一方面要考虑生理学属性,另外一方面就是社会属性。所以并不是把最早开始受精卵就认为是人,我们可以认为是生命的开始,但是并不等同于人。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认为这是不可以与“谋杀”画等号的,因为国家的宗教、文化有很大的差距,应该把生命的界定和社会属性界定两者结合在一起来看这个问题。  

  【邱仁宗】:前提就是说胚胎是一个人,按照儒家的看法,按照大多数中国人的看法,胚胎还不是人。怎么才叫人呢?按儒家的说法,一个人要有形,要有神,要有意识,尤其是要有自我意识,还有他能够有一个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胚胎也好,胎儿也好,在子宫里面,不可能有这种能力。作为胚胎来说,这方面心理也好、动作能力也好,还不如一个高等的动物,不如一个猫、一只狗,当然他以后会有这些能力,但是作为胚胎的时候,它不是人,因此不存在谋杀人的问题。

  [hpty]:在美国关于胚胎干细胞研究的讨论很激烈,从议会到餐桌大家都在讨论,布什甚至为此首次使用了否决权。在我国好像还没有引起特别强烈的反应,为什么? 

  【邱仁宗】:因为美国的情况和中国的情况不一样,中国对干细胞的研究没有太大的分歧。原因是中国人对于人类胚胎的道德地位看法比较一致。中国人认为人类胚胎会发育成人,可是在这个阶段还不是人,好象一个树的种子,这个种子可以发育成一棵树,可是在种子这个阶段,还是种子,而不是树。所以人类的胚胎还不是人。它是人类的一个生命阶段,这个看法我们是比较一致的。因为儒家很早以前就已经指出来,人生出来的时候,人才开始;在生出来以前,它是胚胎或者胎儿,都还不是人。
  但是在美国不一样,美国的看法是五花八门,各式各样看法都有。布什总统是一个保守主义者,叫新保守主义。新保守主义有自己的意识形态,他认为从胚胎开始就是人了,所以卵一受精,就形成了自己的基因组,就形成了人,所以胚胎、胎儿都是人。所以他反对人工流产,也反对让人类胚胎作研究。当然也包括反对用人类胚胎作干细胞研究,但是,不是所有人都同意布什的看法,相当一部分的学者的看法和中国的看法比较类似,所以他们就有争论了。这个争论不光是在干细胞问题上,在人工流产问题上,多少年来都是很大的争论。不仅是在国会,而且在选举中,在人家的餐桌上,甚至一个家庭都分成两派,一派主张人工流产,一派反对人工流产,前提就是一派认为胚胎、胎儿就是人,而另一派认为不是。因此目前在美国是这样的情况。按照布什这一派,以总统为首的一派是新保守主义,反对进行人类胚胎干细胞的研究。但是很多的州政府,很多的国会议员,尤其是很多科学家、哲学家都反对。反对布什的看法。所以他们争论比较大。 

  【裴雪涛】:由于胚胎干细胞本身给人类今后很多疾病治疗带来新的希望,尤其是一些我们现在说的比较难治疗的疾病,包括癌症、心血管疾病、帕金森病。所以很多国家都是支持或者鼓励关于胚胎干细胞研究。只是其中对一些伦理学相关的界定有一些不同。我们国家态度是遵从国际通行伦理学法则,第二我们支持用于疾病治疗的胚胎干细胞研究,但是我们也非常明确反对克隆人以及反对买卖相关的卵母细胞,这是我国的基本态度。这一态度和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态度包括英国、日本、新加坡、韩国等这些国家态度是基本一致的。相关的一些伦理学的准则或者规定也是基本一致的。 

  [全球大人物]:争论有意义吗?加紧时间研究出成果不是更好吗? 

  【裴雪涛】:争论还是非常有意义的。因为新的技术出现很多时候是双刃剑,这个技术出现总会有一些人非常鼓励他,或者支持他。实际上对技术的成熟,或者技术的今后应用,或者可能的边界:伦理学的边界,生物安全的边界,争论会让大家对他看得更清楚一些,也会使整个技术更健康一些,积极的争论是非常有意义的一部分。 

坚守不克隆人的底线

  [悦耳]:嘉宾:请问人类是否需要坚守克隆人的伦理底线?胚胎的生命是否受到法律保护?  

  【邱仁宗】:在克隆人问题上,世界各国是比较一致的,也就是反对克隆人。这个不会改变。理由就是人是有性生殖,克隆人是无性生殖,无性生殖是落后的生殖方式。人类经过几十万年进化到有性生殖,不能再倒回来进行无性生殖。如果人类进行无性生殖会产生很大的问题,问题就是克隆出来这个人要受到很大的伤害,他可能会是严重的残疾,也可能很快就会死亡,因为我们的道德底线就是不能伤害人,因此我们不能做克隆人。
  我们现在不做克隆人,但是可以做治疗性克隆人。我们也利用胚胎,胚胎不会做出一个克隆人出来,因为很多规律是不允许把克隆出来的胚胎放回到妇女的子宫里面去。但是胚胎虽然不是人,毕竟也是人类的生命,因此我们也不能随便没有理由的去操纵它。而且有一个时间限制,就是只能做14天,14天以后,神经系统就要发展起来,这样,胚胎有可能会有痛的感觉。因此,我们只能在14天以内做研究。另外,因为它是人类胚胎,和胎盘也是不一样,和一块石头、一块木头、一块布不一样,因此,干细胞研究以后,胚胎本身要放弃,胚胎的放弃,我们要按照一定的程序来处理它,甚至一定的仪式来处理它,不能像一般的垃圾那样去随便处理。这些都需要有一个法律法规来保护。现在我们的法规做了规定就是只能用14天,其他还没有规定。  

  【裴雪涛】:从目前来讲,从技术成熟程度,从人类伦理学准则,不去克隆人这个底线是应该坚守的。当然随着技术的发展,随着科学的发展,同样也随着伦理学的发展,人类对自身的认识,对社会的认识,对新技术的接受程度,其实也是会改变的。像上个世纪50年代左右,人工授精或者试管婴儿问世时,基本上没有人可以接受,在当时觉得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但是随着技术的成熟,科学的发展,社会的发展,包括刚才说伦理学的发展,以及相关的法律完善,现在大家可以看到试管婴儿已经是非常成熟的技术,也是被世界上大部分国家所接受的一项技术。如果从科学和伦理互动发展的角度来看,也许有一天会出现,但是目前来讲这个底线是要坚守的。
  我认为胚胎的生命受到法律保护,就是关于胚胎和人的界定是不是非常准确,胚胎本身作为生命来说是应该受到法律保护的。 

  [说天道地]:请教老师:怎样分清真假干细胞研究?  

  【邱仁宗】:你如果做干细胞是要有一定的资格,应该有一定的准入制度。这方面现在还没有规定,应该有规定。怎么能够区分真假干细胞研究呢?我们现在看到有些广告说用什么干细胞进行治疗等等,都是虚假的。这就需要建立一个权威的委员会进行审查,我们也可以建议政府有这方面的规定,包括各种虚假广告,也应该进行检查。 

  [悦耳]:嘉宾:请举例说明我们的伦理观对克隆人的限制!  

  【裴雪涛】:这实际上是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从伦理观来讲,克隆人有几个方面:一个是从技术本身。现在的确是一个技术非常不成熟的时期,所以克隆成功的概率非常低,并且也容易在克隆动物时出现畸形,因此从技术层面来讲,如果克隆人,从效率上低导致畸形的出现是不道德,所以技术来讲,简单说就是这样。 从社会学角度来讲,其实是克隆人跟被克隆本人是完全一致,无论从社会学、从家庭结构来界定其实是很难界定被克隆人的社会属性,你很难界定他到底是被克隆的人同胞兄弟还是子女,还是什么关系,所以从社会学角度也是跟现在家庭结构和社会伦理也相违背,我认为这是我们现在的伦理观对它的限制。
  另外从传统学来讲,哺乳动物从生到死是不可逆转的事,而且哺乳动物是有性繁殖,如果克隆人成功就会变成无性别繁殖,从传统发育学、生理学角度来讲也有很多这方面的限制,所以从这几个方面,遗传学角度、技术成熟角度、从社会学的角度,这些相关的伦理都是对它有限制的。  

  【邱仁宗】:伦理学有两条底线:一条就是不能伤害人,我刚才已经谈过。还有一条就是要尊重人。尊重人很重要一点就是要把人看作是目的,而不仅仅是手段。为什么要克隆人呢?往往是要克隆人的人要达到他的目的,比如他有一个喜欢的人或者孩子去世了,感情上不能得到解脱,希望克隆一个人出来,也就是说克隆人是为了作为工具满足他感情的需要。克隆出来孩子当作一种工具和手段来使用,这是不允许的。或者克隆一个孩子出来,能像自己,但是也是把这个孩子看作一个手段或者工具,因为孩子要走自己的路,不会跟父母完全一样,这是不可能的事。或者克隆一个人出来,或者拿他的器官进行移植,那更不允许了,那更是把克隆出来的孩子当作一种手段和工具,这是道德上不允许的。 

干细胞研究还不成熟

  [一天一地一广仔]:嘉宾,时下不少美容院都在开展注射胚胎干细胞美容的业务,对其利弊你们是怎么看的? 

  【裴雪涛】:应该说,就没有注射胚胎干细胞能够美容这项技术。因为干细胞本身能够重建再生各种组织,也包括其他组织,所以从美容角度,或者抗衰老角度从科学和技术层面来讲是可行的。但是技术还远没有成熟到这样的地步,获取胚胎干细胞是一个非常难的技术,在世界包括中国都只有少部分研究机构才掌握这项技术,更不可能是美容院自身就可以开展的。此外,因为胚胎干细胞是来自于同种异体,不可以随意注射的,因为他有免疫学排斥问题,我们都知道,要做骨髓移植或者其他造血干细胞移植,我们经常在大陆都配不上,而且还要到台湾去配型再运回大陆来,否则就会产生非常强的免疫排斥反应。
  另外一点,胚胎干细胞本身也不安全。胚胎干细胞一个重要特征就是能够形成畸胎瘤。如果随意去注射胚胎干细胞就会导致肿瘤的发生,所以作为美容或者其他治疗也好,目前来讲都不可能直接注射胚胎干细胞。所以,这不是一项成熟的技术。 

  [说天道地]:请教老师:干细胞研究有多少弊端?哪些是可以避免的哪些是不可避免的?怎么挽回?  

  【邱仁宗】:有些弊端是和其他研究是一样的,比如弄虚作假、急功近利,比如韩国发生的黄禹锡事件,有一些弊端是干细胞研究特有的。比如干细胞已经需要人的卵,而且克隆出一个人类的胚胎需要很多的卵,比如可能要50个或者100个卵,而且成功率比较低,那么多卵怎么来呢?像黄禹锡那样的人,就采取各种各样的办法,一个办法就是通过买卖,这是不允许的。一个办法就是找他的学生,找别人可能别人不愿意,就找他的学生,这在伦理学也是不允许的,他的这些学生是属于脆弱人群,你让她提供,她不得不提供,因为你是她们的老师。伦理学要求你不能向你的学生要求提供卵。还有可能就是对胚胎操作不当。比如14天以后还在用,或者突然想能够把胚胎和动物的胚胎放在一起,或者把它放在动物的子宫里,看看有什么样的变化,这些都是错误的。而且我们的卫生部法规禁止这么做。 

  [船山石]:如何评价中国基因研究在国际上的地位?基因排序在基因领域的研究是否是最初级阶段。谢谢!

  【裴雪涛】:中国的基因研究在很多领域跟国际上是基本同步的,因为我们曾经参与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1%的测序任务。此外,在一些植物、动物的基因组研究当中,我们国家也处在世界领先地位。但是,就像这位网友说的样子,基因测序只是完成基因研究的最初步的工作,只是把基因本身序列测出来,但是基因本身的功能,蛋白质的功能,以及基因之间调控都远远没有搞清楚。还要走很长的路。 

  [一天一地一广仔]:嘉宾,对于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我们老百姓应该知道些什么内容?应该持什么态度? 

  【裴雪涛】:作为普通老百姓来说,对这个新技术是充分希望,因为胚胎干细胞出现是给人类疾病治疗带来新的希望,尤其是一些很多难治疗的疾病,都带来新的治疗希望。
  第二还要有一个理性的态度看待一项新技术,因为胚胎干细胞或者其他新技术,要成熟到能够真正造福人类要走很长的路,并且也是一个渐进过程,例如造血干细胞医疗,骨髓移植现在看比较成熟,但是对其他干细胞治疗现在正在研究或者处于临床实验的阶段,还没有达到普及的阶段,我们要有一种乐观的态度,还要有一种理性的态度。
  我觉得,我们要持有一种对这项新技术的期待,同时还要持一种理性的态度,使这项技术既快速、安全、有效应用到临床最终造福人类。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强国论坛)
相关专题
· 强国论坛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