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社区>>嘉宾访谈>>强国论坛

第一个重走长征路的记者罗开富谈长征
  2006年08月23日15:4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嘉宾罗开富做客强国论坛照片(点击小图看大图)

  编者按   在纪念红军长征50周年的时刻,罗开富于1984年10月16日至1985年10月19日沿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原路徒步采访。他以红军为榜样,凭着百折不挠的毅力,终于成为继红军之后第一个走完原路全程,第一个翻越全部雪山,第一个横穿草地中心沼泽地的记者。
  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2006年8月23日14:00,全国政协委员、原《经济日报》常务副总编罗开富做客强国论坛,以“第一个重走长征路的记者”为题与网友交流。  

  

视频  

  访谈全文

  [主持人]:各位网友,下午好,欢迎收看人民网视频访谈。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体验长征式的生活,重走长征路虽然不如一般旅游那么轻松,如今却成了一股潮流,重走长征路的有著名节目主持人、有普通老百姓,也有外国朋友。长征,到底包含了什么不凡的追求与信念呢?

  [主持人]: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原《经济日报》常务副总编罗开富先生作客强国论坛。罗先生于1984年10月16日至1985年10月19日沿二万五千里长征原路徒步采访,他凭着百折不挠的毅力,终于成为继红军之后第一个走完原路全程,第一个翻阅全部雪山,第一个横穿草地中心沼泽地的记者。罗先生的经历,对于我们了解一个真实的长征,了解什么是长征精神相信会大有帮助。欢迎罗先生,首先请您与网友打个招呼。

  【罗开富】:谢谢各位网友百忙之中看这场访谈。

难忘重走长征路

  [悦耳]:嘉宾:请问您的经费是从哪里来的?

  【罗开富】:我的经费完全是单位(《经济日报》社)的。我当时作为《经济日报》社驻云南记者站的负责人,到北京来接受任务,离开北京的时候是1984年10月26号早晨,一个人背着一个包,就在北京的虎坊桥,坐了6路公共汽车走的。我们吃饭都要交费,所以今天我还带了很多单子,当时吃一顿饭就要2毛钱,整个发稿的经费,我每天补助1.2元,整个走下来,经费用了8千多元。由于我的向导比较多,沿途的陪同、向导、介绍情况的,还有为我发电报的一共2800多元,费用花了一点,公家花了8千多,我自己把工资用完之后,还贴了700多块钱,我回来的时候,工资才62块一个月,我正在愁的时候,工会给我补助了700多块,整个长征下来,我没有赚一分钱,也没有赔一分钱。

  [主持人]:您在走长征路上肯定发生了很多难忘的事情,请您跟网友介绍一下,您当年重走长征路的那些情况?

  【罗开富】:长征路究竟怎么走法?后来决定50年后的同一天,从1934年10月16号傍晚,50年后的同一天,那一天当时我们总编辑给我规定了“六个必须”,即必须走原路,不能走公路。还有必须走到每一个地方。还有必须每一天写一篇文章等“六个必须”。因为规定的死死的。比方说,1934年12月19号中央红军到了贵州山寨,我50年后的同一天也到那里,把腿摔断了,老百姓扶着我走。再一个,每天写一篇文章,但是发稿到哪去发,就是今天发稿也不好发,长征路和长征原路应该是两个概念。后来邮电部给我下了文件,凡是我走到某一个县,邮箱都跟着我走,后半夜也会为我把稿件发到北京。

  [主持人]:听说您当年每天都是点着蜡烛写稿子,每天要用三、六根蜡烛?

  【罗开富】:对的。因为好多地方没有通电,前两年我在清华大学演讲,有个教授带了一批学生也去走长征路,后来写了文章,他们也是点着蜡烛。

  [主持人]:有网友说,罗先生当年您是怎么过雪山的,因为现在的雪山已经没有雪了?

  【罗开富】:由于气侯的变化,我也注意看这个报道。我过了五大雪山,其中有四个雪山有雪,我回来之后,又到长征路去了两次。2001年我又去过一次雪山。第一次走路,走长板山上雪不大,过了15年之后,我重返这个山的时候,过不去,后来还是老百姓把我背下山的。所以雪山的问题网友比较关心,我也比较关心这个事。但是红军走的垭口是不是真正爬上去了,因为上面都是终年不上的地方。没雪的可能性是有的。

  [主持人]:你有六、七次遇到生命的危险,当时没有害怕和畏难吗?

  【罗开富】:生命危险和红军是不好比的。当时我并不危险,我的艰险在哪里呢?每天走路,体力消耗大,基本的睡眠每天三—四个小时。过草地的时候,我们也陷进去了,陷进去之后,我们十个人全部陷到里面去。感到没救了。我讲这个地方是现在大部分人经历不了的。因为过草地有两条路,右路军和左路军。所以现在一般的人不会进,遇到了这些困难。后来怎么出来的呢?还是牦牛拱出来的。

  [主持人]:那条绳子今天带来了?

  【罗开富】:带来了。

  【罗开富】:这个是当年一个老太太叫徐解秀和三位长征的红军住在一个房间里用的烤手、烤衣服、烤鞋子的火炉。这位老人就是临走之前留下来叫孙子交给我的。

 
嘉宾罗开富重走长征途中从草地里面采来的野菜

  [想唱就唱]:老罗,这是什么东西啊?是吃的吗?

  【罗开富】:这是草地里面采来的野菜。都说红军吃野菜、吃皮带,我进入草地中心地带之后,我特别注意哪些野菜能够吃,我也不知道,所以我进草地的时候是这样,陪同我的当地人有9个,其中7个是当地的藏族,两个是汉族,因为我每天要发一篇稿到北京,用牦牛驮着设备进去的。进去之后,我就问当地的藏族,哪些野草能够吃,向导就边走边采,采了一部分出来。今天带到了强国论坛,让网友看一看。草地的边缘有没有呢?也有,基本上不多了。

  [主持人]:在1984年去的时候,长征沿线的发展情况怎么样?您当时看到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罗开富】:1984年那些地方还是比较贫穷的。这部分在报道中也写了。当时人民的温饱问题还没有解决,交通也不发达,有些地方卖猪的时候,还要几个人抬着走。我当时感觉到最好的还是草地,因为老百姓可以养牛、养马。

  [主持人]:后来有没有去过?

  【罗开富】:我回来21年后,我每年都去一次,雪山、草地我还去过两次,我发现变化比较大。首先生活质量提高了,经济发展起来了。但是我感觉长征路上的风景也特别好。当年红军写的回忆录,大部分都是打仗、战斗。后来人们也写到艰苦,想不到“长征路”上的风景特别好。比方说大家都知道九寨沟。实际上九寨沟也属于雪山、草地的范围,当地老百姓这么叫,黄龙是大姐,九寨沟是二妹,三妹就是“卡隆沟”。我当时在长征路上拍了很多照片,现在浙江博物馆根据这些照片,建造红军经过的横店,再拿我照片核对以后,发现当年的风景都没有了,改为现代化了,所以经济发展了,开发也在搞,但是我总感到惋惜的是当年自然的风貌开发的过度了一点。

  [主持人]:今天罗老也带了一些长征时候的实物,请您给我们展示一下。在这些实物中有一个故事,请罗老给我们讲讲。

 
当年一个叫徐解秀的老太太和三位长征的红军住在一个房间里用的烤手、烤衣服、烤鞋子的火炉

  【罗开富】:红军1934年11月7号离开湖南汝城县沙洲村,50年后,1984年11月7号到了汝城县沙洲村下午3点15分才离开,离开以前,我总感觉在这个村庄里有一个小脚老太太老是跟着我,我和向导说,总感觉这个老太太有什么事,问了一下,她说,我能不能问问你。我说你可以不可以问问,问问她有什么事。她说:“你是老红军吗?”因为我当时每天走路,每天在山里面跑,干瘦干瘦的,身上也脏,头发也长,我说“我不是红军,我是走长征路的”。她说:“你能不能回到北京帮我找三个红军姑娘和我的丈夫?”。事情是这样的,1934年11月6号晚上,三个女红军和这个老太太住在一起,这个老太太叫徐解秀,当年她84岁了,第二天她们走的时候,把一条被子剪下了半条给了我,她说世上好人多,我为什么要她们的被子呢?他们风里来,雨里去,我不要,她们说,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红军,今后我们革命胜利了,我们还会拿一条被子来。这样推来推去,大部队就离开了村庄,因为三个红军要爬山,而且她们爬山非常困难,所以老太太让她的丈夫送这三个红军姑娘到山边,说好送过山就回来,三个红军姑娘走到半山腰又回来说,大嫂你回去吧,我们革命胜利就会拿一条被子来看你的。后来她丈夫也叫她先回去,说你烧点水,从山边到村庄那么远,我陪她们翻过山就回来,这么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当天晚上我翻过山之后,我写了一篇文章《三位红军姑娘在哪里》。七天之后,就在《经济日报》的头版发表了邓颖超、康克清、蔡畅看完这篇文章的谈话,“:“悠悠五十载,沧海变桑田。可对那些在革命最艰难的时候帮助过红军的父老乡亲们,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请罗开富同志捎句话:我们也想念大爷、大娘、大哥、大嫂们!”并表示:一定要想办法找到徐解秀老人要找的三位女红军姑娘和他的丈夫。
  后来我到北京,也跟这三个老红军汇报,很多老红军都说,这样我们继续找她,但是在找到她之前,你先代我们去送一条被子过去,感谢她当年对红军的想念,1991年当我拿着被子赶到这个地方时,老太太已经几天前去世了,所以我就跪在那里,我说:“大娘,我来晚了,”后来他的孙子就说:“我奶奶临走时说,你爷爷还会回来的,那三个红军姑娘还会回来的,你一定要想办法把这条路修好”他说到她临走时他说:“我们一定要记住共产党就好了,你爷爷回来告诉他,不是我不等他了,我等了快60年了,每年都到山边去看,看不来,我不拿红军的被子都可以,他们肯定是老了来不了了,一定要把路修好,党和政府是最好的,一定要把这些话给后辈传下去,什么叫共产党,共产党就是自己有一条被子,也要剪下半条给老百姓”。2005年我利用假期,我和报社的同事,又去给老人上坟,回到她房间的时候,她孙儿把当年给红军烤衣服的火钳拿给我,留下来是为什么,一个是为了想念,另一个是为了找当年的红军。

  [主持人]:有网友问您,走完长征路以后,您有什么感受?

  【罗开富】:感受是比较多的。我感到红军是人类中最坚强的。走完长征路以后我感到似乎经历了一次灵魂的净化,也感到雪山的高,草地的宽阔,总感到中国共产党人能有今天,确实是用鲜血换来的。走到延安之后,后来回来北京天安门前,再看到红旗,心情完全不一样了,确实是用鲜血染红的。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强国论坛)
相关专题
· 强国论坛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