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社区>>嘉宾访谈>>强国论坛

大众文化是文化的主要实现方式
  2006年08月27日21:13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著名作家余秋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点击小图看大图)

  编者按 2006年8月27日15时,著名作家余秋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以文化大众化等话题与网友在线交流。

视频  人民日报:三问余秋雨 学者怎样成为文化桥梁

  访谈全文

大众文化是文化的主要实现方式

  [主持人]:各位网友好,我是主持人刘琼,欢迎收看人民网视频访谈。在我们很多人看来,余秋雨先生是一个大众文化的先行者,这么多年来,他在进行着一场热闹而又孤独、看似轻松实则艰辛的“文化苦旅”,他的很多作品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形成了一种独特的“余秋雨现象”。今天,我们非常荣幸的邀请到余秋雨先生作客强国论坛,与大家交流文化大众化的话题,余教授,请先跟网友们打个招呼。

  【余秋雨】:人民网的网友大家好,我第一次上人民网,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正派,非常高贵的一个网,我今天能来非常高兴。

  [主持人]:谢谢余教授。这几天我们人民网发布了余教授将要到来的访谈消息之后,许多网友充满了期待,也提出了不少问题。

  [天边眼前]:这会是一次很有意思的访谈,希望能看到余先生谈谈什么是对文化的理解。

  【余秋雨】:什么是文化,在文化史上我们都知道有180几个定义,所谓“180几个定义”并不是全部,是被大家确认的定义。可见每个定义都有道理。由此说明,给文化下定义是比较困难的,我现在根据我的想法给文化下了一个整体定义。就是文化从最大的范围来说,是价值系统和生活方式;从个人来说,文化是一种人格结构的依据,因为荣格讲的一切文化最后都落实为人格,集体文化变成集体人格,个人文化变成个人人格。第一、把文化看成是精神价值和生活方式。第二就我个人而言,我把它看成是一种人格依据。

  [主持人]:谢谢,余先生,还有一位网友也问到了和文化定义有关的问题。

  [诠释者]:什么是大众文化?

  【余秋雨】:大众文化其实是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文化有的是属于实验室里还在研究和思考,但是思考和研究的结果一定要面对社会,就是按照中国文化的化字的概念,就是需要教化,需要传播,所以大众文化是文化的主要实现方式。文化就要化到社会当中,主要的实现方式,比如古代的屈原、李白、杜甫这些诗人的诗已经构成大众文化了,它一点都不影响它的高雅,红楼梦也成为大众文化了,也一点不影响它的高雅的。一样的道理。欧洲的贝多芬、罗丹、达芬奇、米开朗基罗,人人都知道,当然是大众文化,一点也不失它的高雅,我的想法不要把高雅文化和大众文化对立起来,我很多年前有一门课程是“雅俗循环圈”来讲文化的规律。雅的东西可以变成大众文化,大众文化也可以上升为阳春白雪,比如昆曲,在明代的时候昆曲有整整两百年是地道的大众文化,全民普及了,现在成为“阳春白雪”,成为高雅文化了,所以我们有没有可能用中国古代《易经》的智慧,而不要用非常简单的“黑白两分法”来看待文化。

在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的接攘的部位多做一点事情

  [主持人]:其实你也回答了我们网友的问题,就是如何看待精英文化与文化的大众化。

  【余秋雨】:这个问题还可以讲一讲,我觉得社会精英不是自命的,精英是大众对它的确认。就是大众在接受文化的过程当中需要有人帮助。有一些人,高于大众,又确确实实帮助了大众,使大家抬起头来能看到它,不是低下头来看,是抬起头来看到他,他们的话有点尖深,但是大家找他们去做了以后,实现了时代和自身的进步,这就是真正的精英。我想起当年《伏尔泰》传的的作者对伏尔泰的评价,他们这代人,这些法国启蒙主义说,他们的几乎每一句话整个法兰西都听到了,我认为这是真正精英的价值,精英藏在屋子里面说我是精英,这就缺少评判标准,互相致命,所以我最近在香港凤凰卫视“秋雨时分”里专门提出一个概念,就是非常有可能成为“伪精英”。

  [主持人]:网友“自我批评”问,大众文化是不是就是百姓文化?

  【余秋雨】:因为“百姓”这个词汇是纯粹的中国词汇,如果翻译成英文,好象和大众文化是一个词。在这个概念上,我们做中国语文上的游戏,大众文化就是有很多可能,就是像大众传播的文化,大众能通过一定程度的辅导能够接受的文化,就叫“大众文化”。我始终强调这一点,雅俗循环是精英文化的实现方式之一,要在大众文化当中获得自己的实现。

  [主持人]:大家难免会有一个疑问,在文化大众化的时代,文化的品质是否会下降,精英文化是否还存在?

  【余秋雨】:所以这就是精英的用武之地了。精英的用武之地在哪呢?就是在它的文化普及过程当中,明确的告诉大众,什么是第一流的文化,什么是第二流的文化,什么是第三流的文化,精英在文化等级上有效的掌握着控制权,我们现在的文化麻烦在哪呢?由于放任大众文化给文化程度不高的娱乐享受者们,所以这种“大众文化”缺少品格论定,而精英文化由于对大众文化的鄙视,所以精英也没有心思、没有力量来帮助大家来判别大众文化当中的等级,所以,这样就造成了两项的悲剧,既造成了精英文化的悲剧,它高雅得无人问津,到底是不是高雅其实也不知道,对大众文化,就缺少了它本身的等级。其实大众文化里面有很多很多非常了不起的等级。当年鲁迅开始学写白话文小说的时候,五四文化的那些健匠们就想创造一种更高层次的大众文化,因为白话文当时就是一种大众文化,他们当时又非常强烈的批判社会上的色情小说、黑幕小说,这时候它也是对另一种大众文化产生了某一种制约。我们这个就把大众文化“一锅煮”以后,精英文化介入的话,大众文化就成为一个大泥潭了,这确实是一个悲哀,我和我的同事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有没有可能在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的接攘的部位多做一点事情,它是精英文化,但是大众还能听懂,它是大众文化,但是等级比较高。

人类用智慧划分出很多界限,最后又用爱把所有的界限都超越了

  [主持人]:随着文化消费能力的提高,大众对文化的需求就会越来越多,作为一个消费品的文化来说,大众文化如何适应大众的需求,文化大众化有没有相对的度量衡,有没有一些显著的特征?

  【余秋雨】:文化的大众化我相信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就是这个社会比较多的中等以上层次的人喜闻乐见。这大概是一个比较大的标准。就是他在接受上没有太大的困难,可能也有一点困难。看了以后,大家会反复的去看,或者口口传播,然后兴起一段时间的审美热潮,这我相信是大众文化的一种特征,我举一个比较简单的例子就是,我想有一段时间“韩剧”就是这样的一种大众文化,就是它可以传播于一时,大家口口相传,看过时间长了可能也就忘记了,但是忘记了也不是全部忘记,还留下一点点印象,这种文化也不高深,里面并没有后现代意义上的探索,也没有太多哲学上的思辨,但是却体现了东方人多数能够接受的审美层次。也有比较好的市场效果。这是当代大众文化的一些特征。我们从韩剧里面可以得到某一种个体性的解剖的钥匙。

  [主持人]:事实上,有许多的专家学者,包括您,都已经走出或者经常会走出书斋,走向比较抛头露面的传媒,表达文化的关怀,也被称为另一种类型的明星,被叫作是“明星学者”、“明星教授”,有人说这是由传统文化传播领域向大众通俗领域的转型,这种转型是进步还是倒退?有无困惑?作何评价?

  【余秋雨】:这里边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比如以前在我研究中外的艺术著作的时候,这些著作无疑被看成是精英文化、书斋文化,他们得了很多很多奖,当时我作为中国最年轻的文科正教授,就是评论这些著作,这时候没有任何人觉得这里面有大众的气息,但是我仔细一想,我的这些著作,比如无论是论印度的古代戏剧,也无论是论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的一些艺术思维,它的目的是什么?目的是为了让今天的艺术实践家得到启发,让它创造出社会所热爱的艺术来。也就是说这个精英文化的目的,还是为了推动面向民众的艺术创造。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说在文化的大众化过程中,学者其实他也是在起着一种面向民众的文化创造。

  【余秋雨】:是的,它只是间接推向,比如我教给我的研究生,研究生可能就要去写作了、去画画了。我的意思是其实没有纯粹的完全不把大众放在眼里的所谓“文化”。那些文化其实也希能够产生全民效果,这一点我觉得是非常重要,不断地做这样研究的人,有没有可能偶尔或者比较多的时间,也从事一些大众文化呢?这个我就想起了钱钟书先生,他很有学问,这我们都知道,他从事精英文化,但是他写了比较通俗的小说《围城》,我的朋友要把这本书改成电视剧的时候,钱钟书先生写了很多信,他兴致勃勃的指导着《围城》变成电视剧以后的图景,也就是说,这个大学者对于大众文化的电视剧并不是排斥的,他做了大量的文化之后,最后还要变成形象作品,有的形象作品他还希望变成更通俗的手段,比如通过电视推广出来。如果他拒绝电视,或者拒绝小说,这肯定是说不通的。倒过来,即使他比较高深的学术著作,其实他的研究对象还是艺术作品,而且还是在那个时代非常通俗、非常具有传播面的艺术作品,所以,这点进一步说明了,我们现在喜欢划分很多很多界限,这个界限、那个界限,有可能是我们的思想困惑。在这里,我想用比较简单的话概括我们前面所说的精英、百姓的划分,我们用歌德的话:“人类用智慧划分出很多界限,最后又用爱把所有的界限都超越了。” 中国文化的三个“不喜欢”和三个“不重视”

  [主持人]:余先生,您说得非常好,这里很多网友不断的发来问题。我们收集到的问题比较集中的有两个。一个是关于文化交流这一块。有网友问您曾应香港凤凰卫视之邀赴欧洲进行了“文化苦旅”,您觉得这是很好的中西文化交流吗?还有网友[万年春]问文化交流是不是只听西方人对东方人讲演?还有一个手机网友想问一下,他说,余先生,不同的文化和文明,其融合性大还是冲突性大,比如日本人以作亚洲人为耻,以作欧洲人为荣,是否意味着东方文明不如西方?我想这个问题是您研究的领域,您怎么评价?

  【余秋雨】:我去年参加联合国人类文明论坛,我是中国唯一的发言者,后来又参加过联合国的人类发展报告讨论,我始终保持这么一个观念,就是文明的融合远远高于文明的冲突,我不同意美国哈佛大学教授享廷顿的意见,认为文明一定会冲突,其实不是的,现在也有人说,正是他的观念诱发冲突,所以这位教授辩驳说:“我没有诱发,是不是诱发我不管”但是毫无疑问,我在香港凤凰卫视的“秋雨十分”里我讲到的,文明冲突论很像阶级斗争论,阶级斗争论肯定是诱发了某一种跟阶级的冲突,因为种种许许多多的对立都概括到理论当中去。其实就像我们自己就明白了,比如我多次讲过我——余秋雨,我的逻辑结构是欧几里得几何学教给我的,我的专业基础美学是德国的康德、黑格尔教给我的,也是欧洲人,但是我的生命本体的文化基础,是李白、杜甫,更深的决定了我的生命,我身上的屈原、李白、杜甫遇到了我身上的欧几里得、康德、他们是相见而欢还是激烈的冲突,我们的生命就告诉我们他们是相见而欢,我们在学校里面学到的东西已经是中西文化的组合了,欧洲他们接受他们文化的时候,也根本没有纯粹的“欧洲”,大家如果到欧洲去看看,他们也接受了好多东方的、伊斯兰的、南美的,很多很多学术组合在一起,就组合成了现在西方的学说,尽管他们还有一点片面,他们还有更多的“欧洲中心论”,但是这个东西随着世界格局慢慢在打破,在我看来,尽管文明冲突我们已经看到了,但是中华文明它在历史上是反对极端主义组成的,极端主义是偶尔有一点,它是讲求融合、中庸、和而不同的思维,在中国人眼光当中有一点是肯定要注意的,就是“文明”的主调是融合。而且不仅是融合,我们要为别的文明的存在感到由衷的高兴,联合国的《人类发展报告》里面多处都提到了一个结论,就是南非的大主教图图所说的话就是“我们因猜疑而高兴”,这翻译的不太好。“不是我宽容猜疑,是我为猜疑而感到深深的高兴,我无法想象这个世界,如果没有猜只有一种文明的话,多么单调,多么无聊,多么枯燥。”如果按照这个思维的话,我想我已经回答了这个网友的问题。就是我们正常的文化观念应该是以融合为主调,而不是以冲突为主调,在冲突产生的时候,我们也要劝说他们减少冲突,强化融合,如果真的军事不得不冲突起来的时候,文化也是以最终的消除冲突作为目标,这是文化人的职责。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强国论坛)
相关专题
· 强国论坛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