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社区>>嘉宾访谈>>强国论坛

创办第一所打工子弟学校的原由
  2006年09月14日20:43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北京第一所打工子弟学校创办人张保贵、北京市社会科学院流动人口教育与培训中心主任韩嘉玲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点击小图看大图)

  编者按 2006年9月14日下午15时,北京市社会科学院流动人口教育与培训中心主任韩嘉玲、北京第一所打工子弟学校创办人张保贵做客强国论坛,就关注农民工子弟受教育的权利等话题与网友在线交流。

     嘉宾简介

  韩嘉玲:1991年到北京大学学习现代化理论,北京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研究员、北京社会科学院流动人口教育与培训中心主任、获首届中国消除贫困奖科研奖提名奖。

  张保贵:1957年出生,河南固始人,1993年创建北京第一家农民工子弟学校。

  访谈全文

  【张保贵】:大家好,我叫张保贵,今天来到人民网,很荣幸和大家借此机会聊一聊。

  【韩嘉玲】:大家好,很高兴今天一块和大家分享打工子弟学校的话题。

创办第一所打工子弟学校的原由

  [阿信2]:张保贵你好,请问你为什么要创办北京第一所农民工子第学校?

  【张保贵】:实际上是这样的,我没有到北京办农民工子弟学校之前,我是一位河南籍乡村小学教师,因为原籍家乡是一个人多地少贫困地区,随着改革开放,外来务工人员汇集到各大城市,我们每年都要进行适龄儿童入学调查,在每年的适龄儿童调查当中,我发现有很多的适龄儿童到了上学的年龄还没有上学,原因何在?经过各方面的查询,这些孩子都跟着他们的父母远离家乡,到北京、上海各大城市,所以我怀着一种对儿童就学的责任心,于1993年的五一放假期间来到北京,做了第一次适龄儿童调查,我发现这批孩子根本没有在当地就学。比方他爸爸是卖蔬菜的,他就蹲在蔬菜摊旁边帮父亲卖蔬菜,如果他父母是卖水果的,就是在水果摊旁边整理水果,最惨的是收废品的家长,把孩子放在家里又不安全,只可以早晨把孩子带出去,晚上把孩子带回来,他们根本不是像传说的那样,在北京上学,在上海上学。我发现这些孩子大多流露街头,所以当时看到这种情况以后,我就感觉一阵阵的心酸,所以经过调查后,我就产生一个大胆的念头,我要走出家门,要到这些失学儿童身边去办一所学校,能够让他们在父母身边享受义务教育待遇。因此,办一所农民工学校的念头就产生了,1993年7月份,我们家乡放暑假时,我第二次来到北京,开始了我办农民工子弟学校的生涯。这就是我创办第一所打工子弟学校的原由和理由。

打工子弟学校的现状

  [想唱就唱]:打工子弟学校的现状如何?

  【韩嘉玲】:打工子弟学校的出现与流动儿童的教育问题不是单纯的教育问题,是"劳动力流动"的副产品,是三农问题的延伸,以及社会转型过程中原有体制与管理思路滞后所产生的新问题。流动儿童学校的出现是中国社会急剧变迁过程中,现行教育体制无法适应社会转型及变迁的结果。这类学校在过去及现在的一段时间内解决了低收入流动人口子女的义务教育上的社会问题,发挥了对现行教育体制"补充"及"自救"的功能。 打工子弟学校运用因陋就简、因地制宜的办法以低成本的运作方式复制了我国农村的办学模式。打工子弟学校没有国家一分的投资,几乎完全靠收取学生的有限学费来维持,是农民工发挥我国农村学校因陋就简、因地制宜的原则而运作和发展起来的。根据北京市各区县教委所掌握的统计,2002年北京的打工子弟学校达到348所,在这些学校就学的学生已超过8万,计85,882人。2004年虽然学校数减少到273所,学生人数并未相应减少,仍有83632人。由于这类学校的学生与学校流动性较大,所以学校与学生的实际数不易掌握,但应该比教育部门所掌握的统计数目高。因此,在该类学校就读的流动儿童约占在北京在学流动儿童的30 %。更确切的说,这30%的流动儿童是流动人口中最底层的人群,也就是农民工的子女。

  [草民啊]:请问嘉宾:打工子弟学校属于公办学校吗?

  【张保贵】:打工子弟学校不属于公办学校。它属于社会力量办学的一种形式。

  【韩嘉玲】:打工子弟学校不是公办学校,它是依靠收学费来运转的学校,不是由国家公共财政投入的学校。所以不能算公办学校。

  [子曾经曰过]:张先生,您的学校目前有多少学生?他们是来自哪些地区的?有没有这次分流的学生?

  【张保贵】:我目前分为两个校区,两个校区学生总人数一千八百人,这两个校区分别在海淀区和大兴区。海淀区是我原始学校,是第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大兴区是我2005年刚建立的一所学校,为什么我要在2005年建立一所学校,因为我在海淀区14年中我搬了10次家,学校一直处在一种漂泊状态。每一次拆迁都意味着学校要面临着一次巨大的损失,因为我的校区都是我自己投资,自己建的房,所以每一次拆迁的房屋都没有任何赔偿,每一次所有的投资都化为乌有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有一个梦,从1993年到现在,我这个梦都没有实现,这个梦就是我想有一个合法办学的身份,现在我本人头上还顶着“非法办学”的帽子,这一次海淀区取缔37所农民工子弟学校我排在第一,我不仅没有接纳其他学校的学生,我自己的学生还要分流到其他学校去,所以谈其这个问题我感到到心理酸酸的。大兴区建立一所学校,条件比较好,目前的房屋质检报告、卫生许可证我都拿到了,目的我是想让教委给我颁发一个办学许可证,有一个合法办学的身份。但是,我这些条件都具备了,但是,教委仍然不给我颁发办学许可证,我感到很痛苦和伤心,可以说我为了办这所农民工子弟学校,我把自己的经济都压上去还不够,外面还贷了很多款。

  [强国一派]:打工子弟学校的师资怎么样?这些老师如何选择了打工子弟学校来教书?

  【张保贵】:打工子弟学校的老师80%都具备大专以上文化程度,部分教师也达到中师水平,老师的招聘形式一部分是我们到师范学校直接聘请,一部分向社会聘请那些退休教师、以及原来在农村的一些民办教师。都是一些比较有经验的老师。师资情况基本上满足现状的。至于老师如何选择打工子弟学校来任教,这个问题我想有以下这几点:第一,因为他们选择的是师范专业,也就意味着他们很喜欢跟孩子们进行交往。第二,他们来到北京,看到有这么多农民工子弟的孩子在这种简陋的学校读书,他们也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义不容辞的选择了这份职业,也算献一份自己的爱心。实际上他们在北京可以选择比较好的工作,但他们没有这么去做,我认为他们选择了农民工子弟学校,这种精神是伟大的、是崇高的。

  [强国一派]:现在社会各界对农民工子弟学校的捐赠多吗?有没有比较完善的捐赠程序?

  【张保贵】:其他兄弟学校有没有接受捐赠我不太清楚,我的学校除了中国农业大学近两学期每学期给我们五百元的“烛光基金”外没有接到任何社会赞助,我们每学期接到五百块钱的“烛光基金”是农业大学的学生回收废品变卖出来的。

  [170]:嘉宾:你的学校被取缔后,你的学生入公办学校率是多少?对你们这些教师有什么安排?

  【张保贵】:目前我的学校还没有被取缔,现在还没有一个学生进入公办学校读书,现在还在我的学校读书,因为海淀区要分流学校,截止到目前还属于一种暂缓的状态,没有开始进行分流。对教师如何安排,教委没有做出任何承诺。原来我跟教委讨论过这些问题,我们学校投入很多,如果学校的学生被分流,学校被关闭了,我们希望政府给予补偿,希望对失业的老师给予补偿,但是政府截止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答复和承诺。

  [草民啊]:问嘉宾:城镇农民工子弟学校是否属于开放型私立学校范畴?学校教学书籍、大纲是否要教育部门指定?

  【张保贵】:教材方面我们使用的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统一教材,教学全部按照教学大纲实施教学。应该说,城镇农民工子弟学校属于社会力量办学的一种形式,也不属于私立学校。

  [流泪的乌鸦]:不是大学,仅是中小学阶段,对着义务教育法,开这样的学校如何维持运作?经费何来?收学费?

  【张保贵】:民工子弟学校运作的方式就是完全依靠收取微不足道的学费来运转。

希望有关部门对农民工子弟学校给予投入和扶持

  [hpty]:您觉得农民工当地所在政府,是不是也应该对打工子弟学校的上学问题负一些责任?

  【张保贵】:我觉得农民工子弟学校,农民工子女应该受到全社会的关注。因为农民工子女是弱势群体当中的弱势群体。农民工子弟的学校过去没有,将来很可能也没有,它是在改革开放过程中产生的一个新课题,随着农民工子弟学校的出现,我想政府应该多多的关心这些孩子,因为他们都是祖国的儿童,他们应该和城市的孩子一样享受应该享受的待遇。现在我们民工子弟学校从各方面和公办学校相比,条件都是无法比较的,这些孩子本来就已经够委屈的了,所以希望政府也好、有关教育部门也好,在有关农民工子弟学校方面应该多多的给予关注,给予投入和扶持。

  [索菲亚大教堂2]:张保贵先生: 打工子弟学校您能办,当地正府为啥不能办呢?

  【张保贵】:打工子弟学校我们可以办,实际上政府完全有能力办。但他以前为什么没有办?原因有很多,一方面是打工子弟来自于全国各地,这些孩子大多数他们的家长都住在城乡结合部,如果要进入公办学校去学习,有很多困难存在。首先是教材和他们家乡的教材不同步,这里可以说明一下,我们用的都是人民教育出版社的教材。而北京市公办学校是用的北京版,这些孩子有朝一日要回家,如果他们回去以后,在北京公办学校所接受的教材和家乡的教材是接不上的,又不同步。第二,这些孩子的家长在北京从事各种行业的工作,他们没有时间接送孩子,而我们农民工子弟学校很多学校都是上门服务的,都是车接车送。第三,农民工子女不到公办学校去读书是因为那里需要有很多手续,需要办全五证,如果办不到五证,必须交昂贵的借读费。这就是以前北京市没有接受农民工子弟学校的原因。现在,整个北京市要取缔一部分打工子弟学校,接纳农民工子女,我想这点从客观来讲,是一种好的趋势,因为公办学校无论是从设备、软件、硬件环境都比咱们民工子弟学校要好得多。但虽然条件好,农民工子女愿意不愿意去还是一个硬骨头,原因就是我上面说的那些。比方说我们这次学校也被分流到清河一小分校,绝大部分家长知道这种情况以后就拒绝了,他们抱着一种态度宁愿孩子失学,也不要去哪里,因为他们没有时间接送孩子,路程太远,而我们现在可以为他们提供全方位服务,可以解除家长的种种后顾之忧。

  [hyty]:您觉得农民工当地所在政府,是不是也应该对打工子弟学校的上学问题负一些责任?

  【韩嘉玲】:流入地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对象,必需改变"仅提供户籍人口"这种过时的思路,也应包括对本社区做的贡献的居民。流动人口为现代化城市盖楼、造桥、修路;他们种菜、卖菜,使得流入地百姓吃上廉价的新鲜蔬菜;他们捡废品,扫大街,使得流入地百姓可以生活在干净、整齐的大城市中;他们以辛勤的劳动,低廉的工资,为流入地降低了多少财政的支出。他们对流入地的城市建设、经济及社会发展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因此流入地政府必需将他们子女教育的公用经费纳入财政预算。

  [子曾经曰过]:嘉宾:这次北京取缔“非法”打工子弟的理由是:师资力量不够,和办学条件不规范,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韩嘉玲】:确实打工子弟学校存在师资不达标、办学不规范的问题,就像所说,它是依靠收取低廉的学费来运转的,它基本上采用因地制宜的办法以低成本运作的方式复制我国农村办学模式,所以基本解决流动人口上学的问题,如果靠他们自身来解决师资、办学条件,其实有相当大的难度,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流动儿童的上学问题,我们觉得基本上还是应该采取回归到原来国务院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中,义务教育基本上还是应该由公共教育财政来承担,以公办学校和所谓的流入地政府为主的原则来解决,打工子弟学校只能发挥补充的作用。

  [170]:北京和民工来源地的政府应该感谢你们!你没有考虑过由他们出资改善办学条件吗?

  【张保贵】:办一所达到教委要求标准的学校,是我的一个梦想,因为我自己的能力有限,很希望政府和教委给予扶持建一所理想的学校。我曾经多次申请要求政府给予投资,改善一下办学条件,这次海淀区拨出八千万改善办学条件,大部分的资金都拨到公办学校,而对民工子弟学校基本上是没有。如果现在要说政府能拨给我们一百万,我们现在的学校都可以达到教委标准的学校,因为这一百万对国家来说是一个小数目,而对我们学校来说就是一个可观的数字。例如这次石景山区有三家学校,一个是黄庄,一个台京,另外华奥学校,这三家学校都接纳了很多其他分流过去的学生,每一所学校的学生都达到三千多人,严重的超负荷。也就是说原来一个班是40个人,现在就要达到80个人一个班。这样以来安全隐患非常大,据昨天《新京报》披露,石景山区可能还要做第二次分流,也就是原来分流的学生还要重新再分流到别的学校去,这样以来,政府来来回回进行分流,既会耽误学生的学习,又会影响老师的工作情绪。学生的安全还得不到保证(存在安全隐患问题)。

  【韩嘉玲】:我认为流动人口为流入地的经济和社会作出了一定的贡献。流入地政府义不容辞的应该承担起这些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的教育责任。按照《国务院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里面,明确了流动儿童接受教育的问题,应该是流入地政府负主要的责任,也就是说,流入地政府应该对这些人提供公共服务,而不应该把它推向留出地政府,因为相对来说,流入地的政府财政状况比留出地富裕,而且流入地政府是用人用工单位。所以这是它的责任。更何况他们的子女都也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是我们未来的主人翁。所以流入地政府在提供公共服务时,必须改变仅仅提供户籍人口这种过时的思路,也应包括对本社区作出贡献的居民。

[下一页]

(责任编辑:强国论坛)
相关专题
· 强国论坛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