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驻港记者吴长生谈香港回归这十年

2007年06月27日16:24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人民日报社驻港记者吴长生做客强国论坛现场照片

  编者按1997年7月1日,历史将永远铭记。那一天,中华民族的百年国耻得以洗刷,“东方明珠”香港顺利回归祖国怀抱。时光飞转,岁月如流,而今我们迎来了香港回归后的第一个十年。
  十年间,两地同舟共济,交流融合,香港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可以说,1997年至2007年是香港经受种种考验的十年,是“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成功推进的十年,也是香港书写新的辉煌篇章的十年。
  为此,人民网特别推出系列访谈,邀请人民日报社三位驻港记者吴长生、朱思雄、王尧做客强国论坛,以“香港回归:那一夜 这十年”为主题与网友在线交流,讲述他们驻港期间的见闻和故事,畅谈“一国两制”条件下香港的“变”与“不变”。2007年6月27日8:30,访谈嘉宾:人民日报国际部主任吴长生。

 

视频

 嘉宾简介

  吴长生, 30多年前,从西藏踏上新闻之路;上世纪80、90年代,几乎全程参与了中国农村、城市经济改革的报道;1994年在一线主持筹备、创办人民日报的第一个地方版——人民日报华东版;1999年转任人民日报香港办事处主任、首席记者,在人民网开辟《香江客语》专栏,发表了大量时事评论;2004年底调任人民日报国际部主任。

  访谈全文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再过几天就是香港回归十周年的大日子了,关于这个国际大都会的文章和影像涌现如潮。150年不列颠帝国的殖民统治,全世界首个“一国两制”的试验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个特别行政区——在这样的背景下,“香港”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符号,这两个普通的汉字底下深藏了多少的含义?这个城市和这里的人民有过怎样的成长经历?又在面对怎样的未来与思考?我们今天十分有幸请到了人民日报社国际部的主任吴长生老师,来跟我们一起聊一聊香港的故事。吴老师,您好。先跟我们网友打个招呼吧。

  【吴长生】:你好。网友们好。

我在香港的这五年经历了很多大事件

  [主持人]:吴老师在新闻界已经有30多年的从业经历,而您跟香港也有着很深的缘分,1999年您曾任人民日报香港办事处主任、首席记者,在人民网开辟《香江客语》专栏,发表了大量的时事评论。从1999年到2004年调回人民日报国际部。这在香港的5年驻站经历,相信也给您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您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您当时的生活和工作?

  【吴长生】:从小香港在我脑海里就是一个很向往的地方,因为它有着特殊的历史,像我们这个年龄,从小学历史时就知道,这是中华民族之痛,所以,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我也特别希望能够有机会到香港去工作一段时间,在1999年的时候,机会终于来了,我被调到人民日报驻香港办事处当首席记者、主任。我在香港一共待了五年多时间,正好是回归后两年,香港经历亚洲金融风暴冲击之后,经济处于低潮时段。而后,又接连不断地发生了一系列的大事情。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能够在一线经历这些事情、报道这些事情,而且通过观察,思考这些事情发生的起因和香港民众、政府应对,我觉得这确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是一件幸事。
  刚到香港时,因为它和内地从事新闻工作有很多不同,大家知道,“一国两制”,实行的是资本主义制度,所以我们刚到香港之后,第一,要了解我们的工作环境和工作特点。内地一般对新闻工作者还是很尊重的,在香港历来的传统,新闻工作者有很招人喜欢的一面,同时也有招人不太喜欢的一面。所以,很多机构和我们所理解的新闻人物是躲着媒体的,所以这和内地不太一样。我们到那之后就有一个适应过程,适应香港的特殊环境,逐步地转换角色,用更加适宜的工作态度观察这个社会、反映这个社会,向世界报道这个社会。
  大概在我去之后,第一个变化就是适应,因为要重新认识它。我在那里待了五年,经历了很多大事情,回归之后的亚洲金融风暴冲击,而后有一个辗转的经济复苏过程,大家知道,在1999——2000年暂短的网络时代,当时由于网络兴起,香港是一个很敏感的地方,在网络新技术发展的同时,由于过分地炒作,出现了网络泡沫,很快泡沫就破了,破了之后,受外围经济的拖累,主要是欧美市场,还有日本市场,香港经济又开始下滑,滑了大概一年多的时间。
  在2002年下半年到2003年初,经济稍微有起色时,又突如其来地遭受到SARS异潮的冲击,一下子前后持续了大概四个月时间,这个冲击大家都清楚,是很严重的。而后,经历了SARS冲击之后,香港在后来这三年多,进入了稳步发展的时期,经济不断地复苏,各项指标也都在不断地改善,这样就逐步地进入了健康发展的轨道,主要是指经济。经济刚刚呈现复苏的各种好的迹象的时候,我就离开香港了。而后,据我了解,经济状况还是很好的,一直持续到现在。经过的情况就是这样。

  [主持人]:您等于是为我们梳理了一下香港回归后从金融风暴一直到现在的历程。其实也是伴随着您的历程过来的。您刚才也提到金融风暴和SARS,这是两件香港回归以来比较大的两件事。

  【吴长生】:中间还有个小插曲,金融风暴还没有过去的时候,中间加了一个禽流感。

共同抵抗SARS增强了香港社会的凝聚力

  [主持人]:我看到有这样一个评论,他说金融风暴使香港人的信心跌到了谷底,而SARS又使香港人团结起来重拾信心,您怎么看这个说法呢?

  【吴长生】:应该说有一定的道理。因为香港在英国占领之后,大概在将近100年的时间中,经济发展并不是很快,真正经济大发展,是从上世纪50年代以后,它遇到了一些难得的机会。这个机会,说句老实话,应该说也是我们祖国内地提供的。因为大家都清楚,新中国成立之初一直到60年代,甚至往后,西方对中国实行了封锁的政策,当时的香港在一段时间中成为中国经济和世界交往的唯一通道,所以,香港为内地经济发展提供一些紧缺的物资,还有内地的产品出口到国际市场,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与此同时,它也得到了很大的好处,取得了丰厚的利润。我概括成一句,就是“它享受了垄断中国对外进出口的权利”,当然这是客观形成的。所以,香港经济明显的起飞实际上是在50年代,最初的时候,搞了一些制造业、轻工业,像纺织、玩具、钟表等等。到了70年代,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它利用了“近水楼台”的优势,而且文化是相同的,民族是相同的,地理上又是贴近的,所以它迅速调整经济结构,把大量的制造业转移到了内地,利用了内地廉价的劳动力和土地成本。所以香港就实现了第二次经济转型。
  一直到90年代中期,将近40年的时间中,香港中间受国际大环境的影响,也有过一些起伏,但是,它是一个不断繁荣的阶段。所以香港有两代人过了比较顺畅的日子,就是初期的时候打拼很艰苦,但是在60、70年代,特别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后,香港过了差不多20年的好日子,就是赚钱非常容易,后来我到香港的时候听到“赚快钱”、“赚大钱”,甚至一夜暴富的例子是不胜枚举的。而亚洲金融风暴对香港的冲击之大,是人们所没有料到的,所以,一下子就从经济发展的峰顶,亚洲金融风暴就把香港打到那个阶段的谷底。所以香港很多人对这么大的困难缺乏思想准备。经济高速发展时候的亢奋的劲头,泼了一盆凉水之后,信心一下子低落,情绪低落。
  我曾经接触过一个香港金融界的领军式的人物,他跟我说了一句很形象的话,就说香港人的情绪起落之大,他用了一句话来形容,他说“好时天无天,坏时海无底”,前20多年的时候特别好,天都没有尽头了,香港一直能冲上去,没有受挫的时候,就是那种的心情。真正受到亚洲金融风暴的危机,把人们的情绪打下来的时候,“差时海无底”,就是面对大海,大家知道香港是一个香港岛,周围都是海水,灰心丧气到了什么程度?就是海都找不着底的情绪状况。
  我刚去香港的时候是这样的,因为香港的股市经过亚洲金融风暴,从一万六千八百点,一下子跌到六千六百点,跌下了一万多点。香港的楼市从最高峰的时候一英尺几万港币,一英尺比一市尺还要小,十英尺多一点相当于一平方米,也就是说,从最高的时候每平方米房子卖到40多万块钱,一下子跌掉了三分之二以上。所以1997年前后的时候,泡沫经济很严重的时候,今天买房子明天卖就能赚几十万,后来到我去的时候,那时候还没跌到谷底,真正香港房价跌到谷底是2003年SARS的时候,那时候房价已经跌到一半了,也就是说,你在97年高峰时候买的房子,你花一千万块钱买房子,但是到那时只跌剩下500万了,所以那时出现了20多万左右的负资产阶级,原来不懂,什么叫负资产阶级?就是向银行按揭了一部分,结果银行款还没还完的时候,房价已经跌到了比银行还款的余额还低。银行花了一千万买了一套房子,他付了200万,然后他在两三年中还了一百万,银行的贷款余额还剩700万,但是就在这两年中,他的房子本身市场的价格已经跌到了500万。也就是说现在房子都卖了,他还欠银行的钱,他变成负资产阶级。
  到了2003年SARS的时候,这中间我看到了。因为我1999——2002年的时候,看到的大多是香港的起起伏伏,群众的情绪基本上处于一种比较悲观的状况,后来到2003年初发生SARS之后,开始有一个很短的恐慌,后来香港进入全民动员抗击疫情的全民性的运动中,几乎涉及到所有的港人,当时除了极个别的唱反调的,绝大多数港人,丢掉了原来的怨气和悲观的气氛,大家团结一致,共同应对自然灾害的状态。
  当时我看到之后,当然我也不是一下子振奋起来,开始觉得香港的社会气氛开始发生变化。原来是怨气很足,怨天、怨地、怨特区政府等等。后来抗击SARS活动开展以后,确实是很多人都投入了这场运动。从心理上是关心,每天都关注,那时候特区政府每天下午四点半有一个情况通报会,报告24小时以来的疫情,不仅仅是家家看电视,而且香港街头上有很多公开的大屏幕,到那时候,几乎全体港人都把眼光和自己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屏幕上,关心疫情有什么新的发展,然后自己可以为抗击这场灾难做什么。当时我记得有募捐的,经济比较紧张的,就写信、打电话来慰问一线的医护人员,还有的家里出现因病而致死的人,有一些人去慰问这些家属,给他们精神上一些关慰,希望能够使他们尽快地走出悲痛的状态。
  几乎在那个时候,我觉得虽然是大难当头,但是大家表现出了一种很可贵的关心他人、关爱他人,想为社会出力的很高尚的精神。通过抗SARS的确增强了香港社会的凝聚力,让人看到了希望。所以,战胜SARS之后,香港人的精神状态,比抗SARS之前有一个大的提升。
  所谓的危难之中见真情,而通过战胜危难又把真情提升到一个层次,我想是不假的。所以刚才你讲那两句话是有道理的,因为我亲身经历过。SARS来之前,大家看到的都是负面的东西,这么多人失业了,那么多酒楼关闭了,这个地方炒鱿鱼了,那个地方减薪了,大约都是这些东西,抗SARS中,大家更多的看到的是医务人员怎么冲锋在前,香港这一点是很可贵的,香港的上万名医务人员在整个抗SARS中,没有一个临阵逃脱的,全都是以抢救、想办法救治这些患者为第一。所以,他们中有很多人感染上了SARS,我记得大概有七位医护人员在工作岗位上感染上之后,没有抢救过来。
  但是医护人员的这种表现对整个全社会是一种激励,好多人,包括金庸先生就说,这些医护人员是真正的英雄。当然他们没有什么特别让人觉得很振奋的言词,它就是我的职责所在,在这种情况下,我就是应该在那个岗位上做工作。相比之下,大家知道,台湾有几百个医护人员临阵逃脱,以各种理由,不上班、休假。这是特别鲜明的对比,我说同样是中华民族的两块地方,社会制度上也有相近的地方,但是,人的境界上确实还是有差异的。我感觉到了这一点。

[下一页]

(责编:强国论坛)
相关专题
· 强国论坛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胡总书记是咱强坛网友胡总书记是咱强坛网友
中央施压地方调控楼市中央施压地方调控楼市
普京一年降房价60%普京一年降房价60%
美国人眼中的中国美国人眼中的中国
   精彩新闻
·[网评]收入分配的独特风景线:七连涨和翻一番
·[网评]GDP难以表达适度的经济增长
·[网评]“孩子好了吗”?使我热泪盈眶
·[网评]未毕业已就业 官二代怎不招惹公愤
·[网评]究竟是资产价格泡沫,还是人民币泡沫?
·[网评]重庆入选中国最具幸福感的城市当之无愧
·[网评]真相被掩盖令人恐惧
·[网评]演戏是金正日和李明博 幕后交手却是中美
·[网评]三新闻感悟圣诞节
·[网评]假如,这次加息点错了小数点
羊年真的会惨吗?羊年真的会惨吗?
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
   小编推荐
·古巴觉醒了啥"惊了"中国·豪赌将令美国重复衰落
·薄熙来"爱面子"内情·中国现役军人咋看朝韩战争
·中国将有多少城市破产?·爆料!房价升与降将分晓
·房地产靠山有哪些势力?·李明博不是金正日对手!
·美国斗不过中国"太极"·维基揭秘到底揭了谁的底
   社区精选
[E政]事故中死亡人员应公祭·养老应列入政府焦点议题
[聊吧]临时工难承受大火之重·男人不能惯 越惯越混蛋
[辩论] 摇号中签不买车,该罚吗·你支持重庆红色频道吗
[视点]干部做好事:强奸未遂?·鄙视中国的韩国人,看招!
[热帖]东北亚危机"前世今生"!·美国的穷人究竟有多穷?
[一语惊坛]收入差距尚且"讳言",分配不公如何"开刀"?
[论坛]美派三航母迎接胡总出访?·六国要联合对抗中国?
[访谈]党国英谈农村城镇化·外交部李松谈伊朗问题
[辩论]  花千亿投资迪斯尼,值吗?·你认同买不如租吗?
[博客]温总理:见一叶而知天下 女副市长咋被骗色骗财?
[博客]毛泽东为何成中国文化符号 男人居住北京11条理由
   无线·手机媒体
“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
“手机民意直寄总理”“手机民意直寄总理”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