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知青翁德坤、陈健谈北大荒精神 

2007年08月16日16:18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上海知青弘扬北大荒精神采访团8月16日上午参观北大荒博物馆合影(翁德坤左一)

  编者按  60年风雨兼程,三代人前赴后继。曾经渺无人烟的北大荒如今已建起了我国耕地规模最大、机械化程度最高、综合生产能力最强的国有农场群,初步形成了以水利化、机械化、规模化、标准化和产业化为主要特征的现代农业生产经营模式,并成为国家重要的商品粮基地、粮食战略后备基地和现代农业示范基地,被誉为“中华大粮仓”。   2007年8月16日14时,北大荒老知青、上海市农业委员会农业科技服务中心编审翁德坤、留在北大荒的上海知青,《感动中国》2005年度人物获奖者陈健做客强国论坛,以我们的青春在北大荒为题与网友在线交流。  

  访谈全文

  [主持人]:60年的风雨,几代人的奋斗,曾经渺无人烟的北大荒如今不仅建起了我国耕地规模最大、机械化程度最高、综合生产能力最强的国有农场群,而且给我们留下了“艰苦奋斗、勇于开拓、顾全大局、无私奉献”的北大荒精神。在北大荒无数的创业者中,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当年他们上山下乡,把青春与激情奉献给了这块黑土地。今天,他们当中的两位来到我们中间,与大家一起分享他们的青春历程,分享北大荒的点点滴滴。现在,我们就通过电话与老知青、上海市农业委员会农业科技服务中心编审翁德坤先生交流,14:30左右,我们再与留守北大荒的老知青、“感动中国”2005年度人物获奖者陈健先生进行交流。
  下面请北大荒老知青、上海市农业委员会农业科技服务中心编审翁德坤先生与大家交流,翁德坤先生是北大荒老知青,在铁道兵854农场做过拖拉机工、农工、建筑工人、采石工等工种。今天,翁德坤先生正在黑龙江参与纪念活动。
  翁德坤先生,请与网友打个招呼。

  【翁德坤】:各位网友,你们好。我是上海当年下乡到黑龙江国营854农场的知青,我叫翁德坤。最近,我们上海有8位知青组织了一个“弘扬北大荒精神采访团”参加北大荒开发建设60周年的活动,回到了40年前我们下乡的北大荒这块土地,我们非常高兴,这几年,特别是最近几天看到人民日报、新华社和中央很多新闻单位采访报道了北大荒开发建设60年的成就,我们非常自豪。作为当年我们能够把自己的青春和热血献给北大荒的开发事业,我们感到自豪、感到骄傲。同时,我们更为北大荒改革开放近30年来的巨大发展感到高兴。这次我们回来,就是要进一步采访北大荒60年来的伟大成果,也来感恩北大荒,也想为北大荒的进一步发展,贡献一点我们知青的力量。我们愿意接受人民网的采访。

感恩北大荒、感谢北大荒

  [主持人]:每代人有每代人的故事,当年您把青春献给了北大荒,您觉得对您这一辈子有何重要影响?

  【翁德坤】:影响非常大。我们作为知青,下乡的时候大部分是15、16岁,最大的不过20岁,我们刚刚从学校校门跨出来,人生的第一步是在北大荒迈出的,人生的基础就是在北大荒打下的。热爱劳动、学习坚韧不拔的精神,特别是学习我们北大荒有很多老红军、老八路、转业官兵的无私奉献精神,对我们是一个极大的教育。北大荒的辽阔、雄伟,北大荒的艰苦、荒凉给了我们最好的锻炼,北大荒人的开阔胸怀,包容各方面的广阔胸怀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所以,我们说,知青人生的基础是在北大荒打下的,不是我个人,也不是少数人,当年北京、天津、上海、杭州、宁波,包括哈尔滨,包括齐齐哈尔,包括牡丹江好多大城市的老知青,来到北大荒这块土地上,大概有54万人,54万人都有这个感觉。所以我们要感谢北大荒给我们打下了人生的基础。我们现在知青都在全国各条战线,成了改革开放的中流砥柱,在各个单位都成了挑起大梁的骨干力量,这个基础都是在北大荒打下的,所以我们非常感谢北大荒,我们这次回来第一就是感恩北大荒、感谢北大荒。我感到我们当年下乡是无怨无悔的,我们是青春无悔。

  [网友]:请问嘉宾,如果当初你不可一去北大荒而是留在上海,你选择哪个?说真心话,违心话就不要说了?

  【翁德坤】:1968年当初有四个面向的口号,面向基层、面向工矿、面向农村、面向边疆。当时,我在家里是作为母亲唯一的孩子,我已经分配在上海港务局第五装卸区工作,但是那时候我感到我还应该到最艰苦的地方锻炼自己,所以我坚决报名来了北大荒。当时还不批准我,我通过写血书,挤了小半杯血写了血书,才被批准来北大荒。还有一个需要,就是当时为了防止侵略战争的需要,我们选择来北大荒。当时来北大荒,不是我一个人,我们交大附中来北大荒的有50、60个同学。所以不是少数,当时是一代人共同的选择,也是我们自愿的、自觉的。当初我们老三界和共和国先后出生的那些人,很多都做了这样的选择。

北大荒精神一直在我们心里

  [国有股5]:嘉宾,有人认为,总体来说,你们这一代人属于时代的牺牲品,你对这个问题有什么高见?

  【翁德坤】:我感到我们这一代人不是什么牺牲品。当初我们下乡的时候,是处于文化大革命非常混乱的时期,农业还没有过关,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在我们边境屯兵百万,对我们虎视眈眈,我们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响应党的号召、响应政府的号召,上山下乡来到北大荒,来到农村,为农村的发展、为农业的发展、为北大荒的开发贡献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所以感到没有什么后悔的。我们感到是应该的。作为青年学生到社会的第一线,到最艰苦的地方锻炼自己,没有什么后悔,我们吃了不少苦,但是比起我们的革命前辈,比起我们的老红军、老八路,比起我们的转业官兵,比起我们的铁道兵来说,这点苦算什么,他们为了新中国的解放,为了人民的事业,很多人命都献出了,很多人受了伤,他们当年来北大荒的时候,献了青春,还要献终身,献了终身,还要献子孙。比起这种精神,我们差远了,就算有点牺牲,我们也是应该的。

  [浊斯足]:请问嘉宾,那时条件那么艰苦,为什么这么多老知青怀念那段时光?

  【翁德坤】:当时的环境非常艰苦,我自己在连队种过地、当过农工,在地里锄草、晒粮食、扛大包,开拖拉机,冬天我们上山伐木、上山采石,什么都干过,放过马,还喂过猪,什么累活都干过。这段经历到现在还我们心里,永远抹不掉。我感到这种献的精神,确确实实是我们民族非常需要的。一个年轻人刚从学校毕业,不光要有文化知识、要有科学知识,还要有社会知识,还要有各种能力,坚韧不拔的毅力就是这么锻炼出来的。特别是我们和老铁道兵、转业官兵,和普通的农民、农工在一起,我们感到他们的品德非常纯洁、非常关心人、非常爱护人。普通工人、农民的胸怀,通过我们和他们日日夜夜的劳动,我们感到工人、农民的伟大,这点精神,我当年是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中学66届的高中毕业生,当时如果没有下乡的话,当时在我们脑子里,大学毕业就是当工程师,就是当干部,当科学家,脑子里根本没有工人、农民。下乡了以后,我们才看到了工人、农民的可爱、可敬、可亲,看到了他们的伟大。从那个时候,我们才树立起了要为这些可亲、可爱的普通工人、农民服务的思想。我感到这对我们年轻人来说非常需要。
  要热爱国家、热爱民族,要有具体概念,了解了最大多数工人、农民,就会热爱我们整个人民、整个国家、整个民族,那么才有一种献身精神,十年以后,我上大学离开了北大荒,但是这追精神,热爱人民、热爱劳动,勇于开拓、艰苦奋斗、坚韧不拔这种精神一直在我们心里,永远抹煞不了。我感到这是最成功的基础,最最重要的基础。只有科学文化、只有一身技术,但是没有献身群众、献身民族、献身国家的精神,这种科学知识也是没有用的。从那时候开始,我们感到下乡的意义,给我们的锻炼,感到这种精神的伟大。我感到我们是一个比较成熟的人,一个比较完美、全面的人,才是一个真正的人。所以我们要永远怀念艰苦奋斗、上山下乡的经历。

  [一天一地一广仔]:请问嘉宾,你们当年北大荒的知青现在还经常联系吗?有没有一起回到北大荒看一下?

  【翁德坤】:知青离开北大荒现在大概有20、30年了,这20、30年,特别是最近50年以来,知青回到城市大概现在有接近20、30年了,特别是最近十年,每年都有大批的知青,重返这块黑土地,每年都有。我们这次来,我听列车上的列车员跟我们讲,每一节车厢,7月份到现在8月份,每天上海开出的56次火车,每天都有几百个上海知青,不约而同的回到当年下乡的100多个大型农场,那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回到农场不仅仅是旅游观光,更多的是探望一些当年我们的老连长、老指导员、老铁道兵、老专业官兵和我们朝夕相处的老农工、老农民。这个感情是非常深厚的。另外,我们回到农场还帮北大荒各个农场做很多好事情,有的在那里搞绿化,种树,购买树林,有的到哪里推销农副产品,还有的利用寒暑假回去给当地农场的学校,给孩子们上课,做各种辅导,有的知青企业家回去,帮他们参加一些农场的经营管理。我们上海知青还带去了我们大城市先进的思想、先进的管理理念,还有商品经营的信息,包括农产品深加工的技术,带到北大荒,带到农场,帮助农场发展农产品的深加工。还有我们也帮助北大荒发展一些文化事业,帮他们写小说,写电视连续剧,发展一些文化,编排一些歌颂北大荒的诗歌、歌曲、舞蹈,为繁荣北大荒的文化做点我们力所能及的工作,我们感到很有意思。
  而且这两年知青的重返黑土地、回访北大荒,人员会越来越多,明年是我们大规模下乡十周年,我们估计有几万个上海知青,都要回去,而且不光是上海,包括浙江的,杭州、宁波、温州、同乡、嘉兴很多知青,包括北京、天津有好多知青都自发地回去,每年都有回去的。我们的口号就叫“我爱北大荒、情系黑土地”。

 
 
左图:兵团战士当年守卫在珍宝岛前线(翁德坤中)照片
右图:1969年冬兵团四师组织2500里野营拉练途经海林县祭扫杨子荣烈士墓照片

早上两点半,地里两顿饭,两头看不见

  [美到像猪]:怀念那段日子?那干嘛还要回城。在那里呆一辈子不是更好?

  【翁德坤】:当时国家恢复高考以后,在我们脑子里也引起了很大的波动,最开始我们并没有想到考大学,但是后来通过粉碎“四人帮”,我们感到我们国家非常需要科学文化,四个现代化,当时需要现代化的很多东西,现代化的好多科学、知识都是需要大学里进一步深造,我们感到自己的这种知识是远远不够的。虽然我当初是66届高中毕业,马上上大学了,文化大革命使得我们大学梦破灭了,那是1977年邓小平重新走上领导岗位,决定恢复高考,我们感到是一个非常英明的决策,我们自己也需要好好的充实自己,需要补上大学这一课。所以我们当时也下定了决心,为了四个现代化,需要科技,我们也需要好好充电去学习,国家更需要有知识的人。所以我们决定参加高考,离开了北大荒。
  但是我们人离开了北大荒,思想感情还是留在那片土地上。国家改革开放需要大批的有知识的人,所以我们要去上大学。

  [战战兢兢]:嘉宾,看到几个小右在这里诋毁北大荒精神,你有什么感想?

  【翁德坤】:说明他太不了解北大荒了。北大荒以前是千里荒原,没有人烟的地方,我们去了以后,尽管那里已经开发了十年,但是还是非常荒凉,野狼、野熊各种野兽出没。国家当时非常需要粮食,粮食没有过关,老百姓饿肚子,那么就需要去开荒。在那种零下30度,冻得受不了,干活非常累,我们一个口号就是早上两点半,地里两顿饭,两头看不见。早上两点半我们就得起床、下地干活,每天早饭、午饭都是在地里吃,回到生产队,已经是晚上八九点钟,所以两头看不见。下地的时候也看不见路,回来也看不见路,那时候累得要命,困得要死,一边走,一边打磕睡。另外,北大荒荒地里到处是蚊子,咬得受不了,在那种情况下,如果没有艰苦奋斗的精神,没有坚韧不拔的毅力,肯定忍受不了,所以我感到北大荒的精神首先就是艰苦奋斗、勇于开拓。
  另外,我们夏天到北大荒,同是知青,离开了大城市,离开父母,另外还有转业官兵,他们也是离开了军队、离开了自己的亲人,大部分都是南方人,关里人来到关外,是一种奉献的精神,为什么?都是顾全大局,为了我们整个中华民族的需要,为了建设中华大粮仓的需要,所以北大荒精神就是像现在我们农科所老局长概括的,叫艰苦奋斗、勇于开拓、无私奉献、顾全大局。没有这种精神,北大荒今年根本不可能成为北大仓。现在北大荒千万亩耕地,都是靠我们这种精神开发出来的,每年200亿斤商品粮都是靠这种精神建出来的、打出来的、生产出来的。没有这种精神,怎么会有这种现实,怎么会有今天中华粮仓的成果呢?所以质疑北大荒精神是对历史、对现实太不了解了,不可能有任何怀疑和质疑的地方,没有这种精神,哪有今天?提出这种质疑精神的人,确实对北大荒太不了解,现在的年轻人日子比较好过,他们不知道艰苦的岁月,不知道这种精神。北大荒最早是1947年,很多残废军人,前线的伤员开发的。1958年2月份中共中央第八届二中全会,毛泽东和100多个中央委员集体决定开发的,当时全军每个部队,都有人员来到北大荒,这都是事实,没有先辈、没有知青的奉献精神,今天中国的粮食不可能那么过关。这实际上没有什么奇怪,也不需要什么质疑的。

  [Hades1]:十年内乱,知青跑到北大荒,那时候正是北大荒生产力大幅下降的时期,知青其实是没有起到重要的作用。因为文革的时候,知青都跑到北大荒去了,但是北大荒的经济越来越落后了。

  【翁德坤】:这不对,好象你对历史太不了解。就拿我下乡的854农场来说,我们刚刚去的时候,大概20多万亩地。等到我们走的时候,已经翻了一番,已经有40多万亩耕地开辟出来了。我们刚刚去的时候,小麦的亩产很低,才100多斤,我们走的时候,78、79年那时候已经翻了一番,250、260斤,大豆的亩产也上去了,北大荒的生产主要是小麦、大豆和玉米,那时候水稻还很少。知青走的时候,刚刚开始探索种植水稻。所以,我感到不能说生产力下降,对粮食的生产,还是在北大荒不断开发的。知青起了很大的作用。特别是我们现在北大荒,黑龙江农垦总局,其中最大的一个叫建三江农产管理局,当时我们兵团就叫兵团第六师,整个师大概七八百万公顷耕地,全是兵团开发的,知青去了以后开发的,整个农场就是知青开发出来的,是我们的现役军人和转业官兵老前辈领着我们,但是开发的主力军就是知青。所以粮食总产,在我们下乡的十年中翻了几倍。我们走的时候大概年产100亿斤,去年达到200亿斤商品粮。北大荒的农业是发展的,不能说是在下降。绝对不能这么说。

越来越多的“老三届”正在越来越深刻地反省

  [一天一地一广仔]:请问嘉宾,你们怎么看“老三届”?

  【翁德坤】:“老三届”大概前后有10年的历史,也是一代人。这代人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新社会。一开始就接受了我们共产主义的教育,和我们民族文化的传统教育。思想上还是很纯洁、很朴素的。虽然碰上了“文化大革命”非常“左”的,非常荒诞的,出现造反的运动,“老三届”的好多人都说“红卫兵运动”做了很多荒唐的事情,自己觉得也是非常后悔、非常难看、不堪回首的事。但是大家还是比较能够正确的看待这件事。正是下乡以后,了解了中国的国情了,了解了最底层的工人、农民,才感到当年在学校里所谓的批斗走资派,所谓的造反,都是傻事,都是荒诞的事情,才有了反思的思想。如果没有下乡,没有对自己的反思,不了解社会的实际情况,我们的思想更会脱离社会现实,更会做出像“文化大革命”这样愚蠢的事情。“老三届”当然是一个群体,当然也是很复杂的,特别是现在,在多元化的社会中,每一个人的经历不同,家庭出身不同、文化程度不同,他受教育的程度不同,他的素质高低,对各种问题的看法有很大的不同,我们感到多元化的社会应该有多元化的思维、多元化的文化。“老三届”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正在越来越深刻地反省,不仅是忏悔、反思当年做的很多极“左”的事情,更是看今后。不能让文化大革命这种荒唐的事情重演,坚决要拥护邓小平同志开创的改革开放事业,要把改革开放事业推向前进。“老三届”绝大多数正是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也经过了上山下乡这种锻炼,才更深刻地感到中国改革开放的正确,更深刻地感到一定要走一条有自己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这不是空洞的,这也不是任何说教,这是实实在在的。一定要有自信心,我们感到改革开放30年来,路子越走越对,“老三届”自发地为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闯荡,为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作出牺牲,我感到这就是“老三届”给我们整个中华民族积累的一种体会。社会会正确看待“老三届”,“老三届”本身自己也在不断地认识自己,会把我们老一辈革命家开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走下去的。

  【翁德坤】:各位网友,刚才我们很仓促地接受了人民网记者的采访,很多观点不一定准确,但是这些话实际上都是我们自己的心里话,都是经过我们下乡40年锻炼、40年的经历以后,才说出的那些话,都是实实在在的心里话,没有半点虚假的,讲得不对的地方,请大家原谅。我们自己也在不断地学习,要把北大荒精神好好的开发、挖掘、整理,我们还想把北大荒精神上升到意识水平、上升到文化水平,为繁荣我们整个和谐文化、为建设和谐社会做努力。我们现在感到40年的经历以后,进一步认识到现在胡锦涛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特别的坚持科学发展,共建和谐社会的思想是最准确的,我们感到老知青既了解农村,又熟悉城市,完全可以架起城乡结合的桥梁,我们很多老同志这些年不断地回到北大荒,就是想为发展农村的经济、文化、卫生事业作点自己的努力,把城市的文明输送到农村,使我们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搞得更好。我们也想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作出我们老知青应该有的贡献,虽然我们已经快60了,好多事情也到了退休年龄,但是我们感到还是可以在有生之年,为我们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做一些贡献。谢谢大家,讲得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帮助,愿意和大家共勉,愿意和大家共同交流。

  [主持人]:由于翁先生特别忙,所以今天他与网友的交流到此结束,谢谢翁先生。

[下一页]

(责编:强国论坛)
相关专题
· 强国论坛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胡总书记是咱强坛网友胡总书记是咱强坛网友
中央施压地方调控楼市中央施压地方调控楼市
普京一年降房价60%普京一年降房价60%
美国人眼中的中国美国人眼中的中国
   精彩新闻
·[网评]收入分配的独特风景线:七连涨和翻一番
·[网评]GDP难以表达适度的经济增长
·[网评]“孩子好了吗”?使我热泪盈眶
·[网评]未毕业已就业 官二代怎不招惹公愤
·[网评]究竟是资产价格泡沫,还是人民币泡沫?
·[网评]重庆入选中国最具幸福感的城市当之无愧
·[网评]真相被掩盖令人恐惧
·[网评]演戏是金正日和李明博 幕后交手却是中美
·[网评]三新闻感悟圣诞节
·[网评]假如,这次加息点错了小数点
羊年真的会惨吗?羊年真的会惨吗?
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
   小编推荐
·古巴觉醒了啥"惊了"中国·豪赌将令美国重复衰落
·薄熙来"爱面子"内情·中国现役军人咋看朝韩战争
·中国将有多少城市破产?·爆料!房价升与降将分晓
·房地产靠山有哪些势力?·李明博不是金正日对手!
·美国斗不过中国"太极"·维基揭秘到底揭了谁的底
   社区精选
[E政]事故中死亡人员应公祭·养老应列入政府焦点议题
[聊吧]临时工难承受大火之重·男人不能惯 越惯越混蛋
[辩论] 摇号中签不买车,该罚吗·你支持重庆红色频道吗
[视点]干部做好事:强奸未遂?·鄙视中国的韩国人,看招!
[热帖]东北亚危机"前世今生"!·美国的穷人究竟有多穷?
[一语惊坛]收入差距尚且"讳言",分配不公如何"开刀"?
[论坛]美派三航母迎接胡总出访?·六国要联合对抗中国?
[访谈]党国英谈农村城镇化·外交部李松谈伊朗问题
[辩论]  花千亿投资迪斯尼,值吗?·你认同买不如租吗?
[博客]温总理:见一叶而知天下 女副市长咋被骗色骗财?
[博客]毛泽东为何成中国文化符号 男人居住北京11条理由
   无线·手机媒体
“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
“手机民意直寄总理”“手机民意直寄总理”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