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桂梅、汪林仙谈贫困地区教育

2007年10月21日10:05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十七大代表张桂梅、全国总工会汪林仙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

  编者按2007年10月20日19:30,十七大代表、云南省华坪县民族中学教师兼华坪儿童之家福利院院长张桂梅、全国总工会中国教科文卫体工会女职工委员会主任汪林仙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以“关注贫困地区教育”为题与网友进行了视频交流。

  

    访谈全文

诠释不平凡的生命

  [主持人]:网友们,晚上好。今天又来和大家见面了,非常想念你们。今天我先给大家介绍两位嘉宾一位是十七大代表张桂梅老师,她是云南省丽江市华坪县民族中学的一位普普通通的教师,也是华坪县“儿童之家”义务院长。她没有生养过孩子,却是大山里82个孤儿共同的妈妈。她发誓不再让大山里的孤儿过贫穷流浪日子。近10年来,她把自己的工资,包括各级组织给的奖金,自己的讲课费等60多万元捐献给了贫困学生和孤儿们。她为困难学生点燃了继续学习的希望,给孤儿们撑起了一个温馨的家。当她身患癌症,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她暗自决定要在最后的日子里和她的孩子们一起渡过。她的故事不仅感人肺腑、催人泪下。而且给了人们提供了更多新思考。张老师,欢迎您来到人民网做客。
  第二位嘉宾是汪林仙老师,她是全国总工会的中国教科文卫体工会女职工委员会主任,曾当过工人、农民、教师、是个从事工会工作30多年的职工群众的朋友。多年来一直关心着张桂梅老师和她的孩子们。她是“爱心接力—张桂梅回家之旅。”的组织领导者。欢迎汪林仙老师来到人民网做客,她一会儿一定有非常精彩的讲述。

  【张桂梅】:各位网友大家好,我第一次来到人民网,而且也第一次知道有这么大的网站。我确实没见过,至今也不会上网,真的是谢谢人民网、谢谢大家。

  【汪林仙】:我非常荣幸地被人民网邀请来做特邀嘉宾,作为工会组织的女工干部和全国十七大的代表,以及我们女性文学方面的研究专家在一起,我感到非常高兴。我们今天的探讨肯定是非常有意义的,我认为。

  [主持人]:张桂梅老师,据我了解,您丈夫因患胃癌去世,您痛苦的想要自杀,从而改变了您生命的轨迹,那时候您才30多岁,对未来生活本来可以有多种选择,比如可以选择回到亲人们的身边,或者回到东北老家,可以寻找新的婚姻爱情,在这个崇尚自由和物质的时代这是无可厚非的,那么您是如何理解生命意义的?

  【张桂梅】:这个话题很长了,我要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讲起。比如我的爱人去世了,也可以这样说,我当这个妻子也没有厌倦,因为我非常想有一个家。因为小的时候,几乎都是在姐姐们的家长大的,吃的是邻居的奶,反正我饿了,谁都可以给我一口吃,是这样长大的。
  为什么说我是吃邻居的奶长大的呢?因为我妈妈生我的时候就患子宫癌,那时已经瘫痪了,而且是“小脚”,不能下地。手指头变的粗粗、紫紫的,什么都不能做。本来我生下来是想给人的,她为什么生我?那时没有办法了,然后把我带到西南的这个姐姐觉得把我给人可惜了,然后又把我抱回来了。姐姐说:“我来喂,生生死死在一起。”这是我的三姐,今年66岁。
  姐姐把我抱回来了。我这个姐姐没有结婚,肯定是没有奶啊。那么我饿了,她上班了,那时我一直在哭,她可能是随我哭,坐在一边,就是对我说:“随你怎么嚎吧。”然后邻居看不下去,就给我吃的。然后小时他们就给我起个小名:“小猴子。”就是瘦的不成样子,所以是这样的。
  我是57年生人,所以很想拥有自己的天地。我的姐姐对我再好,但是成了家以后也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儿子。其实平时都不感觉什么,但我过节时会很难过,尤其是过春节,到那时我就不知道到哪藏了。人家都在喊爸爸妈妈,可我真的笑不出来,所以我就非常渴望有个家。但是这个家好不容易拥有了,可是那个年代,比如说上山下乡、找工作,各个方面都和现在不同,人们的观念也不同,意思就是嫁谁就是谁了。所以在选择上会很慎重,而且自己特别想有这样一个人,既能像兄长一样关心着你,也可以有撒娇的地方。我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家,我们两个一南、一北,他是大理的白族。
  倒不怎么英俊,但是人蛮好的。不算高,但是很爱干净,洗碗时连锅底都会洗的。这是通过别人介绍认识的,当时我们还分居两地,结果有了我,他又想考研究生,就是说让我过的再好一点,让我拥有真正的那种的高级知识分子家庭,他比我大8—10岁左右。
  我们俩结婚时什么都没有。他是老三届,最后复考的第二年是大理的第二名,很有才华的。作词、作曲、物理、化学…我们家用的收音机不用买,他自己就研究了,还研究激光什么的。但是老天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一下子就是三年没考上。
  他家庭出身不怎么好,就是原来他家是在海外做生意。再有就是有右派的走动,他爸爸被定下之后就死了。他的舅舅也是因为打成右派而死的,后面都平反了,可是一家人都毁了。所以他的性格比较内向,不爱说话。其实当时我看见他时,还真不很愿意,他有一只眼睛是内斜,就是一看你是黑眼仁没有了,而且为了我他专门去做了手术,而且在做手术时不让打麻药,做手术时他就让医生把他的手绑住,2个小时,他就这么坚持下来了。这件事完了之后,他才告诉我。然后医生问他是不是为了爱情,他点头了。
其实那时他很穷,但我这个人能花钱,几个姐姐把我宠坏了,我有一分就会花两分,而且都是姐姐管,自己的自理能力不太好。有时鞋子攒了一大堆才刷,我是这样一个人。后来收到他写的一封信,确实写的非常好,我看完之后知道他为我做了手术,那么就很感动,就答应和他结婚了。
  结婚8年,因为一开始是分居的,真正在一起也就2、3年。后来我考上了丽江教院。他就想承包学校,可以供我读书。然后我们就调到他家乡了——喜洲,这是大理的鱼米之乡,而且风景也好,我家是靠在洱海旁边,然后有空的时候,他弹琴、我唱歌,有时骑个单车,他给我买个折叠式的,然后我就可以拿着上、下楼。
  当他突然去世时,我就受不了了。就是过年过节,真正有个自己的家多好,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而且他是随我便,而且是他管经济的。而且他会做衣服,有一次给我设计的是紫色的皮鞋,我的学生真的很惊讶,说这些就是当时我什么都不管。一样都不管,包括报个医药费什么的都是他做。加上我姐姐离我也不太远,2、300公里,每年都会来一次帮我收拾东西。在这种日子下,发生这样的事,真的像天塌下来了。

  【张桂梅】:我们那时是3间小屋,是学校分的教工宿舍,是单元房。那时我连电视都不敢开,是因为怕电,他说开电视会爆炸,然后开电视时让我出去,可是他看了半天也不喊我,我就冲进去说:“你好坏啊,都不告诉我。”他出差去开会,如果日子太久,我就会哭。我站在学校门口站着,等着他。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家没有了,我活活地守着这么一具尸体。
  从他开始得病我就开始哭,看到那个结果我就在医院的大院子里嚎了2小时,他们说我一下子老了30年。他病了一年多,我们就倾家荡产。不过真的没办法,留不住他。那时瞅什么都不是什么了,什么是万念俱灰?那时一下子就体会到了。所以活着…阳光、空气对我都没有意义了。那时我选择死亡,我选择去撞车,但是司机告诉我你不要这样,我也上有老、下有小。我想想也是,我不能这样坑别人。然后我就去太平间,我想再看他一眼,其实我在医院也是住了一年的时间,他们都认识我。然后我就给单位挂电话了,说来吧、火化吧。
我没有能力和经济能力去给他办这个丧事,甚至连埋他的400元也没有,然后也没有给他立碑。然后我就用手往水泥的石头上刻了几个字,每年三十儿都和他在一起。
  他的名字,董玉汉。每年过年时我都会和他一起过。
  所以我装不下别的人,也不会组织新的家庭。

老师和孩子是平等的

  [主持人]:那么你为什么做出了现在的这个选择,是你老师的责任心呼唤着你的改变?

  【张桂梅】:是的,谁看见你都会同情你,不过被人同情不是幸福的。走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能站就站起来,不能站就死,实际上这就是逃跑了。 就想躲到深山里去,了结余生。但是又觉得那样自杀是对不起别人的。因此阴差阳错调到这个小县的,当时我申请过去昆明、丽江和华坪。

  [主持人]:你不知道华坪县是你们那里最穷的县吗?

  【张桂梅】:原来我姐姐在那里呆过,虽然是穷,但是我没有发现,因为我姐姐他们不穷,他们是企业,一点都不穷。是属于那种森工企业,非常红火,他们单独在一个山头上,而且那里的人都非常洋气。所以我没有觉得那个地方会是怎样的,而且那时我没有那个概念,什么企业啊、什么地方啊,我都不懂。那时我姐姐已经调到攀枝花去了,然后通过别人联系帮我到这三个地方,然后我连什么东西都没带就直接到这个地方上班了。不过那时我走了,人家有新老师来要住,这我才回去的,我才知道我的学生们哭成那样,他们一直在哭。所以让我很有犯罪感,不过没有办法,车子去了,我要装那张床,其他能卖的、能给的都不要了。后来我走之前,学校把孩子集中在一起,然后学校再做孩子们的工作,说老师是要活的,你们挡住了,老师以后的路在哪里呢?所以这样我才能走出来,我认为老师和任何的职业都不一样。

  [主持人]:现在也不一定所有的老师都对孩子有那么深厚的感情,可能像你说的,有的老师教书很好,但是不一定对孩子有这么深的感情。那你觉得呢?

  【张桂梅】:我觉得老师和孩子是平等的,他们有时可以不喊我老师,可以拍着我的肩膀啊,可以一起并肩走啊,我觉得就是平等,并不是长辈,也就是友谊非常深。也就是良师益友,这个良师不敢说、但是益友做到了,我对任何一个同学都不歧视。

  [主持人]:那么后来如何发展到收养一个个的孤儿呢?

  【张桂梅】:一开始我没发现这么穷,后来发现了真的很穷,那些孩子穷的让你不知所措了,我就觉得莫名其妙,怎么中国还有那么穷的人,以前真的没有见过,但是也真的不知道还有这么一群人能如此坚强。生活是这样,而他们的信念还那么的坚定,那时他们不会说:“知识改变命运。”但他们知道读书就会改变生活。当时你去学生家的时候,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他就给你倒水,你也没办法喝。像那个水缸从来就没洗过,而且他们穿的衣服都是救济衣服,而且西服的底颜色已经没有了,一个是没有水,而且去买洗衣粉要去很远地地方买,其实买洗衣粉够吃他们几天的饭钱了。
  有的孩子的床铺就是一张纸壳糊的,而且是商店要来的。穿着一双拖鞋,我们叫“扫把孩”(音)。我们这个学校是在小县城的山谷里面,早晚温差很大,你想想那个房子是什么样的?走上去是一摇一摇的,先不说孩子们的屋,我那个屋里老鼠啊、蜈蚣啊、蛇啊有的是,一开始吓的我直叫。有一天领着孩子在草地里背课文,孩子当时叫了起来,说“老苏”(音),我抬头一看两只蛇,当时孩子们把蛇抓起来,把我推到一边,那些孩子真的很朴实。
  那时有一个女孩得了腮腺炎,发烧40多度,我说老师有钱,咱们去医院。她说,老师你给我弄片仙人掌,糊在脸上就可以消肿了,我们都是这样做的,实在没办法才会去医院。你说现在的独生子女家庭,谁会这么做?这是7年以前的事。最后我也花的没钱了,有的孩子一天吃一顿饭、两顿饭,也没有菜吃,甚至有的小孩病死了也没回家,就是怕耽误学习,这样你们可以知道知识对于山村里的人是这么的重要。

  [主持人]:那会儿你一个月多少钱?

  【张桂梅】:800多,我留100元做我的吃饭钱,然后其他的谁没有给谁,就是不要因为贫困你就回去了,反正我也不吃肉了。本来我的生活比较优越,然后一下子这样受不了,后来我慢习惯不吃肉,到现在反而不喜欢吃肉了。

[下一页]

(责编:强国论坛)
相关专题
· 强国论坛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胡总书记是咱强坛网友胡总书记是咱强坛网友
中央施压地方调控楼市中央施压地方调控楼市
普京一年降房价60%普京一年降房价60%
美国人眼中的中国美国人眼中的中国
   精彩新闻
·[网评]收入分配的独特风景线:七连涨和翻一番
·[网评]GDP难以表达适度的经济增长
·[网评]“孩子好了吗”?使我热泪盈眶
·[网评]未毕业已就业 官二代怎不招惹公愤
·[网评]究竟是资产价格泡沫,还是人民币泡沫?
·[网评]重庆入选中国最具幸福感的城市当之无愧
·[网评]真相被掩盖令人恐惧
·[网评]演戏是金正日和李明博 幕后交手却是中美
·[网评]三新闻感悟圣诞节
·[网评]假如,这次加息点错了小数点
羊年真的会惨吗?羊年真的会惨吗?
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
   小编推荐
·古巴觉醒了啥"惊了"中国·豪赌将令美国重复衰落
·薄熙来"爱面子"内情·中国现役军人咋看朝韩战争
·中国将有多少城市破产?·爆料!房价升与降将分晓
·房地产靠山有哪些势力?·李明博不是金正日对手!
·美国斗不过中国"太极"·维基揭秘到底揭了谁的底
   社区精选
[E政]事故中死亡人员应公祭·养老应列入政府焦点议题
[聊吧]临时工难承受大火之重·男人不能惯 越惯越混蛋
[辩论] 摇号中签不买车,该罚吗·你支持重庆红色频道吗
[视点]干部做好事:强奸未遂?·鄙视中国的韩国人,看招!
[热帖]东北亚危机"前世今生"!·美国的穷人究竟有多穷?
[一语惊坛]收入差距尚且"讳言",分配不公如何"开刀"?
[论坛]美派三航母迎接胡总出访?·六国要联合对抗中国?
[访谈]党国英谈农村城镇化·外交部李松谈伊朗问题
[辩论]  花千亿投资迪斯尼,值吗?·你认同买不如租吗?
[博客]温总理:见一叶而知天下 女副市长咋被骗色骗财?
[博客]毛泽东为何成中国文化符号 男人居住北京11条理由
   无线·手机媒体
“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
“手机民意直寄总理”“手机民意直寄总理”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