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传播学教授陈力丹、律师陈际红谈整治网络暴力

2008年09月05日18:35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人大传播学教授陈力丹、律师陈际红做客强国论坛(点击小图看大图)

  编者按9月5日15:40,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陈力丹、全国律师协会信息网络与高新技术委员会秘书长陈际红做客强国论坛,以“整治网络暴力”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文明办网:知荣辱,树新风”网上座谈会 

  摘要

  ●陈力丹:对于“人肉搜索”中侵犯当事人的隐私权或名誉权的,不宜轻易地上升到刑法这个层面,我们有民法,也有治安管理条例,尽可能在民法范围内解决问题。因为毕竟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每个人是有言论自由的,但是你的言论自由不能够侵犯别人的自由。这类事情只有极个别情况可以上升到刑法,但是不宜经常使用刑法来解决这样的问题。 

  ●陈力丹:具体就“范跑跑”和“郭跳跳”来说多少有点幽默感,在人际关系方面来说还是可以容忍的,但是如果再进一步,使用一些对人的尊严有所损害的词句,恐怕就不太合适了。这方面的底线是看社会的容忍度。我觉得“范跑跑”和“郭跳跳”在当时使用的时候,大家对他们还算不上是侵犯他们的尊严,就是带有点幽默的感觉。 

  ●陈际红:谈到法治,依法行政是最基本的组成部分,也要求政府在行政的时候法律授权范围内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来行政。同时,法律也赋予了行政部门一些公共管理职能。谈到治理网络暴力,政府的管理也是一个方面。比如说,韩国政府推行的网络实名制,虽然我本人对网络实名制持有怀疑态度,但这也是政府治理网络的一种尝试,同时,政府对网络ICP也具有管理职能,可以通过网络ICP的管理,杜绝一些网络暴力事件的发生。

  访谈全文




  【陈力丹】:各位网友,我是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的教授陈力丹。今天讨论关于人肉搜索的问题,我对这个问题十分感兴趣,我们共同讨论这个问题。 

  【陈际红】:大家好,我是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的陈际红,主要从事网络法法律事务,很高兴和大家在一起交流在网络法律事务中遇到的新问题。

如何定义网络暴力?如何整治?


  [122.242.131]:请问嘉宾,怎么判定“网络暴力”?由谁来整治?如何整治?

  【陈际红】:这个网上有人把网络暴力定义为网络上的暴力行为。这等于是没有定义。我自己对网络暴力的理解是:第一,这种行为是发生在网络世界,具有一定的虚拟性。第二,发生了滥用和过度使用网络的行为。第三,一般这属于一种群体性的行为,具有一定的盲从性。同时,给受害人带来了现实生活中的伤害,侵害了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关于网络暴力的整治问题,其实分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网络文化的建设问题。第二个是网络法律的制定问题。网络文化应该是整个网络文明的基础。它告诉我们在网络上应该如何的行使网络给予我们的便利,如何去尊重别人的权利,法律是调整极端的网络行为的一种规范。关于有谁来整治的问题,首先需要我们网络的服务商和网络使用者两个方面,自动的规范自己的行为。建立良好的网络文化。第二个就是应该从法律层面规范网络行为。  

  [xint]:请教嘉宾:如何定义网络暴力?如何正确理解网络暴力与网络舆论监督之间的界线? 

  【陈际红】:刚才已经说了网络暴力了属性和定义。你提出一个很好的问题。当网络的发展确实是极大的提高了人们交流的便利性。也为人们舆论监督提供了一种非常有效的手段。在很多案例中也显示了网络舆论监督的力量。但是,我要提醒广大网友,一定要分清楚网络暴力和舆论监督之间的界限,不要把网络暴力当成一种网络监督。网络舆论监督应该具有以下几个特征: 一、主观上具有这样一个良好出发点,而不是恶意的侮辱、诽谤和损害别人的声誉。网络舆论监督应该出发点对一些非法不好的行为、违反道德的行为提供一种公示和评价的渠道。 二、舆论监督所发布的情况应当是基本属实的。而不应当去捏造一些虚构的事实。 三、舆论监督与网络暴力应该具有一定的界限,不能侵犯别人的隐私权和名誉权。  

  [七号特派员]:嘉宾,您好,网络暴力具体是指什么行为啊? 

  【陈力丹】:使用不文明的词句称谓当事人,这是最简单的网络暴力现象。但是网络暴力更进一步地表现是展现当事人的各种隐私材料,使得当事人生活安宁受到破坏。这是目前网络暴力比较严重的一种。甚至造成当事人的死亡。最近人大常委会召开了一次会议,讨论了关于侵犯公民权利的犯罪行为,加了这么一条,叫做“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履行公务或者提供服务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或者以窃取、收买等方法非法获取上述信息,情节严重的,追究刑事责任。”这一条虽然是草案,能够列入草案,也反映了我们现在这类行为在网上也比较普遍。经常有这种情况,新生儿刚一出院,奶粉、保健品的广告接踵而来,新车刚开进家,各类保险促销电话就不绝于耳。这些信息很多都是通过网上搜集别人的隐私材料,然后批量地卖给一些厂家和公司。这样造成对个人的侵权行为。这次人大常委会上也有人提出,为了保护公民个人信息,需要追究网络“人肉搜索”者的刑事责任。但是我认为,对于“人肉搜索”中侵犯当事人的隐私权或名誉权的,不宜轻易地上升到刑法这个层面,我们有民法,也有治安管理条例,尽可能在民法范围内解决问题。因为毕竟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每个人是有言论自由的,但是你的言论自由不能够侵犯别人的自由。这类事情只有极个别情况可以上升到刑法,但是不宜经常使用刑法来解决这样的问题。  

  [一天一地一广仔]:请问嘉宾,你们经手的案件中有关于网络暴力的吗?它有什么经典案例? 

  【陈力丹】:关于网络暴力的案例,比较典型的是“铜须门事件”。有一个男子揭露他的妻子和情人的关系,于是,他妻子的情人遭到了人肉搜索,最后查出了他妻子的情人,使他个人的声誉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最后这个男子又说,整个这个事是他自己制造出来的。这是在网络暴力方面在全国比较闻名的事例。  

如何界定“人肉搜索”


  [一天一地一广仔]:请问嘉宾,如何界定“人肉搜索”?到什么程度可视为犯罪?  

  【陈力丹】:“人肉搜索”本来就是利用现代信息科技,你问我答,网友互助,变传统的网络信息搜索为人找人、人问人、人碰人、人挤人、人挨人的关系型网络社区活动,变枯燥乏味的查询过程为“一人提问、八方回应,一石激起千层浪,一声呼唤惊醒万颗真心”的人性化搜索体验。这方面一个比较好的事例就是四川汶川地震发生以后,很多网友在网上建立了“汶川地震寻人吧”,截至5月19号,贴吧里已经聚集了将近一万个寻亲和报平安的主题帖及近10万个回复。由于吧友之间素不相识,多数并不能够提供直接线索,网友通过发动“人肉搜索”的方式,利用搜索引擎来检索回复更多的有用信息,尽可能地为求助者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人肉搜索”能够起到正面的作用,但是,就像刀,本身会有两面性,可以做切菜,当然也可以杀人。这就要看具体的情况需要具体分析。我觉得不应该简单地把“人肉搜索”定义为就是侵犯人的隐私权,还是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寒碧]:人肉搜索等方式的确给当事人造成很大困扰,可不用这种非常手段在现实生活中往往难以解决,嘉宾如何看待两者之间的矛盾?  

  【陈力丹】:所谓“人肉搜索”,它实际上是一种信息的渠道,信息时代,人们被大量的信息所淹没,但真正具有价值的信息却十分匮乏。“人肉搜索”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揭露事实真相、给出最有价值的信息,其出现极大地满足了人们个性化的信息需求,弥补了信息爆炸时代的信息匮乏。它可以作为一种舆论评价机制。“人肉搜索”出现之后,那些挑战人们道德底线的言行便即无所遁形,一一被揭开匿名、虚拟的网络面纱,从而使网络不当言行者能在现实社会中接受舆论监督与道德评判,为其行为承担应有的责任,提高其不当言行的成本,在全社会范围内形成一个正向引导机制。 它可以作为一种自力救济机制。在公权力不够发达的初民社会,人类纠纷的解决完全依靠“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自力救济方式。随着文明的发展、制度的演化以及国家机构设置的完善、国家职能的加强、公力救济日益取代自力救济,自力救济越来越受到限制,但自力救济作为一种成本较低的权利救济方式,仍然普遍存在并为较多的国家和地区的法律所明文认可。公力救济无法、也没有必要完全排斥自力救济,尤其是在我国案件多、司法资源相对匮乏的背景下,合理限度内的自力救济不仅可以对当事人的合法权利予以及时救助,还提高了违法者违法成本和机会成本,同时也节约了稀缺公共资源,达到对社会资源的有效利用。 但是这类搜索毕竟是缺少一种有效的监督机制,一旦运用不当,也会造成对当事人的侵权,我们现在比较关注的就是对当事人的侵权这种现象,因为这种现象在社会中传播的非常广,但是我觉得,实际上这类由于“人肉搜索”造成的对当事人的侵权现象,案例虽然典型,但是其实数量并不多。如果在法律上采取一定的措施,减少这类侵权现象,“人肉搜索”可以成为我们现实社会中的一种比较好的人们搜寻信息和解决问题的方式。  

  [错字大王]:人肉搜索合理不合法,法律是为有钱人做的为有权的人做的!只有公平公开公正才能叫正“法”。  

  【陈际红】:其实讲到“人肉搜索”应该说是一个综合性的词汇。比如说在网络上,在网络搜索引擎用的网络蜘蛛人,通过蜘蛛爬行的方式获得每个节点的信息,其实人肉搜索原理也是一样的,只不过通过人传人的方式来进行传播罢了,这种方式自古就有。只不过由于网络的出现把这种方式效果和后果指数级的放大。 如果人们对人肉搜索有负面的评价,来源是在几个方面: 第一,它在进行“人肉搜索”的时候没有顾忌别人的合法权益。比如说别人的隐私权和名誉权,这也是一种法律所赋予人的合法权益。我们在做人肉搜索时不能跃过这个界限。 第二,现在人肉搜索更多具有盲从性。网络的信息浩如烟海,人们又无从判断信息的真假,很多人在看信息的时候,不辨真假就盲从性的跟随,这就会造成一种不良的后果。 第三,很多人认为,网络是虚拟世界。现实中的法律不适用于网络世界,这个观点是错误的。在现实生活中法律同样适用于网络世界。 所以说,网络是一种技术手段,只有正当的使用这种技术手段,才能带来最大的社会效益和便利性。如果不能正当的使用网络这种工具的话,可能会扼杀网络的发展,而取得事与愿违的一种结果。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希望我们都可以呵护这项技术和这个便利手段。

  [明天]:“人肉搜索”本身是不是就是错误的?  

  【陈力丹】:我觉得“人肉搜索”本身没有“原罪”。而且在多数情况下,“人肉搜索”是由某一个网友发布,然后响应者很少,寥寥无几。一个网友提出的要求被淹没在网络信息的海洋中,只有在一定条件下,它才可能形成规模的网络搜索,这种情况实际上是很少有的。网友起因是为了正义,还有是为了娱乐,认为好玩。“人肉搜索”也不是一个类似于谷哥或者百度的搜索引擎,只要搜索一个人名,马上就可以得到无数的结果。我的意思是“人肉搜索”实际上是网民自发地发动且得到响应的一种搜索方式。现在这种搜索方式有点被滥用了,正如刀具可以用来切菜,也可以用来砍人,但是我们不能将刀具入罪,或者所有持刀人都入罪。立法机关所讨论的,其实并不是要将“人肉搜索”的入刑予以单独规定,而是如何在技术上将那些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人肉搜索”行为涵盖在保护公民个人信息的刑事立法中。我不大同意把这类情况轻易列入刑法,“人肉搜索”中的问题多数是可以通过民事程序来解决,并非一定要寻求国家权力甚至国家强制力的介入,似乎没有代表国家强制力的刑罚为后盾,就不足以消弥潜在的威胁。我同意这样一种说法:刑法是一种不得已的恶,用之得当,个人与社会两受其益;用之不当,个人与社会两受其害。因此,对于刑法之可能的扩张和滥用,必须保持足够的警惕。不得已的恶只能用不得已而用之,此乃用刑之道也(陈兴良教授曾言)。 




【1】 【2】 【3】 

 

(责编:强国论坛)
相关专题
· 强国论坛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胡总书记是咱强坛网友胡总书记是咱强坛网友
中央施压地方调控楼市中央施压地方调控楼市
普京一年降房价60%普京一年降房价60%
美国人眼中的中国美国人眼中的中国
   精彩新闻
·[网评]收入分配的独特风景线:七连涨和翻一番
·[网评]GDP难以表达适度的经济增长
·[网评]“孩子好了吗”?使我热泪盈眶
·[网评]未毕业已就业 官二代怎不招惹公愤
·[网评]究竟是资产价格泡沫,还是人民币泡沫?
·[网评]重庆入选中国最具幸福感的城市当之无愧
·[网评]真相被掩盖令人恐惧
·[网评]演戏是金正日和李明博 幕后交手却是中美
·[网评]三新闻感悟圣诞节
·[网评]假如,这次加息点错了小数点
羊年真的会惨吗?羊年真的会惨吗?
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
   小编推荐
·古巴觉醒了啥"惊了"中国·豪赌将令美国重复衰落
·薄熙来"爱面子"内情·中国现役军人咋看朝韩战争
·中国将有多少城市破产?·爆料!房价升与降将分晓
·房地产靠山有哪些势力?·李明博不是金正日对手!
·美国斗不过中国"太极"·维基揭秘到底揭了谁的底
   社区精选
[E政]事故中死亡人员应公祭·养老应列入政府焦点议题
[聊吧]临时工难承受大火之重·男人不能惯 越惯越混蛋
[辩论] 摇号中签不买车,该罚吗·你支持重庆红色频道吗
[视点]干部做好事:强奸未遂?·鄙视中国的韩国人,看招!
[热帖]东北亚危机"前世今生"!·美国的穷人究竟有多穷?
[一语惊坛]收入差距尚且"讳言",分配不公如何"开刀"?
[论坛]美派三航母迎接胡总出访?·六国要联合对抗中国?
[访谈]党国英谈农村城镇化·外交部李松谈伊朗问题
[辩论]  花千亿投资迪斯尼,值吗?·你认同买不如租吗?
[博客]温总理:见一叶而知天下 女副市长咋被骗色骗财?
[博客]毛泽东为何成中国文化符号 男人居住北京11条理由
   无线·手机媒体
“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
“手机民意直寄总理”“手机民意直寄总理”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