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博客>>其他策划 2007年06月06日17:34

   [编者按] 30年前,一场不同寻常的考试,改变了几十万人的命运。30年间,几代人为了理想而经历高考的历练。30年以来,高考的延续和变革与社会的发展和变迁息息相关,而高考也成为无数人心中最值得回味的一段经历。 >>>

 
果篇:

 后坑尾村:“文革”后大学生政坛新人

    这批“文革”后大学生,亲历改革开放过程,在思想解放大潮和改革开放中得到锻炼成长,拥有更为开阔的国际视野,与五六十年代“工农干部”、“革命干部”一代比较起来,他们的行政理念、工作作风、理论水平、个性特点更为鲜明,无疑给中国政坛带来了一股清风。应该指出,“文革”后一代大学生对中国的影响远不止于政坛方面,在文化、教育、科技、理论等领域,各条战线各行各业,这代大学生都有独特建树,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

 云川一郎:穷山沟飞出多少“金凤凰”

        913日早晨,我简单吃了一点东西,就老虎下山似的到了公社,邮递员把阿坝师范专科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交到我手中,我仔细看了又看,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实实在在感觉到自己考上了。85年在我们5-6千人的梅子公社,也只有我一人考起了大专,如果是现在,不屑一提,但在那个时候,真可谓穷山沟飞出了金凤凰。   >>>

 
篇:

  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 进入博客>>> 

 廖新波:难忘的1977年高考

    这次考试,确实是令人兴奋。当时我已经是高中毕业4年了,经历了在家做家具(斗私批修:斗私,并凑家私;批、修:刨、钊、削、雕木头),在工商管理局当干部和参加基本路线教育工作队,最后在无线电厂当工人。在短短的4年里,经历过了这么多的磨练,我始终没有放弃读大学梦想。听到四人帮被打倒的消息和恢复高考,我们几个工厂兄弟姐妹自动地组成了复习小组,在我那小平房的宿舍一起复习功课。  >>>

  媒体从业人员:后坑尾村  进入博客>>> 

 后坑尾村:1978年,我们兄弟同时踏进考场

 我是与哥哥同时参加78年高考的,他比我大两岁,他也选择文科。我们经常把历史、地理等基础知识采取相互答问方式进行复习,收到很好效果。我们自己制作了一个高考倒计时,把每天要复习的科目内容全部排出,这方法还相当有效,做到科学有效的安排时间。回想起来,当时的拼劲实在大。   >>>

 京都隐士:1979年,我成为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

    还记得1979年的夏天,当我拿着武汉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进入村子时,正在田间地头干活的乡亲们纷纷扔下锄头,跑上前来争看我的录取通知书,在他们的眼里,那几乎就是一份具有魔力的类似“芝麻开门”的符咒,简直就是命运之神的象征!天哪,要知道我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村的第一个大学生啊!感谢高考!它给了我新的生命和新的未来,使我在今生今世实现了“鲤鱼跳龙门”的神话。   >>>

传媒人:京都隐士 >>>

 练红宁:1981年伤心的半分  

1981年,在地震棚中度过两年的我,终于熬完了末届九年学制的最后一学期,迎来高中毕业和高考预选,那一年我刚刚16岁,现在看来说恐怕也只是初三或高一的年龄。没有想到平时学习还算不错的我,在高考预选中没有能进入分配给学校的18个名额,而是以半分之差排在第19名,失去了参加高考改变人生命运的机会。半分之差,成了人生的耻辱,让我永生难忘。  >>>

   我国首位独访长江长城长征路成功的现役军人:练红宁     进入博客>>> 

 
考篇:

 张玉亮:高考到底意味着什么?

    高考的那扇“门”和那道“槛”,终极意义被打破,进而被赋予了“阶段性”的重要意义,在我看来,这是高考制度“理性的回归”。把一个人的命运系于一场考试,除了在那个需要“补偿”的特殊时期有其“进步意义”以外,简直是很荒唐的,也是不可取的,必须与时俱进,这对于一个国家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发展是有利的,对于一个人不断积极向上也是有着鞭策和激励的意义。不幸事件的当事人,是整个与时俱进时代的落伍者,“近视”使得他们停留在高考金榜题名时的“过度喜悦”之中,“不愿长期不懈奋斗”使得他们把自己的命运像赌博一样系于一场游戏的“成败与得失”。    >>>

 严雨龙:高考无梦

    高考无梦,高考早已不如从前的纯正,高考与人生越来越不搭界,与国家和社会越来越陌生。失去了“崇高”意义的高考,真的不值得认真,更谈不上神圣。也许有人会说高考毕竟为穷苦孩子开辟了一条成器的通道,是吗?比率多少?概率几何?未名湖畔清华圆里,果真都是凭自己拼搏进来的么?何况省际之间确实也说不清个中的差异。为什么有屡禁不绝的高考移民?为什么就是因为高考而衍生出了“读书”无用?  >>>

 刘拓:高考还是应该继续

    经过近三十年的教育实践和社会检验,大而论之,现在可以说,高考是小平同志的一个改变国家和民族命运之举,实不为过。举凡中央到地方、国企到民企、公务到社务等各层各处,当年的龙门学子正陆续开始发挥重要作用。小而言之,高考是改变了千千万万普通中国人命运的政策。放眼国内国外,再看看很多身边人的境况,这确是实实在在的。虽然看到了高考的诸多弊端,但在没有想出取代高考的更好招数的情景下,高考还是应该继续下去。    >>> 

和高考一起走过的日子

(左一为博友老画眉,右一为当时村支书)

  老画眉: 冬天的太阳 >>>


(博友大毛忽洞当年的准考证)

 大毛忽洞:我的高考  >>>


(博友刘叙军高考成功离开农场时领到的边境通行证)

 刘叙军:冰冷的考场   >>>


(博友京都隐士当年的准考证)

 京都隐士: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  >>>

更多精彩回忆:

1977廖新波  老画眉  大毛忽洞 伍岳  翰水如墨  刘叙军  高家庄 

1978后坑尾村

1979西陵谷  京都隐士

80年代:lwww88  练红宁  杨忠科 云川一郎  

 90年代:一碧清泓 光远 责任姐姐 黑衣人  

全部  >>>

(责任编辑:王华)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