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要闻 2000年7月10日00:12


耍赖与无赖
——李洪志出尔反尔、矢口抵赖表演剪辑一二(2000年06月06日 )

辛文

    



    随着揭批“法轮功”斗争的深入开展,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已成“过街老鼠”,其邪教本质被揭露无遗,李洪志为了掩盖他的险恶用心和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在国外信口雌黄,百般抵赖,企图把他曾经说过的许多话和做过的许多事都赖得一干二净,有些实在赖不过去,干脆摆起了无赖的架势,彻底撕下“真善忍”的伪装。让我们把李洪志的前后言论作简单对照,从他拙劣的表演中,可以更清楚地认识其丑恶面目。
    表演一:
    ——“4.25”“法轮功”围攻中南海事件发生时我不知道此事。
    ——知道又怎样?我还嫌去的人少了呢!
    李洪志亲自策划并在北京亲自组织了去年的“4.25”围攻中南海事件,之后却声称当时不知道此事的发生,“北京发生事的时候,我正在美国赶往澳洲的路上。”
    随着他4月22日至24日确实在北京的事实被揭露,他改口了:“关于学员去北京中南海反映情况一事,我当时是去澳洲的路上在北京转机,也根本不知道北京出了什么事就离开了。”
    但是,连李洪志身边的亲信也揭露了他策划和组织围攻中南海事件的事实,使李洪志没有了退路。于是他干脆挑明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要达到一个圆满的境界,对你没有真正的考验,那能算数吗?一个人一个人去考验还不如来这么一下子。其实我觉得去的人太少了,才去一万多人,零头儿还不够呢!”
    表演二:
    ——地球要爆炸了!人类要毁灭了!
    ——我没说过这些话,只有邪教才说地球爆炸、人类毁灭。
    李洪志在一次“讲法”时说:“这个世界,炸得很空了。本来这个地球去年就应该炸掉的!”他说:“我们这个地球不是这个宇宙中的唯一有生命的星球,地球也不只这一次。在这个地球这个位置上以前曾经有过以前的地球。以前那个地球废掉了,也有的是炸掉了。”
    关于人类又要毁灭的问题,李洪志在《转法轮》一书中说:“有一次我仔细地查了一查,发现人类有八十一次完全处于毁灭状态,只有少数人活了下来。”“人类社会在史前时期每次不同周期毁灭时,都是人类处于道德极其败坏的情况下发生的。现在我们人类生存的空间和许多其他空间,都处在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上了”,因为“现在这个人类十恶俱全”。
    李洪志后来发现,“地球爆炸”说、“人类毁灭”论说得太多了,使“法轮功”的邪教组织特点过于明显,于是他开始在一些小场合矢口否认曾极力宣扬的这些理论。他在法兰克福的一个“法会”上说:“还有一些专门讲什么世界末日的这种宗教,这都百分之百的是邪教。”“4.25”后,李洪志多次通过因特网散布说,他根本没有说过地球要爆炸、人类要毁灭,谁说他说过这些话,就是对他的诬陷。
    表演三:
    ——病就是业力,要靠练“法轮功”才能消除,而吃药是在积攒业力,最终使人不可救药。
    ——我没说过有病不吃药。
    宣扬有病不能吃药的歪理邪说,是李洪志对“法轮功”练习者实行精神控制的一个重要手段。他说:“我们修炼人一旦身体出现哪个地方不舒服的时候,我告诉过大家,它不是病。”“人为什么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而人“做了坏事得到黑色物质——业力”,“生生世世积下来的业才促成有病的”。如果有人上医院看病、吃药了,会怎样?李洪志说:“吃药就是把这个病、表面的病毒杀死。你就觉得吃药好了。可是我告诉你,它(注:指业力)却积攒在那里了。人生生世世都在积攒这个东西、积攒到一定程度这个人就是不可救药,同时在死亡时就是彻底毁掉了。”因此,要治病,就必须练“法轮功”,“消业”。“你要不练功,你早就一命呜呼了。”
    随着“法轮功”害人夺命事实的揭露,尤其是许多“法轮功”练习者因听信李洪志的话而延误病情甚至死亡的事例披露后,李洪志在国外断然否认他说过“有病不吃药”的话。他在1999年7月22日的《我的一点声明》中说:“有消息说我不叫人吃药,事实上根本没那回事。我使一亿多人得到了健康的身体,无数危重病人成了健康的人。”“而有些在生命非常危险时期的病人与精神病人,我一向不叫其学‘法轮功’。可是有人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非要学,那么出现的死亡的个别人能说是我的学员吗?”
    表演四:
    ——全国各地辅导站都要听从、执行“法轮大法研究会”作出的决定;各大辅导站要把本行政区各县的站管起来。
    ——“法轮功”没有组织,我平时跟“法轮功”的其他人没有任何接触。
    “法轮功”是有严密组织规定的邪教。仅从李洪志几次讲话就基本可以看出这个邪教的组织体系:“以前研究会作出的一切决定都是经过我同意的,我就是在任何地方,他们作出什么决定也是通过电话、传真和我取得联系之后他们才作出的。所以这里明确指出:我不在的情况下,研究会作出的决定,我们全国各地铺导站都要听从、执行。作为一个辅导员那就更责无旁贷了。”“辅导站的管理,已经有明文规定,成立辅导站也是有条件的,把新的辅导站报北京或几个大的辅导站。特别是省或大城市的辅导站,在它行政范围之内的,比如贵阳市辅导站,就要把贵州省负责起来,各个县的辅导站就要及时与他们取得联系。”“辅导站的站长都是由我们研究会批准的,大多数都是我亲自任命的、指定的。”“辅导站的站长必须是参加过我办的学习班。”“辅导员的责任是非常重要的,……责任不次于寺院中的那个住持。”
    “4.25”之后,李洪志在国外多次否认“法轮功”有组织,声称“法轮功”是“大道无形”,说“法轮功”的各种非法活动,包括几百次围攻也都不是有组织的。他甚至否认自己是“法轮功”这个邪教组织的头目。去年5月2日他在悉尼对西方媒体记者说:“我没有领导任何人,我身边只有我妻子、儿女。他们开会请我来给他们解答问题,不然的话,我平时和他们没有任何接触。”
    表演五:
    ——我是比如来佛还高明的佛;你们必须称我为师父。
    ——我从没叫人把我当神看;我从没叫人称我为大师。
    实行教主崇拜是“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特征,也是李洪志对“法轮功”练习者进行精神控制的重要手段,因此他始终把自己打扮成宇宙间最大的佛,还自称能创造万物生灵。李洪志说:“我今天做的这件事情,是要想把整个地球上的人类啊,物质啊都做好,我都可以做。因为其他生物、植物、动物不需要它去认识法,我直接就可以把它们做过去,直接就把它再造或者同化了。”“我讲的是宇宙从上至下的一个最大的、能够给宇宙的众生、不同层次的神和人开创生命环境这样一部大法。”相比之下,释迦牟尼“确确实实没有系统地把修炼的原理、宇宙的特性、人为什么会提高上去等等讲出来。这就是为什么很高的神(对我)讲:你给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梯子——《转法轮》。”“我有无数的法身,和我长得一样,法力像佛一样。”“他们会看护你,保护你。”“你思想中想的是什么,在另外空间里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多少人我都能管,全人类我都能管。”
    除了自吹,他对“法轮功”练习者还有硬性要求:“一切法轮弟子在传法时,只能用‘李洪志师父讲……’,或者是‘李洪志师父说……’。”
    而去年5月2日,随着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本质被不断揭露,李洪志在外国记者面前忽然“谦虚”起来:“有人说我是神,有人说我是佛,有人管我叫大师,我封不住每个人的嘴,可是我从来没叫人把我当作神看,也从来没有叫人把我当作什么大师。我坐在你们面前的就是一个人像俱全的人,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李洪志的一个重大特点,就是敢把荒诞离奇、愚昧无知的话说成是“宇宙真理”,能把前面刚说过的话转眼就赖掉。如果说,以前李洪志编造歪理邪说是为了欺骗、愚弄“法轮功”练习者,从精神上控制他们,而现在的抵赖和无赖,则主要是为了瞒天过海,遮掩“法轮功”的邪恶本质,妄图苟延残喘,继续欺世害人。但是,谬论就是谬论,邪恶不可能成为正义,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和其它邪教一样,终将为世人所唾弃,逃脱不了彻底失败的命运。(新华社北京6月6日电)  新华社 2000年06月06日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