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
12月29日
星期五
农历庚辰年
十二月初四


加入书签主页新闻中心时政国际观点经济科教社会I T环保军事文娱体育生活图片
打印版

新 闻 推 荐

 
关键词:
高级检索

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要闻
2000年12月29日17:04

中立国遣返委员会最后报告(之四)
    

    五十三、由于提起公诉一方及辩护一方的证人均在本委员会看管之下,新军事法庭的审判于一九五四年一月六日开始,并一直继续到一九五四年一月十九日。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日移交南营战俘的看管责任时,辩护律师表示在审判过程中不能到场。联合国军表示不允许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人员(例如译员)进入南营印度看管部队地区,而当时军事法庭是正在南营举行的。面临此种情况,军事法庭在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日与二十一日已无法进行工作而只得停开。
    五十四、军事法庭于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二日复会。在军事法庭于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三日通常时间召开时,辩护律师与辩护证人皆未出席。关于这一点可以说明,在移交南营战俘的看管责任之前,曾把以下函件于一九五四年一月十九日送交联合国军:
    "这些战俘乃是现在正在进行的三名朝鲜籍战俘审判中的重要辩护证人。这些人应于一月二十日移交给你们。其详细材料见后附清单。
    兹要求你们,如果军事法庭需要他们出席,一直到军事法庭的审判过程结束时为止,请你们保证安排让这些战俘出席。"
    五十五、联合国军在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日来函作答(注:见附件六(一)),其中声明如下:
    "因此,联合国军确信并必须强烈地坚持: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印度看管部队除了不迟于一月二十三日零时一分释放朝鲜籍有关嫌疑犯之外没有其他合法的办法。联合国军建议把迄今为止的审判记录以及任何其他材料和建议在此时移交给联合国军,以进行进一步的适当措施。
    至于上述尊函附件所列的证人,兹通知你:有关人员将不被认为是在联合国军看管之下,他们将复归为平民身份。"
    五十六、本委员会于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二日致函联合国军(注)表明自己的态度。以下为该函有关摘录:
    "在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日将东场里战俘营战俘移交给联合国军看管时,……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已按照日内瓦公约第一百十九条扣留了被控犯谋杀罪而其刑事审判即将进行或已实际开始的战俘。主席的参谋长一九五四年一月十九日给你的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三六'一二五号信中已包含此意图在内。……
    因此特建议继续已经开始的审判,并对其他案情已依据形迹上的证据而告推定的战俘开始审判。我因此须要求你为了进行对上述案件(或各案件)的审判,提供证人,并与本委员会合作以保证司法的迅速执行。"
    注:见附件六(二)。瑞士委员不同意这封信,表示被控告的战俘应送交联合国军,因为全部战俘的看管责任包括裁判权在内已经终止。
    五十七、由于到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七日还没有接到联合国军的答复,本委员会乃于该日另函(注:见附件五(五))联合国军,指出只要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存在,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便有权利与义务贯彻其法令与规章,特别是实施日内瓦公约人道主义的规定,并强调惩处那些犯罪者是该公约第一百十九条内所包含的一个此类人道主义的规定。
    五十八、本委员会特别强调此项问题的下述方面:
    "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不能参加释放任何已确立犯有依据形迹证据而推定的谋杀案件的战俘。这种释放等于完全否定司法。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不能帮助创造这种充满着严重后果的先例。"
    以及"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不可能放弃其责任,因此为了司法的利益,它必须寻求联合国军的合作。所以,假使拒绝予以这种合作,对本委员会说来,那将是一件遗憾的事。因此,本委员会恳切地希望联合国军在重新考虑这问题以后,将能予以合作,派遣证人并允许辩护律师出席法庭。"
    五十九、联合国军在一九五四年一月三十日答复本委员会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七日一函(注:见附件五(六))重申它在释放交还其看管的战俘问题上的态度。它说战俘已获准前往其选择的国家,因此,联合国军不能为审判提供证人。该函结尾如下:
    "只要有所需要,我们和你一样也愿保证司法的执行。我们重申我们的提议,即我们愿接受有关人员以及你所愿意提出的记录和建议,以便迅速转交有关各政府。"
    六十、一九五四年二月一日本委员会主席又向联合国军呼吁(注:见附件五(七))。主席去信的有关部分如下:
    "因此,本委员会希望,你在进一步考虑后能给与合作而派遣证人并允许辩护律师出席法庭。本委员会渴望在其解散日期之前完成这些审判。假如辩护人所列举作为证人的战俘已经释放,仍然可以作出安排把他们带到法庭来。因为这些战俘已交给联合国军看管而送出这些战俘的责任是属于联合国军的,我请求能为了送出他们而早日作出安排。"
    六十一、联合国军在其一九五四年二月三日复函中(注:见附件五(八))仍然坚持其一九五四年一月三十日来函中的态度。
    六十二、一九五四年二月十六日,由于本委员会解散之期日渐迫近,而联合国军仍然不愿依从本委员会的要求派出被告所指出的辩护一方的证人,也不愿准许辩护律师出席法庭,本委员会主席于是通知联合国军说他所能采取的唯一办法就是将被控的战俘随同案件记录于一九五四年二月十八日十时交由该方看管。主席去函的有关部分如下(注:见附件五(十)):
    "若不完成正当的法律程序而对这些战俘作任何处理,将等于宽赦所说的罪行。
    作为委员会的主席和执行人以及作为印度参加委员会的代表,我必须就你的司令部拒绝合作以维护正义的原则一点提出抗议。
    因为本委员会即将结束并由于本委员会无法对被控战俘进行审判,本委员会不得已并在提出抗议之后默从你方所采取的主张。同时我必须继续希望你方为了司法的利益,将不采取任何会破坏正义并使罪犯能逃出法网的步骤。我也必须说明,这一责任是在于联合国军而不在于任何其他当局。
    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才要在二月十八日十时把这十七名战俘随同有关记录交由你看管。"
    六十三、一九五四年二月十六日,主席也致函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注:见附件五(十一)),告以所以要把战俘交给联合国军的情况。前此,在一九五四年二月十三日(注:见附件五(九)),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对拟议中的做法曾提出抗议。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在收到主席一九五四年二月十六日函以后,在一九五四年二月十七日的来函中(注:见附件五(十三))又一次对战俘的移交提出了抗议。他们把移交战俘看作是违反"职权范围"与日内瓦公约。
    六十四、本委员会在其第七十八次会议上讨论了主席致双方各函。捷克斯洛伐克与波兰委员发言(注:见附件五(十二))反对将被控的战俘交由联合国军看管。他们认为这种步骤与以前将二万一千八百零五名战俘交还原拘留一方一样,是一种非法行为,既有背"职权范围"也违反停战协定。他们认为联合国军是处于那些犯有所述罪行的战俘组织的幕后的。因此,将被控的战俘交给曾以不合作来表示不准备协助执行司法的那一方,从政治、法律、与道德观点来看都是不能容许的。
    六十五、瑞典委员在其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七日的发言中表示了他的态度。照这一发言,他认为只要本委员会存在一天就有责任尽可能继续审判。鉴于本委员会本身的处境,也就是说鉴于没有辩护律师与证人以致无法继续审判,并鉴于本委员会即将解散,他认为除了主席所将采取的片面行动外,也就是说把战俘交给联合国军、希望其采取必要步骤来完成审判并依法惩处罪犯,别无他法。
    六十六、根据瑞士委员的意见,各被告于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二日后即应交与联合国军,并附以应采取何种进一步步骤的建议。这是本委员会所能采取的唯一步骤,因为按他的意见,战俘的看管已经结束,过了这一日期该项审判将以无裁判权而不能继续。而且由于其中的时间因素,即使完成了审判,法庭通过的任何判决是否能执行也是没有保证的。
    六十七、十七名被控的战俘及案件记录均于一九五四年二月十八日十时交与联合国军。在这样移交的战俘中,有三名被告,其实际审判曾经开始,但于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日陷于停顿(注:见第五十三段),而初步调查在其他十四名被告身上亦已确立了依据形迹上的证据而推定的谋杀案件。
        第八章 为战俘提供的医药支援
    六十八、由于印度不能应付战俘医院的工作人员与设备方面的要求,主席在本委员会成立以前,曾要求双方按照"职权范围"第十七款在军事分界线两边各自一方的非军事区内为所看管的战俘提供医院住房和设备。但印度能够提供战俘营中各健康检查室的全部工作人员。这一问题在本委员会一九五三年九月九日与十一日的会议上曾予以讨论,本委员会协议应要求原拘留双方对其移交给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战俘提供医药设备。主席因此在一九五三年九月十三日致函双方说,如双方能给予本委员会所要求的这一协助,他将表示感激。
    六十九、联合国军表示,如果任何一方不把自己的人员或装备带进对方工作人员所管理的医院,则可同意。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也同意了,但是说为了使战俘免受原拘留一方的任何影响,医院设备和工作人员应置于远离看管普通战俘的地方。工作人员在一九五三年九月十七日左右移入。
    七十、当本委员会于一九五三年九月二十六日讨论印度看管部队司令官所提出的在印度看管部队的南营保留联合国军所提供的某些主要勤杂人员这一要求时,波兰代表觉得该南营医院工作人员太多,要求作出安排以便对该医院进行访问。主席同意了,并为附属于各代表团的诸位医生作了安排,以便在一九五三年十月一日至该医院进行访问。在进行访问时,医院营场及邻近各营场的战俘都举行了示威。印度看管部队被迫向邻近的庚字围场第四十三号营场开枪,酿成若干伤亡。后来附属机构各委员不愿冒险进入医院,因此那次访问只得停止,而小组也因此未能访问这个医院的全部。
    七十一、那次访问之后,波兰医务官提出了一份关于这个医院的报告,这一报告在一九五三年十月六日由波兰委员提交本委员会。该报告要求进行安排对该医院的全部再作一次访问,并且说有证据说明该医院是各战俘营场之间的一个组织的中心。医院中所设床位的数目过多,行政人员对医务人员的比例数也是过大。本委员会同意当战俘们略较安静时,再安排一次对医院的访问。
    七十二、一九五三年十月八日,印度看管部队医务处副处长根据波兰医生的发言提出了一个报告。他说,如把战俘生活的恶劣条件以及联合国军交来的长期病号约有一千名左右的事实估计在内,则所设床位并不过多。他并不觉得行政人员或医务人员已为数过多。那一数目和有二千床位的正常的印度陆军医院所需要的数目是相仿佛的。
    七十三、一九五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本委员会的会议上讨论了这个报告。波兰委员说,他的医务官已研究了印度看管部队的报告,并仍然保持其以前的意见。该医院被利用来影响战俘以及该医院在战俘营所存在的恐怖组织中占有中枢地位的事实,似无可怀疑之处。因此有必要指定一附属机构以对该医院进行一次彻底调查。捷克斯洛伐克委员支持他的意见。瑞士与瑞典委员虽然认为根据野战医院的国际标准,该院床位及医务行政工作人员绝不过多,但是仍同意在医院中如有任何政治活动则应该予以制止。本委员会决定组织一个附属机构以研究该医院的工作。
    七十四、印度看管部队医务处副处长在一九五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答复了波兰委员的指控,并再次说明该医院布置仅够应付所有意外事件。印度看管部队司令官提出了一个个别报告,(注:见"临时报告"附件十七(丙))报告说看来毫无疑问该医院正被利用作为一个中心来组织战俘、传递信息、并与非军事区以外的人通讯,而且该医院的某些工作人员是牵涉在内的。
        第九章 结论
    七十五、本委员会认为重复其已经得出的、并在其"临时报告"中已申述过的结论是不必要的,(注:瑞士与瑞典委员的结论载于本委员会"临时报告"所附的瑞士、瑞典"个别报告"内。)那些结论和事实不仅未为"最后报告"所叙述的任何事物所损害,反而得到了更多的确证。军事法庭的审判经过及提起公诉一方与辩护一方证人的证词,都明白无误地说明战俘组织的存在(注:见"临时报告"第四部分第一章),并暴露了战俘组织的基本性质与目的。
    七十六、南营战俘组织及主持这些组织的领袖否定了关于自由选择的一切假设或妄言。在本委员会"临时报告"(第十一段)已陈述过,"任何愿意遣返的战俘都不得不秘密地冒着生命的危险"或经印度看管部队的卫兵予以保护。本委员会必须坦白陈述其以自己的经验为基础的信念,即若不更充分与进一步地执行"职权范围"而认为这些战俘已自愿选择了不遣返的说法,都是毫无任何证据作支持的妄言。
    七十七、本委员会必须同时声明:当缔约各方庄严签署"职权范围"的协议时,即赋予了本委员会以唯一的解释"职权范围"的权利。在行使这一权利时,本委员会已经决定:宣布解除战俘身分使之成为平民所必需的法律上的先决条件并不存在,因而这种"解除"是不合法的。
    七十八、瑞典与瑞士委员已将其对第七十六与第七十七段内所提及的主要问题的不同意见详陈于本报告的附录中。
        第十章 本委员会的解散
    七十九、在一九五四年二月十八日举行的本委员会第七十九次会议上,本委员会以多数票通过印度代表团所提出的关于解散本委员会的下述决议:
    "中立国遣返委员会
    鉴于'职权范围'第十一款规定了一个期限,而超过这一期限本委员会即不能进行工作,
    决议本委员会于一九五四年二月二十一日二十四时宣布解散。"
    捷克斯洛伐克与波兰委员认为这一决议是非法的,并对此提出抗议。
    各位委员对决议草案所持态度的发言以及捷克斯洛伐克与波兰委员的抗议均载于附件八。
    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于一九五四年二月二十日对本委员会此项决定提出抗议。(注:见附件九)
        附录
    瑞典与瑞士委员的不同结论
    本委员会瑞典与瑞士委员不赞同本报告第七十六与第七十七段内所含有的结论。他们虽然承认战俘营内存有坚强的战俘组织,但认为在本委员会的整个看管时期内,特别是在把战俘交还原拘留一方时,战俘们依然有机会申请遣返。在看管时期内实际上有不少战俘(七百二十六名)曾予遣返或申请送往中立国,即已说明此点。
    瑞典与瑞士委员同意"职权范围"的解释归本委员会。他们也承认本委员会已经以多数票决定对"职权范围"的有关规定作这样的解释,即宣布解除战俘身分使之成为平民的条件并未履行。但他们认为这一解释并不正确且有背于"职权范围"的文字与精神,他们并认为"职权范围"第十一款明确赋予本委员会以责任:在开始看管后之一百二十天期满时宣布解除战俘身分使之成为平民,并认为除这一期间的过程外其他条件无足轻重。
    (《人民日报》19540302)




 
相关专题
 纪念“抗美援朝”50周年
发表感言 推荐给朋友:

镜像: 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 65092993
广告:(010)65091395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