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
12月29日
星期五
农历庚辰年
十二月初四


加入书签主页新闻中心时政国际观点经济科教社会I T环保军事文娱体育生活图片
打印版

新 闻 推 荐

 
关键词:
高级检索

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要闻
2000年12月29日17:04

中立国遣返委员会最后报告(之一)
    


    【新华社开城讯】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在二月二十日发表了"中立国遣返委员会最后报告",报告的全文如下:
        序言
    一、本委员会之"临时报告"已于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送交联合国军及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临时报告"论述本委员会自一九五三年九月九日至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的活动,因此包括了本委员会最重要的一部分工作,即战俘看管之承当与解释工作之进行。
    二、"最后报告"所论述的事件都发生于"临时报告"所述事件之后,因而与"临时报告"同为综述本委员会解散以前的所有活动。所以"最后报告"并不是替代"临时报告",而是补充"临时报告"的。
        第一章 解释的终止
    一、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于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为了执行"解释和访问工作细则"第二十三款的规定,于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将进行解释的计划送达本委员会秘书处。该方要求自乙字第四号营场(注:见"临时报告"第八十一段)带出其余未经解释的战俘以听取解释。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于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致函本委员会主席(注:见附件一(一)。)陈述其意见如下:
    "解释工作开始后已连续停顿达五次之多,其原因是由于特务拒绝使战俘听取解释和由于委员会预期特务将会如此而断然通知我方停止解释。这样又使我方总共损失了六十个解释日期。五次停顿之中除第一、第三两次因我方迅速让步而仅仅损失了两天以外,其他各次均因委员会基本上采取了坐视态度而陷于长期停顿。在第四、第五两次停顿中,尽管委员会根据'职权范围'和'工作细则'有无可逃避的责任提供隔离安排来使我方解释工作得以恢复,尽管阁下在十一月六日曾经许诺提供隔离帐篷,尽管我方曾多次改变解释营场以便委员会易于带出战俘来听取解释,但委员会对于这一切都丝毫不予重视,甚至在十二月十日终于提供了隔离帐篷之后,委员会仍然强调特务不许战俘隔离,使我方解释工作无从进行。但是由于我方的据理力争,十二月二十一日战俘终被隔离,解释工作因之恢复,所谓由于特务拒绝隔离和听取解释因之委员会不能有所行动的说法已证明不是事实。正相反,以十二月二十一日情况来看,如果委员会根据'职权范围'的规定,坚决制止特务的阻挠活动,则我方解释日期原是可以不致遭受损失的。由此可见,我方解释日期所受的重大损失虽然应由联合国军方面负其主要责任,但委员会由于未能坚决实施'职权范围'而引致了这个损失,也是不能不负有直接责任的。
    现在,我方解释工作到十二月二十三日为止仅仅进行了十天。我方坚决要求解释工作必须继续进行直至补足了九十天的解释期限为止。我们认为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应该满足我方这个合理的要求。"
    二、本委员会在其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第六十五次会议上考虑了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为继续解释所提出的要求。本委员会各委员的看法即于以下几段予以叙述。
    三、本委员会捷克斯洛伐克与波兰委员说"职权范围"是一个整体;只有本委员会有解释权利;对每一款的解释必须与其他各款的解释一致;据以终止解释的第十一款是与"职权范围"第八款有关的;"职权范围"第八款规定有九十天的解释期限;因此"第八款中所规定的代表们对战俘的接触"是指九十天解释的接触;由于解释只进行了十天,所以解释必须予以继续,以补满十足的期限;且只有继续解释,本委员会才能实现"职权范围"关键所系的第八款。
    四、捷克斯洛伐克与波兰委员回忆说,九十天解释期限的决定是交战双方经过长期谈判后所得到的折衷办法;交战一方曾提议六个月的解释期限,而交战另一方则力求将解释期限约束为三十天或六十天。"职权范围"规定的九十天期限是一个折衷的结果。把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定为解释终止的日期而不保证十足九十天的解释期限,是一种武断。
    五、瑞典委员说"职权范围"第八款的意义已无可置疑;第八款明白规定战俘解释工作应"在自中立国遣返委员会接管之日起的九十天(期)内"予以完成。本委员会既于一九五三年九月二十四日接管,解释工作应于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结束。因此,捷克斯洛伐克与波兰委员对该款的解释并不符合该款内容。而且"职权范围"第十一款明白指出有关一方的解释代表与被俘人员的接触应于战俘交由本委员会看管之日起的九十天期满后予以终止。对于波兰委员所主张采用的补偿原则,瑞典委员声称由于本委员会已同意一九五三年九月二十四日所致双方函件,本委员会已承认九十天期限为确定不移,同时亦已承认本委员会无权更动该项期限。"职权范围"第十一款之唯一目的在于防止无限期看管战俘,而停战谈判记录中并无任何记载可以支持相反的意见。他因此主张双方既未协议延长解释期限,本委员会即应按照"职权范围"之现有文字予以实施并确守其中所规定的时间表。
    六、瑞士委员说"职权范围"第八款并未说"在"九十天期间,而是说"在"九十天"内";这就是说解释工作应在该期限内结束,而在该期限以后,解释代表即不再与战俘接触。补偿原则在军事停战委员会中已有讨论,但并未在此一基础上达成协议。本委员会无权更动"职权范围"为解释工作所规定的期限。
    七、印度代表团认为,此中包括两个不同的问题;第一、从"职权范围"的目的来考虑,有没有必要延长解释期限;第二、本委员会是否有权允许这一延长。印度代表团虽然赞成延长解释期限,但认为只有经过联合国军及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双方之间的协议,延长方能实行;本委员会一九五三年九月二十四日与二十八日致双方的函件(见"临时报告"第三十六、三十七段与附件九),是假定本委员会本身无权允许解释期限的延长的;而第十一款明白规定:"战俘的看管移交……九十天期满后,……代表们……的接触应即终止……"。看管移交的日期既固定不移,接触终止的日期自然也固定不移。唯有双方协议,日期的顺延和解释的延长才有可能。
    八、本委员会对终止解释工作这一问题的最后决定已由主席在其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信中(注:见附件一(二))通知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此信于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本委员会第六十六次会议上以多数票获得通过,捷克斯洛伐克委员与波兰委员投票反对。以下为此信的有关摘录:
    "……本委员会没有权力允许你方解释代表接触以便他们能按照'职权范围'第八款进行解释。只有停战协定那些签字国达成了协议,才能获得任何接触时间的顺延。"
    九、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抗议本委员会此一决定。此项抗议是李相朝将军在其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致主席函中(注:见附件一(三))提出的。以下为该函的有关摘录:
    "'职权范围'的各项规定是一个互相关联的整体,是不容加以任何割裂的。'职权范围'保证九十天的解释以使全部战俘有机会行使其被遣返的权利的基本精神,与'职权范围'第八款对此的具体规定,是'职权范围'第十一款的不可缺少的前提。由于美方蓄意拖延解释设备的修建,指使特务不准战俘听取解释,抗拒隔离战俘的规定,而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则始终未采取有效措施打破特务对战俘的控制,保证解释工作的必要条件,朝中方面的解释工作既未能按期开始,又未能不间断地进行。
    到十二月二十三日为止的九十天的期间,朝中方面仅能进行了十天的解释工作,已听取解释的战俘不及全部战俘的百分之十五。'职权范围'第十一款的前提因而已被破坏无遗。但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不但没有采取必要措施保证九十天的解释工作,却反而在解释工作在朝中方面的努力下方才恢复三天后,借口'职权范围'第十一款的规定是所谓强制性的,无理宣布解释工作的终止。这是完全不顾事实,任意割裂条文,绝对不能令人信服的。难道'职权范围'第十一款以外的其他条款,特别是第八款,是没有强制性的吗?难道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只有权推迟解释工作达二十天之久,只有权坐视美方及其所布置的特务屡次中断解释工作达六十天之久,只有权坐视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将近两万名的我方被俘人员根本不能听取解释,却无权按照'职权范围'第八款的规定保证九十整天的解释工作吗?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多数委员终止解释工作的这个决定显然是与中立国主持公道的公正立场不相容的。"
        第二章 "职权范围"第十一款的解释
    十、本委员会在以多数票决定了规定的解释期限业已终止并只有经双方协议才能予以延长之后,就着手确定处理战俘所应采取的进一步措施。主席在其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将本委员会多数通过的"临时报告"提交双方时所附之信件中,以下列说法将问题提出:
    "我以本委员会的主席和执行人的资格,愿意表达一个为本委员会所有其他委员所共有的希望,即希望贵方对战俘的处理问题以符合于'职权范围'中所体现的基本目标的态度予以认真的考虑。"
    十一、"临时报告"第一百零四段曾提请双方注意本委员会所面对的具体问题:
    "按'职权范围'第十一款,本委员会负有一项义务,即'九十天期满后……未行使被遣返的权利之战俘的处理问题,应交由停战协定草案第六十款中所建议召开的政治会议……'。这样的一个政治会议还没有实现。因此本委员会不能将他们的处理问题提交政治会议,故不得不将整个问题提交双方依照本委员会的报告加以考虑。同时'职权范围'第十一款应以何种方式予以实施也应考虑,特别是有关宣布'任何战俘,凡在中立国遣返委员会负责看管他们后的一百二十天内尚未行使其被遣返权利,又未经政治会议为他们协议出任何其他处理办法者……解除他们的战俘身分使之成为平民'的问题。(注:请查阅'临时报告'第一零四段脚注本委员会捷克斯洛伐克与波兰委员所作的保留。)"
    十二、为了充分实施"职权范围",包括其第十一款在内,主席曾交本委员会备忘录一则(注:见附件二(一)),说明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与印度看管部队所面临之若干更为重要的问题。主席并且提出一项致联合国军及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的信稿(注:见附件二(二))以供本委员会考虑。本委员会在其一九五四年一月二日第六十八次会议上考虑了此项信稿与备忘录。
    十三、本委员会瑞士委员声称虽不反对这二个文件的目的,但反对其中的说法,认为这些说法有所矛盾而且令人误会。瑞典委员声称他也不同意该信以及该备忘录中关于解释期限、战俘看管、和解散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等项内容。
    十四、本委员会捷克斯洛伐克委员与波兰委员声称,虽然他们对于备忘录中所列各种事项已经表示了他们的具体观点,但仍以问明双方主张为宜。他们说他们支持主席将备忘录送交双方的建议。
    十五、本委员会未作任何修正即以三对零票批准了主席为提交该备忘录而致双方的信稿。瑞典与瑞士委员弃权。
    十六、联合国军对本委员会"临时报告"之意见以及对主席一九五四年一月二日信中与备忘录中所提的问题的意见,已见该方总司令赫尔将军一九五四年一月三日和六日先后致本委员会主席的两封信中(注:见附件二(三))。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的意见已于一九五四年一月七日金日成元帅与彭德怀将军的来信中(注:见附件二(四))通知主席。
    十七、瑞典委员于一九五四年一月十一日建议本委员会考虑他所提出的决议案草案(注:见附件二(五))。他建议本委员会应决议:
    "就战俘的处理而言,'职权范围'第十一款应解释为: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应于一九五四年一月二十二日宣布解除尚未行使遣返权利之战俘的战俘身分使之成为平民,这是假定在上述日期之前,'职权范围'第十一款所述的政治会议未协议其他处理办法,或由于政治会议在该日以前尚未召开或由于政治会议虽已召开而在该日以前并未作出任何其他处理的协议。"
    本委员会在其一九五四年一月十一日与十二日召开的第七十次会议上讨论过此项决议案草案。本委员会否决了瑞士委员所支持的瑞典决议案草案。
    本委员会各委员支持或反对瑞典决议案草案的发言载于附件二(六)。
    (《人民日报》19540302)




 
相关专题
 纪念“抗美援朝”50周年
发表感言 推荐给朋友:

镜像: 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 65092993
广告:(010)65091395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