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
12月29日
星期五
农历庚辰年
十二月初四


加入书签主页新闻中心时政国际观点经济科教社会I T环保军事文娱体育生活图片
打印版

新 闻 推 荐

 
关键词:
高级检索

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要闻
2000年12月29日17:04

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临时报告(之五)
    

    八十、隔离安排最后通过调整看管部队的居住设备而终告完成。一九五三年十二月十日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得到了关于这些安排的通知。
    八十一、一九五三年十二月十一日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提出了一九五三年十二月十二日向第五十三号营场二百五十名朝鲜战俘进行解释的计划,有关的战俘"代表"拒绝从营场中出来听取解释,解释因而未得进行。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继续把他们向第五十三号营场二百五十名朝鲜战俘进行解释的计划送过来,战俘的"代表"坚持他们的态度。接着在一九五三年十二月十八日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要求提供第三十八号营场中的二百五十名战俘,有关的营场"代表"又拒绝出来听解释。但在十二月二十日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在保留向他们早先要求过的营场进行解释的权利的同时,要求从乙字第三号营场提供二百五十名中国战俘听取解释,这一营场的"代表"同意出来听取解释,并同意隔离,于是解释工作便于十二月二十一日在南营恢复。这一营场的其余战俘是在十二月二十二日得到解释的,十二月二十三日乙字第四号营场有二百三十四名中国籍战俘得到解释(见附件二十)。
    第六章 北营之解释工作。
    八十二、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一日联合国军通知本委员会谓大韩民国愿自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二日起实际开始对属于大韩民国的战俘进行解释,北营的解释工作因以开始。联合国军要求每天提供三十名朝鲜籍战俘,解释工作顺利无间地一直进行到十二月十一日。有关的朝鲜籍战俘在该日坚持详细质问解释代表,且要求回答他们的问题。但解释代表表示不愿意再继续对这些纷纷抗辩的战俘进行解释,附属机构的主席因此叫战俘离开解释帐篷。战俘不服从发给他们的命令,过了一些时间之后,只得用一定数量的体力把他们带了出去。在这种情况之下,十二月十一日的三十名朝鲜籍战俘中只有五名受到解释。
    八十三、十二月十一日北营的朝鲜籍战俘向本委员会提出一项长篇备忘录,以申述他们的不满。美籍战俘和一个英籍战俘提出了类似的请愿书,来支持朝鲜籍战俘的请愿书,声称在本委员会考虑他们的朝鲜朋友所提出的请愿书之前,他们将不准备出来听取解释。
    八十四、由于朝鲜籍战俘所提出的请愿书是朝文写的,且有好几页长,所以翻译起来需要不少的时间,因此请愿书不能立即得到考虑。由于这个原故,本委员会到十二月二十二日才考虑了这些请愿书。对于美籍战俘的请愿书给了如附件十四所示的一个正式的答复。本委员会主席在十二月二十二日晚上把所持的立场通知了美籍及朝鲜籍战俘,但那些战俘拒绝出来听解释。然而联合国军于十二月二十三日向这些人进行了一次广播。
    八十五、在这种情况之下,北营已不能再进行解释。本委员会多数意见认为这些战俘根据他们所说的理由拒绝出来听取解释的做法是站不住脚的。与北营解释问题有关的信件载于附件十五。
        第四部分
    第一章 南营的战俘组织
    八十六、本报告第十一段中已提及存在于战俘营中的组织。现在打算对这一问题作比较详细的阐述。对于战俘组织的性质、目标和分支组织没有较充分的了解,就不可能对于本委员会所处的境地和本委员会在努力履行"职权范围"时所遭遇的困难提供全面的情况。
    八十七、本委员会在其工作最早阶段中便认识有战俘组织存在。在一九五三年十月二日所发布的新闻公报中本委员会全体委员承认这些组织已构成一个问题。该公报中有关部分如下:
    "毫无疑问,在接管时战俘已被完善地组成许多集团,而这一组织形式现仍在营中保持下去。在印度看管部队接管以前即已存在于战俘中的领导,继续对战俘施行其影响。这些战俘受到程度甚为可观的压力。在若干事例中曾牵涉到暴力行为。这便是本委员会今日所面临的问题。"(见附件十六)
    八十八、随着时间的消逝,本委员会得到了相当数量的材料。后来可以更清楚地看出战俘组织是甚为复杂而完整的。
    八十九、本报告附件十七含有若干封传进或传出营场时被看管部队截获的信件。这些信件表明有战俘组织总部的存在,并表明总部地点在汉城,受大韩民国宪兵总司令官的控制。这一总部与控制六个战俘围场的四个分支组织是相联系的。分支组织则控制着所有五十五个营场中的营场组织。在这三层组织之间有一个有效的通讯系统在工作,联合国军第六十四野战医院在这一通讯系统中构成了最重要的一环。
    九十、在这方面有一件事可以说一下,截获的一封最饶有兴味和最值得注意的信,是在一名朝鲜籍战俘于一九五三年十一月八日企图进入戊字围场第四十号营场遭逮捕时从他那里搜获的。本委员会现仍在调查他逃跑时的情况和他重来的企图,不过事实依然是这样的,即那封信是在他身上找到的。同样已经肯定了的是:他曾经从营场中逃出,数日之后又企图重行进入营场,这时他被捕了。
    九十一、这些组织的目标是多方面的。本委员会承认那些不得已而生活于战俘营条件下的人们必须有某种基于自愿而创立的以娱乐或求知为目标的组织。但本委员会极度怀疑这些必须与之打交道的组织是否属于这种自愿性质。外界势力的密切而不断的干涉证实了本委员会的怀疑。的确,连本委员会本身也处于大韩民国之威胁与恐吓的统治之下,进一步增加了本委员会的困难(见附件十八)。
    九十二、在战俘组织中那些有权有势的人所使用的方法是强迫性的。暴力行为曾施用于那些愿意行使遣返权利的人。一九五三年十一月一日在本委员会的附属机构面前有两名战俘遭到了毒打,因为他们表示了要求遣返的愿望。看管部队经过了最大的困难,才把这两名中国籍战俘从丁字第二十八号营场中活着解救出来。
    九十三、若干次凶杀事件曾经发生(见附件十九)。调查这些案件的努力遭到了战俘"代表"的抗议。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调查看管部队必须进行一次大规模的行动。十月一日在医院中的战俘发动了一次狂暴的示威,阻碍了本委员会视察医院的努力。十一月二十一日对本委员会试图调查据报在医院中发生的谋杀事件的努力,医院病员又发动了一次狂暴的示威。
    九十四、本委员会不诉诸武力便不能应付这一局面,而这是本委员会最不愿意作的。战俘营中的情况是肯定地不利于"职权范围"第三款的实施的。
        第五部分 结论
    九十五、按照"职权范围"第一条第一款,成立中立国遣返委员会是"为保证全部战俘有机会行使其被遣返的权利"。同一条第三款规定"对……战俘不得使用武力或以武力威胁以阻挠或强使其遣返,不得允许以任何方式或为任何目的……对战俘人身施以暴力或侮辱其尊严或自尊"。
    九十六、由于战俘当其在营场中时均未享有寻求遣返的自由,并处于武力或武力威胁之下,本委员会确信解释不能按第八款所规定的特定方式在"此项战俘被看管的地点"进行。有组织的吵闹和狂暴的示威将阻碍这种工作的进行。本委员会不得不作出关于解释工作的附加规定,以便实行"职权范围",特别是其中第三款和第八款。制定这种附加规定的权力系得自"职权范围"第三条第八款丁项。如此通过的,最重要的规定是关于对个别战俘的解释。解释工作细则第一款至第七款均旨在为"职权范围"的执行创造条件。
    九十七、纵然本委员会竭尽努力来为解释工作的进行创造适当气氛,本委员会却不能作出判语说,甚至在南营中处于其看管下的那些经过了个别解释的战俘是完全免于来自战俘营组织与其领导的、并与战俘营组织与其领导有密切联系的武力或武力威胁。不过必须声明:本委员会多数的意见认为在这种环境下并在本委员会所掌握的时间和力量之内,本委员会除为个别解释提供设备外,并不能做更多的事情。本委员会中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委员说这是不够的,必须同时改组各战俘营并把那魁首和所指称的"特务"隔离开。
    九十八、本委员会不能作出判语说,南营中在其看管下的战俘完全不受前拘留一方,特别是大韩民国当局的影响。它的侵犯使得本委员会不可能得出任何其他的结论。
    九十九、这些活动,加上战俘组织及其"代表们"的活动是无助于创造使战俘无束缚地行使其遣返权利的条件的。这些活动削弱了本委员会的看管和控制,并使其在任何时候建立战俘有选择的自由的工作异常困难。
    一零零、至于北营,本委员会并无证据足以证明原拘留一方对于营中战俘有任何活动,这些战俘既然很守纪律,而本委员会又未有任何证据,可以显示任何组织的存在和组织的性质及目标。不过在这里或可声明一下,即北营那几个选择遣返的战俘是逃出营场来要求遣返的,而逃出营场是比较容易的。
    一零一、委员会还可以声明,即据本委员会看来双方有权进行九十天的解释。联合国军自愿决定不在整个时期中进行解释而是在十二月二日起方开始他们的解释工作的,但是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一贯坚持要有一个整整九十天的时期。他们未能获得这样一个时期,其间曾中断多次,造成这些中断的原因已经在本报告的第二十八至八十一段中叙述过了。
    一零二、解释工作的开始的初次拖延,是由于本委员会未能使必要的设备获得修建,解释工作也有些中断是由于朝鲜籍战俘的"代表"所采取的态度所造成,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仍继续要求对这些战俘进行解释,这便是十月十八日与十月三十日之间的情况。嗣后自十一月六日至十五日之间并自十一月十六日至十二月二十日之间皆曾有过中断,这是由于战俘"代表"拒绝隔离而造成的,当乙字第三号营场和乙字第四号营场的中国籍战俘"代表"表示准备出来听取解释时,解释便又开始了。
    一零三、本委员会必须提请联合国军方面和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注意,导致无法按照"职权范围"彻底执行本委员会之任务的情况的存在。附件二十详细载明了十二月二十三日在本委员会看管之下的战俘的数目,经解释后遣返的数目和那些未经此等解释而遣返的数目。
    一零四、按"职权范围"第十一款,本委员会负有一项义务,即"九十天期满后……未行使被遣返的权利之战俘的处理问题应交由停战协定草案第六十款中所建议召开的政治会议……"。〔注一〕这样的一个政治会议还没有实现。因此本委员会不能将他们的处理问题提交政治会议,故不得不将整个问题提交双方依照本委员会的报告加以考虑。同时"职权范围"第十一款应以何种方式予以实施也应考虑,特别是有关宣布"任何战俘,凡在中立国遣返委员会负责看管他们后的一百二十天内尚未行使其被遣返权利,又未经政治会议为他们协议出任何其他处理办法者……解除他们的战俘身分使之成为平民"的问题。〔注二〕
    〔注一〕捷克斯洛伐克与波兰委员主张双方有权在"职权范围"所规定的整个九十天期限内享有向各自所属战俘进行解释的自由与便利,并主张鉴于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仅在九十天期限的一小部分时间内能进行解释的事实,本委员会应为他们解释工作的继续与时间的补偿进行安排,以补足整个九十天的期限。
    〔注二〕关于本临时报告第一零四段捷克斯洛伐克与波兰委员曾作如下声明:"根据'职权范围'之规定尤其是根据第十一条第二十四款对'职权范围'第四条第十一款的规定加以解释,是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责任。捷克斯洛伐克与波兰代表说明其对'职权范围'关于进行解释所规定的九十天期限那一问题所采取的立场时,保留权利要求本委员会对执行'职权范围'第四条第十一款的进一步办法,根据'职权范围'的解释采取适当的措施。"(新华社)
    (《人民日报》19540108)




 
相关专题
 纪念“抗美援朝”50周年
发表感言 推荐给朋友:

镜像: 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 65092993
广告:(010)65091395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