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
12月29日
星期五
农历庚辰年
十二月初四


加入书签主页新闻中心时政国际观点经济科教社会I T环保军事文娱体育生活图片
打印版

新 闻 推 荐

 
关键词:
高级检索

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要闻
2000年12月29日17:04

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临时报告(之三)
    


    四十二、印度看管部队司令官已把第四十一段所述情况报告了本委员会。他说他提议派遣他的士兵进入该营场,一个帐篷一个帐篷地把人带出来,并提议如果在这一过程中,该帐篷内的战俘或其他帐篷里的战俘攻击他的士兵,本委员会应准其开枪。本委员会一致认为,虽然不应由委员会劝告印度看管部队司令官,但是在本主席指示的范围以内,而司令官认为适当的时候他可以自由行事。本主席的指示是:除了
    (一)自卫,也就是说在战俘攻击看管部队的时候与
    (二)有集体逃跑企图的时候,不得为了从营场里带出战俘而使用武器〔注一〕。
    〔注一〕使用武力带出战俘去听取解释这一问题是本主席在本委员会一九五三年十月十四日第三十一次会议上首次提出的,他虽然明言在原则上不愿使用武力,但他说如果战俘们攻击看管部队或企图逃跑的话,则某种武力是不可避免的。瑞典委员说除了集体逃跑或自卫的情况以外,在原则上他是反对使用武力的,关于使用催泪气的意见他还不太确定,他说假如要使用武力的话也应该是作为最后一着来使用的。瑞士委员说"职权范围"第三款禁止使用武力,因而除自卫而外不应该使用武力,使用催泪气的意见倒可以考虑。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的委员说如果说服的方法无效,那末为了使解释代表能"接触所有的战俘",除了使用武力以外没有其他办法。他们并说为了把战俘带到解释代表的面前,根据"职权范围"使用武力是不可避免的,又说至于武力使用到什么程度与在什么时候使用,则完全得由印度看管部队来决定了。
    四十三、在发出这一指示以后,印度看管部队司令官向本主席报告称:在该朝鲜营场中及其周围营场中的情况已经变得如此紧张险恶,以致司令官觉得已产生了新的情况。在这新情况之下,他如企图强迫战俘离开营场,就可能造成大规模的伤亡。他将此事提交本委员会,说他估计如果使用武力,大概要造成约三百至四百人的伤亡。在这种情况下,看管部队司令官请求本委员会明确指示他是否应不顾这些伤亡而进行工作。
    四十四、本委员会的波兰与捷克斯洛伐克委员说,看管部队司令官早已接到了明确的指示,本委员会不应讨论纯属军事性质的步骤,且看管部队在按照委员会的指示行事时,必须担负起军事责任来。他们并进一步声称:看管部队司令官应按照先前给他的本委员会的一致指示行事。
    四十五、本委员会的瑞典和瑞士委员觉得,虽然先前已作出决定将战俘带出听取解释,但是一个新的情况已经摆在本委员会之前。他们并觉得,印度看管部队司令官,在这一本质上是重大的问题上有权获得一个新的决定。他们声称在作出他们的最后决定之前,要将此事提交他们的政府,因为他们没有准备同意任何牵涉到在战俘中发生伤亡的决定。
    四十六、本委员会主席作为一个执行人来说,觉得在这样一个重大问题上,看管部队司令官有权获得委员会一致的支持,且本委员会整个来说既然是主体,就必须准备支持其执行人而承当使用武力的一切后果,因为本委员会未能达成任何一致决定,印度看管部队司令官乃停止下来并放弃使用武力将朝鲜籍战俘带出各营场的企图。
    第二章
    四十七、一九五三年十月十六日的事件,对本委员会提出了一个根本性的重要问题,即使用武力迫使战俘出席听解释。这一问题所造成的难题是永远不能得到解决的。在这个问题上意见的不一致,使得本委员会的工作在很多方面受到阻碍,因此将这一问题的各种不同看法予以详述是重要的。
    四十八、本委员会的瑞典和瑞士委员,对这一问题的看法是:"职权范围"和日内瓦公约的文字和精神都是禁止对战俘使用武力的,因此除纯粹纪律性的措施外,他们反对本委员会采取对战俘使用武力的任何行动。
    四十九、本委员会的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委员辩称:按照"职权范围"第一款之规定,委员会之所以存在,是"为保证全部战俘有机会行使其被遣返的权利"。"职权范围"第八款及第十款中,具体规定在第三款所规定的范围内使战俘能够行使他们的权利。本委员会有责任使所有战俘的所属国家有"自由与便利"向所有战俘解释"他们的权利等等"。本委员会当前已有足够的证据来支持这样的结论,即:确有战俘处于恐怖之中,并遭受武力之阻止不得行使其遣返权利。在这种情况下,本委员会最重要的职务与责任之一,就是保证营内情况得以改善,以使战俘免于任何恐惧。如果在执行这些职责中觉得有必要时,武力是可以使用的,而且按"职权范围"第七款的规定也是准许使用的。
    五十、印度代表团认为该代表团不能接受战俘已经打定主意的说法,这是与事实相反的。接受了这样的说法就将否定本委员会的存在基础。本委员会是承担了责任来按照"职权范围"帮助探知战俘在遣返问题上的真正决定的。管理解释工作是本委员会的基本与首要的职务之一,并为本委员会的最重要的责任。战俘反抗委员会执行这些职务与责任,依"职权范围"与工作细则来讲都是非法的。因此为了克服这种反抗是可以使用武力的。
    五十一、印度代表团觉得"职权范围"并不妨碍使用武力。第七款并明白规定,为了履行本委员会的职务与责任,此类武力是可以使用的。印度代表团并觉得给予解释代表以自由与便利,使他们能够对全体战俘进行解释,是本委员会最重要的职责。但当使用武力可能在战俘中造成重大伤亡时,印度代表团觉得本委员会应该给予其执行人以一致的授权与支持。任何造成重大伤亡的责任必须由本委员会的各国委员来分担。本委员会的委员们必须准备承当由于这种使用武力而产生的后果。显然本委员会缺少这样的支持〔注一〕,同时本委员会的瑞士委员宣称:如果使用了武力迫使战俘出席听解释,则他的政府可能不得不考虑是否还参加本委员会的工作。
    〔注一〕本委员会的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委员坚称:"职权范围"第十一条第二十四款,要求本委员会依照大多数的决议行事,因此在使用武力上不必要有全体一致的决议,去寻求这样的一致是违反"职权范围"的。
    五十二、在第五十一段中所详述的情况下,本委员会不得不放弃使用武力将战俘带出听解释。本委员会执行人之其余可用的仅有方法就是劝说。本委员会的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委员,反对为了劝说这些"代表"而与之会见,他们声明这些"代表"是特别派来破坏解释工作的特务,这些"代表"并不代表战俘,而且他们主要的力量是用在阻止战俘行使其遣返的权利,甚至于用武力,以武力相威胁和暴力行为来阻止他们。
    五十三、本委员会不止一次地考虑了隔离据称的"特务"的问题,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曾提交本委员会一个他们声称是"特务"的名单,就"特务"一辞用来指"非被俘人员"而论,本委员会多数委员认为交来看管的战俘不属于这一类,而是真正的战俘。他们不能设想只因为有些姓名出现在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提供的名单上,就必须把这样指名的战俘予以隔离,并且只有那些真正在犯不守纪律或其他该受处罚之罪行时被抓住的战俘才能予以隔离〔注二〕,本委员会只能够隔离那些真正在犯有不守纪律或有应受处罚之罪行时被抓住的战俘。有几个已经予以这样隔离了,但他们的数目是很小的,无论如何这种隔离远不是打散及重组现在的各战俘营。因为无法重组这些战俘营并隔离那些据称的"特务",所以本委员会觉得也许保持战俘能作自由和不受拘束的选择的次好方法,就是把他们个别地带出听解释,那时他们就有机会来作决定了。
    〔注二〕本委员会的捷克斯洛伐克与波兰委员要求隔离这些战俘,并建议即使不把他们的隔离当做一种惩戒措施至少也当作看管范围内的一种行政措施来做,他们并提议说按照"解释和访问工作细则"第一、二、三与五款应采取惩戒措施,以制止妨碍解释工作的特务,他们认为听任特务的暴力和恐怖,那样的政策曾使本委员会不可能执行工作。
    第三章
    五十四、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按照"解释和访问工作细则"第二十三款,于十月十六日上午十时提出了他们十月十七日进行解释的计划,他们要求将某些指定的营场中的一千名中国籍战俘带出来进行个别解释。鉴于他们十月十六日的计划未能实行(见第三十八至四十六段),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要求应努力再次带出朝鲜籍战俘,并要求把他们十月十七日的计划作相应的修正。
    五十五、本委员会主席向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提出意见,并要求他们不变更其已提的十月十七日的计划,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最后同意这样做。因为这些商谈占了些时间,十月十七日早晨没有能进行解释工作,结果在那一天仅对一个大概有五百名中国籍战俘的营场进行了解释。
    五十六、一九五三年十月十八日,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秘书处由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收到一九五三年十月十九日进行解释工作的计划,要求自第四十八与第三十四号营场带出一千名朝鲜籍战俘。由于印度看管部队仍然不能把朝鲜籍战俘带出来听解释,但却能把中国籍战俘带出来听解释,因此就向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表示,他们照顾到本委员会的困难,也许能考虑在朝鲜籍战俘被说服出来听取解释以前先向中国籍战俘进行解释。
    五十七、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觉得不能接受这一建议,并重申其要朝鲜籍战俘出来之要求。朝中方面在一九五三年十月十八日信中曾表示态度,中谓:
    "事实证明安排战俘听取解释的困难是蒋、李特务在原拘留一方指使之下制造出来的,克服这些困难需要采取一些实际有效的措施,但如果在这些困难面前低头,不仅违反'职权范围'和工作细则,而且将鼓励这些特务破坏解释工作,使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印度看管部队无法完成其任务。"本委员会考虑了此种情况。
    五十八、印度、瑞典与瑞士委员所持有的多数意见,认为本委员会为批准朝鲜人民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方面所提计划的最高权力机关。工作细则第二十三款仅授与他们提出计划的权利,而接受与否则应由本委员会决定。本委员会在审议提交给本委员会的任何计划时,必须考虑到这个计划是否行得通。第二十三款未曾规定本委员会有义务不加修改地执行解释代表所提出的计划。本委员会有权以是否方便或是否行得通为理由而拒绝或修改此等计划。至于第七款,该款仅规定了向战俘进行个别或集体解释的权利,并未规定指定哪些个别的人或哪些集体的人的权利。
    五十九、捷克斯洛伐克与波兰委员在委员会中所持有的少数意见,认为"职权范围"第八款授与解释一方向所有战俘进行解释的权利。解释工作细则第七款与第二十三款肯定了这一权利。既然解释代表有权向所有战俘进行解释,本委员会就不能命令他们向某些特定类别的战俘进行解释。"职权范围"没有授权本委员会去控制或更动解释的程序,只要此种程序没有违反"职权范围"中的任何具体规定。本委员会不能使用以"是否行得通"为根据的论据。因为将朝鲜籍战俘带出来是完全"行得通"的,如果有行不通的情况,那也完全是本委员会的错处。因为本委员会放弃了自己的权力,拒绝打散战俘组织并隔离"特务"与"罪魁"。最后,既然此种"行不通"是本委员会本身不做该做的事和做了不该做的事的结果,本委员会就不能以"行不通"为口实。因此,本委员会不能限制解释一方的权利,任何此类限制既然是违反"职权范围"的,自然也就是不合法的。
    (《人民日报》19540108)




 
相关专题
 纪念“抗美援朝”50周年
发表感言 推荐给朋友:

镜像: 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 65092993
广告:(010)65091395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