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
12月29日
星期五
农历庚辰年
十二月初四


加入书签主页新闻中心时政国际观点经济科教社会I T环保军事文娱体育生活图片
打印版

新 闻 推 荐

 
关键词:
高级检索

人民网 >> 时政 >> 时政要闻
2000年12月29日17:04

美军虐杀战俘暴行调查报告书
第七章  强迫扣留战俘
    

            
    美国军事当局违反国际公法,违背战俘的个人意志,公然以暴力强迫扣留中国人民志愿军被俘人员。此种强迫扣留战俘的阴谋,是在美国军事当局策谋下有计划地进行的。
    美国军事当局为了强迫扣留战俘,曾派遣了大批台湾中国国民党残余集团的特务和在东京等地受过专门训练的特务,到战俘营中,进行各种特务活动。他们在战俘营中成立了台湾国民党巨济岛"六三"支部,"CIE"所谓学校(附件二十)及各种迫害战俘的特务组织,强迫战俘签"血书"、刺字,非法"甄别",大规模的屠杀战俘;在朝鲜停战协定签字后,并千方百计地破坏与阻挠中国人民志愿军解释代表团的解释工作,使战俘们无法自由行使其遣返权利。
    一  非法"清查"
    美国军事当局"清查"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团员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军官的目的,是在战俘营中制造恐怖气氛,便于扣留战俘。美国军事当局远在一九五一年二月,就指使特务在战俘中非法"清查"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团员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军官以进行迫害。大规模的"清查"在一九五一年七月开始。在"清查"时,美军战俘营管理当局曾对战俘营中的特务作了具体的指示。如巨济岛美军宪兵司令部的一个中校、美国特务机关"G-2"的一个自称王大尉、"CIE"的蒲斯大尉(Capt. Bootb)和披着宗教外衣的美国特务吴博礼等,曾分别指示特务印汝亮、李大安等人,把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团员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军官"清查"出来,"加以严格管制",并施以严刑拷打,或杀害(附件二十六)。仅巨济岛第七十二联队遭受严刑拷打的战俘,就有两千多人。如战俘薛德劳遭受了吊打、压杠子、汽油烧手等酷刑;孟庆章被刺指甲缝及受电刑(附件十九);孙文清被特务从肛门灌入沸水烫死等。
    二  签"血书"
    美国军事当局从一九五一年七月到一九五二年四月,曾强迫巨济岛第七十二、第八十六联队之战俘,给"联合国"和台湾蒋介石签"血书"达八次以上,谎称战俘不愿回国。如一九五一年十一月,当板门店准备谈判关于交换战俘问题时,美军蒲斯大尉即布置特务王顺清、李大安等以全战俘营名义签"血书"。这些"血书",都是特务伪造、代签和强迫战俘签的。以第七十二联队为例:一九五一年十一月下旬及一九五二年二月,战俘营中的特务,即曾假借全体战俘名义伪造了两次"血书"。一九五一年十一月中旬一个晚上签的"血书",战俘事先并不知道,而是被特务从睡梦中打醒后,押到大队部强迫刺破手指按的,或将战俘打昏趁其失去知觉时拉住手指按血印。大部分战俘因拒绝签"血书"而遭到毒打,如第四大队战俘金甫就曾被特务打了数十棒;一大队一个姓郭的战俘也曾被特务剥光衣服,逼令跪在碎石头上。他仍不签,特务们就硬扎破他的手指,按了血印;至于经过毒打后,仍拒绝签者,就和其他外出作苦工的战俘一样,统由特务代按血印。
    三  刺字
    美国军事当局还采用了"刺面纹身"的残暴行为,以暴力强迫战俘在身上刺上违背战俘意志的字样。此种非法的刺字活动自一九五一年七月开始。一九五一年十月,台湾中国国民党残余集团的特务张弼更指使在第七十二联队的特务王顺清、李大安等,要大量强迫战俘刺字。十一月末,前美国远东军总司令李奇微到在第七十二联队视察,特务强令战俘脱下上衣,露出臂上被迫刺上的"反共抗俄"及英文的"Anti Red"("反赤")等字样,李奇微对此曾予以鼓励。此后,第七十二、第八十六联队即开始了大规模的施用酷刑强迫战俘刺字的活动。一九五二年四月"甄别"前,第八十六联队的特务,更组织了"刺字班",专门迫害和杀害拒绝刺字的战俘。如在第八十六联队第二大队的特务,用棒打、灌水等刑,逼着战俘王春来刺字(附件二十七);第七十二联队第一大队战俘王武被打昏后,特务趁机给他刺上字;第四大队战俘鲁淑金,被特务用烧红的铁条烙上字(附件二十八)。釜山第二号战俘营第十一收容所战俘黄应选,也因拒绝刺字,被特务用一端有尖的帐篷杆子,在脑袋上刺了个洞,致使脑神经受伤,右半身瘫痪。许多战俘因拒绝刺字被惨杀。如第七十二联队的战俘谭九、赵潮洲,被特务勒死;第八十六联队的战俘郑东海被特务从肛门里灌辣椒水后,又用烧红的铁棒烙死等。
    四  非法"甄别"
    美国军事当局于一九五二年四月间,在巨济岛第八十六、第七十二联队,分别进行了两次非法"甄别"。
    在非法"甄别"前一个星期,"CIE"所谓学校的罗尼大尉和负责管理第七十二联队的鲁洛大尉(Capt Rcnye)即指示特务王顺清、李大安说:"这次'甄别',不能让人走了!假使人走了,这对'联合国'的面子不好看。"台湾中国国民党残余集团特务张弼并指示李大安等组织"暗杀团",以屠杀公开表示回国的战俘(附件二十六)。在此前后,披着宗教外衣的美国特务吴博礼、李承晚特务韩秉赫和美军军曹克罗等,向战俘营中的特务运送了大批有U·S·字样的刀子和帐篷杆子等,以残害公开要求回国的战俘(附件二十九)。
    美国军事当局对第八十六、第七十二联队战俘第一次非法"甄别",先后在四月八、九两日进行。这就是著名的巨济岛四月八日的大屠杀事件。四月六、七两日,美军战俘营管理当局一面广播,一面纵使特务恫吓战俘。美军战俘营管理当局广播以后,第八十六和第七十二联队特务即以毒打、残杀战俘等,制造恐怖气氛。据比较详细的调查,在第七十二联队仅七、八两日,就有一千多名战俘挨了打,其中王洪大、李全有、李显涛、冯明亭等五百六十多人负重伤;赵天高(附件三十)、杨耀体等二百五十多人被割肉;张振龙等多人,被特务害死。八日晚,在"CIE"所谓学校的大铁棚子内,战俘林学普在乱棒声中,喊出:"共产党万岁!"被李大安杀死,并剖腹挖心!这一夜,还有曹利兴等多人,惨死在特务们的刀、棒下。九日清晨,表示坚决回国的杨文华,亦被特务打死挖心。在第八十六联队,仅七日与八日晨即有佐文刚、任道木、戚忠堂、唐开建等多人死在特务之手。
    八、九两日,美军战俘营管理当局对第八十六、第七十二联队战俘强行非法"甄别"。美军宪兵和大批特务手持利刃、木棒站在营场门口,第八十六联队特务应祥云等还大声喊叫:"谁也别想活着回大陆!"第七十二联队一个姓石的战俘往门口走时,被特务一刀刺倒在地,后被扣留;接着又有一个战俘被杀死在门口。当残废战俘周吉泰冒着刀棒往营场门口走时,被特务们暴力拖到双层铁丝网之间(被拖到铁丝网内的是被强迫扣留的战俘)。
    这次非法"甄别",美军战俘营管理当局虽然用尽了惨无人道的残杀手段,但第八十六、第七十二联队仍有近两千名战俘冒死要求遣返到了第六○二号战俘营(附件三十一)。
    近两千名战俘到了第六○二号战俘营以后,立即严重抗议美军战俘营管理当局的血腥"甄别"。他们提出去挖掘被屠杀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被俘人员的尸体、将被强迫扣留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被俘人员全部送到第六○二号战俘营,以便一起回国。
    美军战俘营管理当局对战俘之抗议,迟迟不作答复。与此同时,却暗中将被屠杀的战俘尸体移走和焚毁。直到一九五二年五月三日和七日,杜德准将、劳代大尉和布鲁克斯大尉才虚伪地分别两次会同战俘代表孙振冠等人,赴第七十二、第八十六联队挖掘尸体。虽然美军战俘营管理当局事先毁灭罪证,但仍在这些营场内挖出许多被害者的血衣和焦骨等(附件三十二)。
    继第一次"甄别"之后,美军战俘营管理当局在第六○二号战俘营战俘的强烈抗议下,又在四月十六日到四月下旬进行了第二次非法"甄别"。这次"甄别"仍然是在特务的木棒和屠刀威胁下进行的。且事前不向战俘宣布"甄别",因此,第八十六、第七十二联队仅有二百多人不顾生命危险到了第六○二号战俘营。
    美军战俘营管理当局于一九五二年四月到五月间又在釜山第二号战俘营强行非法"甄别"。美军战俘营管理当局这一强迫扣留战俘之阴谋,为该战俘营第一、二、三病伤战俘收容所的朝鲜人民军及中国人民志愿军病伤战俘所识破,他们一致拒绝"甄别"。美军战俘营管理当局竟断绝病伤战俘粮水供应七天到十二天不等;停止为病伤战俘治疗三十二天到三十七天不等;企图胁迫病伤战俘接受非法"甄别"。在此期间,病伤战俘病情加重,伤口化脓、溃烂、生蛆,并饿得奄奄一息。但病伤战俘仍坚定地拒绝非法"甄别"。美军战俘营管理当局的此种阴谋失败后,遂于五月二十一日,出动武装部队以坦克、六○炮、机枪等轻重武器和毒气弹,屠杀第三病伤战俘收容所的病伤战俘。这就是著名的釜山病伤战俘营的五月二十一日大屠杀事件。在这次大屠杀事件中,第三病伤战俘收容所有一百九十多名朝鲜人民军及中国人民志愿军病伤战俘被打死、打伤;二十二日,美军又向拘禁在第二病伤战俘收容所的朝鲜人民军及中国人民志愿军病伤战俘投掷毒气弹,全体战俘中毒,中毒重者即达二百七十多名,并有三名死亡。大屠杀结束后,美军即对第三、第二病伤战俘收容所的病伤战俘进行"甄别",许多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病伤战俘被强迫扣留(附件三十三)。
    五  加紧迫害"不直接遣返"的战俘
    美国军事当局在巨济岛、釜山等战俘营,于一九五二年四月强行非法"甄别"后,将因美国军事当局及战俘营中的特务分子之残暴迫害而不能表示自己回国意志的一万四千多名"不直接遣返"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被俘人员,全部移往济州岛,成立第九号战俘营。美国军事当局及在其指使下的台湾中国国民党残余集团特务更进一步加强了对战俘的恐怖统治。特务对战俘们的一举一动都施以限制,战俘随时都有被杀害的危险。
    一九五三年六月底,美军战俘营管理当局及台湾中国国民党残余集团特务再次非法迫使战俘在臂上、前胸和背上刺上蒋介石匪帮的口号和国民党党徽、党旗等,拒绝刺的人均遭到毒打甚至杀害。战俘王康、杨介甫两人即因坚决拒绝刺字,被特务王谦、胡正明等于六月二十八日晚勒死。死后,特务们又将二人尸体吊在铁棚子的梁上。一个姓周的战俘也因此被特务用木棒打死。另据法新社汉城八月十四日电透露,八十多个拒绝刺字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被俘人员被美军隔离囚禁,其中一人被害死。台湾中国国民党残余集团"驻韩大使"王东原还派遣特务杜广泰等以"美军翻译"名义进入战俘营,强迫战俘刺破手指,在给蒋介石的"请愿书"上按血印。
    八月二日,美军战俘营管理当局公然将蒋介石的讲话录音向济州岛战俘营播送。其后,台湾中国国民党残余集团又组织了以特务头子方治为首的"慰问团",于八月二十五日乘飞机到南朝鲜,他们向济州岛的战俘散发台湾国民党党旗、党徽、蒋介石像片和"慰问信"等,明目张胆地进行强迫扣留战俘的阴谋活动。
    在釜山战俘营,美军战俘营管理当局同样地布置特务进行了旨在扣留战俘的各种罪恶活动。
    被强迫扣留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被俘人员虽处于特务们的严密控制下,但仍有人冒着生命危险坚决要求回国。如战俘田崇增、贵让品等。他们归来后,揭发和控诉了上述美国军事当局强迫扣留战俘的罪行(附件三十四)。




 
 
发表感言 推荐给朋友:

镜像: 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 65092993
广告:(010)65091395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