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
12月29日
星期五
农历庚辰年
十二月初四
加入书签主页新闻中心时政国际观点经济科教社会I T环保军事文娱体育生活图片
打印版

新 闻 推 荐

 
关键词:
高级检索

人民网 >> 社会 >> 法界动态
2000年12月29日17:04

万县人评说牟其中(1999年12月)

东方明 肖蓉

    


  一、 老师说:如果他能改掉夸夸其谈的性格,今后定大有出息

  1941年6月19日,一个啼哭声非同凡响的男婴呱呱坠地,后来取名为牟其中。

  上小学时,牟其中便是一个十分活跃的学生。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牟其中不仅变得能言善辩,而且记忆力惊人。一位喜爱他的老师说,如果他能改掉夸夸其谈的性格,今后定有大出息。

  1959年夏天,一年一度的高考开始了。牟其中显得颇有信心。。那时的牟其中只有一个心愿,就是上北京广播学院的新闻系。他认为做记者很风光,很有派头,不仅可以离家到处跑,而且还能“见官大一级”,做“无冕之王”是牟其中青年时代的最大梦想。然而,令他做梦也想不到的是,自以为“考得不错”的他却意外地落榜了。尤其当他得知一个远比他成绩差的同学考上大学以后,他的心态渐渐失衡了:一准是被人为的“误杀”了。

  牟其中是个不肯服输的人,他想做的事他总会想尽办法去做到。也算苍天有眼,不久后,牟其中便从湖北省《长江日报》的广告中发现了一条重要信息:武汉中南工业建设设计院办的大专班春季将招生。牟其中手捧报纸,不觉欣喜若狂。但牟其中那时毕竟还是一个孩子,父母担心他年幼出门不方便,劝他放弃算了,可牟其中“圆梦”心切,坚决不听劝告,买床铺盖卷便直奔码头而去。

  牟其中靠着他雄辩的口才,说服了武汉中南建筑设计院的领导、老师,最终得以顺利入学。但有一件事却令牟其中十分苦恼,那就是他的户口没办法迁入武汉。牟其中为此做了许多努力,最终也没能如愿。半年后,无计可施的牟其中只得被迫退学。

  牟其中再次与大学失之交臂。回到万县不久,他又打听到新疆有所艺术院校可能会招生。尽管信息并不确切,牟其中还是打算前去看看。他只给父母简单说明了一下去向,便只身一人风尘仆仆赶往新疆,可去了后才知道,新疆艺术院校早就停办了。牟其中一次次地接连碰壁,最终令他心灰意冷。在外逗留一段时间后,牟其中只得重又返回万县。

  父母见他年龄也不小了,整天呆在家里无事可干,便四处托熟人,找组织,想替他找个工作。后来,当他们得知玻璃厂要招收工人时,便极力给牟其中做工作。牟其中一百个不愿意,但也只得暂时委曲求全一阵子,待以后有机会再图谋发展。

  牟其中便这样成了玻璃厂的一名锅炉工人,尽管牟其中的心始终没安分过。他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他不想也不愿将自己的一生交给那尘土飞扬的锅炉房,他仍旧渴望“东山再起”,不然,这“人生”二字又怎能写圆满呢?

  为实现自己的宏图大愿,牟其中进厂后开始读一些有关马列、毛泽东著作,有时也看哲学、法律读物,他知道,一个人要成才,没有知识是不行的。牟其中的举动,在当时的青年中并不多见,因而也或多或少让人感到他是个“有用”的人,至少认为他不像别的青年那样,整天价碌碌无为。

  牟其中白天上班,晚上则呆在家里,读书,做笔记,而且每每爱向人发表一些“牟氏观点”。尽管许多人云里雾里不得要领,但他的“博学”,却令同事们不得不刮目相看。牟其中是一个善于表现自己的人,加上他原本就有一副好口才,久而久之,大家知道了玻璃厂有个牟其中,这人精通马列,精通哲学什么的,牟其中在万县便开始小有名气。

  正当牟其中“胸怀大志”,一步步奔向理想彼岸时,意想不到的事也随之发生了。

  二、 两捉两放牟其中的上级说:继续瞎搞,他还要栽跟头

  1974年春天。此时的牟其中在万县青年中可谓名声显赫,他思想活跃,对政治的热情程度,绝不亚于他后来的经商。牟其中俨然一颗年轻的新星,一时间成为不少热血青年谈论的话题。因了这些影响,几位与他一样抱有极大政治热情的青年便自觉不自觉地走到了一起,并成立了“马列主义研究会”。牟其中、刘忠智等8人,时常聚集到一块儿,学马列,谈政治,热衷分析当时的国内形势。正当他们满怀雄心壮志时,从成都传来消息,说是广州有一位名叫李一哲(实则是几人)的青年写了一篇震惊华夏的奇文《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制》。牟其中等人通过各种渠道弄来了该文,大伙一起研读,一起转抄。由于受该文的启发,热血沸腾的刘忠智花七八天时间,写下了《中国向何处去》一文,与此同时,牟其中也写出了《社会主义由科学向空想的倒退》和《从文化革命到武化革命》两篇文章。可大大出乎牟其中等人意料的是,“马列主义研究会”日后会被定为反革命组织,其首犯则是当时四川赫赫有名的闯将张闯。正当牟其中等人四处宣传他们的“杰作”之时,“厄运”已悄悄降临了,后来的结局众所周知:牟其中被内定判处死刑(幸未执行)。

  1979年12月31日,在狱中呆了4年零4个月的牟其中从囹圄中释放了出来。

  1982年4月,牟其中与人合资开办“万县市中德商店”, 由牟其中担任商店经理。尽管以前并未做过生意,但他似乎很有这方面的天赋。当时的万县,商品销售尚无“三包”之说,可牟其中率先在用户中推行了“包换卡”,凡在中德商店购买的黑白电视机和别的一些电器,城区顾客可在三天内调换,农村顾客则限定在一周之内调换。与此同时,中德商店还开展了跨地区的“四代”(代购、代销、代组织、代托运)业务,生意一度十分活跃。尽管当年的门面小得可怜,但第一年他们便破天荒获得了近8万元利润。

  1983年初,牟其中从重庆一家兵工厂以最低价购买了一批铜制钟,然后又以相当高的价格卖给上海的许多商店,仅此一项,便获取了令人咋舌的大笔暴利。而且,自那以后,牟其中的中德商店还做过多次类似的生意。

  1983年9月17日,中德商店因“投机倒把、买空卖空”的罪名遭到查封, 牟其中被收审。进监狱11天后,牟其中竟破天荒在狱中写下了一份《入党申请书》,并直接寄给了总书记。尔后,牟其中又在狱中写下了《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和我们的历史使命》、《从中德商店的取缔看万县市改革的阻力》等文。牟其中发出的信函顺利地送到了成都、北京,并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1984年初,牟其中在狱中呆了11个月后,再次被释放出来。

  “二进宫”的牟其中总算又重见了光明。但了解他的人都替他捏着一把汗:他太锋芒毕露,又抱有超常人的野心,如果不注意把握方向,迟早得出事。就连当时两捉两放牟其中的原万县市市长、市委分管政法工作的副书记王杰也多次说:“牟其中确实是个人才,非常能干,但如果不走正道,继续瞎搞,他还要栽跟斗。”

  三、 牟其中最能异想天开

  1984年8月31日,牟其中获释出狱后,立即着手筹备大干一番。1984年9月18日,牟其中匆匆召开了中德复业恳谈会。10月5日, 又破天荒将入狱前的中德商店升格为中德贸易公司,之后不久,又很快升级为中德实业开发总公司,办理了工商税务注册手续,领取了营业执照,把公司设在和平广场5号一幢气派、漂亮的东方红旅社大楼里,租用了两个大房间作为公司办公场所。公司正式开始营运后,牟其中通过不懈努力,从市农行贷款250万元作为创业资金。 商贸活动开始大刀阔斧地运行起来。

  中德公司的一些员工回忆说,那阵子,牟其中时常穿着一件质地较差的夹克衫,给人的印象是面带笑容时慈祥和善,不说话时高深莫测,板起面孔时又十分吓人。他谈吐生风,语言干脆利落而准确,热衷于在会上讲话,随口道来都头头是道,根据记录稍作整理便是一篇像模像样的文章。他记忆力特佳,有天,他见一名写诗的员工拿着一本《郭小川诗集》,当即背诵起郭小川的《团泊洼的秋天》,接着又背诵了俄国诗人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1984年的金秋季节,是牟其中重入商海后一段较为辉煌的日子。大书着“中德实业开发总公司”的大红条幅从东方红旅社的高楼顶上一直悬垂至底楼,随风飘曳,十分壮观。公司内布置新颖、生动。走进门来一幅精美的《好猫图》映入眼帘:三只活泼、灵巧的小猫姿态各异地汇聚一起,仿佛个个都是捕鼠能手。《好猫图》上端横幅上还写着“走自己的路,建设中国式的社会主义”。办公室内业务人员的工作井井有序,决无机关单位办公室喝茶看报混光阴的现象,充溢着生机勃勃的气氛。在一张屏风隔开的洽谈室里,各类客商进进出出,洽谈业务者、求职者络绎不绝。随着公司业务活动的频繁开展,牟其中决定招纳一批员工,凡是写信、来电和上门的求职者,均送上一份打印好的信函:

  ××同志:

  您好!

  中德董事会慎重地研究了您的要求,为有您这样大胆行动、直率要求的同志而高兴!新的时代需要新的风貌,需要新的思想方式和工作方式,总之需要一代新的人。我们真诚地希望与有理想、有抱负、有能力的人合作。中华腾飞需要千千万万的实业家、科学家,这将是一个需要许多巨人,也会造就许多巨人的时代。但是,任何巨人都是紧紧地贴在大地上的。因此,您必须脚踏实地的、亲笔与我们讨论下列问题,字数不限,一篇论文,一本专著更好。

  一、 记述一件您认为您处理得最满意的事的经过,诀窍是什么? 叙述一件您办糟了的事,教训是什么?

  二、 谈谈您的欢乐和苦恼、兴趣与厌恶。

  三、 你经常阅读哪些报刊?阅读哪些书籍?复述一篇最有意义的文章, 并注明期刊日期、出处。

  四、 写出您的简历。不要回避失误和坎坷,我们乐意与经历坎坷的同志合作。我们将委托专人研究您的复信,作出判断,再答复您的要求。也欢迎您经常用文字的形式和口语的形式与我们探讨问题。

  牟其中别具一格的招贤纳士,在当时的万县(今万州)引起不小的震荡。但明眼人很快又看出,牟其中其实最欣赏的是“经历坎坷”的同仁。

  1984年11月底,来函、来电、上门前来报名求职者已有100余人。11月初, 中德公司在电报路小学设立3个考室进行笔试,考题的内容大致以信中所列4点为主。这次考试,牟其中从100多人录取了28人充实到中德总公司的各个部门。 但据知情者讲,这28名人才进入中德后却没有发挥多大的作用。他的这种只重“经历”,不重学历、经验的纳才方式,最终让牟其中在商海中第一次“呛水”。但牟其中本人似乎并没有想到这一层。他为了提高中德公司在万县市的知名度,也为了提高公司职工的文化修养、业务素质,决定建立中德智力开发公司,聘请地区智力开发公司熊道容老师任经理,同时开办中德企业管理夜校。并规定:凡是中德公司在家的职工,必须参加中德企业管理夜校学习,也欢迎万县市各界人士参加中德夜校听课。牟其中向职工们说,他所创办的夜校,要像毛泽东当年在广州开办农民运动讲习所一样,扩大影响,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德,心向中德。

  夜校于1985年3月13日晚8时在高笋塘一处会堂举行隆重的开学典礼。牟其中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说:“要把夜校办得像‘抗大’一样,夜校将是培养商海巨子、企业家的摇篮,将是中德公司的中流砥柱……”他的讲话赢得阵阵掌声,同时也惹来不少议论:是不是吹得有些“过”了?能像“抗大”一样有影响力?

  按照中德夜校课程设置安排:每周一、三、五晚上八点开课。请了地区教育学会会长、教育局局长姚理光讲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刘农耘讲美学,徐美田律师讲法学知识,外加统计学原理等等。

  中德企业管理夜校的开课在十多年前的万县市可谓开了先河,但由于后来经济吃紧,最终只是昙花一现。

  在万县,牟其中曾设想了许多项目,也作过多次努力,但大多同他办中德夜校一样,往往是“雷声大,雨点小”,几乎没干成一件正经生意。

  1984年下半年,牟其中不知怎么突然对小三峡的风光来了兴趣,决定筹资去巫山县开发旅游资源。11月14日晚,由牟其中主持,在公司业务办公室召开了“开发小三峡风景旅游区座谈会”。前来参加会议的有美学顾问、中国书协理事周漫白,四川省美协会员蔡华义,省作协会员、《新花》副主编吴承汉,地区农行林育生,万县市农行汪维权,三峡矾石厂胡清平,顾问戴披星和英语翻译魏京姝,中德商品房建筑公司陈维琪等。牟其中首先讲了当时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及中德复业后广阔发展前景,接着又精辟地分析说:“随着人民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旅游事业日趋发达,开发我区声名卓著的小三峡风景区旅游资源已刻不容缓地提到了议事日程上来。作为小三峡所在地的主人,我们应为此作出自己的贡献……”牟其中高瞻远瞩的见解,精辟而富有逻辑的分析,是很有鼓动性和说服力的,在座的无不深表佩服,并各抒己见,踊跃发言,会议气氛十分热烈。周漫白、蔡华义先生从旅游和美学的角度,指出小三峡风景资源的经济价值,提出了很多对旅游区规划建设很有价值的建议。陈维琪、胡清平等到会者也先后发了言。

  最后,会上一致决定先向巫山县委作出汇报,并立即组建“小三峡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由中德贸易公司和三峡矾石厂各投资2万元作为开办费, 并立即招聘、组建工作班子,进行可行性研究,拟出开发计划,成立董事会,发行股票。没几天,办公室就出了一期工作简报:《开发小三峡旅游区座谈纪要》。但令中德员工们没想到的是,此事也仅仅只是开了一次会、出了一期简报便再也没有下文了,倒是几个月后的1985年2月28日, 《经济日报》却出人意料地发表了该报记者王青写的《拳拳赤子心》的文章,其中一段写道:“‘——资源就是金钱’。万县市东有一尚未开发的旅游资源——大宁河小三峡风景区,当地缺钱开发,牟其中立即筹建‘小三峡旅游开发公司’,准备大量投资兴建服务设施。”

  一些见了报道的知情人说,没想到牟其中把“牛”吹到北京的大报上去了,牟其中也由此给人留下了一个“沽名钓誉”的印象。但牟其中似乎一直都自我感觉良好,“点子”也多。就在他一方面嚷嚷着要开发小三峡时,一方面又紧锣密鼓准备组建一个中德服装公司。

  1984年11月的一天,中德公司的业务工作研讨会上,牟其中提出要在万县市建立一个中德服装工业公司,并说这是他在狱中读《经济日报》6月25 日第四版刊登的《为解决北京做衣难问题,他愿助一臂之力》的文章而引发此构想的。他向大家介绍说:“桑景全,31岁,上海人,是服装方面自学成才的河北廊坊市石油部华北石油勘探一公司的工人。由于他的7位亲属都在上海从事服装设计、剪裁工作, 家庭的熏陶使他对服装研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通过几年的探索,他设计的中西服装,具有民族特色,融合了国际时装风格,款式新颖,不落俗套,且省料省时也省钱,可谓价廉物美……”

  牟其中决定启用这位能人,并当即决定去北京请桑景全建立中德服装工业公司。会后,牟其中就委派办公室业务员佟凯芳前往北京。佟是北京人,会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她领受任务后,没敢怠慢,连夜启程直奔北京而去。她走街问巷不辞辛劳,终于访到了桑景全,又与桑景全马不停蹄返回万县市。

  牟其中与风度翩翩的桑景全一见如故,两人进行了一天一夜的谈判磋商,于1984年12月5日正式签订了《桑景全同志参加中德实业开发总公司工作协定书》。

  可是,还没有等到协议去公证机关签证,桑景全不知怎么便与牟其中闹翻了。也许是高明的桑景全看透了当时的中德公司的实力和牟其中的诺言难以兑现……总之,第三天,桑景全就乘轮船东去,结束了与牟其中的合作。

  公司里的人都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只是偶尔听牟其中透露几句,说桑景全这人年轻气盛。得尺进丈,不能合作!中德服装工业公司又搁浅了,但那张中德服装工业公司的营业执照却一直挂在业务办公室的粉墙上,显得无奈而苍白……

  更令员工们不理解的是,开公司、办厂在牟其中眼中形同儿戏,常常是信口开河,随心所欲。1984年的一天,办公室来了两个求职的人,牟其中问他们是做什么的?他们说是搞竹编工艺的。牟其中居然当场拍板,请他们来搞个中德竹编工艺厂,并立即办了营业执照。不料几个月后,当员工们再见到那两个人时,牟其中似乎对他俩很不感兴趣。员工们不便多问,只是零零星星听说,竹编工艺厂也不过是停留在口头上的一句“玩笑话”而已。中德公司既没有投资,又未见建厂或手工场。就连当时《中德贸易公司10-12 月业务工作及资金使用情况》上面都没有中德竹编工艺厂这个项目。可是发表在《经济日报》1985年2月28 日的长篇通讯《拳拳赤子心》中却再次留下了生动的一笔:“技术就是金钱。长江航运调价后,万县市小有名气的竹编制品销售困难,牟其中立即组织技术输出,到省外办竹编工艺厂。”

  在万县那阵,牟其中经商的最大特点便是敢于异想天开,但真正落到实处,并切切实实带来过效益的生意项目并不多。牟其中一度也思考过发展航运业,梦想着建一支庞大的船队在大江大海上破浪远航。中德公司重新开张以后,也办过一张“中德造船厂”的营业执照。但所谓的“中德造船厂”,实际上就只有一名叫田纪德的“厂长”。田厂长原先是武陵镇造船厂的工人,他只身与牟其中靠挂上后,就“生长”出了一个“中德造船厂”来。牟其中心里自然明白,靠这么一个“厂”是不可能“造”出一支中德船队来的,所以他曾在一次会上说:“造船不如买船!”

  恰好,牟其中得到一个信息:金沙江畔的攀枝花市航道工程处在1958年造了一批船,没派上用场,一直闲置在那里。牟其中心想,如能从攀市买回这些船只,成立中德船队不是指日可待吗!一个伟大的构想产生了,他宣称说:“一是从攀市买船驶回万县市,再从九江购买一些船只,组建成实力强大的中德船队,发展成为与当年卢作孚的民生公司一样的规模!”

  1984年11月,牟其中任命江天为总指挥前往攀枝花市买船并将其驶回万县港。江天原是天城中学一名教师,因受到当时名声鹊起的中德公司“磁场”的吸引,停薪留职前来投奔牟其中麾下。江天不负牟其中重托,带着“中德造船厂”厂长田纪德在内的一批人急赴攀市,只用三十几万元就买下了攀枝花航道工程处的13条船。江总指挥雇请了八、九名当地熟悉水性的船工,安排好船队的驾驶事宜,就从攀市三堆子江面启航了。船队包括两只双发动机快艇、两艘绞滩船、9艘小客轮, 一字儿驶航在金沙江上,好不威武壮观。船队在水急浪涌、礁石狰狞的河道上艰辛地航行了260余公里,驶到了会理县的红军渡,终因天寒地冻,江上恶浪滔滔, 加上前面不远处便是著名的险滩老君滩——据说从古至今还没有船能通过此滩的。人命关天,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船队只好停靠于红军渡。1995年春节前夕,江天打道回府回万县市向牟其中交差,随即便离开了中德公司。

  牟其中仍不甘心,春节后不久,又联合万县市一家木船运输社,再次派人前往运船。不料到达红军渡后木船运输社的人却强行抢船,并与中德的人打起架来,抢占了好几艘,其中的一艘驶进老君滩,但只开到有连续6个滩的第一个滩时就被恶打翻,一名船长被江水淹死。两家运船的船工吓得心惊胆战,谁个乐意把老命拿去葬进老君滩的恶浪之中!于是纷纷弃船逃走。

  金沙江的险滩恶浪,未能因为牟其中的胆大而“放他一马”,相反却使牟其中的中德船队之梦化为了泡影!

  牟其中在万县商海一次次接连受挫,犹如一盆盆冷水兜头而下,令他胆战心寒,但他不是一个轻易服输的人,他仍旧天天做着发财梦。

  1984年11月8日下午2时,中德实业开发总公司又开始酝酿中德霓虹灯装潢美术公司,并请了市工商局企业科、农行行长办公室、借贷科、市城建局、城建管理办公室、地区农行信托部等单位有关负责人及书画家周漫白、重庆市霓虹灯厂邢厂长,以及中德公司在家的董事、业务办公室人员共二十余人参加了筹备会。会上,牟其中就组建条件、发展前景作了中心发言。两天后,中德公司发出了《组建万县市中德霓虹灯美术装潢公司的报告》。

  牟其中迅即委任他儿时的好友、已辞去万县市铭牌印章厂厂长职务而投靠中德公司的饶万龙为霓虹灯厂厂长,命其招纳工人,立即开始组建。牟其中则陪邢厂长去三峡游览一转,并答应给重庆霓虹灯厂3000元技术转让费。饶万龙就带着12名工人到重庆去学霓虹灯工艺技术。可是,牟其中先前答应给的3000元技术转让费到后来却耍起了滑头,迟迟不肯给。重庆霓虹灯厂见状,坚决不许饶万龙等人再进车间。仅仅只学了几天,饶万龙等人便离开了重庆,但临走时,饶万龙买了灯管等材料,挖了两名退了休的霓虹灯厂的技术工人,回万县市办起了中德霓虹灯厂。

  中德公司在万县扬言办的企业,只有霓虹灯厂是确实存在的,并开展了经营活动。开办时公司投入5万元。作为厂长饶万龙则两上两下,一会儿调重庆, 一会儿叫他回万县;一会儿重用为厂长,一会儿又叫他靠边站;尔后索性派些不懂业务的人来搅和,最终造成管理混乱。如此反复的折腾,使这个厂的生产一直处于萧条状态。但饶厂长始终在万县市立着中德公司的牌子,并力所能及地保住了中德公司的营业执照未被万县市工商管理局吊销。直到1992年1月,霓虹灯厂工人走尽, 实在维持不下去了,他才将设在万县人民医院防空洞里的厂子一把锁锁在里面,含泪而去。饶万龙后来不无感慨地说:从1984年11月离开铭牌印章厂,到中德公司干了8年整,又在外面打了3年零工,直到1996年3月市二轻局才又请他回铭牌印章厂重新任厂长。他说,牟其中说过,政治上只有主义,没有感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互相利用的价值关系。又说,回想起在中德公司的日子,真是一场恶梦,想哭都哭不出泪水来……

  牟其中在万县的几年,不仅在商海中唱了许多“空城计”,对中德公司的员工,他也不止一次地为他们勾画过类似“海市蜃楼”般的宏图。

  创办中德子弟校,可谓是牟其中对中德员工放出的“第一颗卫星”。1984年11月中旬的一天,中德贸易公司业务办公室来了一老一少两个装束很土气的人,说他们是从石柱县来的,要找牟总。一会儿,牟其中来了,对那老头儿比较热情。后来听说是公司某人的一位远房亲戚,是一名中学退休教师,教学有一套,准备开办个私立学校,缺乏资金,来向中德公司求助的。第二天的业务工作会上,牟其中便说,中德公司要去石柱县投资办个中德子弟校,今后中德职工的子女可以在那儿免费上学。大家听了,群情振奋。可令员工们没想到的是,牟其中不过是给大伙儿画了一个“饼”。至少直到牟其中离开万县,中德公司也未去投资兴建过什么学校,也没有人再谈起中德子弟校的事。这可倒成了袁光厚先生的素材,在《大陆首富牟其中》第五章中居然写道:“中德公司和一所闻名遐迩的私立中学联合为中德开发总公司的职工办一所子弟学校,解决子女入学的问题。此外,还为培养公司的管理人才和业务骨干作好了筹备工作……”中德公司原在万县的员工读了这段文字,都感到十分可笑,明明没有办成的事,怎么在他们口中都“无中生有”了呢?而当年牟其中对万县员工最大的诱惑,恐怕还是他构想的所谓“中德村”,那名字听起来就像北京的“亚运村”一样,在员工心中激起过很大的波澜。

  1984年下半年的一次公司职工大会上,牟其中慷慨激昂地说:“目前城市住房紧张,建立中德商品房建筑公司,由陈维琪同志任经理。公司开办的第一项业务是建设中德村,像别墅式的一群小洋楼,以显示中德职工宿舍的气派。中德公司的职工分工龄长短、任职大小,每人在中德村建筑群分一套小洋房……”没等牟其中把话说完,大家都欢呼雀跃起来并憧憬着分一套别墅式的小洋房。

  牟其中办事风风火火,第二天,他就带着陈维琪、夏宗珍等七八个人,坐着小车,到观音岩、沙河子、红光村等地考察,说是要买地皮,修建房屋。后来就传出话来,中德村可能建在观音岩。可是,这中德村同子弟校一样,依旧不过是牟其中当年送给中德职工的一座美丽的“海市蜃楼”罢了。倒是“中德村”这优美的名字与《首富》中的无影无踪的“足球村”、“三峡村”相映成趣。

  有次,笔者碰见当年牟其中曾“任命”过的中德公司商品房建筑公司经理陈维琪,和他闲聊时说,要是当年中德公司把红光村关塘口公路外面那几十亩土地买了,建了商品房,牟总才叫发了大财哩!可他笑了笑说:“他是个只讲短期效益的人,不可能做长期性的投入!”

  牟其中在万州商界可谓屡战屡败,加上又多次失信于众多的员工,自感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只得于1985年离开万县,迁往重庆市中华路,开始另谋发展……

  四、 万县故乡人说,牟其中回来投资,若不是十拿九稳决不要轻易与他合作

  牟其中自离开万县到了重庆以后,万县百姓便渐渐将他淡忘了,没有人再议论他。可出人意料的是,在不到10年时间内,牟其中居然红遍了全中国,尤其是他的“99度+1度”的理论,更是令万县人瞠目结舌。然而,万县人却并没因此而追随他。毕竟,万县人太了解他了,即使是在牟其中的巅峰时期,万县市的领导、百姓,自始至终保持着低调。据知情人透露,在当时的万县市委、市政府领导心中,他们都给自己定了一个基调,对牟其中本人,万县市的领导不褒不贬,是非曲直由历史去评说。但有一点,万县市的领导是明确的:万县市各级领导,都不得以政府官员的身份接待牟其中,他来万县投资项目,倘若不是十拿九稳,决不要轻易与他合作。1992年,牟其中来到万县,找到当时的市里领导,说是想给家乡办件实事——投资兴建一个大机场。但市里的领导似乎不太相信他的宏伟计划,给予了婉转拒绝。牟其中顿觉大丢脸面,于是又直奔宜昌,准备在那里建一个长江沿线最大的机场。宜昌为此也一度热闹过一阵子,但后来,牟其中却不得不告诉宜昌方面,说他不能得到建立航空公司的立项。

  先知先觉的万县人终于有幸避开了牟其中的这次愚弄。

  但牟其中似乎对家乡仍不“死心”。1993年,万县市要修长江大桥,国家早有计划,而且拟拨款2.7亿元。但按当时的预算,资金缺口约3000万元。 牟其中闻知消息,又派人找到当时的市长陈光国(现任重庆市副市长),但陈光国不愿正面接触。牟其中于是又通过其它渠道,自行设计了个方案。但同时,他又提出了四点要求:第一、大桥由南德承建;第二、国家拨的2.7亿元由南德支配;第三、缺口3000万元由南德找,但桥的冠名权归南德;第四、桥修建好后,由南德经营。然而,他太小看万县市的父母官了,明摆摆的帐,谁又会算不过来?看了他们的这个方案,万县市的父母官们几乎都是同一个态度:不理睬,不接见,不答复,以免牟其中再从中生事。牟其中第二次在家乡吃了闭门羹。

  牟其中爱吹牛、说大话,这在10多年前万县市人都知道,尽管某些人一度把他捧上了天,但知道他“根底”的万县人,又怎会轻易上当呢?万县市的父母官不仅不肯与他合作,就连请吃饭这样的小事,万县市的各级领导都很讲原则。

  那年,万县市的人大代表进京参加八届二次会议,当时的南德盛情相邀四川省代表团去永定路的总部参加联欢招待会,其他市县的代表都去了,可万县市的人大代表却一个也没有去。没有人组织,而是人大代表们自发地不想去。

  牟其中在万县市不被重视,不受欢迎,这是历来已久的事了,不能怪家乡人不给予他理解,实在是觉得他太“超前”了,以至于令众多的百姓不能理解。正如与他第一个合伙做生意的商人王德渠所言:牟其中的弱点是他太想出名,太急功近利,不能容人,他总是想站在巨人的肩上,让自己也成为巨人。王德渠说:牟其中的性格颇有些像曹操,他总是处在风口浪尖,总想成为改革的风云人物……

    《大地 》(199912) 第96期 




 
相关专题
 牟其中案件
发表感言 推荐给朋友:

镜像: 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 65092993
广告:(010)65091395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