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 English 日本语
用户注册 新闻订阅 个人定制 免费邮件
   
  主页 > 中 国 > 法 制 2000年12月27日 13:58

“保护伞”下,赌风焉能不盛?
——广西柳州市公安局原局长于丁受贿纵赌案始末
        图为于丁夫妇被押上法庭。      新华社记者 陈瑞华 摄


  1999年5月,根据中央领导部署,中纪委派出调查组对广西柳州市一起特大虚开增值税发票案久拖5年未结进行了查处。在查处过程中,发现中共广西桂林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于丁在担任柳州市公安局局长期间,在此案中有严重违纪、涉嫌违法行为。调查组会同柳州市政法委、公安局、检察院、纪委展开了周密调查,不仅突破了全案,还掌握了于丁涉嫌犯罪和严重违纪的大量事实,并移交柳州市检察院立案侦查。
    经查,从1995年底到1999年初,于丁及其妻陈红大肆收受不法商人江强贿赂共计220多万元,纵容江强开设赌场聚众赌博,并为江强聚众赌博提供保护,充当赌博的“黑保护伞”,导致了柳州市赌风一度蔓延的严重后果。此外,于丁还涉嫌收受其它贿赂近30万元、私藏枪支弹药,违纪收受“红包”近200余万元,包养情妇,生活极为腐化。
    2000年12月27日,于丁被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

  一方大肆受贿,一方疯狂聚赌
    1996年7月,于丁的妻子、柳州市公安局民警陈红住进了柳州市中山大厦601房,于丁紧接着也住了进来。
    从此,这间由柳州市中山城娱乐有限公司承包经理江强免费提供的豪华套间,成了于丁夫妇长期居住的地方,也是江强向他们行贿的主要场所。4年间,江强共向于丁夫妇行贿18次220多万元,其中12次170多万元直接送到601房。
    每年的春节和中秋节,都是江强向于丁夫妇行贿的“最佳时机”,先后6次共53万元。陈红要到香港过圣诞节,江强就送上2万美元“路上花”;陈红要带儿子去俄罗斯游玩,江强又准备了1万美元和2万元人民币给陈红“买点东西”。1997年9月,于丁到北京学习,江强就为他办理了一张内存5万元人民币的建设银行“龙卡”在北京“零用”。随后于丁要去欧洲考察,江强又送去了2万美元。只要于家有事,江强考虑得比谁都周到。在平日交往中,江强同样出手大方,从价值数千元的进口表到价值数万元的石玩,名牌商品或名贵礼物随买随送。
    江强为何要流水般地给他们送钱呢?于丁、陈红心里明白:江强需要一把公开聚众赌博的“黑保护伞”。
    江强,广东肇庆人,1994年来到广西柳州,任市中山城娱乐有限公司承包经理。这年底,正在装修中山大厦的江强结识了当时柳州市公安局分管经济实体的副局长于丁,两人谈得“非常投机”。此后江强就想方设法向于丁夫妇大献殷勤。在使于家的“小金山”日益增高的同时,江强也得到了于丁夫妇的全面支持,在中山大厦开展了越来越疯狂的公开聚众赌博活动,获取了惊人的非法收入。
    1995年4月,江强承包中山大厦不久,就在大厦二楼餐厅进行“啤酒开心天地”赌博活动。眼看着赌博“生意”越来越红火,江强很快将大厦负一楼、二楼、顶楼也变成了赌场,赌博方式也发展到猜玉米粒、吹球机、百家乐、牌机、麻将等。有时甚至把赌场移到客房里去。整个大厦变成了一个大赌场,进出大厦的大多是赌徒,平均每天有几百人次,只要有赌徒来就开场。
    这个大赌窝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社会闲散人员、个体户甚至国家公务人员、企事业单位的干部职工参与赌博。这里吃、住、玩(嫖娼)、吸(毒品)一应俱全,有的赌徒一赌就是几天几夜。赌场还放高利贷,借钱给赌输的赌徒继续赌。赌徒只要进了中山大厦,身上的钱迟早要变成江强的“利润”。
    据知情者透露,中山大厦赌场一般每天获利数万元,多时达十几万元。1997年8月后参与赌场管理的一位知情者说,至1999年3月赌场关闭,赌场的非法收入有2000多万元。在中山大厦成为柳州市最大的赌窝之后,江强还不满足,又在柳州市旧飞机场招待所开了一家赌场。短短几年时间江强成为名震柳州的大赌头。

  “黑保护伞”庇赌无时不在
    江强曾经多次说过,他在柳州开赌场,主要靠的是于丁的“威”。没有于丁的威风,没有于丁帮忙,他不敢这样开赌。
    于丁夫妇庇护江强公开聚赌,主要是通风报信,公开干扰、阻止公安人员查禁江强的赌场。1998年4月,自治区公安厅治安总队特勤大队了解到柳州市旧飞机场招待所有一个大赌窝,就迅速前往查禁。当得知江强所开的这个赌场面临灭顶之灾,于丁马上用电话通知了当时正在赌场的江强,叫他赶紧逃跑。查赌民警赶到旧飞机场时,发现一辆黑色奔驰小轿车仓皇逃离,江强这个大赌头成了这次查赌行动的漏网之鱼。就在于丁调往桂林市工作后,1999年辖区民警对中山大厦赌场进行了查处,陈红立即打电话搬出原柳州市公安局分管治安的副局长,这名副局长竟然斥责执行任务的民警:“于丁刚走,尸骨未寒,你们就敢查中山?!”
    更为严重的是,于丁夫妇明知江强在中山大厦公开聚赌,不但不履行公安人员查禁赌博的职责,反而长期住在中山大厦601房,为江强公开聚赌提供保护。直至1998年底于丁调到桂林市工作后,每次回来仍住在中山大厦601房,继续充当江强聚众赌博的“保护伞”。辖区内负有查禁赌博职责的公安人员,尽管早已掌握中山大厦赌博的证据,却在于丁夫妇的淫威下,不敢去查,无法去查。他们反映:“我们都知道于丁夫妇和江强关系特别,他们又住在中山大厦,我们连吃饭、办事都不敢到中山大厦去,如果被于丁看到就麻烦了。所以我们不会到中山大厦去,更不敢管那里的事。”
    就这样,江强用开设赌场所获的巨额非法收入向于丁大肆行贿,于丁则不遗余力地为江强公开聚赌提供保护,进行着赤裸裸的权钱交易。近4年间江强的赌场只被查处过三次,都是上级公安机关和柳州市组织的统一行动,而且每次查处后江强的赌场仍照开不误。
    于是,江强开的赌场被赌徒们认为“绝对安全”。当时群众形容:“中山大厦是柳州市赌博的一盏灯,只要这盏灯亮着,柳州市的赌博活动就肯定制止不了。”

  黑网织出一座“不设防的城市”
    于丁夫妇直接充当江强公开聚赌活动的“黑保护伞”,不仅使中山大厦非法聚赌活动越来越猖獗,而且他的“小兄弟”们纷纷效仿。包括柳州市公安局3名副局长在内的部分民警,相继纵容甚至唆使社会上的不法分子开设赌场,并充当这些大大小小的赌头的“保护伞”,致使柳州市赌风大盛,最多时全市大大小小的赌场竟有100多家。
    一时间,柳州成了“不设防的城市”,大批大批赌徒出现了,一桩桩刑事案件引发了,不少人因为赌博而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社会不稳定因素急剧增加。经济犯罪也明显增多,一些深陷赌博泥潭的公职人员和企事业单位干部职工,赌输后就疯狂地贪污受贿、挪用公款,走上了犯罪道路,还导致一些企业和单位负债累累,陷入困境。由于于丁一伙的干扰、阻止,广大民警不敢查赌、不能查赌,使柳州市正常的社会治安管理秩序遭到破坏,党和政府的形象受到严重损害。
    4年间,这100多家赌场向于丁的“小兄弟”们大肆行贿求得庇护,“小兄弟”们则在逢年过节时向于丁进贡“红包”。每年的春节、中秋节,于丁都收到“红包”款数十万元。欲壑难填使于丁手越伸越长,不惜损害党和群众的利益捞取好处。1997年10月,于丁利用职权帮助原柳州市委某主要领导的女儿刘芳(柳州特大虚开增值税发票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承揽到柳州市公安局主办的全市50万块自行车防盗车牌的制作,得到刘芳2万元“茶水费”。刘芳转而将每块成本仅2元多的防盗车牌,以10元的高价出售,全市群众怨声载道。在疯狂敛财的同时,于丁过着奢侈糜烂的生活,经常花天酒地,到处寻欢作乐,还购置一套价值22万元的商品房并每月支付3000元生活费,将一个三陪女包养为情妇。
    1999年5月,中纪委调查组赴柳州调查税案,终于揭开了于丁一伙违法犯罪、危害柳州的黑幕。
    面对这起时间跨度长、涉及面广、涉案人员多、非常复杂的案件,办案人员顶着巨大压力,克服重重干扰和阻力,齐心协力,协同作战,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历尽艰辛。1999年9月17日,柳州市人民检察院对于丁立案侦查;9月20日柳州市公安局对于丁执行逮捕。陈红和于丁的“小兄弟”们也全部落入法网,非法聚众赌博的“黑保护伞”被一一连根拔掉。
    与此同时,重新焕发生机和活力的柳州市公安队伍迅速出击,对全市非法聚赌行为进行全面查禁。猖獗一时的大小赌场被扫荡一空,一度蔓延的赌博之风从根本上得到了遏制,广大市民拍手称快。(新华社南宁12月27日电)
新华社 2000年12月27日

到BBS交流 写信谈感想

  主页 > 中 国 > 法 制

镜像: 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 65092993
广告:(010)65091395 (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