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 English 日本语
用户注册 新闻订阅 个人定制 免费邮件
   
  主页 > 中 国 > 社 会 2000年06月19日 11:05

到深圳是否还需办边防证

 游细平 陈文定 苟骅 林炜
 
    在全国其他地方,只要你想去深圳,就必须到当地的公安局去办理一张边防证。边防证制度,并不是针对特区的规定,比如厦门也是特区,但进入厦门并不需要办理边防证。边防证是针对我国边境地区的管理制度。由于香港、澳门已经回归,深圳、珠海作为边境的地位已经模糊。人们开始思考,每年全国进入深圳大约两亿多人(次)是否还需要办理边防证? 

    深圳政协委员呼吁拆除“二线关” 

    “‘二线关’给全国人民进出特区造成极大不便。” 

    “‘二线关’的手续已成为滋生腐败的寓所。” 

    “‘二线关’对(深圳)城市空间的分隔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的障碍。” 

    在深圳召开的市政协三届一次会议上,王富海等政协委员向大会提交了5份关于特区“二线关”问题的提案。这些委员在力陈“二线关”的存在的种种弊端后,认为“拆除‘二线关’势在必行”。 

    “二线”是深圳、珠海特区管理线的别称,是相对于深港、珠澳等边境管理线(俗称“一线”)而言的。随着香港、澳门的回归,“二线关”作为一种边境管理方式开始对经济特区的整体规划、“二线关”内外社会经济平衡发展以及全国人民与特区的交往等方面的限制逐渐凸现,于是,不断有社会人士提出撤销“二线关”的建议。 

     1998年,深圳市政协委员郁万钧、陈锡添首次递交提案,建议重新审议“二线”存在的必要性,权衡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提出“二线”对特区的屏障作用变成了城市发展的锁链和阻碍,主张将“二线”后移,只在通往东莞、惠州等交通要道设卡检查,不设围网,放宽《边防证》的发放,请求中央审议撤销“二线”,部队调防。与此同时,吴岳俊、池维东等市政协委员也针对“二线关”管理存在的一些不规范和腐败行为递交提案,建议加强对边检站的管理和对“二线”查验部门和查证人员的法治教育。 

    3年前郁万钧等人提出的问题,在本次深圳市政协会议上再次成为委员们关注的热点。王富海、李贵才、苏东斌、林万泉、吴江等市政协委员纷纷向大会递交了份提案,内容都是群众最关心的特区“二线”(边检站、铁丝网等)问题,或建议拆除,或建议迁移关口,或建议对“二线”的周边环境进行综合治理。 

    为什么要撤销“二线关” 

    深圳市政协委员、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王富海说,他是在参与撰写《深圳总体规划(1996-2010年)》时想到向政协提交《关于加速开展拆除“二线”的研究与申报工作》提案的。 

    王富海说,因为隔了条“二线”,特区内再偏远的楼价至少是4000元/平方米,而特区外哪怕是离市中心很近的地方的楼价也只要2000元/平方米左右,这使土地资源严重流失。 

    他建议,由市委政研室会同有关部门,就“二线”问题从速进行研究,若可行则按规定程序上报中央。“‘二线’在特区发展中功不可没,但其对城市空间的分隔越来越成为城市发展的障碍,拆除‘二线’势在必行。”他颇有信心地说。 

    参与撰写“拆除二线”提案的市政协委员李贵才说,“二线”的存在造成人们对特区内外“城”“乡”有别的心理误解,在投资选择、就业与居住选择和对服务水准、社会管理、发展政策的理解上加以区分。他说,以前在深圳特区内的单位可申请免税指标,80年代确实给深圳的经济发展带来好处,但如今这种优惠政策却渐渐没了。加之“二线”提供了一种治安保险的假象,深圳的治安发案率却并不比没有铁丝网的城市低。相反,“二线”素有防君子不防小人的说法,这种现象只给人们带来正常进出的不便,对特区经济运作不无影响。 

    也有委员说,“二线”给全国人民进出特区造成极大不便,有时,“二线”的过关手续已成为滋生腐败的温床,建议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向中央申请撤销“二线”。 

    还有委员提出,“二线”周围管理较为混乱,存在环境脏乱差、“三无”人员伺机入关等问题,建议加强对“二线”的管理。 

    深圳、珠海特区边防检查站严格规定特区户籍居民凭身份证、特区外户籍居民必须凭《边防证》方能进入特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关部门出于方便特区内外人员的来往和特区经济发展的需要,对特区边防检查制度不断地做了相应的调整,“二线关”的检查有日益放松的趋向。 

    90年代初期,为了提高通关效率,边防部门对经常出入特区的深圳市党政领导和企事业单位发放《优检证》,提高通关效率。此后不久,有关“重要”部门的一些车辆又获得了自由度更大的“免检证”,乘有免检证车辆的人员在经过关卡时可以随车直接通过。 

    90年代中期,经济不景气席卷全国。在经济特区中,珠海尤甚。为了吸引人气,珠海的边防“二线关”检查开始出现松动(虽然没有明文规定),来往珠海时经常可以遇上“免检”的情况,一些没有边防证的旅客即使在检查时被卡,只要稍费口舌也可以过关。 

    珠海机场启用,为了吸引周边地区的乘客到珠海乘搭飞机,有关部门批准,旅客凭有效机票进入珠海特区,无需另行办理特区边防证。 

    今年以来,为了促进珠海的旅游业发展,有关部门再次明确放松特区边防证制度。从1月10日起,外地旅客只要持相关有效证件,花上10元钱,便可在珠海市边防分局的上冲和下栅检查站入口处办证点办理进入珠海的边防证,再不强调异地旅客只能在户口所在地才能办理有效的边防证。 

    深圳人说不该撤关 

    记者在深圳街头随机采访了10多位市民,大部分有深圳户口或暂住户口的市民异口同声说“二线关”不能撤。 

    一位姓刘的先生说:深圳目前有常住人口100多万,暂住人口280万,加上100多万持边防证的流动人口,人口总量为500多万,如果撤掉“二线关”,人口就会翻番,深圳的环境就不会是今天的蓝天绿地了。另外,撤不撤关并不是深圳市政府可以说了算的事,这是国家行为。 

    一位姓周的先生说:可以设想一下撤关后深圳的模样———行乞者遍布闹市,外来者街头草地席地而居。那时,深圳就不会再被国家评为环境最优城市了。确实,“二线关”的管理存在许多问题,深圳人都希望管理得更好,例如同乐关的收费问题,究竟该不该收,如果该收,就不应出现有人上班就收、下班就不收的现象。再说“带关”蛇头问题,有人专靠收50元带无边防证者过关,这肯定是管理人员中存在腐败。   一位姓王的小姐说:撤销“二线”后,深圳将可能变为第二个广州,全国各地的人将涌入深圳,造成治安混乱,环境卫生脏乱差,交通拥挤。因此,我不赞成撤销“二线”。 

    外地人说该撤“二线关” 

    记者还采访了一些在深圳工作的外地人和特区外的深圳人,他们大多数人认为“二线关”应该撤销。 

    张小姐:“二线关”的存在有歧视外地人的倾向,使得特区人比外地人有一种优越感。 

    曲先生:我是广州的正当商人,经常要到深圳洽谈业务,每次进关验证很繁琐。有一次,我因走得急,忘了带边防证,结果上不了火车,为此耽误了一笔合同,损失不小。我赞成撤销“二线”,它真正是防君子不防小人,坏人要进深圳办法多的是,堵住的是我们正经人。 

    陈先生:我是宝安区的户口,但每一次进入深圳市内都得过关,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外地人,完全没有深圳人的感觉。撤销“二线”后,我作为深圳主人翁或许能体现更多些。 

    姜小姐:我来深圳已经五六年了,生活稳定,工作顺利,心里早就认同了深圳。但因为不是深圳户口,每次出差或探亲都要查证,这让我感觉很不舒服,它始终提醒我是个“外乡人”,我对深圳的亲近感因此疏远。 
《中国青年报》 2000年06月19日

到BBS交流 写信谈感想

  主页 > 中 国 > 社 会

镜像: 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 65092993
广告:(010)65091395 (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