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社会 >> 社会广角 2000年7月26日05:56


“法轮功”毁了我的家

王钧源(美国衣阿华大学博士生)

    


    从我自身的遭遇,我深深地认识到,邪教“法轮功”不仅危害社会,还破坏家庭。
    练“法轮功”的人在衣阿华大学最多时也未超过10个人,人虽少,可对家庭的破坏力相当大。有的一家两口子都练;有的一家两口子过去都练,现在都不练了;有的是妻子练,丈夫不练,已经离了婚。我家是快要离婚,只差办手续了。在我办离婚手续期间,我已从4个人的口中听到丈夫抱怨妻子练“法轮功”后冷落家庭。
    我妻子和我以前都是中国科技大学的学生。我岳父是我的老师,我与妻子认识还是他介绍的。我于1995年赴美,她随后出来攻读学位,1998年工作;我将于今年拿到统计博士学位,我们还有了一个小孩。如果没有“法轮功”的破坏,这是个幸福、完美的家庭。我们没有第三者的插足,婚后的感情很好。我妻子为了能与我在一起,放弃了高薪工作的机会;而我对她有多好,熟悉的人都知道,可谓关怀备至。为什么离婚呢?就是因为“法轮功”。
    我妻子是1998年5月份回国探亲时,由她父母传授练上“法轮功”。当时我觉得这东西胡吹乱侃,就提醒了她几句,没再深说。我认为这东西荒诞不经,不攻自破,也就由她去了。她去练功,我还接送过她,并帮助翻录录像带、打印照片等。但她逐渐把越来越多的时间放到练“法轮功”上。除了平时练,星期六3个小时,星期天一个半小时。起初,她外出练功,我都没反对。但1999年3月,她突然提出要去纽约参加“法会”,并且说已经做了决定。我开始公开反对她练,多次做她的思想工作,希望她能转变过来,一度也曾有过转机,但最终她越走越远。“法轮功”是怎样把我的妻子变得不可理喻的呢?
    首先,“法轮功”最邪之处在于改变人的价值观、伦理观,使人的思想和精神面貌都变得消极,一切以“法轮功”为中心。我妻子在去纽约参加“法轮大法”的“法会”之前,给我写了一个声明。声明中说:“修炼‘法轮大法’是我生命中至高无上的一件大事,我能得此正法于今生今世,这是我最大的福分。我不会为任何一种原因而放弃我的修炼;我也不能为了任何一种原因在‘大法’修炼上做无原则的让步。”正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我妻子不再是一个勤勤恳恳工作、学习的人。有一次,我找她事先没打电话,直接去了办公室,看见她正在看“法轮功”的书。
    其次,“法轮功”修炼者有病不吃药。虽然李洪志现在否认,但我妻怀小孩时,医生建议补铁,她不吃,结果产后严重贫血。
    其三,人变得无情无义。这表现在李洪志对其弟子态度上:得病、死了是你没提高心性,他要弟子们自己站出来,勇敢地承担责任;反复强调要去掉常人之心、常人之情,这既包括常人的喜怒哀乐,也包括亲情。练“法轮功”后,我妻子没有了其他的任何爱好,没有了朋友。李洪志在“法轮功”书上还煽动弟子不要去墓地拜祭祖先,说因为他们的功太高,会把祖先的灵魂都吓飞。
    从我个人家庭来说,不说怎么对我吧,对刚出生的小孩,她都不管不顾。小孩刚出生50天,她就对我提出要再开始练“法轮功”。我非常生气,原因很简单:这50天来,我妈白天看小孩,晚上又给小孩喂奶、换尿布,累得满眼血丝;而她除了偶尔喂喂小孩,很少抱抱孩子,没下过一次厨房。她只为小孩洗过两件衣服,换了不超过3次的尿布。但我们大家累死累活地让她有了空闲时间,她不好好休息,首先想到的是练“法轮功”!我父母反复劝说她不要练,并说小孩这么可爱,不要把一个幸福美满的家毁掉,可谓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她不仅听不进去,还居然说我们以小孩作筹码来要挟她。后来,她乳腺感染,发高烧,被我送到医院,但她仍不主动吃药,致使矛盾激化,她搬出去与我分居,扔下小孩不管。
    我认为,当前最重要的是,要让广大的不信邪的人,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并防止“法轮功”这样的邪教在世界各地肆意蔓延。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0年07月26日第四版)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