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 English 日本语
用户注册 新闻订阅 个人定制 免费邮件
   
  主页 > 国 际 > 科技、环保 2000年12月06日 11:17

警惕人类的末日杀手 国外基因武器研制大揭秘

马青华
  据世界权威人士推测,21世纪是生物工程大发展的世纪,但这种生物技术的飞跃却使人喜忧参半 

  据英国医学协会日前发布的《生物工程技术———生物武器》专题报告预测,基因武器的问世将不会晚于2010年 

  太阳微电子公司创办人比尔·乔伊称:“使用生物技术,我们将能够治愈许多疾病和延长我们的寿命,但这些新技术也可能给人类造成比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更大的危险”“人类基因组计划”(HGP)与“曼哈顿原子弹计划”、“阿波罗登月计划”并称为人类自然科学史上的三大计划。今年6月26日,美国总统克林顿与英国首相布莱尔通过卫星传送联合宣布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基因组草图绘制完成的消息,给全世界造成了巨大地震动。世界各国在庆贺这一“有史以来最大的科学成就”时,普遍表现出了审慎的态度:这个重大突破会不会像原子物理学一样用于战争?其潜在的可能性很值得忧虑。“可以拯救生命的发现有可能带来危险的滥用”,美国总统克林顿在3年前所说的这句话在今天看来并非危言耸听。基因既能造福人类,也有可能制成基因武器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在民族主义和种族清洗死灰复燃的这个时代,我们对滥用人类基因组知识的行为万不可掉以轻心。 

  人类千万不要扮演上帝的角色 

  基因武器就是运用遗传工程技术,按人们的需要,在一些致病细菌或病毒中,接入能对抗普通疫苗或药物的基因,产生具有显著抗药性的致病菌;或者在一些本来不会致病的微生物体内接入致病基因,而制造出新的生物制剂。一句话,就是用DNA重组技术改变细菌或病毒,使不致病的成为有致病的,可用疫苗或药物预防和救治的疾病,变得难于预防和治疗。 

  人类不同种群的遗传基因是不一样的,将基因表现的不同产物当作攻击目标是完全可行的。诱发爱滋病的HIV,不同人种的易感性就有很大区别,而理论上基因武器的特异识别能力要比HIV高得多。 

  基因武器可以根据人类的基因特征选择某一种族群体作为杀伤对象。因此,科学家们也称这种“只对敌方具有残酷杀伤力,而对己方毫无影响”的新型生物武器为“种族武器”。按照美国国家人类基因组研究中心的报告,由多国联手开展的人类基因组计划,预计于2003年完成,届时将可排列出组成人类染色体的30 亿个碱基对的DNA序列,揭开生命与疾病之谜。一旦不同种群的DNA被排列出来,就可以生产出针对不同人类种群的基因武器。 

  核恐怖与生化恐怖接踵而至 

  英国布拉德福德大学马尔科姆·丹多教授曾言:“人们可以寄希望于灭绝种族的特种基因武器永远不能成为现实,但如果以为造不出这种武器或者说不可能精确命中,那是愚蠢的。” 

  如同任何高新技术都很快被应用于军事领域一样,当基因工程刚一问世,一些军事大国便置1972年各国缔结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约”于不顾,竞相投入大量的经费和人力研究基因武器。美国作家、科技记者查尔斯·皮勒在《基因战争》一书中透露,西方一些国家已制定了研制基因武器的计划,这些国家以研制疫苗为名进行着危险的传染病和微生物研究。今年人类第一个基因组草图完成以后,世界各国对生物和基因研究的关注再次升温,美、英、德、日等国纷纷加大了对基因工程的投资。 

  据披露,美国政府今年用于生物工程研究的经费为20亿美元。据报道,位于马里兰州的美国军事医学研究所,其实就是基因武器研究中心,那里的研究人员已经研制了一些具有实战价值的基因武器。他们在普通酿酒菌中接入一种在非洲和中东引起可怕的裂各热细菌的基因,从而使酿酒菌可以传播裂各热病。另外,据说美国已完成了把具有抗四环素作用的大肠杆菌遗传基因与具有抗青霉素作用的金色葡萄球菌的基因拼接,再把拼接的分子引入大肠杆菌中,培养出具有抗上述两种杀菌素的新大肠杆菌。 

  据英国国防部透露,英国政府辖下的化学及生物防疫中心的科学家们正运用基因工程技术做深入研究,就基因杀人“虫”(Gmsupergerms)发展的可能性进行试验。虽然英国政府对于基因杀人“虫”的研究秘而不谈,但英国报章指政府秘密进行这项研究至少已有5年。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曾于1998年9月披露一则秘闻:为了报复伊拉克的导弹袭击,以色列军方正在加紧研制一种专门对付阿拉伯人而对犹太人没有危害的基因武器———“人种炸弹”。“人种炸弹”的研制计划由以色列的尼斯提兹尤纳生物研究院负责,该研究院是以色列研制生化武器的秘密中心。虽然目前基因病毒尚未研制出来,但据《简氏防务周刊》报道,以色列科学家利用南非“染色体武器”的某些研究成果,已经发现了阿拉伯人、特别是伊拉克人的基因构成。 

  20克热毒和60亿条人命 

  美国塞莱拉基因组公司董事长克雷洛·文特尔警告说:“人类掌握了能够对自身进行重新设计的基因草图以后,人类也就走到了自身命运的最后边界。” 

  与造价昂贵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相比,杀人不见血的基因武器有着许多无可比拟的优势。一是成本低,杀伤能力强。有人估算,用5000万美元建造一个基因武器库,其杀伤效能将远远超过50亿美元建造的核武器库。英格兰北部布拉德福德大学马尔科姆·丹多教授在《生物技术武器与人类》一书中说,只要用多个罐子把100公斤的炭疽芽胞散播在一个大城市,300万市民就会立即感染毙命。据称,美国曾利用细胞中的脱氧核糖核酸的生物催化作用,把一种病毒的DNA分离出来,再与另一种病毒的DNA相结合,拼接成一种具有剧毒的“热毒素”基因毒剂,用其万分之一毫克就能毒死100只猫;倘用其20克,就可以使全球60亿人死于一旦。 

  另一方面,基因武器的使用方法非常简单,而且难以防治。只要将病毒放在一只普通的密码箱中,就可轻易通过海关检查;只要将基因细菌或病毒喷洒在空气中或者倒入饮用水里,就可让成千上万的人毙命。当被毒杀时,人们还会蒙在鼓里,以为是流行病在作怪!经过改造的病毒和病菌基因就像一把特制的锁,只有研制者才知道它的密码,即使清楚敌人使用了基因武器,要查清病毒来源与属性也需要很长的时间。1995年,当美国西南部流行一种名为hantavirus的病毒时,美国科学家动用了世界上最先进的研究手段,用了5天时间才查明病毒属性,找出抗病毒方法。 

  虽然在技术上还有许多难题,但基因武器一旦出现,其战略威力将比核武器还要大,因为拥有这种武器的人不必顾虑对自己及对地球整体环境的破坏。基因武器的使用者再也不必兴师动众,而只需在战前将基因病菌投入他国地域,或利用飞机、导弹等将带有致病基因的微生物投入他国地域,让病毒自然扩散、繁殖,就会使敌方人畜在短时间内患一种无法治疗的疾病,从而丧失战斗力。基因武器的特有功能之一,就是从武器的使用到发生作用都没有明显征候,即使敌方发现了也难以破解遗传密码和实施控制,所以,基因武器一旦使用,便会使敌方某种程度上束手无策,坐以待毙。 

  其实,人们早就认识到了遗传基因工程有被滥用的可能。1972年联合国即通过了“禁止试制、生产及销毁细菌(生物)和毒剂武器公约”,1975年联合国再次通过了决议,“禁止使用生物化学武器”,但少数国家发展生物武器的步伐却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在人类即将跨入新世纪的转折关头,善良和正义的人们应扪心自问:我们是要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和平的世纪,还是一个黑暗恐怖的世纪。 

《解放军报》 2000年12月06日

相 关 专 题
环球军事
到BBS交流 写信谈感想

  主页 > 国 际 > 科技、环保

镜像: 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 65092993
广告:(010)65091395 (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