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 English 日本语
用户注册 新闻订阅 个人定制 免费邮件
   
  主页 > 文 娱 > 影视 2000年08月12日 14:00

“太平天国”的正说与戏说

  太平天国运动是农民的正义战争,还是只有破坏没有建设的造反?电视剧《太平天国》中有多少笑话、硬伤?央视鸿篇巨制、46集大型电视连续剧《太平天国》荧屏播映已过半,正好可以做一小结。

  为此,记者专程走访了《太平天国》两位历史顾问———著名史学家戴逸先生、何瑜先生及《太平天国》编剧、著名历史小说家张笑天先生,为您剖解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的矛盾,为您解读《太平天国》。

  《太平天国》必须直面的两大问题

  记者:戴老,您作为我国著名历史学家、电视剧《太平天国》的历史顾问,您认为拍摄《太平天国》这部恢宏大戏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戴逸(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所长、教授、著名史学家):电视剧《太平天国》拍摄之初就面临着两个重大问题:一是学术界对这场农民运动的评价存在分歧。多数人认为这是一场农民的正义斗争,具有打击封建主义和外国侵略者的巨大威力,但农民不是新的生产力的代表,它在斗争取得一定程度的胜利之后,暴露出难以克服的矛盾,重蹈封建主义的复辙,因而不可能把斗争引向最后胜利,不可能建立农民所向往的“太平”小天堂。另有少数人认为:太平天国只有破坏没有建设,他们的宗旨违背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与伦理道德,他们的思想组织是中外杂糅的邪教,战略上不图进取,无长远之计,完全暴露出太平天国是历史的消极力量,并无积极作用。两种不同意见尖锐对立,现在呈现在观众面前的电视剧《太平天国》,是编剧张笑天和导演陈家林反复研究、斟酌选择的结果。应该说,这部电视剧基本上肯定了太平天国运动的正义性质和革命作用,总结失败教训,警示后人。

  第二个难题,是历史真实和艺术虚构的矛盾。《太平天国》是一部反映真实历史运动的“正剧”,不同于“戏说”。它要求在主要的史实、人物、背景、历史氛围等方面忠实于历史,绝不可随意添加、发挥和纂改。但电视剧本身毕竟是艺术,拍电视不是写历史教科书。艺术应该允许甚至必须具有夸张、创造、虚构,以适应观众的接受能力和欣赏水平。如何处理历史真实与艺术虚构这对矛盾体,是这部电视剧优劣成败的关键。剧中有不少虚构的人物与情节及夸张的描写,都是导演在慎重考虑历史真实、力图不违背历史真实的前提下进行的大胆的艺术再创造。譬如电视剧中出现了许多妇女和爱情故事,除了苏三娘、傅善祥确有其人外,其他人均属子虚乌有,于史无证。这样的虚构是否允许?历史学家从史籍中只看到了不完整的单一的男性世界,其实这也不是太平天国的真实世界。应当允许艺术家在这一空间充分发挥想像力和创造性,去塑造一群符合当时历史氛围的女性形象。这些女性形象虽非实有其人,但从某种意义上反而可以弥补历史学家从史籍中窥见的不完整的太平天国的男性世界,也可以说是历史剧允许和必需的。我对《太平天国》评价很高,我认为在描写太平天国的文学、影视作品中,这是最好、最成功的一部。

  《天国百问》为太平天国留下“信史”

  记者:我得知,由您的得力助手何瑜教授主编,众多太平天国史研究专家亲自撰稿的《天国百问》一书已与电视连续剧《太平天国》同步推出。请问,您对《天国百问》这本书有何评价?

  戴逸:《天国百问》的出版,是为了满足广大电视观众进一步了解太平天国运动的需要。《天国百问》不同于电视剧,它必须实事求是地叙述太平天国的历史,给读者以确实可信的知识,不允许有丝毫虚构、夸张。这部书补充了电视剧未曾描写的一些内容,它在一定程度上纠正了电视剧因艺术处理而夸张失实的地方。《天国百问》的作者尹福庭、苏双碧、张一文、郭毅生、贾熟村、夏春涛都是长期研究太平天国史的历史学家,他们的每一篇文章,字数虽不多,但内容翔实,可称为“信史”。观众在欣赏《太平天国》之后如果仍有疑难和不明白的地方,大体在这部书中可以找到答案。

  《太平天国》:历史如真

  江山如画英雄如虎美女如云

  记者:您和戴老为电视剧《太平天国》做历史顾问是在什么时间?

  何瑜(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晚清研究室主任、教授、博士):1997年夏天电视剧开拍之前。说实话,我们这个顾问做得可真不轻松,够累的。张笑天的剧本差不多五易其稿,59集压到50集,再压到48集,再减到47集,最后才是现在的46集。与编导们三年多的合作也是很愉快、很难忘的。

  记者:您如何评价《太平天国》这部大戏?

  何瑜:审片专家有这样四句话加以总括:“历史如真,江山如画,英雄如虎,美女如云。”我受戴老所托,在写给陈家林导演的信中提到,剧本的写作、修改非常成功。其历史角色基本反映了太平天国运动的发展脉络和可歌可泣、可悲可叹的精神面貌,一些主要人物的历史定位和史实基本吻合,没有大的原则问题和大的纰漏。电视是艺术不是学术,任何一种艺术作品都是允许虚构的。对此,我和戴老均表示理解、认同。合理恰当的虚构为这部剧增色不少,成功地塑造了以洪秀全为首的太平天国人物群像。正是这些来自僻野山乡的农夫、草民揭竿而起,做出了惊天动地的伟业。我觉得我应该感谢这些艺术编导们,是他们让一百多年前的太平天国历史以更形象、更直观的形式进入亿万百姓的视野。不可否认,他们的工作比我们这些学术象牙塔里的人的工作更进了一步,宣传更深入了。

  记者:作为历史顾问,您和戴老在调和历史真实、艺术真实时有没有遗憾留下?

  何瑜:当然有。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似乎历来是很难调和的一对矛盾体。受戴老之托,由我执笔和陈家林导演多次交流,从人物、事件、礼仪称谓及语言现代化问题、宗教问题、旗帜、服饰、太平天国的文化艺术等6个方面,阐述了我们的史学观点。太平天国最普通、最尊重的礼节是常跪,传统或世俗所实行的作揖、打千、磕头等,均被视为“妖礼”而严禁,但在电视剧中,我们可以看到太平军官兵相见的礼节仍是作揖。电视剧中多次出现太平军抬棺决战的场景,其实太平天国有着特殊的丧葬习俗,严禁私用棺木、穿戴孝服,死者多以锦被包埋。太平天国以“上帝教”为惟一宗教排斥佛教,所以剧本中写洪秀全长女削发为尼便显得有点不合理。

  另外,太平军起义之初有很多隐语,如称火药为红粉,称子弹为铅码,这些约定俗成的隐语在电视剧中也未有体现。电视剧参照丰富的史实,试图“正说”历史,但还是不可避免伴生了“戏说”成分。

  北伐战争是太平天国历史上最为悲壮的一页。1853年春,太平军定都天京后,派林凤祥、李开芳率精锐部队北上伐清。1855年北伐军覆没,林凤祥壮烈而死,这是史实,在电视剧中则演化成洪宣娇(历史上无此人,系虚构)单骑北上救人,居然从刽子手下抢回了林凤祥,这太不可能了,戏说成分太重。还有电视剧中说天王洪秀全暗恋、欲强占绿林女杰苏三娘,苏三娘刚烈不从,并以手枪威胁洪秀全。这个情节戏说成分不轻,同时也在不经意中降低了洪秀全的英雄形象。这些笑话和硬伤出现在电视剧中是不应该的。

  除去戏说之外,电视剧中情节雷同之处也不少,刑场上的婚礼有两次,戴孝出征三次,负荆请罪两次,其中还有左宗棠向曾国藩请罪的情节,这是有违史实的。自我杖责也有多次,我觉得雷同情节一多,就免不了俗,戏的成分重了,有一个情节足够了。

  《太平天国》:女人戏有点多

  记者:“英雄如虎,美女如云”,英雄加美女的模式是否是历史剧的惯用模式?

  何瑜:我列了一个表“虚构人物与恋情网络”。洪宣娇、曾晚妹、天长金、胡玉蓉、石益阳、谢满妹、傅善祥、程岭南、韦玉娟、苏三娘,十位美女,除苏三娘、傅善祥确有其人而外,其余均为虚构。通过这十位美女,串起了与萧朝贵、林凤祥、李秀成、陈宗扬、杨秀清、谭绍光、洪秀全、罗大纲、杨辅清等男性单角或多角的恋情网络,贯穿全剧始终。戏不够,爱情凑,早已成了不成文的“规矩”,一部戏没有女人不行,可女人戏份儿太重也不行,我个人以为女人戏有点多。《太平天国》塑造了三组人物:美女、正面英雄、反面人物。曾国藩在剧中不凶不狠,一改传统的刽子手形象,很儒雅;美女人物形象、反面人物形象的有意无意强化带来的将是正面英雄的色彩顿失,形象弱化。

  《天国百问》:告诉你一个真实

  的太平天国

  记者:编辑出版《天国百问》初衷何在?

  何瑜:太平天国学研究是中国历史研究的“显学”,成果最丰富、最突出,任何一部影视剧作品再完美、再恢宏壮观,也不可能反映那段历史的真实全貌。人们通过电视剧了解了太平天国,却也容易产生误读,以为剧中的故事就是历史,历史应是真实性与学术性的有机统一。

  《天国百问》以140个简要专题的形式,从天国战役历程、天国的军制、人物春秋、事件秘闻、历史轶事、天国的宗教文化等几个侧面对太平天国以及晚清政府在这一阶段的历史史实进行通俗而详细的介绍与讲解,通过《天国百问》这本书,我们是想告诉人们一个真实的太平天国。我们希望通过《天国百问》这本小书,以一种新的形式来介绍、宣传太平天国的历史,让天国的英雄从历史的尘埃中走出来,使更多的民众认识他们、了解他们,真正地记住他们。

  文/张翼 晓涛    《北京青年周刊》

相 关 专 题
《太平天国》
到BBS交流 写信谈感想

  主页 > 文 娱 > 影视

镜像: 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 65092993
广告:(010)65091395 (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