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观点>>政经时评

人民时评:可恨与可爱——美国人眼中的布什
李学江
  2004年11月15日20:2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美国大选结果出乎很多人的预料,让不少人大失所望:不仅绝大多数的欧洲人失望,相当多的亚洲人也失望,而更多的中东人和穆斯林尤为失望。其实,近半数美国选民同样失望,而且其痛心疾首的程度超乎外人的想象。据近日美联社报道,布什获胜后,看心理医生和精神病医生的人聚然增多,他们有种“象是从过山车上掉下来的感觉”,“表现得近乎如丧考妣”,“充满着疑虑、沮丧、愤怒,而且还非常恐惧。每个人都谈到对这个国家的未来感到不安”,其至有人绝望到在世贸旧址自杀以示抗议。

  此时,一本教人们如何面对失望的书应时而生,其名就叫《布什治下的生存宝典》,劝人们耐心地“再忍受布什1461天”,并教人们如何排解大选结果引发的沮丧情绪。该书以调侃的口吻告诉民众,“如果你觉得寒冷,布什所引来的温室效应会让你暖和。如对美国失去信心,最好移民到外国。如果想自杀,最好去服用一些抗忧郁药物。”事实还真的被这本书不幸言中。加拿大移民机构的统计表明,就在布什获胜的翌日,加拿大驻美各使领馆接到的有关移民加拿大的咨询聚然升高到每日11万人次之多,而平时每日咨询者还不到两万人次。因为移民加拿大要等数月才能被批准,加拿大就有人出招说,最简捷的的办法就是快点儿找个加拿大人结婚。

  这些人何以如此厌憎布什?有人恨他,是因为他把美国带入了一场不必要的战争,不仅浪掷了数以千计的生命和数以亿计的财富,还因此毁了美国的伟大声誉,将美国引向了歧途与灾难。大选后的一次民调显示,“51%的人认为,打伊拉克战争是不值得的”。《布什治下,我们失去了什么》一书表述得更为具体:在布什的治下,“我们失去了作为一个伟大国家和超级大国的良好声誉;我们失去了‘9·11’之后全世界给予我们的同情,并把这种同情变成了恐惧和憎恨;我们失去了生命和盟友;失去了特权和自由;失去了本可以用来打击恐怖主义的数以十亿计的美元。可以公平地说,在布什时代,我们失去了方向。”有人恨他,还因为他那劫贫济富的减税政策,为军工和能源利益集团服务的国防政策、能源政策和环境政策。他的理财本领也令人不敢恭维。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他不仅花光了克林顿留下的2360多亿美元的财政盈余,更造成高达4150亿的财政赤字,这一盈一亏,美国纳税人的650多亿美元让他打了水漂,而伊拉克战场还在以每周10亿美元的速度烧钱。这就难怪,在不少人的眼里,布什成了一个挥金如土的败家子。

  但且慢,布什总统就真的这么不受欢迎吗?那他是如何赢得大选的呢?其实,尽管有近半数美国人对布什厌憎有加,但在另外一半美国人的心中,布什却是极为可爱的英雄。此次大选有51%的选民拥护他,超出克里300多万张选票,这并不是毫无缘由的。除了他的竞选班子很好地利用了人们的恐惧心理、保守价值观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宣传外,还应指出的是,布什本人那鲜明生动的个性也赢得了选民的喜爱。我们不妨在这里将布什同克里作个比较。虽然两人都出身于豪门望族,毕业于同一所名牌大学,但两个人的个性有天壤之别:一个是严肃刻板,不苟言笑的政客,另一个则是头脑简单并率性而为的牛仔;一个讲起话来字斟句酌,不温不火;另一位则脱口而出,不时口误;一个常西装革履,接人待物谈吐有度,讲求礼节;另一个则着装随意,初次见面便能拍肩拉手,称兄道弟;一个颇具绅士风度,知识分子气质;另一个则脱不掉哥们习气,平民作派(应该指出的是,所谓“牛仔”在美国社会并非是一个贬意词,而是单枪匹马仗义行侠的英雄形象)。

  有两个人人皆知的故事,很能说明布什的性格。布什一上任就给他的内阁成员们个个起了个绰号,并随口乱叫,一度闹出过许多笑话;另一次,布什在吃饼干时不慎被噎住而晕倒,还擦伤了脸部。可他却带伤告诉公众,都是没听妈妈的话惹的祸,因为妈妈早就告诫过他要细嚼慢咽。他告诉大家,今后一定得听妈妈的话。故事虽令人忍俊不禁,但却让人觉得他就是邻居家那未脱孩子气的大小伙子。所以,美国老百姓非但不苛求他,反而觉得他天真平易,可亲可爱。

  人们也应该记得,2000年,当布什与刚上台的普京初次见面时就对普京又是拍肩,又是搭背,还笑着对记者们说,我一看普京的眼睛,就喜欢上了他,就知道他是个可信赖的人,是个可交的朋友。这种作派虽然不怎么合乎外交礼仪,但却让一向理智冷峻的普京露出笑容,拉近了两人的距离,消除了陌生感。正因此,不少美国的普通百姓更喜爱他们这位爱憎分明、逻辑简单且有点儿冒冒失失,但却透着平民气息的总统先生。至于他那些单边冒险行动会给其他国家造成多大伤害,他们则并不放在心上。

  如果人们留意美国大选计票时以蓝红两色标出的全国得票示意图,对两个人的差异就会更加了然:克里的蓝色得票区占据了东北海岸一片和整个西海岸一带——这是高等教育、高新技术和城市人口非常集中的地区。而布什的红色获胜区则占据了美国南部和中部绝大部分地区——这主要是美国的农业和中小城镇区。这表明,从总体上说,克里代表的主要是更多理性的知识阶层,获得的主要是知识分子和白领工人的支持,而布什更多的是受到农业人口和小城镇居民的拥戴,当然,外加军工集团和能源大亨们的青睐。也就是说,这次大选,如果从两位候选人的个性、气质与形象上来看,颇有点儿像是秀才遇上了兵。

  但在教育程度很高的美国,冒失的大兵怎么可能战胜谨慎的秀才呢?这主要归功于布什竞选班子的的渲染:美国正处于战争之中,需要一位像布什总统这样果敢坚毅的三军总司令,而不是一个“朝令夕改优柔寡断的书生”。多次民意调查都表明,克里在除反恐以外的其他政策问题上的得分都要高于布什,比如经济问题,支持克里的占到70%,而支持布什的只有27%。大选期间的三场电视辩论后的民调也表明,克里的政策陈述也好于布什。可结果还是布什赢得了大选。这说明,在反恐和伊战的特殊形势下,选民看重的并不是两党政策的优劣,更注重的是在危机时刻总统表现出的个人能力的强弱。而在这方面,布什四年来,尤其在发动两场战争时所表现出来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果决武断、不为他人所动的刚愎自信,正好迎合了不少美国人的复仇心切的心理和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而此时反战言论无疑是不受欢迎的,布什班子展开的关于“克里摇摆不定”的宣传似乎是大有斩获。因此,尽管人们对布什的经济政策颇多非议,但美国经济毕竟正在好转,就业率也在回升之中,前景并不悲观。而在伊重建等问题上,克里拿出的办法,如培训伊本国的警察和部队以取代美军;争取联合国支持并拉盟国出兵出钱,分担责任等主张,布什政府正在努力实行之中,两者相较既无太大区别,那又何必临阵换将呢——与其让一个新手领航,不如仍由老手掌舵为好。

  也就是说,在日夜为安全担心的时候,选民们更看中的是总统的个性和能力,而不是差别不大的政策优劣。因此人们不仅将安全问题置于经济考虑之上,还将两位竞选者个人能力的强弱置于其政策优劣的比较之上。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一位高级研究员在《华盛顿观察》中这样评价布什:“2000年入主白宫后,布什以4年的时间向世人证实了他是一位雄心勃勃的总统。”这就难怪这位敢做敢为并有些率真鲁莽的人会赢得美国选民的更多安心与欢心了,外国人再失望也无济于事,只能是徒叹奈何了。

来源:人民网
相关专题
· 评论员文集
· 人民时评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